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35歲產婦冒死誕下5胞胎,辛苦養育18年,如今卻坦言:若能重選,一個都不要

隱城 2022/05/24

2002年3月4日,這一天,35歲的 王翠英在醫院產下了五胞胎。

盡管在當時的國內并無五胞胎手術的先例,但好在五個孩子一切無礙,平安出生。

「看到寶貝們都這麼懂事,我很高興。但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寧肯一個都不要。」

王翠英和她的五胞胎

究竟是經歷了何種艱辛,會讓含辛茹苦養大五胞胎的王翠英發出如此慨嘆?

如今20年過去了,王翠英和她的五胞胎近況又過得如何呢?

天降五胞胎

時間回溯到一切的開始,也就是2001年。

這一天,王翠英一家迎來了一個激動人心的好消息, 王翠英懷孕了!

時值中年的王翠英和丈夫 繳寶存欣喜不已,沒多久就一起來到了醫院做產檢。

畢竟是第一次來醫院做產檢,作為孕婦新手的王翠英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王翠英

醫生會做哪些檢查,自己肚子里懷的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重重顧慮擠壓著王翠英敏感的神經,讓她全程都無法放松下來。

在經歷完一番詳細的檢查后,醫生告訴王翠英和繳寶存夫婦二人, 王翠英腹中所懷的是四胞胎,并建議他們去大城市里的醫院進行更全面的檢查。

畢竟地處偏遠小城,當地醫院的醫療條件終歸是有限的,去大醫院看看,說不定能給出更加精確的結果。

王翠英的家人們聽說了這個消息后,內心也是又喜又憂。當時的王翠英已經年滿35歲, 正逢中年的關口懷上了孩子,而且還是四胞胎,這當然是天大的好事。

可凡事都有兩面性,王翠英懷上了四胞胎不假, 但這也意味著王翠英要承受比正常孕婦高出數倍的艱辛和痛苦。

隨后,王翠英和丈夫聽從了那位醫生的建議,來到了一家大醫院里進行二次檢查。

可誰知,這次醫生給出的結果竟直接把夫妻二人給驚出了一身冷汗。

醫生指著檢查結果格外嚴肅地告訴他們, 王翠英腹中所懷的并不是四胞胎,而是五胞胎。

至于為什麼當初沒看到第五個胎兒,是因為這個胎兒藏在了較為隱蔽的地方,沒被檢查出來。

「五胞胎的存活率是很低的,在此之前,我國并沒有五胞胎存活下來的先例。」負責接診王翠英的醫生這樣說道。

聽聞這一結果的王翠英和繳寶存二人面面相覷,許久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此刻夫妻倆的內心百感交集,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擔心。

