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父母生下二胎后,突遇事故離世,姐姐獨吞2套房,把2歲弟弟送養,網友卻表示:真的可以理解

隱城 2022/06/03

一、突聞噩耗:父母去世留下2歲嗷嗷待哺的弟弟

「然然,快回家吧,你爸媽沒了!」

正在學校上自習備戰考研的安然(化名),突然接到舅舅打來的電話,驚得課本都掉在了地上。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抖著,翻開家庭群,看著群里長輩都在討論著這件事,才恍然回到現實:

爸爸媽媽,真的走了!

她連夜買了車票,坐了一夜的高鐵才到家,等她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她在殯儀館見到了因交通事故而面容有些損傷的父母,抑制不住哇哇大哭起來。

安然的父母是因交通事故世的,送到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從此以后,她就是一個人了,再也沒有父母的疼愛了。

初聞噩耗的安然一開始都是懵的,完全是本能在驅使她處理父母遺留下來的事,哪怕親戚已經幫忙處理了許多大事,但作為直系親屬,她面對的除了父母去世的消息,還有遺留下來的一系列事件。

晚上,因為父母突然去世,家里也空了,安然不太敢自己待著,就借住在舅舅家里。剛隨著舅舅回到家,一個孩子的啼哭聲,把原本寂靜的氛圍一下子打破。原來是姑媽牽著一個兩歲左右的孩子,從她原本的臥室里走出來了。

二、弟弟的出現:人生蒙上陰影

「然然,快來看看你弟弟!以后就是你們倆相依為命了。」

孩子小小的,臉上剛剛洗過,頭髮上還掛著水珠,能看出來模樣很可愛,白白嫩嫩的。但安然卻覺得猶如當頭一盆冷水澆下來,渾身上下都涼透了。

就是這個孩子——安子恒。他的出生分走了父母對她的愛,讓她再也沒有以前被獨寵的感覺了。她感到父母背叛了她,因為此事和父母起了無數爭執。

曾經的她是家中獨女,她的家境雖算不了上佳,但也至少是小康家庭,衣食無憂。父母也沒什麼重男輕女的思想,從小就把她當小公主對待,有什麼好東西都讓她先來,哪怕是曾經困難的日子里,也從不在女兒身上缺衣少食,短了吃穿。

被呵護長大的安然是幸福的,她也一直以為自己會一直這麼幸福下去。直到安子恒的意外降生。

2010年,安然21歲,已經是大二在讀,卻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原來是母親意外懷孕,想到自己和老伴年紀大了,女兒又在外讀書不在身邊,頗有些寂寥,所以有意把孩子生下來,因此問問女兒的意見。

溺愛總是會造就相反的結果,父母的縱容換來的是安然的驕縱無比。但這最初還沒有明顯的顯現,當她知道了安子恒的存在之后,哪怕父母再三解釋是意外懷孕,想著她在外地上學,兩口子寂寞無依,所以才想選擇生下孩子。

出乎安父安母所料,本以為女兒會同意的事,他們只是象征性地打個招呼,卻沒想到遭到了女兒巨大的反對。

安然無法接受這個消息,怎麼想怎麼覺得別扭和委屈,她把事情傾訴給她的男友,男友也覺得她父母不該不照顧她的心態,執意在此時增添一個弟弟。

父母的電話又言猶在耳,亦有情理:

「你已經21歲了,馬上要結婚生子,過你自己的人生。我們實在是身邊沒個伴兒,想多個孩子,不至于家里太冷清。孩子不用你照顧,我們會好好把他養大……然然呀,你就別為難爸媽了。」

無論父母怎麼說,思來想去,安然還是不想要接受這個弟弟,執意要父母放棄這個孩子。這一次,出于很多種考慮,安然的父母并沒有把安然的話放在心上。

安爸安媽想得很簡單,女兒從小就被寵著,突然知道自己要有個弟弟妹妹了,一時想不開鬧點小脾氣,也屬正常,畢竟血濃于水,等孩子生下來了,安然自然就接受了。畢竟多了個可愛的弟弟妹妹,誰都會心軟的。

安然平時成績尚可,高中畢業后就去外地讀了大學,每每回來,父母總是熱情相迎,也不讓她在家里做什麼重活兒,她喜歡吃什麼,母親也都會盡量滿足,嫌外面的飯不干凈,總是親自買菜下廚做給她吃。

在這樣的家庭里長大,安然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卻沒想到有一天,即將有另一個人來分享她的所得。

在一開始聽到消息之后,安然就開始恨上這個孩子。還沒見到他,安然就開始不斷擔心這個小生命搶走父母對她的愛。在多次的爭吵無效之后,安然放下狠話:

「有他沒我,你們要是執意生下他,咱們就斷絕親子關系!」

父母沒料到安然如此決絕,本以為就是一時氣話,但卻沒想到,安然的話完全不是在開玩笑或者一時別扭。

后來,安然父母生下了一個男孩,起名叫安子恒。父母無數次打電話讓安然回來看看,但安然如何都不肯回去,竟然是真的準備不要這個家了。

事到如今,安父安母也有些后悔,但孩子已經生下來了,總不能不管吧。只好想著等弟弟大一點,姐姐或許態度就能好轉一點了。

結果卻沒料到出了意外。

三、一場交通事故帶來的一系列問題

交通事故發生時,一點預兆都沒有。安然父母經搶救無效死亡,竟然就這樣意外撒手走了。而這一對只見過一次面的姐弟,就這樣被命運串聯起來。

弟弟1歲時,安爸安媽為了緩和與女兒的緊張關系,曾經親自帶著弟弟到了安然所在的大學去找她,還試圖照一張全家福。

出乎安爸安媽意外的是,安然對此完全無動于衷。她發自內心地不喜歡這個弟弟,對父母的態度十分冷漠。

而如今,安然已經有2年零8個月沒回來看過了,也有1年多沒見過弟弟了。這次回來,安然本來還在為父母去世的消息震驚痛心,但一看到這個弟弟,立刻覺得有恨意涌上來,甚至沖淡了此時她對于父母噩耗的傷感。

舅媽抱著孩子來,本來是指望安然和弟弟培養培養感情,以后好好照顧弟弟的,卻沒料到,安然完全不想接手這個「爛攤子」。

一開始安子恒先是被親戚家輪番帶著,帶他最久的就是舅舅舅媽。但在所有人看來,真正應該好好擔負起撫養弟弟的責任的,就是如今的姐姐安然了。

安然自然是不同意的。別說她本來就不同意爸媽生下這個孩子,再加上她原本現在要考研,二十多歲的一個花季少女,面臨著人生中眾多的問題,如今卻要帶著一個才兩歲大的孩子生活,這無疑把自己的人生一下子限制住了,放在誰身上,也得考慮考慮。

面對安然的拒絕,親戚們也開始罵她沒良心,說她父母那里的兩套房都給了安然。如今安然父母突然去世,留下一個孤苦無依的小孩子,但安然這個做姐姐的竟然全然不顧,簡直是「白眼狼」。

安然倒是心態好,任他們怎麼說,就是拒絕養這個孩子。

后來在親戚們的強行撮合下,安然和安子恒在一塊兒待了一段日子。

但安然也僅僅是顧著他吃喝,不讓他餓死而已,連尿布都不給他換,尿不濕里面都被排泄物弄臟了,安然連管都不管,甚至有時候孩子會餓得大哭。

最后還是舅媽實在看不下去,又把孩子接到自己家里養了一段時間。

孩子在親戚們家里輪番被養著,這樣下去遲早不是個事,親戚家的孩子也開始有怨言。最終親戚們也沒有辦法,再次找到安然,要求她擔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

親戚們說:「你這親姐姐都不管弟弟,我們更沒有義務管。」

安然回以冷笑,當即表明自己不會撫養弟弟,頂多給他找一個人家。

后來親戚們也實在疲累了,也接受了現狀,默認安然給弟弟找個好人家算了,好歹算是對得起死去的父母。

四、姐姐帶著兩套房繼續生活,弟弟被送往鄉下,永不相見

但安然哪里會那麼好心,她本來就對弟弟沒任何好感,又執意認為他的出現打破了自己原有的生活,于是她有意聯系到浙江的一個農村,把弟弟送了出去。

農村地區很多地方的不生育家庭都會選擇抱養孩子,尤其是小男孩兒,有些還愿意給錢。

安然并沒有要這個錢,她直接讓人把孩子抱走了,并且主動跟他的養父母說: 「以后就斷掉一切聯系,就當他是個孤兒,也永遠都不要再來找我,不用告訴他父母是誰,更不要告訴他還有一個姐姐。」

聽到孩子的親生姐姐這麼說,養父母自然是喜出望外的。他們也想要斷絕以后可能發生的一切麻煩,把孩子安安心心地當自己的孩子一樣養。

于是兩邊就這麼高高興興地定下了,以防萬一,還當即就立了字據。

一切處理妥當,安然終于輕松了。

后來親戚們得知安然這樣做,震驚之余也罵過她,但終究再怎麼樣,這也是別人家的事情,自家又沒有余力再去照顧這個孩子,也只好就這麼隨她去了。頂多也是茶余飯后說起來,罵安然幾句沒良心。

后來安然結了婚,也生下一個女兒,家庭美滿,拿著父母給的兩套房子,在大城市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2010年,安然在網絡上發了帖子,吐槽了自己的遭遇。

那會兒網絡還不算特別發達,但那會兒的網友都已經覺得安然這姑娘做得過分了,很多罵她的,后來安然索性就把帖子刪了。

2013年的時候,不知出于什麼原因,安然又在網上發了一條帖子。但這次她聰明了,隱去了事情原本的樣子,刻意把自己的父母塑造成了重男輕女、虐待女兒的形象。 還把父母給自己的兩套房子,說成了其中一套是爺爺給的,假裝自己從小在爺爺身邊長大,爹不親娘不愛的,把她反對父母生二胎的事盡最大可能合理化了。

