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苦尋女兒18年終相見!女孩淚訴「我終於有身分了」和父母 「重逢畫面惹鼻酸」女兒:我記得媽媽是長髮,很美

菠蘿蜜 2021/01/09
 

果然,播报台灣新闻事件,陪您看盡天下事。 我是你们的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实用、有趣、感人的好文章。 每天带给您滿滿的正能量~

 

父母,普天之下最無私。父母,人海之中最珍貴。朋友可以無數,愛情可以轉換,唯獨父母不可替代。

父母在,我們才是小孩,父母去,再也沒人深愛。在父母眼中,我們優秀也好,平庸也罷,永遠都是他們的寶。在父母心中,我們成功也好,失敗也罷,永遠都是他們的肝。

「是他們到了嗎?來了嗎?」在江蘇省淮安市桂五派出所接待室裡,失蹤18 年的「滿滿」不斷站起來看向窗外,來回搓動著手,等待親生父母的到來。當她的父母帶著滿滿小時候最喜歡的玩具,一進門,一家三口泣不成聲,緊緊相擁了許久「18年來一直找一直找,我就知道一定會找到,這就是我女兒!」

18年前,外出的滿滿失蹤了,再也沒有回到那個家。「我記憶中媽媽的頭髮很長,人很美,回家時有一個樓梯轉到二樓。」 據滿滿回憶,小時候自己總愛嘻鬧,還很愛吃,經常要母親買零食給自己。即使當時才4歲左右,她卻記得母親大概的樣子。

" 黑戶 " 女孩靠打零工謀生

" 我記憶中媽媽的頭髮很長,人很美,回家時有一個樓梯轉到二樓。" 據滿滿回憶,小時候自己總愛嘻鬧,還很好吃,經常要母親買零食給自己吃。這是滿滿對自己家裡的印象,即使當時才 4 歲左右,她卻記得母親大概的樣子。1 月 5 日下午,現代快報記者看到了滿滿的親生母親,果然一頭烏黑的長髮,還編成了麻花辮拖到了腰間。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2020 年 10 月 15 日,桂五派出所在日常走訪工作中,得知轄區周崗村孫某的女兒滿滿已經 22 歲了,卻沒有戶口。隨後,民警讓孫某通知在外打工的女兒回家,幫其辦理戶口。奇怪的是,民警發現,孫某家中沒有滿滿的出生醫學證明及相關身份證明。

據孫某稱,他在外打工期間與貴州女子彭某相識相戀。孫某告訴記者,彭某因身體原因不能再生育,且彭某告訴他自己在老家貴州孩子多,孫某便同意彭某帶著約四歲的 " 女兒 " 滿滿,從貴州到盱眙與孫某過日子。一年多後,彭某因瑣事離家出走,留下滿滿給孫某撫養至今,一直未申報戶口。

" 我不知道自己多大了,以前也沒過過生日,還是自己隨便選了一天當作自己的出生日期,名字是上小學需要登記時隨便說的。" 沒有戶口,滿滿無法繼續念書,找關係上的小學畢業後,便在家裡做起農活。燒火、搬玉米、做飯 …… 她從小學會了養活自己的技能。後來,養父組建了新家庭,並生了一個兒子。2014 年,滿滿外出打工,因沒有身份證,只能靠黑車出行,也沒有辦法找正經工作,只能靠打零工維持生計。從 2014 年離家後,滿滿再也沒有回過盱眙,與養父家裡基本斷了聯繫。滿滿聯繫養母辦理戶口時,卻頻頻遭到拒絕。

離家後,滿滿再也沒有回過家,為了儘快解決戶口問題,員警費盡千辛萬苦,找到了滿滿的養母彭某。據彭某稱,自己在貴州生的女兒左手拇指上有個胎記,出生後她便把孩子送給他人領養,後來孩子體弱多病,3歲時領養人又送回來,但她發現孩子沒有出生時的胎記,也就是滿滿,他們做了DNA 比對,結果發現,彭某並非滿滿的生母。

滿滿的父親尹某說,18年來一家從未放棄,妻子整日以淚洗面,哭傷了視網膜,看東西都模糊了。滿滿是家中老二,上面還有一個大姐。幾年前,他開始學拍影片、尋找失蹤的女兒,一家前往貴州其他村、廣州、南京、山東等地,拿著照片一家家敲門,有消息就去找,相信一定會有奇蹟發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