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男子拋下小兒麻痹癥弟弟,奔赴千里之外贍養他人,如此「絕情」,反引來眾人盛贊

隱城 2022/06/16

2009年,一個普通的小山村里,傳來一件驚奇的事:

一對夫妻竟不顧養育之恩,準備拋下年邁的父母和患有小兒麻痹的弟弟遠赴廣州。

俗話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對夫妻本應好好在家善待父母,教育子女,更何況,家中本就是生存艱難。

而他們仿佛是下了天大的決心般不回頭。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他們不顧養育之恩如此狠心!

1.遭遇交通事故

讓我們把時間回溯到2009年。

李敬齋是個老實人,本本分分地靠著幾分薄田,得以滿足一家人的溫飽問題。

即便日子過得艱難,好在都住在一起,有事情全家出動商量,吃飯時全家圍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然而,好景不長,在1990年到1993年的三年內。

李敬齋竟先后遭遇了兩次事故,造成左右腿骨折,身體大不如以前。

更不幸的是,由骨折造成的并發癥——股骨頭壞死,讓這個本就不富裕、勉強過日子的家庭,雪上加霜。

得知此消息后,全家如晴天霹靂般驚慌失措,父母病痛纏身,而患了小兒麻痹癥的小弟更是有心無力,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李敬齋夫妻倆跑了當地的很多醫院去就診,結果給出的判定都是很難治療。

夫妻倆無可奈何,不知道該怎麼辦,更加發愁發生這樣的事,以后的日子該怎麼活下去。

悲痛萬分的李敬齋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他無法接受,自己像廢物般生活。

看著妻子為照顧自己身體逐漸吃不消,每天忙前忙后只能干著急,幫不上一點忙,似乎也成了拖累。

萬般無奈之下,他想過一了百了,但轉念一想,「家中還有身患帕金森的母親和多病的父親以及得了小兒麻痹癥的兄弟,他們怎麼辦今后可怎麼生活!」

這時,恰巧遇上妻子進來換藥。

在妻子的攙扶下,李敬齋靜靜地坐在床的一側,看看窗外隨風擺動的樹葉和一掠而過的幾只飛鳥,默默嘆了一口氣: 「算了,不敢死!」

當日子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活著是一種無奈,死了更不是解脫。

2.迎來轉機

就在這時候,一次偶然的機會,夫妻倆得知大城市有這方面的專家,更讓許多身患腿疾的病患恢復正常生活。

這給了李敬齋夫妻倆一線生機,他們東拼西湊得9000多元的救命錢,決定奔赴大城市。

初到人生地不熟,為節省出一點錢治病,住在醫院的走廊里。經過多方打聽,才找到了袁教授的家。

起初到袁教授家門口時,李敬齋敲門的手都是發抖的。害怕老教授不給看病或者自己的病看不好。

可沒想到的是,敲開門后袁教授急忙端茶讓座,十分熱情。

李敬齋夫妻為難地告訴了袁教授的具體情況后,袁教授就地給張敬齋檢查了腿部的情況,并要求必須抓緊手術。

李敬齋夫妻聽得出袁教授這句話背后的意思,手術之后很有可能康復。

他們喜極望外,激動得流出眼淚。

袁教授表示先讓住院,交一萬元的住院押金,剩下的錢手術之后再補李敬齋夫妻倆面露羞澀為難地表示他們只有0000多元。

袁教授也不忍心看著夫妻倆如此艱難,決定幫一幫他們。

過后幾天,袁教授事情辦妥了,減去了一部分的治療費用,還幫李敬齋妻子在醫院附近找了臨時的工作。不僅可以幫忙照顧李敬齋,還可以賺取一些生活費。夫妻倆感慨袁教授想得太周到了,對袁教授更加感激。

手術當天李敬齋的妻子在手術室外等待,緊張得全身像釘住了一般不敢動彈。

但幸虧結果是好的,手術非常成功

很快李敬齋到了出院的時候,夫妻倆再一次去看望袁教授,剛一見到急忙流著眼淚激動地跪下要向袁教授道謝,袁教授見狀連忙把夫妻倆扶起來,又囑咐了一些術后的注意事項。

出院后李敬齋和袁教授還沒有斷了聯系,經常交流自己的病情。逢年過節李敬齋也從未忘記過給袁教授祝福。 在李敬齋的心里特別敬重這位救過自己性命的救命恩人。

3.報答恩情

2008年,在一次和袁教授的寒暄中得知,袁教授的妻子意外中風,生活無法自理,身邊離不開人。袁教授年紀大了自己都需要照顧,更何況還是中風的妻子,兒女們也工作繁忙,這使袁教授的生活過得有些艱難。

