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混血女教師「愛上年輕有為學生」卻被命運拆散,苦苦等候55年「83歲終如愿成婚」感人淚下:真愛值得等待

隱城 2022/05/08

2010年9月21日,一對耄耋之年的夫妻手挽手走進了婚姻登記處。

他們相識在1953年,在1955年被迫分別、遠隔重洋,幾十年來經歷師生、戀人、姐弟、筆友等多種身份,在2010年跨越大洋,時隔半個世紀后兜兜轉轉、再度相逢,在白發蒼蒼中執子之手。他們的故事感動了無數人。

相識,照亮彼此的明星

1953年9月,25歲的袁迪寶不負眾望,成為了醫學院的一名新生,他對外語感興趣,專門選修了俄語。在俄語課上,他第一次見到了中法混血俄語老師李丹妮。

李丹妮當年26歲,畢業于外文系,精通4種語言,靚麗、青春、有氣質;袁迪寶干凈、好學、陽光。

在暗生情愫的加持下,袁迪寶在俄文課上下的功夫更多了,成為了俄文課代表,李丹妮發現袁迪寶對各國語言都很感興趣,于是讓他在周末到家里補習學校未開設的英文課。

李丹妮的父親是一名音樂家,母親是法國人;袁迪寶能與李丹妮的父親用家鄉話交流,李丹妮的父親很喜歡這個上進好學的小伙子。

從此,袁迪寶和李丹妮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他們發現,他們倆有很多相似的愛好、有很多共同的話題,經常在不知不覺中聊到很晚。

「當我們還年輕,在美妙的五月早晨,你曾說你愛我……」這是美國電影《翠堤春曉》的插曲,也是他們倆最喜歡的一首歌,兩個人常常用英語唱起這個旋律。

可是,李丹妮注意到,隨著兩人感情的升溫,袁迪寶的眼神中始終有一絲憂愁。

1955年,袁迪寶所學的專業要與另一所醫學院合并,他需要跟隨學校遷往成都,不得不與李丹妮分別。

分別前一天,袁迪寶告訴了李丹妮他的憂愁:入學前,家人為他包辦了一樁婚姻,雖然沒有愛情可言,但是不能對不起她,他整陷入自由戀愛與舊式婚姻的煎熬之中。

「我不能將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不幸上」李丹妮聽到后,理智的告訴袁迪寶,「愛情不是自私的,要有理智、也要有善良,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妻子。」

此后,兩個人的關系更像是姐弟之間的情感,互相在乎、但是保持著理智;彼此既尊重、又成全。

分別,成為刻在心底的名字

1954年,李丹妮跟隨家人前往了法國;袁迪寶完成學業回到老家,兩個人各自開始了生活,偶爾通過書信介紹彼此的近況。

回到家鄉后,袁迪寶和妻子黃秀梅成婚,盡到了一個男人的責任,并擁有了3個可愛的兒子。他專門多沖洗了一張照片,寄給了遠在法國的李丹妮,仿佛是向遠方的親人報喜。

李丹妮和母親一同看了這張照片,母親說:「你看,他的生活很好,你放寬心吧。」

在法國,李丹妮為3個孩子挑選了奶粉、玩具寄給了袁迪寶,并時常算著三個孩子的年紀,寄過去一些東西,始終牽掛著袁迪寶。

身在法蘭西、心系著東方,1973年,李丹妮成為了里昂大學的中文助教。在工作中,她推動中法之間的文化交流,53歲那年,她取得了巴黎第七大學漢學博士學位,并成為了里昂第三大學終身副教授。

李丹妮在事業上不斷取得成績,但是在感情上始終沒再動情,那個男人始終占據著他內心深處。

只可惜,因為社會局勢等原因,兩個人的書信被迫在1965年終止,此后,互相都不知道彼此的情況。

1994年,袁迪寶的妻子罹患牙齦重癥,事發突然、影響嚴重,縱使袁迪寶每天在身邊陪護,依然沒能改變妻子離開他的事實,他傷心的為妻子寫下「賢妻良母」。失去了相伴一生的人后,他稱呼自己是「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老,日子沒有一點盼頭。

重逢,我是你的耳朵,你是我的眼睛

2010年春節,家人們偶然聽到袁迪寶回憶起青春的歲月,三兒媳歐陽鷺英被二老的感情感動,試著問:「后來怎麼不寫信了?」

「之前寫的信被退回來了,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還在不在。」

「不妨再試試,法國人一般都不換地址。」

袁迪寶什麼都沒有說,說要上樓睡覺去,只是那晚,袁迪寶房間的燈一夜未關。

10天后,李丹妮收到了5封來自廈門的中英文雙語信件,原來袁迪寶擔心李丹妮收不到,多寫幾封,希望鄰居看到后也能幫忙轉交。

看到熟悉的字體,李丹妮的心中百感交集,驚喜、感嘆、緊張……

「我一直一個人,每天上午去修道院用餐,下午回家不出門,或許以后會在修道院度過最后的日子吧…」李丹妮也給袁迪寶回了一封長信,講述了自己這些年的近況。

收到回信后,袁迪寶激動、自責、心痛。

兒子和兒媳歐陽鼓勵父親將李丹妮接到廈門:「不能在錯過丹妮老師了!」

或許這就是天意,李丹妮曾咨詢過神父,神父讓她遵循內心,那便是神靈的指引。

李丹妮在歐陽的陪伴下,再一次踏上了這熟悉又陌生的土地。在飛機落地前半小時,袁迪寶手捧55朵玫瑰花等候在機場外,55朵玫瑰意味著相隔的55年。

「你沒變,還那麼精神。」

「你變了,變得更美了。」

2010年9月26日,82歲的袁迪寶與83歲的李丹妮舉辦了婚禮,李丹妮終于穿上了神圣的婚紗,在滿頭銀發的年紀嫁給了愛情。

袁迪寶聽力下降了,丹妮每句話都會貼近他的耳朵說;丹妮視力下降了,無論走去哪里,袁迪寶都會手牽手帶著她。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耳。

「你親我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

「比甜蜜還要甜蜜,或許這就叫做忘乎所以。」

結婚后,兩個人的家中時常響起一個旋律:「當我們還年輕,在美妙的五月早晨,你曾說你愛我…」

2017年,袁迪寶安心的合上了雙眼,幸福無悔的永遠離去了,一年后,李丹妮也含笑與這個世界告別。李丹妮的骨灰有一半與袁迪寶相守在一起,另一半由歐陽送到了法國,埋在丹妮的父母身旁,始終與她最想守護的3個人相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