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52歲孟庭葦,從「月亮女神」到退出娛樂圈,一場報復性的婚姻,卻將她徹底毀掉

隱城 2022/03/29

2018年11月,激憤的張暖雅連發三篇文章,

向大眾公布孟庭葦的失婚真相,其中牽扯出了孟庭葦與女助理劉穎潔,指兩人關系十分曖昧。

之后,孟庭葦的前夫張亞鵬再次發聲,力挺張暖雅,稱孟庭葦被家人當成提款機,還介入別人的婚姻。

難道「月亮女神」真有如此不堪?

在張暖雅與張志鵬激憤完的第二天,孟庭葦工作室發布聲明,稱兩人在造謠,一些都是在侮辱誹謗。

一時之間,雙方各不相讓,變成仇人,瞬間開撕。

而這場糾纏六年的大戲,在此刻慢慢上演。

從「月亮女神」到緋聞纏身的可憐女人,孟庭葦的小半生也全毀在了這場鬧劇里。

一、

1969年,在臺灣高雄市的一個醫生家庭里,一個女孩呱呱落地。

父母為她取名陳秀玫,小名亞亞,希望她可以像一朵嬌艷的玫瑰一樣,盛開秀麗。

陳秀玫在家中排行老三,她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弟弟。

作為家中唯一一個女孩,從小她便備受寵愛。

但童年時期的她卻是一個「假小子」。

和哥哥們上樹掏鳥,酷愛穿男生的衣服,行為大膽夸張。

這讓陳媽媽十分頭疼,但卻無能為力。

直到瓊瑤作品的出現,才讓陳秀玫「重回女兒身」。

1964年,瓊瑤帶著兒子從高雄搬回了臺北,并且寫出了《幾度夕陽紅》、《煙雨蒙蒙》等長篇小說。

從那之后,瓊瑤開始改編自己的小說,放到了大熒幕上,影響了一代人。

也正因為這些影片的出現,才讓陳秀玫有了對溫柔美好的向往。

從6、7歲起,雖然她與哥哥弟弟的關系很親密,

但她卻不再和他們瞎胡鬧,而是穿上了裙子,頭上戴起了小花。

可不當男孩子的陳秀玫,骨子里卻依舊很倔強。

上國中時,陳秀玫愛上唱歌和樂器。

還和同學偷偷組成了一個名叫「少女組合」的樂隊,放學后就跑到咖啡廳去唱歌,

既能練習唱歌,還能一晚上賺幾塊錢。

但沒成想,這件事還是被父母知道了。

那一次,他和父母大吵一架,而她的歌手夢也遭到了父親的反對。

在父母眼里,女兒就應該把精力放到學業上,而不是去追求虛無縹緲的音樂夢。

然而,已經嘗過甜頭的陳秀玫,這一次卻下定決心,決不妥協。

但為了不讓父母憂心,她保證絕對不會影響學業。

看著女兒執著的態度,陳家父母也慢慢妥協了。

從那之后,陳秀玫開始三點一線的生活:學習、唱歌、吃飯。

每日雷打不動的前往咖啡廳當駐場。

那時,臺灣的娛樂行業剛剛興起,街邊的星探排成排準備挖掘下一個巨星。

好巧不巧,甜美歌聲的陳秀玫受到了這群人的關注。

起初,陳秀玫為了遵守和父母的承諾,全都婉言拒絕了。

直到1989年,20歲的陳秀玫因秀麗的外表,被廣告公司邀請拍攝一條摩托車廣告,自此出道。

不久之后,陳秀玫便簽約了著名的上華唱片公司,與高勝美、許美靜成了師姐妹。

那一年,陳秀玫正式踏入演藝圈,

而公司也為她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孟庭葦。

從那之后,陳秀玫變成了孟庭葦,完成了造星的第一步。

在她剛簽約上華唱片公司后,公司為她設計了「甜派女神」的形象,

推出了專輯《你看你看月亮的臉》,憑借著《冬季到臺北來看雨》一炮而紅,

從「月亮公主」再到「天氣公主」,歌曲和嗓音的成功讓孟庭葦的名氣越來越大,街頭小巷全部貼滿了她的照片海報,走到哪里都有人追著她合影簽名。

自此,孟庭葦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她也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1995年2月,孟庭葦便受邀參加央視春晚,演唱《風中有朵雨做的云》紅遍內地。

