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5歲阿嬤意外摔倒,公車司機好心救助,墊付醫藥費卻「反被訛詐」,查證后網友拍手叫好:大快人心

隱城 2022/03/27

大街上看到老人摔倒,你會怎麼做?裝作沒看見,良心上恐怕過不去,上前扶吧,又害怕被訛,畢竟這種事情一旦發生,就不是小錢能解決的了。

不久前,一名75歲的陳姓阿嬤坐公交出門買菜,下車之后,不慎摔倒在地,后經醫院檢查,發現她摔傷了胸椎骨,表現為壓縮性骨折。

陳老太摔倒后,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都不敢扶,最終還是她剛才乘坐的那輛公車的司機將她扶起,并將她送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后,由于一時間聯系不上陳老太的家人,司機馬師父還墊付了9000元的醫藥費,直到陳老太的大兒子練先生趕來醫院,他才離開。

不過練先生并沒有歸還司機墊付的9000元,司機想著對方可能是太著急給忘了,也沒放在心上,他滿心以為過上幾天,陳老太的家人一定會主動聯系他并把錢歸還。

可沒想到,陳老太的家人確實聯系他了,卻沒有一句感謝的話,反而要求司機馬師父承擔老人的醫藥費,并直指是他導致阿嬤摔倒的。

好心救人卻反遭訛錢,馬師父一肚子委屈,而另一方面,仍然躺在醫院病床上的陳老太則揮舞著雙臂氣憤地聲稱「等病好了要報仇」。

由于雙方各執一詞,調查人員找來了公交站臺的監控錄像,從錄像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陳老太是下了公車,準備跨上站臺前面的臺階時不慎摔倒的,倒地的位置剛好就在公車的車輪邊上。

陳老太摔倒后,公交司機馬師父顯然發現了情況,所以他一直沒有啟動公車,以免讓阿嬤二次受傷。

單憑這段錄像,就足以洗清馬師父的嫌疑,然而面對錄像,陳老太卻依然嘴硬,堅稱是馬師父沒有把車停穩導致她摔倒的,更讓人生氣的是,陳老太的兒子練先生也站在母親一邊,聲稱「就算有錄像也不能說明什麼」,還揚言要去法院告馬師父。

有清晰的監控錄像,卻依然選擇訛錢到底,陳老太和她的兒子究竟是怎麼想的,他們為何有恃無恐?這件事情,最終又是如何解決的?

本次事件中的公車司機馬師父是個中年人,以他的閱歷,應該知道扶老人的風險有多大,但他仍然選擇救人,足見其善良。

其實在扶陳阿嬤之前,馬師父也是做了準備的。他先是跟車里的人說明了情況,然后還拍照取證,證明阿嬤是自己摔倒的,與他無關。

做完這些準備之后,馬師父才將陳老太扶起并送到醫院。因為救人,馬師父整個上午都沒法繼續開公交,相當于曠了半天工,但當時的他,并沒有覺得不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扣點工資又算什麼呢?

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兩天后,等來的不是被救者的感謝,而是倒打一耙。被冤枉的馬師父委屈之極,也沒心情上班了,同事們知道后,紛紛勸他想開點,還有人給他出謀劃策,告訴他實在不行可以走法律渠道。

就在馬師父心情郁悶之時,陳老太的大兒子練先生卻咄咄逼人,他說母親好端端地出門買菜,回來就摔成這樣,作為子女,這件事他要跟馬師父沒完。

很快,公交站臺的監控錄像還了馬師父清白,作為家屬,陳老太的大兒子練先生也看了錄像。

看完后,練先生沒說什麼話,馬師父本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可過了一會,練先生又重新找上他,說他跟弟弟商量過了,不能單憑一個鏡頭就下定論,言下之意就是仍然相信母親對馬師父的指控。

