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子與病魔抗爭5年,因化療掉光頭髮,丈夫不離不棄,甘愿陪妻子剃光頭,真情感人淚下

隱城 2022/06/08

2019年的一天,35歲的女子陳陳在某視訊網站上直播剃光頭,剃完頭之后,她的丈夫范先生拿著電推子,隔空做了幾個推下去的動作,陳陳看著丈夫如此的舉動,在一旁嘿嘿的笑了兩聲。

突然,身旁的范先生真的在自己頭上推動電推子,三下五除二將自己的頭髮全部剃光。

陳陳在一旁十分地吃驚,就連網友都十分地驚訝,大家都以為這一定是丈夫在故意搞怪,但其實這個行動本身包含了范先生對陳陳真摯的愛。

范先生在一家家具廠工作,2012年他去外地出差,恰好認識了做行政工作的陳陳,陳陳當時覺得范先生長得和自己有幾分相像,在其追求下,兩人從相識到相愛,逐漸談起了曠日持久的異地戀。

2015年在長達三年的交往中,兩人私定終身,陳陳嫁給了范先生,不久之后她懷上了身孕,辭掉了原來的工作,去了丈夫所在的城市,由范先生的父母照顧起懷孕的陳陳。

2016年孩子出生了,范先生和陳陳十分高興,覺得幸福的生活即將開啟。可隨后一場意外卻突如其來,徹底改變了兩人的生活軌跡。

2016年末,陳陳有一天突然耳朵流膿,堵塞腫痛,于是她去了一家當地的醫院進行檢查,這家醫院并沒有能夠確診,于是陳陳又去了另一家醫院,這一次檢查過后,醫生給出肯定的答案, 「你患上的是鼻咽顱底腺樣囊性重疾,這個病體大小是55毫米×39毫米,因為長在腺體上,就像神經一樣分布在全身各處,所以對化療很不敏感,目前來看還沒有痊愈的案例」。

當聽到醫生的講解后,范先生和陳陳徹底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原本身體健康,沒有任何不良的習慣,竟然也會患上如此嚴重的腫瘤。

隨后,醫生又對陳陳進行了會診,陳陳沒有任何的選擇,她只能接受命運的審判,盡快手術。

同時,范先生辭去了在家具廠的工作,每天專心地陪伴著妻子,希望她的陪伴能帶給妻子心理上的慰藉。

正在此時,陳陳的一位朋友推薦她去另一家醫院,當時在那里有一名知名的鼻內鏡專家正在進行鼻內鏡的手術。

當專家了解到陳陳的情況之后,他同意給其安排手術。

得知此消息之后的陳陳如釋重負,她內心曾經也比較忐忑,害怕因為手術導致她變得難看,此時老天似乎在幫助陳陳。

2017年1月,陳陳順利完成了切除手術,手術結束之后,醫生十分高興地對陳陳說,「手術切除得十分成功,這次切的比較干凈,按照目前手術的情況來看,你再活個10年沒有任何問題」。

聽到專家如此介紹,陳陳感覺命運似乎垂憐于她,不想她過早地離開這個世界,有些慶幸。

可這份喜悅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4個月之后,意外再次發生,陳陳的病復發了,按照醫生之前的判斷,在切除病體之后,其生長速度會嚴重減慢,三四年的時間之后可能會長到像豆粒兒一般大小。

可在三個月之后的一天,陳陳的右眼突然無法轉動,視線變得異常地模糊,經過檢查發現此時陳陳的右眼交叉神經上又長了一個壞東西,大小為20×7毫米。

在這種情況下,醫生建議陳陳再次進行手術,陳陳接受了,手術同樣成功。

可讓陳陳沒有想到的是,當她完成第2次手術之后的一個月后,病情再次發作。醫生對她說, 「你的病變異了,所以長得特別快」。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兩次復發,對陳陳的身體和心理都是巨大的考驗,這次壓迫到腦干,造成了頭部劇烈疼痛,按照陳陳的描述, 「疼痛的等級就像分娩時產生痛苦,這種痛苦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經常疼得撕心裂肺的吼叫,四肢都失去了知覺,當時服用普通的止痛藥根本無法止痛,只能用強度更強的才行」。

當時醫生告訴她,「現在已經不建議你再進行手術,因為手術切除的危害性很大,可能會導致眼睛失明,甚至很多器官也會因此受到損傷」。

在醫生建議下,陳陳只能進行保守治療,她被緊急安排到了放射科,在此后的一年時間里,陳陳不斷地接受化療治療。

第一次化療之后,她直接暈倒,把丈夫嚇壞了,從此之后范先生更加細心地照顧她,每天給她無微不至的關懷,俗話說陪伴是最好的安慰和動力,那段時間內有范先生在身邊,陳陳抗癌的決心異常堅定,陳陳說「只要他在身邊,我就感覺到非常內心十分的安定」。

丈夫非常的體貼,每天都會攙扶著陳誠,害怕她摔倒,24小時不間斷的陪護。

那段時間里,喜歡美食的陳陳只要一聞到醬油味就想吐,為了逼自己吃飯,他架起手機看起了大胃王美食之類的視訊,身高1米63的她體重也急速地下降,從60公斤減到了38公斤。

2017年的12月,陳陳情況好轉,終于可以出院,當時她問醫生,「如果病情再次復發的話,治愈的可能性還大不大?」

醫生聽完搖了搖頭說到,「如果再次病發的話,可能人就沒了」。

回到家之后,陳陳的病情逐漸穩定,她堅持三個月進行一次體檢,病體一直沒有再次增大,當時陳陳每天都陪伴著孩子成長,那段時間是陳陳最開心的時間,每天她都會給孩子拍很多的照片,看著孩子可愛的面容,那顆沉重的心也逐漸變得開朗起來,似乎一家人都回歸了正常的生活軌道。

