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為完成爺爺遺愿,孫女回大陸「尋根」,誰料終于找到老家時,卻發現爺爺已成「獨苗」網嘆:老兵真的不易

隱城 2022/06/04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賀知章的這首詩道出了多少在外游子的悲哀。

何燦南就是一個因少小離家卻沒能回到家鄉而抱憾終身的赴臺老兵。

幸運的是,三十年后,他的孫女娜娜不負爺爺生前所托,替他彌補了這個遺憾。

娜娜不僅替爺爺回到了家鄉,還和親人相認相聚。

2019年廣州白云機場,人來人往,眾人行色匆匆。

機場出站口圍著很多的人,他們有的來接朋友,有的來接家人,都在焦急等待。

出站口右側站著四個人,兩男兩女。

一會對著機場大廳探頭張望,一會圍在一起激烈討論。

其中一個舉著一張紙板,上面寫著四個大字——台灣娜娜。

不一會兒,就見一行人從機場大廳走到出站口,也是兩男兩女。

一個二十多歲長相清秀的小姑娘,拖著行李箱直直走向那塊紙牌。

像不熟悉的陌生人一般,八個人就在機場相互寒暄,彼此擁抱。

事實上,這只是幾人的第一次見面,這個二十多歲的少女就是何燦南的孫女娜娜,接機的四個人就是她替爺爺尋找多時的遠在廣東的親人。

尋親啟蒙

娜娜大名叫何永芝,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生于台灣長于台灣。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她與大陸的唯一交集就是曾經和朋友一起去旅游過。

上學期間的她總有一個疑惑。

每次班里統計戶籍的時候,別的同學都是台灣戶籍,只有她與眾不同,是大陸的廣東戶籍。

娜娜對此很納悶兒,明明從小就一直生活在台灣的呀,為什麼戶籍會在廣東呢?

后來家人才告訴她,因為爺爺是大陸人。

雖然這麼多年生活在台灣,但戶籍一直沒變過,還是廣東肇慶。

知道這些之后的娜娜很是好奇,她很想了解曾經發生在爺爺身上的故事。

為什麼爺爺出生在廣東卻跑到台灣定居?

可是已經沒有機會親自聽爺爺講述了,因為爺爺在她兩歲那年就因為突發腦出血中風去世了。

幸好自己還有個大伯,大伯名叫何家祥。

因為是家中老大,他對父親何燦南的事情最為熟悉不過。

面對侄女的疑惑,何家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就這樣,從大伯口中娜娜知道了很多關于爺爺的故事。

爺爺的過去

娜娜的爺爺何燦南是一個赴臺老兵,老家位于廣東省肇慶市高要區。

本來還有一個弟弟何燦文、一個妹妹何巧如。

由于家中孩子多,既要供著吃飯,又要送去讀書,生活中哪哪都需要錢,開銷極大,這也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貧窮。

何燦南本身就是一個學習非常優異的孩子,在校期間成績十分出色。

可是家里實在沒有足夠的錢送他繼續讀書了,為了減輕家中的負擔,也為了弟弟妹妹能夠繼續學習,無奈之下,何燦南只能選擇輟學。

1949年戰爭爆發,當時只有16歲的何燦南,被當做壯丁,帶到了台灣,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去就是一生。

到台灣后,一些退伍的老兵有家不能歸,短時間內又不能在台灣重建一個家,就只能居住在專門為退伍老兵建立的眷村。

因此,眷村也被台灣人稱為「外省村」。

台灣本土人大多都不愛靠近這個地方,所以這些退伍老兵很難在這里找到伴侶。

因為地方偏僻,連掙口飯吃的工作都難以找到。一些不幸的老兵往往會一個人孤苦伶仃地過一生。

相比之下,何燦南還算是比較幸運的那一個,他在眷村娶妻生子,養育了三個兒子,組建了屬于自己的一個小家庭,家庭還算幸福快樂。

有了妻兒之后,何燦南還是忘不了自己遠在廣東的那個家,畢竟那里有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弟弟妹妹、自己的童年。

