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劉家佳「父親去世逃不出悲傷」抱遺物大哭「不能再叫一聲爸」自揭「心裡跟著生病」歎:花再多錢也救不回命

菠蘿蜜 2021/09/16 檢舉 我要評論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最美故事,讓你感受不一樣的台灣風土人情。 我是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滿滿正能量的好文章。

 

出道近20年的苗真是8點檔的常客,從小學習主修鋼琴音樂的她一腳踏上演藝路,一開始苗真當臨演出道,爾後常在綜藝節目,最後還是決定當起了演員,講起演藝路,苗真表示自己一路走來還算幸運,但也曾有過一年多沒戲拍,讓她跑去當櫃姐,整天看著存摺度日;講起家庭,苗真心中總是抱著缺憾,爸爸的過世一度讓她走不出來,整天抱遺物爆哭,心理上開始生病,讓媽媽擔憂說「你要不要去看醫生」,最後苗真靠自我解析走了出來,一肩扛起養家的責任,要讓媽媽過上好生活。

據《三立新聞》專訪,苗真小時候主修鋼琴音樂,雙親花大錢栽培她,希望她能往藝術界發展,父親更不惜兼任三份工作,白天去麵粉廠、晚上去當保全,閒暇之餘就開計程車,後來,苗真如願當上音樂老師,沒想到一次因緣際會下,有了臨演機會,也就順勢進入演藝圈,一路走來還算幸運,父母也都支援!

苗真記得,自己有過一年沒戲拍,跑去當櫃姐,整天看著存摺度日,為了省錢甚至吃15塊的雙胞胎果腹,一天花不到百元,連同事都以為她家境貧窮,請她吃飯,她笑笑表示:「我就是不想爸媽辛苦,如果我早一點賺到錢,他們就可以早一點享福!」怎料,爸爸卻沒有這個命享受,五年前因病離開。

此時家裡頓時失去精神支柱,爸爸有強烈的求生意志,苗真也輒戲多賺錢要幫爸爸治病,苗真描述當時爸爸要吃的藥一顆就要3000塊,不管如何就是不能放棄爸爸,當時苗真同時輒兩部戲,更是醫院、片場來回跑;講到這裡苗真哽咽了起來「其實我有點難以啟齒,又再刺那個痛,面對自己的錯,那天我送我爸去醫院,我其實很累,好幾天沒睡好,我又趕著要去工作,我爸一直講話我都沒跟他講話,但就沒想到那是最後一次,滿後悔的,如果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失去才懂得珍惜」,爸爸的走,這也是苗真心中最大的缺憾。

爸爸離開後,她一度走不出來,把遺物都收到自己房間,整天抱著那些東西大哭,心理狀態也跟著生病,連媽媽都擔心問她:「要不要去看醫生?」後來才漸漸地走出來,只是每次演到親情戲,她還是會淚流不止,看播出片段也會哭,「戲裡我可以喊爸爸,也算是一種彌補缺憾的方式吧!」

以上圖片取自苗真臉書

劇中總是演小三、壞女人,酸民罵她也是常有的事,一次偶然下她發現,媽媽氣不過跟網友槓上,幫忙留言說話:「你知道她賺錢養家很辛苦嗎?」那當下她忍不住爆哭,回家抱著母親問:「你幹嘛回他們啦!不要理就好了啊~」如今只剩母女相依,她更想好好拚事業,決心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苗真表示,自己身邊朋友跟家人都超愛看民視的戲劇,因此並不感到陌生,尤其他們特別喜歡傅子純,所以還沒進劇組就相當關注他。第一次聽到傅子純演她哥哥,當下開心大叫還傳訊息通報大家,不過她羞認:「如果可以跟傅子純演夫妻會更開心!」

苗真劇中帶著國外包包回來見閨密好友們,沒想到對方卻是假面閨密,讓她氣到當場大打出手,而楚宣碰巧撞見而出手相救。這一場戲也讓苗真印象深刻,除了被楚宣的帥氣震懾到,還有要在閨蜜面前秀英文,透露真的很緊張,尤其拿到台詞就開始,每天在家唸英文,還錄音給她在美國的朋友,怕自己發音不標準會被攻擊。

而扮男裝受觀眾大稱讚的楚宣,透露演男生太難了!尤其現在每一天拍戲都要穿束胸,真的很不舒服,尤其不能放鬆大笑,會不能呼吸。敬業的她也說只要是為了角色好,都願意嘗試。

请持续关注萬象娛樂新聞,保證每天都有新收穫,让你的生活更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