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父母兩個月內先后病逝,11歲男孩「擔起責任」苦尋24位債主,用6年替亡父還清13萬債務:小小年紀誠信典范

隱城 2022/05/09

2009年11月初的一天,在一戶農家里,一個中年男子正向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討債。

只見中年男子徑直走到老人的面前,嘴里嚷嚷道:

「你兒子死了,他欠了我400元錢,這個錢現在你要還給我!」

老人耳聾眼花,沒有聽清楚對方說話,便大聲問道:

「你說什麼?」

中年男子準備對著老人耳朵再次大聲復述一遍時,老人的女兒和孫子從屋里走了出來。

三人來到屋外的空坪,11歲的孫子像個大人一樣,鄭重其事的對中年男子說道:

「叔,你放心!我爸爸不在了,還有我,他欠的錢,我一定會還你的!」

聽到這話后,中年男子不好意思地離開了,旁邊的姑姑既吃驚又感動。

侄子從小身體瘦弱、營養不良,性格也有些內向怯懦,剛剛父母雙亡的他,居然有勇氣說出這樣一番「豪言壯語」!

這個家庭遭遇了什麼?面對父親遺留下的債務,11歲男孩又是如何主動找到24位債主,用6年時間靠自己雙手還清的呢?

故事中的感動和正能量,讓我們從頭開始講起!

父母兩個月內先后病逝,11歲男孩成為孤兒

這個11歲男孩名叫葉石云,1998年出生于一個貧寒農家,家中除了父母外,還有一位81歲高齡的爺爺。

因為家庭太過貧困,葉石云的父親在29歲才娶了17歲的母親,不久后便生下了葉石云。

本以為生活會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在葉石云3歲那年,他的媽媽不幸患上了紅斑狼瘡。

紅斑狼瘡是一種慢性、反復發作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到目前為止都缺乏根治的手段,只能通過綜合治療控制病情。

雖然爸爸帶著媽媽跑遍了附近的醫院求診,但媽媽的病情總是反反復復發作,到后來幾乎成為了以下模式:

每年總有一段時間,葉石云的媽媽病情會特別嚴重,先是全身發熱、乏力、厭食,繼而會出現水腫、吐血等癥狀,此時爸爸會將媽媽送往縣醫院住院治療,病情穩定后再接回家。

讓葉石云在苦難中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爸爸似乎一直非常「健壯能干」,媽媽每次發病,他都能夠設法及時「變」出錢來,從來沒有耽誤過住院治病。

2009年9月9日,正在讀國小的葉石云在教室里聚精會神的上課,突然村里面來了一位叔叔找到老師,兩人說了幾句話后,老師便讓葉石云收拾一下東西跟這位叔叔回家。

走出教室的門口,葉石云預感到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他忍不住向那位叔叔詢問,只聽叔叔告訴他:

「石云啊,你媽媽病得很重,你爸抽不開身,讓我騎摩托車接你回去!」

聽完這句話,葉石云心里一緊,腦子里一陣眩暈。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父母,如果不是發生了特別重要的事情,父母是不會打擾他在學校讀書的。

以前很多不好的事情,他都是被父母瞞著,事后才知曉的。如今爸爸讓別人接自己回家,媽媽的病肯定是十分嚴重了!

葉石云是住校生,鎮小學離他家有十幾公里,每次他都是周一早上離家上學,周五下午放學回家。

這個周一他離家上學前,媽媽還是好好的,沒什麼異常情況,如今才過了兩天,怎麼會突然這樣呢?

坐上那位叔叔的摩托車往家里趕,一路上,葉石云的心里惴惴不安,半個小時的車程,他覺得十分的漫長,唯有在心里默默祈禱: 母親這次生病能夠平安無事。

剛到家門口,眼前的一幕讓葉石云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見自家磚瓦房的堂屋里擺著一口棺材,上面有媽媽的照片,前面是供桌,上面還有一些祭品。

媽媽這是永久離開了人世!葉石云當即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傷心痛哭起來。

可憐這位11歲的男孩,連自己母親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爸爸強忍著悲痛走了過來,緊緊摟住葉石云,淚流滿面地安慰說道:

