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失獨阿嬤,60歲「冒死」生下雙胞胎,如今成千萬富翁,卻直言:悔不當初

隱城 2022/05/09

「醫生,你就給我做試管嬰兒吧,沒有孩子我活著也沒有意義了」。

醫院內,一位 年近60的老婦人,跪在地下向醫生苦苦哭求。

這位老婦人隔三差五就跑到醫院哭訴,醫生看在眼里十分心疼,但由于她的年齡太大了,醫生只能拒絕她。

老婦人并沒有放棄,她依舊跑到醫院哀求醫生。

這位老婦人為何在年近60歲時執著于生孩子?她最終能說服醫生做試管嬰兒嗎?如果孩子生下來,以她退休后的經濟狀況,能否撫養孩子長大?

今天老閆就帶領大家走近60歲老太冒死生雙胞胎的故事。

一場無知的意外,該怪誰?

一切還要從一次煤氣事件的意外開始說起。2009年正月初二,一個偏遠的小村落,突然熱鬧了起來。

原來村里的一戶姓江的人家,他們在外地打拼的兒子小江,當天要帶著新娶的妻子婷婷回老家過年了。

等小江和婷婷來到村落,村里人看到婷婷端莊、秀麗的面容和她得體的談吐,明面上紛紛對江母夸贊他們娶了一個好兒媳。

可是在私底下,村民們卻覺得江家配不上城市姑娘婷婷,這是為什麼呢?

原來江家除了家境比不上婷婷家外,江家老兩口還有些拎不清, 新娶的兒媳婦第一次回老家過年,江母就在只有10平方公尺的次臥,給兒子、兒媳搭了一張小床。

廚房與衛浴在兩個臥室的中間,平常做飯洗澡,煤氣都會灌進次臥。

最為嚴重的是,次臥窗戶上的插銷因常年未使用而生銹卡住了,這樣一來,次臥就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

對于次臥存在的危險,江父、江母并不知曉,他們通常把次臥當成雜物室,一直開著門方便進出。

到了晚上,婷婷進入浴室洗澡,不一會兒的功夫,她就窒息暈倒了,而躺在床上休息的小江在反應過來后,也為時晚矣。

隨后絕望的 江父給婷婷的母親打去了一通電話 :「親家母,婷婷出意外了」。

接到這通電話的正是那位哀求醫生給她做試管嬰兒,年近60歲的老婦人,她就是婷婷的母親 盛海琳

老年失獨

在接到噩耗之前,盛海琳可謂是人生贏家,她早年在部隊服役,經部隊培養在醫院任職,身居高位。

在事業上順風順水外,盛海琳還有幾十年愛她如一日的丈夫,漂亮大方、學識出眾的女兒。

2008年,女兒婷婷與小江結婚了,盛海琳也快到了退休的年紀,她心里想著,以后可以和老伴旅游,享受生活;

等婷婷有了孩子后,她也可以幫女兒帶孩子,做一個含飴弄孫的幸福老太太。

可是,這一切美好的幻想,都隨著親家的一通電話打破了。

收到女兒出事故的噩耗后,盛海琳馬上聯系了顱腦外科專家,一行人馬不停蹄地趕往小江的老家。

警察局內,警察告訴盛海琳 :「您的女兒因為吸入煤氣,目前在醫院搶救,情況危急」。

盛海琳驚愕過后,緊緊地抓住警察的手,難以置信地說 :「不可能,婷婷不是出交通事故了嗎?」

警察再一次肯定地告訴她婷婷是煤氣所致。

她強忍著淚水走過去質問江父,江父這才說出欺騙她婷婷發生交通事故的真相。

盛海琳大腦一片空白,險些昏厥, 她最不能接受女兒「死于愚昧無知」,她指著江父凄厲地大喊 :「你們還我女兒,還我女兒」。

因痛失愛子幾乎一夜白頭的江父無比悲涼地說 :「我也只有這一個兒子啊,我的兒子死了啊」。

盛海琳心里恨極了小江父母,她擔心正在搶救的女兒,不屑于與他們爭辯,便帶著人趕去了醫院。

搶救室外,盛海琳經歷了煎熬的等待,她的眼淚也快要流盡了,在她要失去耐心時,醫生終于從搶救室出來了。

以前她對病人家屬說出這句話時,心中雖也傷感,卻無法做到感同身受。

如今節哀這句話落在自己身上,她方知對家屬來說是一種絕望的審判,如同鈍刀子割肉,痛徹心扉還必須承受著。

盛海琳把婷婷的死怪罪到了小江父母身上,她與他們大吵了一架后,強勢地把婷婷遺體帶回了老家。

對于唯一的女兒,盛海琳精心教養長大,幾乎傾注了全部的心力,親戚們都很擔心她不會輕易讓婷婷安葬。

可她的舉動卻讓所有人大吃一驚,都以為她走出了喪女之痛。

試管嬰兒是唯一的出路嗎?

