×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奉母命「牽手不孕妻40年」日久生情,妻去世後他卻獨守空房30年,終生不娶「20封情詩悼念」句句惹淚

菠蘿蜜 2020/12/31

很多人都知道,早年的啟功以國畫出名,而字比較難看。有人要收藏他的畫,當面告訴他不要題款,得請另外書法好的人題款字。啟功感覺很沒面子,從此發奮圖強苦練書法。

啟功不一次地公開說,他最受益的書法練習方法不是求人指導斧正,主要靠他自己摸索的土辦法,他說比向王羲之、顏真卿請教還管用!

書畫家啟功,在妻子去世的30年裡,捐盡一切家財,獨自蝸居在十幾平米的小屋裡,固執的守候著心中的一方天地。

在那裡,有啟功摯愛一生的愛人—妻子章寶琛,他的心裡早已容不下任何人。

啟功,1912年出生於北京,是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孫,一歲時父親去世,跟隨祖父生活,10歲時,祖父也離他而去,之後家道逐漸沒落。

啟功雖然努力用功,但最終還是被迫輟學,19歲那年,他為了賺錢養家,當了一名補習老師。

1932年3月5日,是啟功家祭祖的日子,天上飄著濛濛細雨,啟功母親特意找了個姓章的姑娘來幫忙,並讓兒子去胡同口去迎接。

啟功來到胡同口,看見對面的林蔭小道上,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子撐著一把油紙傘,正嫋嫋娜娜地走來。

那一刻,令啟功猛然一怔,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這不就是那個「丁香一樣的姑娘」嗎?

然而待走進一看,卻發現不過是錯覺,只見這個章姓姑娘看起來鄉土質樸,完全沒有想像中動人的氣質。

然而母親卻告訴啟功,這個叫章寶琛的姑娘,就是自己和姑母特意為他物色的媳婦。

可年輕氣盛的啟功,心中懷有遠大抱負,考慮自己事業無成,壓根兒就不想成家,因此對母親的安排極為抵觸。

但母親的一番話,卻讓啟功不由得心軟了。

母親說:「你父親離開的早,媽守著你很苦,你早點成家,身邊有個依靠,我就放心了……」

於是孝順的啟功只好答應母親:「行啊,人,只要媽看著滿意就行啦。」

其實,啟功答應這門婚事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章寶琛的身世,令他非常同情。

章寶琛的生母去世的早,後媽對她非常刻薄冷漠,使章寶琛從小吃了不少苦,因此養成了凡事隱忍包容的個性,結婚時,她是帶著相依為命的弟弟,一起嫁過來的。

所以一開始,啟功是懷著同情心來看待章寶琛的。

就這樣,同年10月,啟功和大他兩歲的章寶琛,舉行了簡樸的婚禮,啟功稱章寶琛為「姐姐」。

雖然是新婚,但畢竟是長輩包辦的,可想而知,兩人當然是沒有多少感情了,可隨著日子久了,漸漸的啟功發現,這位長相普通文化不高的妻子,不僅善良賢慧具有傳統美德,還是個非常難得的知己。

剛結婚時,啟功家住在鼓樓,常喜歡邀請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來家中聚會暢談,常來的有曹家琪、馬煥然、熊琪、張中行等。

啟功住的地方很小,一見門就是一個炕,大家坐在炕上一聊就是大半夜,而章寶琛則站在炕前,默默的端茶倒水侍候,從不插言。

並且自從章寶琛過門後,啟功就再也沒有操過心,每天早晨一睜眼,他就看到妻子在手腳不停的忙碌著。

尤其是,啟功的母親和姑母年邁多病,心情煩躁時難免沖章寶琛發脾氣,而啟功在外面碰到不順心的事,有時回到家裡,也會沖妻子發脾氣。

然而,勤勞賢慧的章寶琛卻從不言語,總是默默的包容著一切,並把家中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條。

久而久之,啟功被章寶琛的善良所打動,由先前的同情心,便逐漸的化成了愛戀之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