為了懷念家鄉,他在給后代取名字的時候都還是嚴格沿用家鄉的輩分族譜。

比如自己的兒子就是家字輩,孫子就是永字輩。

在和同鄉的鄰居交流的時候,他還操著一口熟練的粵語,仿佛自己還在廣東的一個小縣城與朋友談天說地。

除此之外,在閑暇時間,他時常一個人望著大陸的方向發呆,想著對岸的家人在做些什麼,想著自己何時才能回家和他們團聚。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1987年,兩岸終于恢復了交流,何燦南費盡功夫,總算是找到了妹妹何巧如的通訊地址。

可即便如此,何燦南和妹妹取得聯系還是有許多限制,因為交通不便等各種原因,他并不能直接通過郵寄書信來聯系妹妹。

還好何燦南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一個香港人,名叫馮少東,他常年往返于大陸與香港之間,有時就能幫兄妹倆捎帶一封信。

可是這種方法有很大的弊端,一封信輾轉到對方手里往往已經是幾個月之后。

這也就導致信息傳達不及時,最嚴重的一次就是何燦南去世的消息,妹妹何巧如都是半年之后才從侄子何家祥送來報喪的信件中得知。

娜娜尋親

大伯何家祥還告訴娜娜,她的爺爺何燦南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回到家鄉,和親人一家團聚,可是這個愿望直到去世也沒能實現。

爺爺何燦南去世之前,曾在病床前拉著大伯何家祥的手告訴他,有機會一定要替他回去看看家鄉的親人。七星巖下家鄉門口那顆郁郁蔥蔥的大榕樹和那口滿是清泉的井,聽一聽那首朗朗上口的粵語歌謠。

可是如今的大伯何家祥年事已高,身體不太好,腿腳也不靈便了,根本不可能再四處奔波為爺爺尋根,可何家祥還是牢牢記得父親何燦南的叮囑,心里總是琢磨著這個事,年紀越大,就越是焦急。害怕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完成父親的夙愿。

看著整日悶悶不樂的大伯,已經長大的娜娜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承擔這份責任,這不僅是幫大伯完成任務,更是為了達成爺爺的遺愿。

尋親成功

想到就做,娜娜立馬著手尋根事宜,可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

就在爺爺去世幾年后,香港的馮少東先生也去世了。

也就是說他們和大陸的唯一交流線索也被中斷,大伯在1991年托他帶的那封信竟是和大陸那邊的最后一次聯系。

時過境遷,如今二十年已經過去了,茫茫人海,想要找一個人更是難上加難。

大數據日益優化賦予了互聯網在尋人方面得天獨厚的優勢。

根據娜娜提供的信息,警方在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搜索「何巧如」三個字,沒有任何信息。

正想著要不要換一個地區搜索,他們突然想到在廣東粵語的發音里,「如」與「兒」同音。

于是為了擴大搜索范圍,警方就只查找「何巧」這兩個字。

不出所料,警方這次搜索出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何巧兒,警方自建的戶籍資料系統上顯示,這位何巧兒的對象姓巫,育有兩兒兩女,可是令他們感到疑惑的是,系統顯示這個何巧兒的戶口已經被注銷了,也就是說這個人現在已經找不到了,娜娜不免有些失望,難不成這次找到的線索又要中斷了嗎?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警方聯系到了何巧兒的小兒子巫悅華,問他有沒有聽說過何燦南這個人,巫悅華的回答令人驚喜,他說經常聽母親在生前提起何燦南,據巫悅華的母親所說,何燦南是她的哥哥,只是因為去台灣打仗很久沒有回家。