何況王翠英第一次懷上的就是五胞胎,手術的風險很高,若是堅持生下來, 孩子會不會安全不說,就連大人的生命都會面臨很大危險。

就這樣,王翠英在滿心的緊張與不安中度過了五個月的妊娠期,而她腹中的五個胎兒,也逐漸長開了。

孕育新生命的過程總是充滿了各種辛苦,在懷胎第六個月的時候,王翠英也迎來了她最艱難的階段。

不僅連正常的吃飯喝水無法進行,甚至連最基本的呼吸問題都很難解決。王翠英腹中的胎兒越長越大,可王翠英的肚子也嚴重變了形。

王翠英的肚子變成了一個碩大的布袋,整日折騰得她精疲力盡,難以入睡。

所以,每到晚上睡覺的時候, 王翠英只能兩膝著地,雙手支撐著床面「趴著」。這還不算完,為了節省體力,王翠英每隔個三四分鐘還得變換各種姿勢,可謂是苦不堪言。

到了王翠英懷孕的第七個月時,她的肚子已經大到無法再繼續支撐五個孩子的程度。

在經過和家人的商議后,王翠英和丈夫繳寶存來到醫院,向那里的醫生尋求幫助。

那家醫院院方對王翠英這個孕婦空前重視,不僅專門派出了急救小組提前來這里等著,醫院里的血庫車也一直在門口恭候,上放滿了充足的血包。

2002年3月4日,35歲的王翠英了剖腹產手術。雖然風險很大,但好在最終手術一切順利,五胞胎和王翠英母子平安。

由于都是早產兒, 所以幾個孩子的體重大多只有1.5公斤左右。因為新生兒的體質普遍較弱,所以在五胞胎出生后不久,醫生們就將他們帶到了嬰兒護理室的保溫箱里。

看著五個剛出生的嬰兒在襁褓中咿咿呀呀地揮著小手,躺在病床上的王翠英欣慰不已,她的家人們也高興得合不攏嘴。

然而, 其后給出來的新生兒檢查結果卻猝不及防地給眾人潑了盆「冷水」。

原來,在五胞胎出生的第五天時,醫生告知了王翠英的丈夫繳寶存, 老二患上了結腸炎,最多還有6個小時的存活時間。

即便醫生們為老二及時做了手術,也難保這個孩子今后能否恢復健康。

王翠英和家人們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中,王翠英心想,這可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親骨肉啊,怎麼可能因為他生了病就選擇置之不理呢?

丈夫繳寶存當即就向醫生提出請求, 央求她一定要替他們的孩子做手術,無論如何也不能就此放棄。

醫生同意了繳寶存的請求,隨后將五胞胎里的老二送進手術室,進行手術。

幸運女神再度眷顧了這家人, 老二的手術非常順利,并且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上也沒留下任何后遺癥。

為了紀念五胞胎的降生,夫妻倆為這五個孩子分別取名為 福慶、福森、福莉、福欣福源

照顧孩子是一項浩大的大「工程」,更不要說是像王翠英這樣帶著五胞胎的家庭。五個孩子年齡最小的那段日子,王翠英和丈夫繳寶存幾乎沒睡過幾個踏踏實實的安穩覺。

每天, 王翠英都要間隔兩小時給孩子們喂一次奶,就這樣一輪又一輪地接替下來,她和丈夫誰也沒法安然入睡,眼角都「長」出了厚厚的黑眼圈。

時間一長,夫妻倆也逐漸有些力不從心,睡眠上難以保證,還要強撐著精神去照看五個年幼的孩子。

王翠英身邊的親戚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們都不忍看著王翠英和繳寶存兩人為了撫養五胞胎而累得不成樣子。

于是 ,五胞胎的奶奶和姥姥分別帶著老大和老五回家撫養。但剩下的三個孩子依然時常會搞得王翠英和丈夫暈頭轉向,這時 王翠英的嫂子主動站了出來, 表示自己愿意幫著夫妻倆照看老三。

但各家都有各家的生活,王翠英的嫂子雖然承諾了幫王翠英照顧孩子,但出于私人生活的考慮, 她只能晚上照顧孩子,到了白天還是得將孩子送回王翠英家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晃眼,五個孩子也在漸漸長大,但王翠英一家的生活也變得日漸拮據起來。

這些年,為了撫養五個孩子長大,家中幾乎已經耗光了僅存的所有積蓄。不僅如此, 家里還欠下了90萬元的外債,日子越發捉襟見肘。

原本還和妻子王翠英一起合伙做著小生意的繳寶存,在五個孩子出生后因為無暇打理,最后只能無奈關門大吉。

可生活還要繼續,門店不做了,作為家中頂梁柱的繳寶存總要再另謀出路。無奈之下, 繳寶存只得選擇南下打工,和妻兒開始了漫長的異地生活。

獨自帶娃十余年 個中辛酸幾人知

好在,一些好心人注意到了王翠英家的故事,并將其通過媒體等社會平臺傳遞了出去,很多善心之人紛紛伸出援手, 為五胞胎在當地提供了從幼稚園到國中的免費教育

在那邊定居后不久, 王翠英就在五胞胎經常上學的幼稚園附近找了個保潔員的工作。雖然工作又苦又累, 而且每個月的薪資也只有1700塊錢,但時間上很充裕,王翠英也能很好地照顧五個孩子。

