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9歲生娃的張咪,出道三年被封s,中年確診晚期「連話都講不出」,今56歲為己拚最後一次:非常感謝我還活著

安妮 2022/04/17

「我臉和脖子的皮膚全部脫落,口腔全部都是潰瘍,舌頭是一道道口子,連喝水都要在嘴里涂上麻藥,也依然像*割一樣疼痛……」

這是張咪對抗癌治療最深刻的記憶。

2019年,張咪被確診為口腔癌晚期,經紀人比她先知道這個消息。

本還不知道怎麼開口,可張咪的一句玩笑話「我不會是得癌癥了吧」,讓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嚎啕大哭。

張咪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于是她為自己設計了葬禮、選了一張最喜歡的照片、一條紅裙,還列了一份想要告別朋友的名單……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經歷人生的低谷歌和絕望。

01 14歲帶25塊錢離家追夢

1965年12月,張咪出生在黑龍江省伊春市的一個山區,小時候家里的條件并不好,不過她生來就有一副好嗓子。

有一次,一位老師到張咪家鄉探親,偶然間聽到了張咪唱歌,發現這個小姑娘很有天賦。

于是便給她透露了一個消息:內蒙古有藝校正在招生,你可以去考。

當時的張咪只有14歲,但她深知,永遠呆在這個小山村是不行的,只有走出去,才可能有所作為。

加上她很想出去闖一闖,想讓更多人聽到她的聲音,張咪給爸爸媽媽留了個字條,拿著攢下的25塊壓歲錢,毅然前往內蒙古追夢。

因為家鄉太偏僻,沒有火車,這一趟,光是路上的時間,張咪就花了四五天。

好在最后她考上了,也算是向自己的音樂夢成功邁出了一小步。

只是張咪沒想到,后來幾年的日子,她幾乎就是在流浪。

在內蒙古藝校待了一段時間后,她有機會去到遼寧省阜新縣文工團,之后又到了洛陽市歌舞團,接著又去了北京電影樂團,之后還去了青島。

但那個時候,在流行樂歌手的眼中,廣州才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地方。

正好在青島文工團時期,張咪看了一場廣州歌舞團的演出,她覺得那個歌舞團比青島的更好。

于是在演出結束后她并沒有離開,而是直接沖到臺上找到團長,自信滿滿告訴對方自己想要考試入團。

團長根本沒當回事,直接回絕張咪:「我們這里不收人!」

張咪沒有放棄:「我唱歌唱得很好的,你聽聽嘛!」

她沒有給對方再次拒絕的機會,拿起話筒就清唱起了李谷一的《我愿是只小燕》,沒唱幾句大家都被她的歌聲吸引。

團長給她留下了團里的地址和電話,一個月后,張咪收到消息,廣州歌舞團通知她去考試。

就這樣,張咪靠著自己的實力和努力,踏入一直以來的夢想之地廣州。

很快,她將迎來事業的第一個高峰和生活的第一個低谷。

02 悲喜交加的《青歌賽》

1990年,張咪很幸運能夠作為廣州歌手的代表,被送往中央電視臺參加《青歌賽》。

為了給張咪撐腰,廣州電視臺特意給她錄制了音樂視訊。

這事兒可是讓她有點驕傲的,因為當時其他選手幾乎都只有音頻的介紹。

加上自己的歌唱實力和時髦的打扮,比賽的一路,張咪都是備受矚目的一位選手。

可是在那期間,她的媽媽病危,從老家轉到北京治病,所以她只能一邊參加比賽,一邊照顧母親。

到了決賽的那一天,所有人都上了前往錄制現場的大巴車,張咪卻猶豫了,她一個人呆在房思考:

一方面,她覺得那麼多場比賽下來自己的成績都不錯,拿冠軍,似乎還是有希望的。

但一方面,她又害怕拿到冠軍,也不知道為什麼,她隱隱約約覺得媽媽快不行了。

想起那句「有得必有失」,她便告訴自己:如果不要拿獎,也許媽媽就會沒事。

于是她拿起電話打給廣州電視臺的主任,向他表達自己要放棄參加決賽的想法,不料被對方一頓批評。

一來是因為她一路走來的確不容易,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業突破的機會,二來走到這一步,張咪不僅代表著她自己,還代表著廣州歌手。

最后她鼓起勇氣踏上決賽的舞臺,一舉拿下了通俗唱法組冠軍,大家在為她歡呼,她卻心生一種不詳的預感。

張咪根本顧不了眾多鏡頭,她跑到臺下拿起電話就打給弟弟,弟弟本來是想瞞著她、祝賀她的,結果沒兩句話就大哭起來。

張咪瞬間明白了,就在同一天,她拿到了冠軍,可是媽媽卻走了。

可現實卻根本沒有給她調整的時間。

03 事業高峰期被迫退圈

拿到冠軍以后,接踵而至的是各類節目、各類舞臺的演出邀請。

1990年拿下冠軍,1991年張咪就登上了春晚舞臺,她和張強、劉小娜、陳蕾共同演唱了一曲《梨園彩虹》,迅速爆紅。

到了1992年,她不僅唱歌,還開始演戲,事業可謂是風生水起,達到了一個小高點。

張咪怎麼也沒想到,要不了多久,這些風光和掌聲,即將離她遠去。

一次,張咪受邀參加央視元旦晚會,她專門找音樂人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首歌曲《藍藍的夜,藍藍的夢》。