以下就是她這次推文的部分內容:

我25歲,是去年結的婚,婚姻生活美滿幸福,女兒剛滿半歲。

21歲時,我父母給我添了一個弟弟。據說是因為我離開家上大學后,他們感覺到了寂寞。

我曾經用盡渾身解數反對,但沒有作用,這個弟弟依然帶著我父母的期望、以及我的怨氣,來到了這個人世間。

我21歲的獨生女生涯結束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就這麼破裂了。

可既然弟弟已經來到了人間,我也不可能去傷害他,就這麼過吧。

從那年開始,寒暑假期、逢年過節,我再也沒有回過家。

父母急了,他們一直以為我在弟弟出世前發下的誓言是我一時沖動。 我早就告訴過他們說:我和這個胎兒,你們選一個,有他就沒我。

是他們選了胎兒。

有了兒子,有沒有女兒,或許也就沒什麼緊要了。可問題就在于,我父母在以前鬧失婚的時候,唯二的兩套房子已經全都轉移到了我的名下。

這時他們開始打親情牌,甚至帶著一歲的兒子特地到我讀書的城市,說一定要給我看看親弟弟,照一張全家福,當然,在老家他們也辦了酒。

我看了親弟弟,又如何呢,沒有一點感覺,甚至無法抹去心中對他的潛意識的憎惡,至于全家福,我找了借口沒去拍照。

在那之后,他們又想了很多辦法,試圖挽回我。我知道,他們要挽回的不是我,而是房子。

在確認我的態度十分冷淡堅決之后,他們開始急了,發動親戚朋友,一個一個地游說我,先是要求我把兩套房子都還給已經不會再鬧失婚的父母,再后來是要求我還其中一套大的,最后變成了只要我還一套小的就行。

我一套都沒有還,感謝法律,寫到誰名下的房產就是誰的,就算親生父母和弟弟,在我死之前也沒資格分割。

……

他們走后,弟弟就成了最大的難題,給誰養,誰能負責,親戚朋友又集體出動了。說弟弟是我唯一的血親,說他長大了可以幫襯我,保護我,說我已經上班了,現在小孩子讀書用不了什麼錢,還可以出租房子,把租金用來撫養弟弟。

親戚們把我的未來給我規劃得很好,似乎帶著弟弟生活,比獨自生活幸福一百萬倍。

說真的,那天晚上我吐了,被他們惡心的。

我告訴他們,誰要養誰抱去養,我絕不阻攔,我沒有條件,也沒有興趣養。

親戚們都說要去告我。

我問了律師,實際上我對弟弟沒有撫養的義務,弟弟也沒有贍養我的義務。

……

最近看到幾個帖子,都是獨生女推文說父母要給添弟弟,勾起了我的心事,才發了這貼,算是給天下老來想生子的父母提個醒:

你們年輕的時候都干嘛去了?

自己老了,意外懷孕了,想要兒子了,怎麼不想想自己再老一點,兒子就成了女兒的負擔。怎麼不想想,可能會毀掉女兒的一生?

……

姨媽跟大表姐念叨,說弟弟在農村的生活條件肯定不好,受的教育也不行,那家人不愛干凈,一個好好的城里男孩,變成了農村戶口,諸如此類。

我沒發表意見。

還是當年那句話,誰心疼,誰愿意養,就抱回來養。要我養,這輩子也不可能。

我自私嗎?網上的確有罵我自私的人,但事情如果落到你們頭上,你們不一定還能這樣圣母。

要罵我的,質疑我的,你們隨便就好。我已經不是沒有弟弟前的我了,現在的我,心硬似鐵。有些事,你們沒有經歷,永遠不會理解。

父母在生兒子前,我就已經告訴過他們,有他沒我,恩斷義絕。

后來他們選了兒子,我也釋然了,至少我可以選我的人生。

弟弟,這個詞,在我之前的二十一年,從沒讓我感覺到見之欲嘔。

對于這件事情,許多人都各有評說。有罵安然的,也有支持她的。

罵她的覺得她太過冷血,天性涼薄,完全不顧父母的養育之恩,在父母去世后,不管不顧弟弟就罷了,還把弟弟故意送到鄉下,毀了他的人生,簡直不配稱之為人。

而支持她的人,則認為一個女生驟然面臨這樣的境況,如果真的撫養弟弟,人生才真的一下子看到頭了,況且房子確實已經都在她名下,她有處置權,并不違法。

各有道理,兩派吵得不可開交。

但她可以不自己親自撫養弟弟,卻完全有能力、也有責任給弟弟尋找一個好的家庭,而不是把弟弟送到農村,獨吞兩套房產,把一個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和自己有直系血緣關系的人,從小就掐斷了未來的許多希望。

而父母半老之際生下兒子,卻突然離世,那個什麼都還不懂的弟弟,難道不是這場鬧劇里最無辜的人嗎?

他的人生,難道就配不上安然度過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