王翠英的工資有一半要用于支付房租,剩下的那部分錢則留作她和孩子們的日常花銷。

隨后沒多長時間, 王翠英又攢錢買了一輛二手三輪車,為的就是每天能更方便地接送孩子們上下學。

但到了后來,小小的三輪車無法再同時容納五個孩子,迫于無奈, 王翠英只能每天一個一個地把孩子們接回家。

五個孩子也深諳母親王翠英的不易,所以從記事起,他們就表現出了超乎同齡人的懂事和乖巧。

有時候看到同齡的小朋友們在公園里嬉鬧做游戲,五胞胎從來不會眼紅羨慕, 而是默默地在四周找尋著廢棄的塑料瓶和其他廢舊品。

即使是隔著老遠看到路邊有被遺棄的寶特瓶,孩子們也會跑過去撿起來,帶回家交給媽媽。最后,他們再將收集到的那些廢品整合好,一起賣掉。

有一次王翠英帶著五胞胎外出散心, 偶然間路過一家蛋糕店,從店里飄出來的蛋糕芳香勾得老四口水直流。

老四站在透明的櫥窗前,用小手指著里面貨架上的面包,對王翠英說: 「媽媽,我想吃里面的那個面包,看起來真的好好吃哦!」

正當王翠英準備去口袋里找錢的時候,老二輕輕拍了一下老四的肩膀,一臉認真地說道: 「不可以買哦,媽媽沒有那麼多的錢!」

時至今天,王翠英依然對那天發生的事記憶猶新。盡管只是件再尋常不過的小事,卻給她帶來了很大的觸動。

王翠英覺得很愧對五個孩子,為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自己幾乎很少會給孩子們買一些好吃的好玩的,為他們創造更好的物質條件。

對于王翠英來說,最困難的要數孩子們的衣物換洗問題。因為孩子眾多,如果總是用洗衣機去清洗孩子們換下來的臟衣服,既費電又費水。

到了后期, 王翠英索性就直接手洗,每次都先用洗衣機過完第一遍, 然后自己再用手漂洗,再將它們擰干晾出去。

或許是因為自己早年沒能繼續完成學業, 所以王翠英在孩子們的教育問題上格外上心

每次當五個孩子在學校參加完考試獲得成績后, 王翠英都會將孩子們叫到一起,針對每個孩子的考試成績進行詳細分析,考得好的予以表揚,考得不好的則予以指正。

王翠英的家里有很多東西都是社會各界的愛心人士給送來的,像是日常所需的衣物、書籍和樂器之類的。 其中,各式各樣的樂器是五胞胎的「最愛」。

在家里閑來無事的時候,五個孩子就會操持起各自鐘愛的樂器練習,王翠英一邊做著家務,一邊欣賞著孩子們的「演出」。

雖然并不懂樂器,但王翠英還是能夠聽出來孩子們哪里的演奏有問題。如果聽到哪個孩子演奏出了毛病, 她會在旁邊直接指出來,并監督他們改正。

沒了丈夫繳寶存的陪伴,王翠英和孩子們的生活每天都過得非常謹慎小心。這麼多年,五個孩子最常聽到的叮囑就是 「不要四處惹事,寧肯讓別人多打一下,也不要還手去打別人」

即便是五胞胎里真的有人受到了欺負,其他幾個孩子也不允許上去還手。乍一看,王翠英這樣教育孩子處理矛盾的方式多少有些欠妥,但實則也是出于王翠英內心的無奈之舉。

畢竟,只有她一個弱女子帶著五個孩子在北京生活,真要是哪天因為孩子們和別人打了架鬧出亂子,僅憑她自己根本無法善后。

「有些事情你干不了,比如說你去搬一個很重的東西吧,我自己兩只手搬不起來,就會加上身子。再搬不動的話,我就再加上我的兩個膝蓋。因為我常想,我想弄的東西就一定要弄,而且我還一定要把它給弄好。」

陰霾終散去 守得云開見月明

2016年,王翠英帶著五胞胎登上了電視節目,這一年,五胞胎14歲。在節目現場, 五個孩子共同用樂器演奏了一首《聽媽媽的話》,裊裊樂聲回蕩在舞臺周圍,也讓坐在臺下的觀眾和評委們熱淚盈眶。

當談及五胞胎今后的最大愿望是什麼時,孩子們異口同聲地表示, 他們目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在外務工的父親繳寶存能夠早日回家,一家人快快樂樂地在一起生活,再也不要分開。

奈何事與愿違,五胞胎的期望終歸是落了空。 2017年,在外打工的繳寶存因病離世,年僅47歲。而彼時的五胞胎,才剛剛15歲。

家中的頂梁柱轟然倒塌,如此巨大的打擊讓五個孩子和王翠英的臉上一度看不到笑容,整個家庭也陷入了深深的迷茫與悲痛中。

可事實已然發生,未來的生活卻不能永遠停滯于過去。王翠英明白,她必須早日振作起來,就算是為了五個孩子,自己也要咬著牙挺過去。

為了更好地維持生計, 王翠英不得不將五胞胎送回老家讀高中。至于王翠英本人,則繼續留在外地打工。

上了高中之后,五個孩子的花銷也變得越來越大,但孩子們都很體諒母親的辛勞, 所以他們每個月都只會向王翠英索要1300元的生活費。但實際上,五胞胎身邊的很多同學一個月的生活費高達4000元。