回到家里后,盛海琳包攬了婷婷葬禮的一切流程,在婷婷入葬前,她給女兒畫上了精致的妝容,穿上最漂亮的壽衣,讓婷婷體面地與世界告別。

整場葬禮下來,她把自己繃得很緊,沒有流下一滴眼淚,那些想要安慰她的親戚也不好再開口了。

可盛海琳的老伴卻知道妻子的心隨著女兒一同埋葬了,妻子在女兒的墓地旁為她自己買下一塊墓地,她是存了死志的。

好在盛海琳在萬念俱灰時見了一位高僧,高僧告訴她,死亡不能讓她見到女兒,還會妨礙婷婷投胎轉世,若她執意天天到墓地與婷婷說話,還會打擾到婷婷的安寧。

盛海琳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可事關婷婷,她還是選擇了相信。不能去墓地,她就整日在家抱著婷婷的婚紗照,一遍又一遍地翻看。

有時看著看著,眼淚就流了出來滴落到相冊上,她又慌忙地扯起袖口把眼淚擦掉,那是婷婷留給她唯一的念想,也是她余生的寄托。

未來還有幾十年,白日無趣,長夜漫漫該如何慰藉她的喪女之痛?

在這無助的時刻,報紙上的一則消息給了她希望。

這是一則「60多名孤兒等待父母的認領」的消息, 盛海琳無意中看到后,心中突然涌現出再擁有一個孩子的念頭。

她按照消息下方所留的電話號碼,向60多名孤兒所在的福利院打去了電話。

「不好意思,孩子們都已經找到了父母」,聽到福利院工作人員的回答,盛海琳發出了自婷婷離世后第一個直達心底的笑容,她衷心為那些與孩子團聚的家庭高興。

經歷了此事,她對領養一個孩子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盛海琳想要領養一個健康的孩子,所有的路都行不通,絕望之余,她產生了一個驚世駭俗的想法 :以近60歲高齡進行試管嬰兒。

老伴第一個站出來反對,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我們年紀太大了,不適合要孩子,你要是在懷孕或生產過程中出點事,我可怎麼辦啊?」

可把孩子視作性命的盛海琳怎麼可能,被老伴三言兩語說服,她有一套強大的理論支撐自己。

「我是醫生,我的專業能力告訴我可以進行試管嬰兒」。

「就算你把孩子生下來了,靠我們倆的退休工資,孩子的未來有保障嗎?」他說出了心中最大的顧慮。

這些顧慮盛海琳統統知道,可沒有孩子她根本沒辦法再生活下去。

為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她拋棄了自尊,也差一點丟掉了性命。

60歲高齡,生下雙胎

一家試管嬰兒醫院內,剛開始,盛海琳與接待她的醫生聊得很好,由于她保養得當,醫生一時沒有看出她的實際年齡。

當她說出自己快60歲時,醫生嚴肅地拒絕了她的要求。

盛海琳知道可以進行試管嬰兒的最高年齡是 45歲,她一遍遍地告訴醫生,可以在手術前簽下協議,承擔手術帶來的全部風險與責任,醫生還是拒絕了她。

她心里早就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被一家醫院拒絕后,她就去第二家醫院、第三家醫院。

為此,盛海琳幾乎跑遍了所有可以進行試管嬰兒的醫院,所有的醫生都拒絕了她的請求。

別無他法的她最終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單位,盛海琳知道,這里是她最后的希望。

當再一次面臨被拒絕后,她放下了自尊,向醫生下跪哭訴自己遭遇的不幸。

看到昔日的同事下跪哀求,醫生心里也不舒服,但是出于醫院的規章制度,醫生還是拒絕了盛海琳。

盛海琳是一個執拗的人,不讓她親眼見證失敗她絕對不會放棄,此后,她幾乎每天都要到醫院找醫生哭訴。

后來,院方領導經過激烈的討論,最終決定為她進行試管嬰兒手術,手術風險需要她自行承擔。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后, 2009年10月13日,盛海琳的試管嬰兒手術時間來到了,在進入手術室的前一刻,醫生還在勸她放棄手術。