可以說,幾年的星途,孟庭葦走得十分順暢,鮮花掌聲紛紛而至,堆積起了她璀璨的人生之路。

但也正因名利來得過早,這讓孟庭葦提前厭倦了這一切。

不在乎名利的她,萌生了結束這一切的念頭。

而她最大的痛苦還是家人朋友的離去。

2000年,孟庭葦的大哥因意外事故,搶救無效去世,而她的爸爸也因交通事故中風,躺在床上,禍不單行,不久之后,她的朋友患了重疾,兩個月后匆匆離世。

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離世,這讓她對自己也產生了巨大懷疑,

過去的十年里,她將所有時間放在了事業上,而她的家人朋友卻缺少陪伴。

一時之間,自責、痛心席卷了孟庭葦的人生。

「我從學校出來后,就進入演藝圈,事業很快就發展到巔峰期。當時想,自己經歷了很多女孩子沒經歷過的生活。

在娛樂圈,名和利都來得很快,我擁有無數的掌聲和祝福,這一切對我來說都足夠了,我好想過普通人的生活。」

在2000年年底的臺語專輯發布會上,說完這段話,孟庭葦便宣布離開娛樂圈。

縱使粉絲很是不舍,但卻并沒有挽留住一代甜歌天后的離去。

離開娛樂圈后,孟庭葦并沒有對這個圈子產生過多的不舍,

也沒有為自己可以制造話題,她的離去干凈又決然。

誰都沒想到,不當歌手的孟庭葦,竟然萌生了出家的念頭。

二、

在剛退出影壇的那幾年,孟庭葦處于完全封閉的狀態,只會在電視機上看看綜藝和廣播臺,

除此之外的時間,她都在修行,安靜看書念經,偶爾和同學朋友聚會。

而她最大的樂趣就是看一檔佛教電視臺的烹飪節目。

渴望簡單的孟庭葦,幾乎和娛樂產業徹底脫節,但她身在其中,十分的愜意。

在孟庭葦出家后,不少人猜測她是受了某件事的打擊。但信佛僅僅是和家庭有關系。

多年前,還生活在臺北的孟庭葦養了一只小狗,但不幸的是,小狗突然離世了。

異常悲傷的孟庭葦,開始吃素,也經常前往素食餐廳吃飯,而這些地方的桌子上就擺著佛教一類的書籍。

閑來無事隨意翻看的孟庭葦,來的時間長了,翻看的時間也就多了。

久而久之,她便對佛教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加上娛樂圈復雜的環境,渴望內心平靜的孟庭葦,開始在佛經上寄托自己的心聲。