聽到此處,警方驚喜萬分,基本確認這個已經去世的何巧兒就是何燦南想念了一生的親妹妹「何巧如」。

娜娜得到這個消息之后趕忙告訴了大伯,大伯何家祥立馬坐不住了,他迫切地想回去看一看父親說過的風景、想念的親人。

七星巖、榕樹、水井,在他腦海中出現過千千萬萬遍,這一次終于能夠親眼見到了。

事不宜遲,他們決定盡快回到廣州替何燦南尋根問祖。

從台灣飛往廣州短短兩個小時的時間里,娜娜想了很多,想著要怎麼和人打招呼,想著怎麼和他們交流,沒想到巫家四兄妹的熱情熟絡讓她的這些準備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在白云機場短聚之后,娜娜一行四人跟著巫悅華四兄妹一起回到了高要縣,替爺爺看了他心心念念的故鄉,聽了他常常傳唱的歌謠,他們還一起上山去墓地祭拜了姑奶奶何巧兒,在那里說了許多自己的心里話,也告訴她很多本該是爺爺親自告知她的事。

姑奶奶何巧兒

在這個過程中,娜娜還知道了很多關于姑奶奶何巧兒的故事,原來,這幾十年間,不僅爺爺思念著大陸這頭的親人,姑奶奶也時常惦記著遠在台灣而不能歸家的爺爺。

何巧兒在何燦南離開之后就和弟弟離開了高要縣,來到肇慶市區生活,在這里結識了自己的丈夫,倆人成婚后就定居在肇慶市文明路,幾十年來一直不曾變過。

當年,何巧兒在一家公司當搬運工人,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這份工作實在算不上輕松,需要耗費大量的體力,因此她一直很瘦弱。

和大哥何燦南一樣,何巧兒在生活中大多數時間也是沉默寡言,盡管十分想念大哥,但也很少和孩子們提到關于他的事,只是偶爾會和丈夫嘮叨幾句。

在平時生活繁忙的間隙,她會偶爾抽出時間去西江邊上站一會,因為對面就是高要,她和哥哥一起長大的地方。但自從成家之后,她就再沒有回去過。

在和哥哥取得聯系的時候她很開心,爸爸媽媽去世之后,何巧兒就一直保存著他們的骨灰,她想將家里的香火一直傳承下去,可是弟弟沒有養育兒子,自己又已經嫁作他人婦,知道哥哥有三個兒子之后,他堅持要哥哥回家繼承香火。

在得到何燦南的確定回復之后,何巧兒更是心情大好,自己這麼多年的愿望終于要實現了,任務也要完成了,她急迫地想要了解大哥的生活。因此一向沉默的她在那段時間常常要求家里的孩子多給她的大哥何燦南傳信,何巧兒還提出要資助路費給大哥何燦南讓他回家。

之后更是滿心期待地等著大哥何燦南回家團聚的那天,卻沒想到等來的是何燦南去世的噩耗。

何巧兒的女兒巫悅華告訴娜娜,得知何燦南死訊之后,何巧兒難過了一個月,經常一個人拿著何家祥寄過來的照片默默流淚,只是因為照片上的何家祥長得和年輕時的何燦南十分相像,那一個月里,何巧兒食不下咽,本就虛弱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更加瘦弱不堪,終于,2007年何巧兒也離開了人世。

如今總算是找到了親人,可何巧兒已經不在了,巫家四兄妹都很后悔,早些時候沒有盡全力幫母親尋找她的哥哥何燦南,因為大家各自都忙于生活,忙著掙錢養家,根本分不出多少心力來關心母親,就連母親曾經要求他們多寫點信和她的哥哥何燦南聯系都沒能做到,如今后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盡管兩位老人都不在了,但今時交通設施完善,網絡技術發達。娜娜表示自己會努力將這份親情維系下去,常來常往,多多聯系,給兩位老人的在天之靈一點安慰。

后記

圓滿的是后代娜娜成功為爺爺找到了親人的后代,實現了血脈親情的相認,遺憾的是,兩位老人窮極一生相互惦記、相互牽掛,最終都沒能見上一面,不得不說是命運弄人,本是至親之人,卻難以相見。

人生很長,長到何燦南兩兄妹分別了足足70年。人生也很短,短到何燦南兩兄妹連見一面的機會都沒有,為了讓人生的圓滿大于遺憾,我們能做的就是珍惜眼前人,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不要等到時過境遷,機會全無才空留余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