「云兒,媽媽雖然走了,但我們的日子還得繼續,今后我們父子倆相依為命,還有年邁的爺爺需要照顧好,我們三個人仍舊要好好過日子!」

接下來幾天,葉石云幫襯爸爸處理媽媽的喪事,眼淚止不住長流,幾乎是幾天幾夜沒有合眼。

「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生活還得繼續!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在處理好妻子的喪事后,葉石云的爸爸將老父親安頓在老家,自己匆匆趕往縣城打工了。

從這以后,每到周末放假,葉石云不再回梅竹村老家,而是去縣城的姑姑葉水梅家待兩天,周一繼續去學校上學。

爸爸會十天半個月抽空去看他一次,給他買一些愛吃的零食,但每次都是滿身泥漬、來去匆匆。

葉石云在學校努力學習,他漸漸明白了父親的艱辛、生活的不易,唯盼早日完成自己的學業,幫助父親,改變家庭困境。

2009年10月27日下午,距離媽媽去世48天,葉石云正在教室里上課,一位堂伯父找來學校,說他爸爸去世了,要帶他去縣醫院跟爸爸的遺體告別。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重重擊在了這個不幸少年的心上,他嚇得魂飛魄散,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巨大的悲痛從心頭涌來,一瞬間,葉石云連站都站不穩,在堂伯父的攙扶下,他呆呆地來到了縣醫院。

剛進入太平間,葉石云見到村干部和許多親戚圍在一起,他撥開人群,看到了爸爸冰冷的遺體,傷心欲絕撲上去慟哭不止,撕心裂肺的哀嚎聲讓在場人忍不住發出一聲聲嘆息。

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會突然離世呢?后來葉石云才知道,爸爸兩天前在工地上干活時突然吐血暈倒,工友發現后及時送到醫院搶救,可是也只撐了兩天,就撒手人寰了。

原來,41歲的爸爸一年前就被查出患上了肝癌晚期,但因為處境艱難,他只好一直瞞著家人和親友,靠自己一個人苦苦支撐著風雨飄搖的家庭。

不到兩個月,父母雙親先后病故,這對任何人來說,打擊都是巨大的,何況是一個還沒有成年的11歲男孩!

如今家里失去了頂梁柱,爺爺已經十分年邁衰老,葉石云心中除了無限的悲傷,也開始擔憂今后的日子該怎樣度過。

親友們擔心葉石云的爺爺承受不住老年喪子的打擊,商量后一致決定,暫時先把他父親去世的消息瞞住老人。

在縣城處理好爸爸的后事后,葉石云在姑姑葉水梅的陪同下,回到了村里老家,沒想到第二天就有人上門向爺爺討債,于是便發生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主動找到爸爸生前24位債主,鄭重承諾自己會替父還債

雖然將前來討債的人暫時打發走了,可葉石云一夜輾轉難眠,自己的母親生病多年,每次住院治療都會花費一大筆錢,父親的收入有限,但總是能及時拿出錢來,現在看來,應該很多是問他人周借的。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葉石云找到姑姑,說道:

「姑姑,我現在在讀書,還不能掙錢,你先借我400元,我把昨天那人的欠賬還了。」

姑姑答應了,直接從包里摸出了400元,葉石云拿著400元直接送到了那人的家里,還上了父親留下的第一筆欠款。

本以為接下來會有陸陸續續的債主找上門來,可令人意外的是,自從第一個債主上門討債后,此后便再無債主露面。

葉石云能斷定,父親生前的欠債絕不只有400元,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債主們出于好心,同情他們爺孫倆的處境,不忍心上門討要。

想到這里,葉石云決定主動去「尋債」,將債主一個個找出來,用本子記好父親生前欠下的債款,并且承諾自己將來一定會盡快還上。

跟姑姑商量好后,葉石云利用周末和不久后的寒假,開始一個個登門尋找債主,并一一記錄:

欠柳啟元3500元,2009年修繕倒塌的房屋時,用于空心磚和水泥的運費;

欠胡先林6500元,2008年媽媽住院,出院時沒錢結賬周借的;

