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豪橫業主大動干戈!車位被占直接堵住,想挪車需要提供證明,員警來三次也未調解,記者採訪後收到短信「想和我比背景嗎?」

獨家記憶 2021/12/10

市民覃先生向媒體反映說,這幾天他經歷了一件事,本來事兒不算大,誰知最後卻鬧得是一波三折。記者去採訪之後,還收到了威脅短信:「想比背景嗎?來,試試看,叫你工牌都丟!」

究竟什麼事,讓當事人如此大動干戈呢?

去朋友家聚會 車停他人車位

第二天被堵住了

上午,記者來到社區了解情況。在社區B15棟旁,記者看到,一輛7座的小車停在車位裡,後面緊挨著一輛黑色的越野車。

覃先生說,7座小車是他借朋友的,前天開來謝女士家參加聚會,停好車後,他沒留挪車電話,晚上又喝了酒,所以沒把車開走。

第二天覃先生發現,車被一輛越野車堵住了,堵車的人,就是住在謝女士家樓下的沈女士。

覃先生:「我也向沈女士賠禮道歉,我也跟她說過,我說停車這裡,事情確實是我的錯,我停到你的車位,那你可以根據市場或者合理的要求,我給你合理的賠償,你把車移走,給我把車開走。」

可是,沈女士並沒有接受覃先生的道歉,她扯到了其他一些事情,要求覃先生證明這車的確是他開進來的,否則自己就不挪車。

無奈之下,覃先生只好去物業查看監控,但監控也看不清車子就是他開進社區的。車子老堵著也不是個事兒,于是覃先生報了三次警,但也都沒有協調下來。

覃先生:「無奈,都不知道怎麼辦,通過正常途徑都沒有辦法拿到車。派出所過來,也說過一碼歸一碼,如果她對以前的事情有任何的異議,都可以通過相應的途徑去申訴。」

覃先生表示,希望沈女士能儘快把車移走,他也願意賠償沈女士因為車位被占造成的損失。

堵車位住戶:曾和樓上鄰居發生過矛盾

沈女士說,她家住一樓,車確實是她堵的,堵車是因為她與樓上住戶謝女士發生過一些不愉快的事。去年,沈女士曬被子收回來時,發現被子上有一道劃痕,她一直懷疑是樓上鄰居弄的。

沈女士:「這是我一萬多塊錢買來的鵝絨被,被她狠狠地劃了一道。我是學化學的,她必然是拿了稀硫酸或者是什麼消毒液,就是說能夠導致真絲被面發生變形的東西。」

記者:「那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東西是樓上的鄰居滴的?」

沈女士:「我自己曬我還不清楚嘛,這純粹就是人為,樓上就一家,對不對,不是她是誰。」

沈女士說,事情發生後,她當時也報了警,但因為拿不出證據,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這次,沈女士懷疑7座小車也是樓上鄰居故意停到她車位裡的,而覃先生只是個「頂包」的,所以她才強烈要求覃先生證明這車是他開來的。否則,想要她挪車,除非謝女士賠償她鵝絨被的損失。

沈女士:「我知道是她家以後,我馬上堵上,我說好,你想停是吧,得,我給你停個夠。星期天晚上,這個頂包的就來了,來了他說是他開的。那他要怎麼證明是他自己開的車?你去找攝像頭,你找不來,你就找車主,車主我也給走,你什麼都叫不來,只能說明就是樓上鄰居開的,就是她的車。當然需要她賠償 ,我現在都不能用,一萬多塊錢。」

沈女士不僅堵住了7座小車,還用家裡的另一輛車佔用了謝女士家的車位。

而對于此事,樓上的謝女士說,她從來沒有損壞過沈女士的被子,現在沈女士把自己朋友的車堵了,還佔用了自家車位,讓她很是困擾。

謝女士:「從來沒有的事,我不知道她的被子曬在什麼地方,她現在要我賠一萬塊錢,你覺得可能嗎?真的搞得我很困擾 。本身覃先生亂停人家的車位是不對,我們已經承認了,但是沈女士要牽扯說,是我故意停在她車位,根本是兩碼事,真的毫不相關。堵在這我也沒辦法,我的車位我進不來。」

律師:覃先生可行使自力救濟權利

沈女士的要求,讓覃先生和謝女士都很頭疼。那麼這事應該怎麼解決呢?沈女士的做法又是否合法呢?

當天,記者來到社區物業公司了解情況。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就此事進行了多次調解,希望雙方能協商解決,但是一樓沈女士的態度很堅決,他們也沒辦法。

記者諮詢了律師,律師表示,如果覃先生佔用了沈女士的車位,導致對方沒有地方停車,在覃先生沒有造成其它損害的情況下,只需支付正常的停車費用,就可以把車開走了。

王一辰律師:「如果是沈女士不願意的情況下,那麼他可以行使自己的自力救濟的權利,將這個錢放在物業或者是放在公安機關派出所的方式,然後他可以在不損害沈女士車輛的前提下,將車輛移開,然後將自己的車輛開出去。」

律師說的自力救濟,是指糾紛主體在沒有中立的第三者介入的情形下,依靠自己的力量強制他人捍衛自己權利的行為。自力救濟的合法措施主要包括正當防衛,緊急避險和自助行為三種。

律師表示,對于沈女士佔用樓上鄰居謝女士車位的行為,如果沈女士堅持不挪車,謝女士也可行使同一權利。沈女士提出的讓車主到現場,或讓覃先生證明是他把車開來的這一要求,是不合理的。

王一辰律師:「覃先生能證明自己對這個車輛擁有一個支配的權利的話,那我認為已經是夠了。沈女士她想要了解到底是誰將車輛開到這個車位上,那她可以向物業調取監控,這不屬于覃先生證明的一個范疇。」

律師還說,停車的事情跟沈女士所說的被子事件沒有關係。兩件事情,一碼還一碼。

記者採訪後接到奇怪短信

讓記者沒有想到的是,在採訪結束之後,記者尚未開始寫稿,就接到了沈女士的電話,說她已經看了稿件,記者的報導歪曲事實。

隨後,沈女士又發來幾條短信,短信內容包括:

「想比背景嗎?來,試試看,叫你工牌都丟!」

「忘了告訴你,咱家姨夫省長和表妹夫市長秘書關係從來沒用過!要不要試試?」

這讓記者一頭霧水。

記者了解到,7月16日覃先生已經請來工人將沈女士的車輛移開,把7座小車開走了。

停車的事和被子的事,一事還一事;記者的採訪報導,和沈女士家親戚是什麼人、什麼職務,這更是兩件八杆子都打不著的事兒。在法治社會,我們要謹記,凡事遵循法律法規。另外多說兩句,鄰里之間,彼此多一份寬容,和睦相處,快樂生活,不香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