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16歲頂替父親職位,弟弟照顧父母40年心難平:我這樣好虧的

菠蘿蜜 2021/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家有長壽的老人健在,不但能為這個家庭提供寶貴經驗的同時,子孫還能經常團聚在一起,兄弟姐妹的親情更會和睦長存。

如果家裡父母在九十高齡還身體健康,那麼這個家庭的人氣肯定很旺,因為「一老」就是家庭的寶,家有「二老」更是家庭的粘合劑,他們晚年生活幸福,會使整個家庭充滿著凝聚力、向心力。老人的獨特經歷,也會給下一代帶來許多人生感觸和啟示。但任何事都有例外,就怕家有不孝子,那就另當別論。

一、父親的一筆存款,竟讓兄弟倆矛盾重重

大陸有一戶姓陳的人家,家中「二寶」都已經年過九旬。這本來是別人羡慕不來的福氣,可是陳家兩兄弟卻每天吵得不可開交,兄弟倆的房屋緊挨著彼此,最近幾天臥病在床的父親被兩兄弟搬來搬去,弟弟甚至在家門口裝起了監控,鏡頭直接對著哥哥家。那父親為何成了家裡的香餑餑呢?

陳家兩兄弟所建一排兩層的樓房,右邊這一半是哥哥陳立軍所有。左邊那一半是弟弟所有。往日裡,母親住在哥哥家,父親住在弟弟家,前段時間父親摔倒後臥床不起。61歲的陳立軍本想好好照顧,可弟弟卻突然將母親的床也搬了過去。

陳立軍的妻子李秀蓮回憶,公公年輕時是工廠的幹部,婆婆則是家庭主婦,弟弟之前對母親並不好,還把婆婆趕到豬圈裡做飯他們都不敢說。

公公曾透露自己有一大筆現金存款,鎖在小兒子家的櫃子裡,鑰匙由公公自己保管,這筆錢連婆婆都拿不到。自從公公生病後李秀蓮卻發現鑰匙不翼而飛,她和丈夫四處尋找那把鑰匙,卻都無功而返。

李秀蓮指著弟弟家的監控說,那兩個監控都是最近安裝的,雖然安裝在弟弟家門口,鏡頭卻明晃晃地朝著自己家。李秀蓮夫妻倆覺得這是弟弟時刻提防著他們進屋找鑰匙,拿走櫃子裡的錢。

陳澤安表示,自從兩年前哥哥退休回到家中養老建起了新房。自己家中房子又逐漸老化,為了讓母親過得更加舒服。自己便將母親送去了哥哥家。而在此之前的40年裡。一直是自己在盡心盡力贍養二老,根本不存在區別對待一說。

陳澤安坦言櫃子裡早已沒有現金,所有錢都已經存進了他的帳戶。由于父親多年來都跟隨他生活,他覺得這些錢理所當然也該由他保管。不過他透露,父親的存款遠沒有哥嫂想象的那麼多,而他也沒有想過要把錢轉給任何人。說完,陳澤安便回到了自己家裡,不願再溝通。

村長林自生說,這幾年來,陳家的事情鬧得不小,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來處理陳家兄弟的矛盾。陳立軍的父母生育了兩兒兩女,兩個女兒關係和睦,偏偏兩兄弟矛盾重重,原因就在于他們的父親有退休金。

按說,父親有退休金給兒女省了很多麻煩,也減輕了他們不少負擔,這在農村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家有長壽老人也是一個家庭的福氣和庇蔭。父母年過九旬,子女還有機會盡孝,本是一大幸事,這兩兄弟的關係卻令人唏噓不已。陳立軍的父親曾是車間主任,他曾在飯桌上說出了那筆金額不小的存款,卻成了矛盾爆發的根源。

李秀蓮說,由于此前她和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父母跟隨弟弟生活。可他們卻發現,弟弟偏愛公公,卻對婆婆不好,平時90多歲的婆婆還一個人做飯,這本就導致李秀蓮對丈夫的弟弟心存不滿。直到最近,公公病倒,需要花錢治病,而那把鑰匙又不見了,兄弟倆的矛盾才徹底爆發。

二、哥哥頂替父親職位,讓弟弟心裡不平衡

陳立軍說,他16歲參加工作,大姐和小弟相差了將近20歲不說,自己和弟弟也相差將近十歲。由于年齡差距,四姊妹的感情一直算不上好,這麼多年甚至都沒能一起同桌吃一餐飯。

提及家事,70多歲的大姐陳雲梅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她嫁得不遠,可在兩個弟弟嘴裡,自己仿佛成了外人。陳雲梅說,在弟弟的觀念裡,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關于父母的養老問題,自己也是有心無力。

與陳雲梅處境相似的,還有三妹陳芳菊,平日裡家中事務她也很少插手。無論是長姐陳雲梅,還是和弟弟關係親近的三姐陳芳菊,都表示自己無法插手父母的養老事宜。四個兄弟姐妹間親情的缺失,讓摩擦缺少潤滑劑,一旦有了嫌隙,一個能站出來協調的人都沒有。

陳澤安說,父親每月退休工資25千元,自己當初從未想過要管理父親的錢財,甚至主動提出要父親自己打理工資,即便後來接手,也是兄弟間商量好。雖然由自己保管父親的退休金,但每月給父母各5000元生活費,剩餘的錢存進銀行,帳目公開,從未隱瞞,這麼多年來,每筆錢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陳澤安表示,父親存在櫃子裡的現金,並沒有哥哥,嫂子想象中的一兩百萬,而是只有七萬多,他也確實已經存到了自己的銀行卡上,加上父親工資卡裡多年存下來的錢,一共100萬出頭。身為家中滿崽的陳澤安覺得,自己從小沒能受到哥哥姐姐的愛護,如今老了,卻還要遭受哥哥的質疑。

原來他們的父親退休後,將職位留給了家中長子陳立軍,而陳澤安卻沒有得到任何優待,多年來,陳立軍靠著父親的職位,走出了農村,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可弟弟陳澤安卻一直只能四處漂泊,至今靠打零工為生,或許也是出于愧疚,大哥陳立軍頂職後,陳家二老便將老家的地全部留給了弟弟陳澤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