可無論醫生怎樣勸說,她都堅定地回答:「任何后果我都能接受,即便是死亡」。

幸運的是,手術過程很順利,有2個胚胎在她體內存活,為了她的健康著想,老伴建議她只保留一個胚胎。

盛海琳卻說 :「老天爺可憐我才賞下2個孩子,任何一個都不能有損失」。

可保留2個孩子卻讓她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她生婷婷時留下了病根,加之第二次是高齡懷孕,妊娠反應極為強烈。

盛海琳往往剛吃過東西就開始嘔吐,為了保證胎兒的營養,她不得不忍著惡心往嘴里塞東西吃,正是憑借頑強的毅力她安全度過了孕早期、中期。

除了出現了高血壓、高尿酸等疾病最為嚴重的是孕晚期,盛海琳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在經歷了休克和大出血后,她在2010年5月25日,以60歲高齡剖腹產產下了2名健康的女嬰。

嬰兒的哭聲傳來,她恍惚覺得婷婷回到了自己身邊,接下來的日子也有了盼頭。

未來真的會如同盛海琳期盼的那樣幸福嗎?實則不然,一場危機正在醞釀,將會讓她陷入更加絕望的境地。

養孩不易,老伴病倒

盛海琳為女兒分別取名為「智智」與「慧慧」,希望她們可以健康聰慧地長大,做自己貼心的小棉襖。

但是在美好期望的背后,有著巨大的隱患,她的2個女兒由于早產,需要放在保溫箱里一段時間,每天的費用有2.5萬元。

算上前期進行試管嬰兒的費用,以及后續的保胎、生產和在保溫箱里的費用,盛海琳老兩口的積蓄幾乎被花光了。

他們的退休工資遠遠滿足不了孩子們未來的教育生活需求,一時之間,盛海琳承受了巨大的經濟壓力,差點讓她患上產后抑郁。

在孩子百天后,她顧不得高齡產子后的不適就回到醫院上班了,但醫院的工資還是無法滿足一家人加上一個保姆的開銷。

好在她腦袋靈活,憑借過硬的專業能力找到一條不錯的謀生之路。

盛海琳利用自己高齡生子的經歷,在全國各地進行醫學知識講座,打造個人品牌形象。

靠著全年無休的拼勁,她打出了名氣,也獲得了某些產品的代言,確實改善了生活狀況。

但是在富足生活的背后,是2個女兒想念媽媽的哭聲,是盛海琳無法陪伴女兒成長的愧疚。

遠在外地的她,只能在奔波的空隙,通過手機小小的屏幕看一眼女兒的狀況,有時在視訊里看到女兒哭喊著找媽媽,她也只能狠下心關掉視訊去工作。

盛海琳知道所有的遺憾都是為生計拼搏的代價,而身上的重擔讓她無法停止前行的腳步。

幸運的是,她的付出取得了收獲,眼看著生活變得越來越好,她也準備休息一段時間好好陪陪孩子們。

可這時,意外發生了。

2016年,盛海琳的老伴突然中風,喪失了自理能力,她只好停下工作照看家里人。

那段時間,她往往在哄女兒睡覺、沖奶粉和換尿布,和給老伴擦口水、收拾弄臟的褲子之間忙得暈頭轉向,幾乎是日夜輪軸轉。

為了給老伴治病,她講座攢下來的積蓄也在快速消耗,萬不得已之下,她只能把家人交給保姆照顧。

盛海琳一邊拼命工作,一邊照顧著家人,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多年,雖然辛苦,她卻獲得了不菲的物質回報。

工作8年,她攢下了3000多萬元,全部存進銀行用作女兒的教育基金。

如今,盛海琳已經71歲了,她的2個女兒也12歲了,即將升入國中開啟新階段。

這對姐妹花聰明可愛,學習努力,像極了她們意外離世的姐姐婷婷,每次看到她們,盛海琳都會心中一片柔軟,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

智智與慧慧同樣深愛著自己的媽媽,有調皮搗蛋的男生說她們的媽媽很老時,她們勇敢地站出來說 :「我們的媽媽很偉大、很漂亮,我們很愛她」。

能夠成為母女是一種緣分,盛海琳已經陪伴2個女兒走過了10個年頭,她最大的愿望是能陪伴女兒走過下一個10年、再下一個10年,可以親手送女兒出嫁,親眼看到她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結語

盛海琳在出名后接受采訪時公開說過 :「如果有來生,不會再做出老年生子的選擇」。

像她這樣一位沒有養老壓力,養女壓力的人,都說出了要慎重選擇的話,那些因為各種原因想要在中老年生子的人,一定要慎之又慎。

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都面臨了年齡與經濟的壓力,而且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盛海琳,能夠通過努力給孩子打造一個有保障的未來。

中老年生子,請慎重!量力而行,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生命的尊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