有道是「兒行千里母擔憂」,每次和孩子們通電話,王翠英總是反復詢問他們生活費是否充裕,而懂事的孩子們永遠都會回答 「足夠了媽,不用擔心我們」

五個孩子在學校雖說不同班,但也常常相伴在一起。吃飯的時候, 通常都是五個孩子打三份菜和幾個大饅頭,然后再坐到一塊兒吃飯。

疫情期間,孩子們無法到校上課,學校要求學生們在手機端上網課。可是王翠英的家里沒有那麼多的手機,這下可難壞了王翠英。

萬幸的是, 頭腦最聰明的老大從身邊的親朋好友家里搜羅來了不少廢舊的手機零件和舊手機,經過一番精心改裝后,五個孩子的網課問題終于得以順利解決。

五胞胎參加聯考考的那年,打工的王翠英專門請假回了趟老家。她知道這是孩子們人生中最關鍵的時刻,作為五胞胎的母親,她應該陪伴在孩子們的身邊,絕不能缺席。

然而事實上王翠英根本無需過多操心,在學校里的寄宿生活已經練就了五個孩子超強的自理能力,若真要說有什麼她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在一邊為孩子們默默加油了。

2020年7月23日凌晨兩點左右,五個孩子和王翠英早早地守在電話前,等待查詢他們各自的分數。

五個孩子終于都考上了大學,作為母親的王翠英心里自然是喜不自勝。可是,上大學的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這讓原本生活就很拮據的家庭又無形中增添了更大的經濟壓力。

但盡管如此,王翠英依然決定要努力供五個孩子讀完大學。而五胞胎也都很體貼懂事,聯考剛結束不久, 老五就在外地找到了一個安保的工作,每月能掙到1.7萬塊錢的收入,公司還包吃包住,待遇相當可觀。

至于剩下的四個孩子,他們也在通過各種途徑搜尋著招工信息,樓道里、街邊的電信桿和宣傳欄上,但凡是能夠肉眼看到的地方,孩子們統統都找了一個遍。

有一天,繳福慶在小區的一處墻面上看到了招聘做手工活的小廣告,他當即欣喜若狂地撥通了上面的電話,并在隨后拿回了手工活所需的各類材料。

在只有三四十平的小房間里,四個孩子圍坐在桌子的四角,隨后正式「開工」。 孩子們所做的是那種加工花藤用的小夾子,這種手工活本身并沒多少技術含量,但就是時間上耗費得稍微久一些。

只需兩天的功夫,四個孩子就能夠把裝有好幾萬個小夾子的袋子給組裝好, 而這樣一大袋一般可以讓孩子們賺到350多塊錢。盡管錢并不算多,但也算是為家里減輕了些負擔。

看著變得越來越懂事的五個孩子們一天天長大,王翠英的心中既有欣慰,也有感傷。

她時常想, 如果當初能夠再重新選擇一次,她寧肯不生下五胞胎。

并不是說自己不喜歡孩子,只是王翠英實在是為這五個孩子感到不值, 他們跟著自己受了這麼多的坎坷和磨難,如若是換在條件優渥的家庭里,也不至于受苦這麼多年。

如今,五胞胎都已長大成人,也步入了大學的門檻,相信在不久后就會步入社會、參加工作了。

但對于王翠英來說, 孩子們的長大并不是一切的結束,她肩上的任務仍然任重道遠。

在未來,王翠英還要繼續努力賺錢,為孩子們積攢好結婚所用到的錢,讓全家過上更安穩的好生活。

也許對于王翠英而言,當初做出產下五胞胎的決定是倉促的,但好在,歲月沒有辜負王翠英的期許, 給予了她最懂事的五胞胎,也讓她成為了看似平凡、卻又不平凡的偉大母親。

一切風雨皆已過去,嶄新的生活正在到來。苦難終將散去,美好即將觸手可及。

最后,謹祝王翠英和她的五個孩子平安順遂,生活無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