但最終由于服裝原因,沒能上臺表演。

之后的一次演出中,張咪唱了這首歌,同臺表演的毛寧聽后十分喜歡,結果毛寧靠多次翻唱把歌帶火。

以至于很多人以為這首歌本來就是毛寧的。

剛開始兩人關系并沒有多僵,只是期間有人挑撥:張咪在背后很不滿毛寧翻唱她的歌。

于是,在某次演出的后臺,張咪為避免尷尬,主動和毛寧打招呼 ,毛寧卻十分不友善地對她說:「別和我說話」。

這個時候的毛寧,確實是有些飄了,張咪同樣作為當紅歌手,被同行如此對待,心里很是委屈,她便向男友郭大煒傾訴委屈。

郭大煒為了給張咪出氣,跑到毛寧化妝間大鬧,經過媒體的加工,報道呈現的便是:郭大煒用麥克風毆打毛寧,更有人說是直接「掌摑」。

眾人覺得作為當紅歌手,張咪這樣的行為的確不當,所以一時之間,她備受指責,演出被撤、電臺停播,最后不得不退出娛樂圈。

04 被曝私生活開放后,又身陷「詐騙門」

明明是男友過激的舉動挑起的事端,本以為張咪事業不得意,他會陪伴在身旁。

哪知沒多久男友就跟張咪分手了,留她一個人面對這段事業低谷。

張咪選擇出國發展,只是在出去以后,她才深刻體會了身處異國他鄉的孤獨感。

唱歌不成,她轉身加入了模特行業,因為長相、身材出眾,張咪再次回歸大眾視野,2002年,她再次登上了央視春晚的舞臺。

這也算是重新讓她看到了歌唱事業之光。

可惜好景并不長,2003年,張咪的外籍男友出版了一本講述自己愛情故事的書,名叫《我的性感女友張咪》。

書中不僅有很多張咪的私照還有兩人的相處故事,內容十分開放,一時之間,張咪成為大眾熱議的焦點,也被貼上了「性感」的標簽,19歲當媽一事隨著浮出水面。

顯然,她的事業再次受到重創,張咪再度「消失」。

時間來到2011年,音樂界人士黃子琦通過社交平臺發布了8張疑似張咪在機場被警方帶走的照片,稱張咪因涉嫌詐騙外逃,在機場派出所接受調查。

兩天后,服裝設計師齊麗英和黃子琦再次通過媒體爆料,直指張咪借著子虛烏有的音樂劇《中國一夜》,涉嫌詐騙兩人150萬。

張咪很快發函反駁,還專門召開了說明會,但是雙方各執一詞。

恰好兩位投資人當時查到張咪的動態是要坐飛機出行,于是她們跑到了機場對張咪進行圍堵。

因為動靜鬧得很大,張咪選擇了報警,于是就出現了警察帶她走的照片。

這事兒鬧了3年,最后判決結果是張咪詐騙罪名不成立,但需要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負責返還投資人總共77萬元的經濟損失。

張咪這才找回清白,不過經歷了一系列事件后,之前的好口碑早已不在。

她逐漸主動淡出圈子回歸生活,可是生活卻又給她重重一擊。

05 尋到真愛卻開始和病魔作斗爭

2018年8月,加拿大溫哥華的華人圈子里,突然傳出了一個消息:張咪以溫哥華市長候選人夫人的身份,出現在了官方發布會的現場。

張咪的第二任老公弗雷德在警局任職18年多,曾參加過溫哥華市長競選。

兩人談了長達7年的異國戀,才步入婚姻的殿堂,沒想到本應該是幸福甜蜜的家庭生活,卻被一個患癌診斷打亂了。

2019年,張咪54歲,一天,她完成工作后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兩人碰面后,經紀人還裝作很開心,但張咪向其問起自己的病情,對方有些吞吞吐吐。

當時張咪還開玩笑說:「我不會是得癌癥了吧」,這句話一出,經紀人再也繃不住,一下就嚎啕大哭。

張咪聽到這個壞消息更是有些崩潰,她一度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了信心,甚至想象過不久之后的葬禮。

在最絕望之時,她決定賭一次,即便希望再小,也和病魔斗一斗。

治療期間,她的頭髮全都掉光、臉腫得像西瓜,看到鏡子里的自己,她都感覺很陌生。

后來,張咪甚至連話都講不出來,除此以外,還頭暈嘔吐,臉和脖子的皮膚全部脫落,口腔全部都是潰瘍,舌頭是一道道口子,連喝水都要先在嘴里涂上麻藥。

因為張咪的雙腿布滿了出血點,如果有一個破裂就有可能導致大出血,所以她行動也十分小心。

但張咪沒有想到的是,她比想象中更堅強。

經過無數個白天和黑夜的煎熬,不僅順利出院,還逐漸回歸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她知道抗癌這條路還很長,但當下的她,心中充滿陽光。

06 結語

大家常說「人生如戲」,每個人都不知道在生命的道路上,我們會遇到誰、經歷什麼。

看到張咪分享的這段視訊,很多人默默濕了眼眶,畢竟這種狼狽和不堪,不是人人都能坦然面對的。

人到中年,張咪已經經歷了人生的起起伏伏,但如今的她,依然心中有光,過程中,要說她沒有軟弱過、想要逃避過,大概是不可能。

楊絳說過: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堅強,于是乎,在假裝堅強中,就真的越來越堅強。

正因為張咪的堅強,她才能在每一次風雨后再見彩虹,那句「非常感謝我還活著」,應該是每一個人應該擁有的良好心態。

別再抱怨生命的不如意,能夠健康地活著,就已經足夠幸運和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