調查人員無奈之下只能拿著錄像去醫院,讓陳老太親自觀看,希望能夠通過錄像讓陳老太回憶起當時的細節,從而洗脫馬師父的嫌疑。

可陳老太跟兒子一樣,看完錄像后依然堅稱馬師傅車沒停穩導致她摔倒,還當著眾人的面說了一句博同情的話:「我老人家害他干什麼,我老人家不會撒謊。」

陳阿嬤的話讓調查人員很無語,更讓馬師父寒透了心。就在事情陷入僵局時,陳老太的大兒子練先生又提了一個要求,他說公車的車門處有監控,只要把那里的監控錄像調出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可是這個要求,馬師父卻說辦不到,因為車門處的監控是實時的,不會儲存,主要作用是幫助司機觀察乘客是否要下車,以及是否下了車。

馬師父把情況告訴了練先生,對方的態度卻變得更加強硬,堅持要有第二段錄像才能相信馬師父的說辭,否則就等著上法院。

就在此時,醫院方面也傳來消息,陳老太需要動手術,手術費用兩萬起,練先生接到消息后立刻找到馬師父,讓他拿錢給母親做手術。

之前墊的9000元還沒歸還,現在又要讓他拿9萬元,馬師父氣得不行,本來因為這件事憋了一肚子火的妻子也數落起他,說他不該好心救人,一些朋友也說他不應該做老好人。

親人朋友的不理解,讓馬師父更加委屈,可他又確實拿不出第二段錄像,面對咄咄逼人的家屬,馬師父一時想不到辦法。

好在第一段錄像已經能夠說明問題,即便陳老太的家屬真要鬧上法庭,也未必能夠得逞,但對于馬師父本人來說,畢竟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了盡快讓陳老太的家屬知難而退,馬師父想到了最后一個辦法:找目擊證人。

錄像顯示,陳老太摔倒時,公交站臺上有好幾個人,他們應該清楚阿嬤是如何摔倒的。

馬師父救人之前,也請求車上的人幫忙作證,這些人同樣能以目擊者的身份來證明馬師父的清白。

可惜馬師父當時未留下任何乘客的聯系方式,為了找到這些人,他只能在公交站臺上貼出告示,落款則是「無奈的公交駕駛員」。

幸運的是,告示貼出后不久,便有一個人主動站了出來,他是當時目睹陳老太摔倒的路人之一,根據這位目擊者的表述,陳老太下車時,公車是停穩了的,司機沒有任何過錯。

人證物證俱在,這回陳老太的家屬應該收回指控了吧。然而并沒有,練先生依然堅持要馬師父出示第二段錄像。 也就是說,如果練先生堅持認為是馬師父造成他母親摔傷的,應該由他拿出證據,而不是咄咄逼人地要求馬師父出示第二段錄像。

不僅如此,該規定還明確,如果救助人遭到被救助人捏造事實或者誣告陷害,救助人有權向被救助人追償,而被救助人也有可能因此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或許是被普法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練先生的態度立刻軟了下來,但他仍然拒絕向馬師父道謝,而是指責馬師父損害了母親和他的名聲,讓他們一家受人議論。

練先生的態度讓馬師父很無語,卻也讓他如釋重負,畢竟這樣一來,他就不用再去面對所謂的官司了。

如果僅僅是這樣,結局也不算大快人心,因為訛錢的壞人沒有得到報應,行善的好人也沒有得到獎勵。

所幸的是,馬師父的公司知道了他做救人反被訛的事,不但給他開了表彰大會,還獎勵給他1.5萬元現金。

拿著獎勵金的馬師父,心情十分愉悅,他告訴記者,即使事情重演,他依然會選擇救助摔倒的老人,他說不能因為個別人就壞了社會的風氣,讓做好事的人畏手畏腳,一個善良和諧的社會,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馬師父的結局是好的,然而如果沒有足夠證明其清白的監控錄像,事情恐怕就不會如此簡單了。

有時候我們也應該往深了想: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那些訛錢的被救助者有恃無恐?也許只有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才能讓愿意行善的人放下思想包袱,才能讓整個社會變得更加和諧與美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