但在出家之前,孟庭葦還特意去了一趟印度參加朝圣,

從印度回來后,她更加堅定了自己出家的想法,因為對于女孩子來說,一旦出家便一生無法還俗。

可正當孟庭葦下定決心走向人生另一條路時,命運的轉輪又將時間停在了這一刻,

「后來我回到臺灣不久,就碰到了他,整個人生的方向就改變了。」

這個比神還有厲害的人,便是張志鵬。

兩人曾是高中同學,后來因為孟庭葦轉學后再無聯系。

再次相遇時,張志鵬已經是一家公司的老板,穿著體面,舉止優雅。

這讓孟庭葦心生好感,再加上張志鵬的熱烈追求。

兩人的戀情水到渠成。

僅僅過了一年,孟庭葦便嫁給了張志鵬。

兩人在母校舉辦了浪漫婚禮,在羨慕和祝福聲中成為了夫妻。

結婚后,孟庭葦依舊過著與佛相伴的生活,每天堅持修行,還去孤兒院和養老院做護工,日子過得很是清雅。

但張志鵬卻擔心獨自在家的孟庭葦煩悶,便建議她重返娛樂圈,起初,孟庭葦是拒絕的,因為她對于那個世界早已毫無留戀。

也正在這時,老搭檔姚謙找到了她,勸她復出唱歌。

正當她有所猶豫時,張志鵬再次對她說:「你唱歌也能幫助更多的人。」

也正是這句話,促成了孟庭葦重返舞臺。

在孟庭葦復出后,她發行了第十五張專輯,受到了粉絲的熱捧。

但即便如此,孟庭葦依舊將重心放在家庭和慈善事業上,

而她的大部分積蓄也全部捐贈到了慈善機構中。

結婚后的第三年,兩人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小寶弟。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那些年,孟庭葦與張志鵬的愛情故事一直被粉絲傳為「教科書版婚姻」,

但誰知,故事的轉折點卻在2014年悄然而至。

2014年,張志鵬在兩人紀念日發文感謝孟庭葦,兩人的幸福溢出了屏幕。

但還沒等粉絲發送祝福,孟庭葦卻爆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很遺憾沒有堅持走下去的人是我」,

并且稱他們已經在一年前登記失婚。

一時之間,眾說紛紜,但矛頭大都指向了張志鵬。

總之,在那場失婚大戰里,張志鵬很是狼狽。

那時,孟庭葦的生活在短暫風波后迅速回歸平靜。

只不過,她并沒有想到,一場駭人的報復會在4年后卷土重來。

三、

2018年,張志鵬旗下的一名名叫張暖雅的女藝人,公開爆料:

稱孟庭葦與比自己小12歲的女助理關系曖昧,并且尚未失婚時,兩人早已在一起。

不僅如此,張暖雅還將女助理的資料放在了社交平臺上。

順便澄清自己不是第三者。

緊接著,孟庭葦發布律師聲明,要求張暖雅道歉并刪除帖子。

可還沒等來道歉,張志鵬的另一篇文章再一次轟炸網絡。

這篇《一場拖了6年的歹戲》將兩人的關系徹底曝光,在張志鵬的口中,孟庭葦將幾年來收入的全部貼補家用,被家人當成提款機。

除此之外,張志鵬表示還將孟庭葦和女助理堵在了酒店門口,坐實了同性關系。

不僅如此,張志鵬還喊話孟庭葦的母親,稱她「撒謊,護短」,并且替孟庭葦頂了黑鍋。

但在張志鵬發布這篇文章后,孟庭葦卻并沒有做聲,而是放出了象征清白的的截圖。

原來,在兩人還未失婚時,張志鵬就曾多次動手。

2013年,張志鵬手寫切結書,之后兩人結束婚姻,沒過幾年,張志鵬又因向孟庭葦借錢未還后,放棄了兒子的探視權。

原來,這一段看似美好的婚姻,早已不復存在。

而張志鵬也早就掉進了錢眼里,一步步逼著孟庭葦拿錢。

6年期間,張志鵬不斷以恐嚇、威脅、哀求式婚姻,對孟庭葦的生活不堪其擾。

為了擺脫張志鵬,孟庭葦帶著兒子去澳洲讀書。

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孟庭葦遭到了報復。

在孟庭葦發布幾張圖片證據后,張志鵬卻再一次發布小作文,力爭清白。

但一個是沒有證據的長篇大論,一個卻是拿著證據的只言片語,誰真誰假,一眼便能看出。

之后,孟庭葦留下了「落幕」二字,不再回應。

而這場鬧劇般的報復,也終于結束了。

沒人是勝利者,但受到傷害的只有那個希望父母安好的孩子。

只是讓人感嘆,曾經恩愛的夫妻,卻因為利益撕成了這般模樣。

之后的孟庭葦,從未談及過她的婚姻,而是將所有注意力放在了慈善和事業上。

從2019年開始,孟庭葦便陸續出現在綜藝的舞臺上,

從《蒙面歌手》到《時光音樂會》,孟庭葦的出現總能將歌迷拉回1990年的夏天,

雖然如今的她沒有愛情,但不可否認的是,簡單的生活才是她最想擁有的,

而她也不會將生活的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愛情中。

如今,52歲的她狀態很好,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

對她而言,能幫助別人,有家人陪伴便是最美好的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