…… ……

葉石云找到的這些欠債,有些是爸爸生前對姑姑提到過的,也有些是爸爸去世后知情人告訴姑姑的,還有一些是他和姑姑費盡心思打聽到的。

雖然這些債務都沒有寫借條,欠債金額也由債主一方說了算,但葉石云覺得,債主在葉家困難的時候出手相助,自己沒有理由用金額的真實性去懷疑他們當初幫助別人的善心,更沒有理由拒絕償還。

每找到一位債主,記錄好具體的借款日期和金額后,葉石云總會站到對方面前,給別人深深鞠上一躬,并說道:

「謝謝您當初對我家的幫助,使得我家能夠渡過難關,如今我爸爸雖然不在了,但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盡快償還!」

看到這位11歲的男孩如此懂事和有擔當,債主們都深受感動,有些債主主動提出要減免欠債金額,但葉石云執意不肯。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寒冬臘月,已經是要殺年豬的時候了,看著在縣城打工的兒子還沒有回來,葉石云的爺爺只好自己張羅起來。

殺年豬的那天,爺爺問葉石云,他爸爸怎麼還沒有回家。

葉石云一時語塞,眼淚不自覺地流了出來,他連忙背過身去,幸虧姑姑及時過來圓場:

「弟弟和施工隊去外地打工了,年底特別忙,今年過年不回家了。」

可是紙終究包不住火!幾天之后,葉石云和爺爺一起來到縣城姑姑家過年,一進門,老人家就問女兒:

「聽別人說,你弟死了,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們把他埋在哪兒了?」

見再也瞞不住自己的老父親,葉水梅只好如實相告,老人家聽后傷心不已,但臉上卻浮現出強忍住的剛毅!

過完年后,葉石云想起了年豬的事情,他記得在上一年,自己曾和爸爸去隔壁村練美儉家賒豬仔,不知道后來有沒有給錢,他便和姑姑一同去核實。

65歲的練美儉家養了一頭母豬,平時靠這頭老母豬下崽補貼家用,去年葉石云家賒的豬崽價值2000元,后來聽說葉石云的父親去世了,她壓根就沒指望這筆錢會有人來還。

這一天,她正在菜園里弄多余的白菜給母豬吃,葉石云和姑姑主動找上門來,表明身份和來意后,葉石云得知了具體的欠債金額。

他給練美儉深深鞠了一躬,讓她放心,自己一定會還上這筆錢,然后從口袋里掏出隨身攜帶的本子,鄭重記下:欠張化村練美儉小豬仔2000元!

當葉石云的爺爺得知孫子準備替兒子還債,他也回憶起了兒子此前在村里欠下的幾筆債務:

這些債務,葉石云也都認真一一記在本子上。

經過半年多的時間打聽、走訪、核實,葉石云一共記錄下了爸爸生前欠下的24筆債務,共計欠款13萬元。

這些欠款,對于一個年僅11歲、連吃飯都沒有著落的孤兒來說,無異于一個天文數字。

當時很多債主都沒有把這個孩子的話當真,也沒指望真能要回欠債,他們心領的是少年葉石云的這份真情、信義和擔當。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位11歲的少年真的做到了替父還債,而且只花了短短6年時間!

靠課余時間撿廢品和加工玩具,6年還清所有債務

在這里,規模不一的各種玩具廠隨處可見。

想到加工玩具可以賺錢,2010年暑假,葉石云住進了縣城姑姑家,準備去玩具廠打工掙錢還債。

本以為這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然而他來到幾家正在招工的玩具廠面試后,別人都以他是童工為由拒絕雇傭他。

接連碰壁后,心灰意冷的葉石云走在街道上,苦苦思索賺錢的良策。突然他看到一家廢品收購店前,一位老奶奶正在賣撿來的飲料瓶、紙盒子等廢品,葉石云受到了啟發,決定撿廢品賣錢。

回到姑姑家從雜物間拿了一個編織袋后,葉石云就匆匆出門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葉水梅發現家里的雜物間多了一大堆瓶瓶罐罐,這才猜到侄兒是去撿廢品掙錢了。

