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自幼喪母「大考前一天爸爸走了」,他含淚進考場,考中「婉拒善款」微小心聲惹哭全網:我會靠自己雙手賺學費

菠蘿蜜 2021/07/15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新闻事件,陪您看盡天下事。 我是你们的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实用、有趣、感人的好文章。 每天带给您滿滿的正能量~

 

19歲的陳亮是四川綿陽市安州區秀水鎮人,自幼喪母,從小與父親相依為命。然而,在大學聯考前夕,他再次遭受人生的不幸——6月5日,年邁的父親因病去世。

悲痛中的陳亮,將父親遺體火化之後忍痛走進考場,順利完成考試。6月22日,大學聯考成績出爐,他沒有辜負父親最後的期望,分數過了二本線,成為一名准大學生。

如今,陳亮一邊打暑期工,一邊等候大學的錄取通知書。7月7日上午,綿陽安州區胡蝶穀一家度假民宿內,陳亮正在擦桌子、切菜、幫忙做柴火雞……他的手機裡,不斷有陌生來電,空閒時他就接聽,然後婉拒來電者的資助;他的微信上,也有數十人申請添加他為好友,幾乎都是想資助他讀書的,但他都沒有通過對方的申請……

↑陳亮暑期在民宿打工,正在削菜

他的大學聯考——

大學聯考前一天火化父親

他忍痛參考,成績過了二本線

6月5日,大學聯考前最後一次放假,陳亮趕回家中,帶著躺在床上的父親到醫院輸營養液。他一直在祈禱,父親能挺過這一關,看到他走進大學校門。然而,這一切都成了奢望。

面對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陳亮回憶起父親的最後時光,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但他一直告訴記者,自己很堅強。

陳亮說,他的父親今年65歲,年初父親一直感覺胃不舒服,難以吃下東西,但為了節約錢,不願到醫院檢查。3月1日,在他的堅持下,終於帶父親到醫院,但是檢查結果猶如晴天霹靂,讓他久久回不了神。父親看見他的表情追問了好幾次,他才把報告給了父親。

「食道癌,但父親的表情只在一瞬間的凝重後,眉頭就舒展開來,安慰我說‘沒得事,我能堅持,你自己好好準備大學聯考’。」當時,他含淚要求父親住院,但遭到父親拒絕,「雖然父親說沒事,但我知道他是為了節約錢,也是不想讓我分心備考。」

從此,每個週末,陳亮都會第一時間趕回家中,帶父親到醫院輸液。每個星期,他也會不定時請一次假,回家看看父親,照顧一下他的生活。「因為不太吃得下食物,父親逐漸消瘦,到後面瘦骨嶙峋。 我在學校裡,心中無時不在地牽掛著父親,擔心突然就見不到他了。」陳亮說。

6月5日上午,陳亮攙扶著輸完液的父親準備回家,父親突然倒下,雖經醫生全力搶救,仍沒能發生奇跡。當天,陳亮強忍悲痛將父親遺體火化。第二天,6月6日一早,他回到學校參加「出征儀式」,參加了大學聯考。當考試一結束,他又回到家中處理父親的後事。

6月22日,大學聯考成績出爐,陳亮的考分剛剛過了二本線(理科),他將這一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班主任曾洪軍老師,兩人在電話中都流下了眼淚。

「按平時的成績,我可以衝擊一本線。而這次,我原本以為只能上專科線, 看到成績的那一刻,我哭了,也在心中默默告訴了父親。」陳亮低聲說道。

他的親人——

哥哥、母親先後去世

父親是他唯一,四處打零工養育他

65歲的父親是陳亮唯一的親人,父子倆一直相依為命。看著空蕩蕩的家,陳亮悲從中來,父子倆過去的一幕幕又在腦中重播。

實際上,陳亮原本有一個哥哥,但哥哥10歲時意外死亡,父母才生育了他。然而,在他1歲多時,母親因病去世。「後來我聽父親說,爺爺奶奶也帶過我一段時間,但在我還沒有記憶時,他們就去世了。」陳亮說,父親為了照顧他,只能在附近打零工,父子倆一直沒有分開過。「我現在仍記得,小時候父親幫人養豬,老闆娘開了一所幼稚園,我就在這個幼稚園讀書。」

小學階段,陳亮在村小讀書,早上父親做好早飯後就外出打零工,中午他就在學校吃飯,晚上回家等候父親。有時,父親回家晚,他就照顧家裡的雞鴨鵝等牲口,然後將父親早上做的菜熱一熱當晚飯。父親回家後,他會懂事地跑到廚房給父親熱飯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