聽到此消息后,李敬齋夫妻倆感嘆命運的捉弄,想各種辦法幫助袁教授,也是有心無力。

深思熟慮之后,李敬齋內心產生了想自己去照顧袁教授和他妻子的想法。

但想到自家情況,母親患有帕金森,這幾年父親也得了老年癡呆,雖說自家三個孩子都外出打工,不需要照顧,但李敬齋一走,重擔全壓在患有小兒麻痹的弟弟身上。

李敬齋這個想法并未對任何人講,自己默默思來想去好幾天,更加堅定了這個決定。干完活回去就立馬告訴全家這個想法。李敬齋已經做好被全家指責的準備,可患小兒麻痹癥的弟弟卻毫不猶豫地說 :「去吧,家里有我」。

得到答案后,李敬齋攜妻子去照顧袁教授的妻子。李敬齋讓自家妻子去袁教授家照顧,而自己則準備在附近的工地打工,用來維持夫妻倆的日常開銷。袁教授知道后連忙拒絕,幫李敬齋在醫院附近找了個工作,并要求支付李敬齋妻子工資,李敬齋夫妻死活不接受。袁教授也無可奈何,默默幫他們攢著,之后有機會再給他們。

好景不長。第二年袁教授突發腦溢血。雖沒有生命危險,但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癥。如說話不利索,行動不能自理等。李敬齋立刻辭掉工作,義不容辭來醫院照顧袁教授。

起初李敬齋不懂護理知識,不懂怎麼去按摩,也是狀況百出。

他一點點地去學習,經常去護士那里詢問,了解護理知識,像考試一樣認認真真地記錄下來,回去之后在妻子身上試驗,試驗多了也就熟練了。

因為袁教授行動不方便,李敬齋更多時候住在醫院,旁邊支棱一個簡易小床,晚上湊合住著,每天堅持推袁教授下樓散步,按時按點的給袁教授按摩,準時去復建。

時間久了做得也順手,慢慢袁教授的身體稍微得到了一些改善。

經常按摩的緣故,慢慢不需要再攙扶,可以獨立行走。不需要李敬齋時刻攙扶,讓他輕松了不少。

袁教授的子女因工作繁忙,沒法經常在身邊照顧。但也經常來看望,看著李敬齋把他們父親照顧得細心周到,身體也康健了許多,更加由衷地感激這夫妻倆。也多次給他們錢,李敬齋都委婉拒絕,并表示 :「我不是沖著你們的錢,我是來報恩的。」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更何況這是救命之恩。

2011年,袁教授不幸離世享年85歲。李敬齋夫妻倆悲痛欲絕,本應該收拾行李回河南老家繼續照顧年邁的父母。

但看著袁教授的妻子,實在放心不下,夫妻倆決定繼續留下照顧袁教授生病的妻子。

第一附屬醫院的黨委書記冼紹祥聽聞了此事,很是感動,多番轉折找到李敬齋,決定幫助他們夫妻倆。

考慮到李敬齋的腿動過手術,最后幫李敬齋找了個職工宿舍門衛的工作,不用干活勞累,李敬齋內心很是感激。

偶然機會,李敬齋夫妻和袁教授的事在網上曝光,很多記者找到李敬齋采訪,詢問: 「放著家里自己的父母孩子不管,為什麼來照顧別人,并且一照顧就照顧這麼多年,對自己家里不愧疚嗎?」

聽到此話后李敬齋內心如針扎般難受,強忍著不讓自己流下眼淚,哽咽著說 :「人都是有感情的。我也愧疚啊,父母80歲了還要下地干活,我也心疼啊,但是我走不了。一來放心不下教授他們,照顧這麼長時間有感情了;二來我要是走了,我良心過不去啊。」

李敬齋的家人給了他太多的支持和包容,才能安安心心十年如一日地去照顧袁教授。

結語

如果你在生活當中細心去觀察,就會發現老了能照顧自己的,往往真的是那個沒有太多出息,卻總能陪伴在身邊的人。

這就是人的共情吧。正如有人說 :「別人愛我,我愛別人,這是小愛;我愛別人別人愛我,這是大愛。」

袁教授救了李敬齋,李敬齋照顧袁教授;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已超越醫患關系,而似親人。

知道感恩的人都是知足的,快樂的,容易滿足于當前的生活。在這浮華的世界,李敬齋夫妻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做著無愧于自己的事。

我們都應該向李敬齋學習,知恩感恩。 抱有一顆感恩的心,對幫助過我們,給過我們溫暖的人,都不要忘記,要懂得報答他們,時刻記得對他們好。將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傳揚出去,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守住自己的底線無愧于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