這天傍晚,葉石云的姑父騎摩托車將這一大堆廢品送到了附近廢品收購店,一共賣了15元錢。

雖然不多,但這是葉石云生平第一次通過自己勞動掙到的辛苦錢,他非常興奮,也特別滿足。

整個暑假里,葉石云每天上午按時做完暑假作業,中午幫姑姑做飯,下午走街串巷去撿廢品。

積累到一定的數量后,姑父就會抽空去幫他賣掉,所獲得的錢交由姑姑替他保管。

這天下午,在一個農家小院門口,正在撿廢品的葉石云發現一位中年婦女坐在家門口加工玩具,這引發了他的好奇心。

葉石云走上前去,非常有禮貌地問道:

「阿姨,您好!您加工的這些玩具是從哪里拿的?能幫我介紹一下嗎?我也很想做!」

在接下來的聊天中,中年婦女知道了葉石云是一名孤兒,正在想方設法賺錢替亡父還債,她十分同情和感動,不但告訴了葉石云廠家的聯系方式,還現場手把手教他怎樣加工。

在姑姑葉水梅的幫助下,第二天,葉石云就從玩具廠里得到了兩編織袋玩具半成品,自己在家做起了玩具加工。

那個暑假,靠著撿廢品和加工玩具,葉石云起早貪黑一共掙了4000多元錢。在開學前夕,姑姑給他湊了個整數,將6000元交到了侄子手中。

知道侄兒的這種善意行動后,葉水梅十分支持,她主動承擔了侄兒的學費和生活費,解決了他上學的后顧之憂。

從此,每年的寒暑假,葉石云都會來到縣城姑姑家從事玩具加工,平時周末放假的時候,他會外出撿廢品,每年掙得的錢數也在逐年增加。

每當攢下一筆錢后,他會根據債主們的實際情況,將急用錢的先還上,余下的則往后順延。

在做了四年玩具來料加工后,葉石云的技術越來越嫻熟,他掌握了很多玩具加工制作工藝。

到了2014年暑假,年滿16歲的他終于去了附近的一家玩具廠打工,每天白班八小時,晚上還要加班,雖然工作時間非常長,可葉石云從不叫苦叫累。

為了掌握一技之長,將來能夠養活自己,國中畢業之后,葉石云去了云和縣中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習。

上學期間,他在生活上非常節儉,每次吃飯,和一位家境相似的同學共打三個菜,兩人合起來一起吃。這樣,原來每周需要50元的飯錢,就可以降為每周30元左右。

在連續6年的還債過程中,很多債主因為他年齡小、同情他家的遭遇,經常拒收或者少收欠款,為此,葉石云經常因為還一筆錢要去人家上門幾次才肯收下。

甚至有個別債主,在收下欠款后,又會拿出一部分錢,以自己的名義,資助葉石云上學讀書,這種暖心的行為讓葉石云十分感動。

盡管利用課余時間打工還債,但葉石云的學習從來沒有落下,他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2015年9月,剛剛升入高二的葉石云,以成熟穩重、認真負責、自信自強的獨特魅力,從百余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當選為學校學生會主席。

2016年1月30日,當他把最后一筆欠款交到債主手里時,葉石云還清了爸爸生前的所有債務。 從父母去世,到還清31230元債務,這個11歲的孤兒只用了6年時間。

債務還清后的葉石云松了一口氣,但他心里明白,別人對他的這份恩情是一輩子也還不清的。

另外,還有一些債務,好心的債主始終不肯說出來,善良的他們選擇自己承擔,以此當做對這個不幸的家庭和堅強孩子的幫助!

如今的葉石云24歲了,已經畢業步入了社會,在一家電力實業公司就職。

當初的債還完了,但誠信初心沒有改變,他正在用自己的能力盡可能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為家鄉的經濟社會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都說人死債消,何況是對一個父母雙亡、孤苦無依的11歲孤兒!

葉石云不僅主動承擔父親欠下的債務,而且還主動找到債主,通過自己勤勞的雙手,用六年時間一一還清。這其中所包含的誠信、擔當和吃苦耐勞,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去學習!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葉石云的人生有諸多不幸,但經過磨難之后,我相信他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之中會飛得更高、走得更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