2021年6月,陳陳在陪伴孩子玩耍的時候,突然右眼視力模糊,當時他以為自己眼睛近視,只用左眼看天花板上的燈十分的清晰,可用右眼看,燈卻消失了,這讓陳陳意識到并不是視力模糊這樣簡單,于是她趕緊和丈夫一起去醫院進行復查。

檢查過后,醫生告訴她「現在疾病又一次復發了」,從檢查的結果來看,在兩個月的時間里,病體體積越來越大,壓迫到了右眼的視交叉神經,因此陳陳視線開始出現缺失和模糊。

5年時間里3次復發讓陳陳很失望,她不得不再次住院。

2017年,陳陳忍受劇痛與疾病奮斗的模樣給護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次復發后,護士還能清晰記得她的名字和當時住的病床號,對她說「你當時堅強的樣子,我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此時陳陳依然只能進行化療治療,上一次化療的過程她依然記憶猶新,而這一次比上次更加的嚴峻,隨著化療和靶向藥同時進行,陳陳每天都會經歷腹痛,嘔吐,腹瀉,每天晚上只能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那段時間,她整個口腔長滿了潰瘍,一個月時間里她水米未進,只能靠著打點滴來維持生命,之后還誘發了腰部大面積帶狀皰疹,讓她苦不堪言。

雖然遭受著病魔的折磨,但堅強的陳陳依然樂觀積極。

因為病發,陳陳胃口變得很差,于是朋友們讓她開一下直播,通過網絡陪她一起吃飯,和朋友們聊天讓陳陳的心情好了很多,吃飯的速度也明顯的加快。

此后陳陳也開啟了直播,將內容從吃飯擴展到了在醫院治療的方方面面,分享自己抗病的經歷,希望能夠感染更多患病的人一起面對病魔。

陳陳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痛苦的樣子,總會發一些開心的視訊和照片,告訴大家不用擔心自己。

這次住院,陳陳脫落了不少的頭髮,這些頭髮和沒有脫落的頭髮經常糾纏在一塊,像一個大餅一樣糊在頭上,她不想在化療的時候天天為頭髮脫落而傷心,于是決定讓丈夫給自己剃成光頭。

為了讓家人不再擔心,陳陳采用了直播的方式,沒想到在視訊中,丈夫竟然也剃成了一個光頭。

當時陳陳還開玩笑地說, 「真是太意外了,我以為他跟我開玩笑,沒想到他對自己這麼狠,范先生平時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就在前幾天他還特意去染了頭髮,還買了新的發泥,沒想到這樣一個愛臭美的家伙卻成了光頭」。

后來范先生接受媒體的采訪,說道「其實我就是想盡一些老公的義務,我老婆之前一直很愛美,我知道頭髮被剃之后她心情十分地糟糕,所以我也一起剃光頭髮,讓她知道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范先生用他的行為為妻子加油打氣,這其實就是愛情真正的模樣,他熱情無畏地守護著她,也守護著愛情。

這條視訊發布之后獲得了網友的廣泛關注,點贊很快超過20萬,很多人夸贊「男人有男人的模樣,女人也很卡哇伊」,「患難與共,這才是真愛」等等。

在醫院住院期間,陳陳總是非常地健談,和病房里的病友經常聊得很開心,而范先生平時沉默寡言,他喜歡待在妻子身邊,聽她講家長里短,這種性格上的互補從相識一直延續到現在。

不過范先生對陳陳的所有事情都記得一清二楚,什麼時候生的病,什麼時候該吃藥化療,范先生總會及時提醒陳陳,每當陳陳睜開眼睛后看到范先生陪在身邊,她就會非常的開心。

由于身體異常的虛弱,陳陳說話聲音往往很慢,因此她在網上的視訊特地把語速調到1.4倍速,這樣讓大家覺得她其實還是蠻有精神。

在此期間,陳陳收到了很多人對她的問候和祝福,也有些人會詢問她如何處理好自己的心情,如何面對化療的副作用等問題,耐心的陳陳都會一一進行解答,陳陳經常鼓勵朋友 「我只是生病了而已,還有很多治療的機會,比那些遇到意外離去的人,我幸運很多,因為我們還有時間和家人好好地告別,多活一天就是賺,活在當下,非常的重要」。

自從陳陳生病以后,她的孩子一直由爺爺奶奶照顧,只要陳陳身體恢復一點,她就想回到孩子身邊,那些他拍下的那些視訊,不僅是對她生命的記錄,以后等孩子長大了,她也想告訴孩子「媽媽曾經和病魔進行過頑強斗爭」。

有一次陳陳化療注射的藥物打一次需要15萬元,打完針后陳陳發了一段視訊,向大家科普化療就是打點滴,讓患者和家屬都盡量減輕對化療的恐懼,自己還開玩笑地說, 「打完針之后我的身價提高了不少」。

網友看后責怪道「老天爺不該讓這麼可愛的姐姐生病」,陳陳調皮地回復「老天爺是嫌我長得太好看了」。

網上所有的視訊都是陳陳獨自拍攝,剪輯發布完成的,每一個視訊,陳陳都會微笑著講述每天的治療,視訊結束之后她都會習慣性地說一句「加油」。

在治療的過程中,陳陳其實非常地痛苦,但是她說 「每一個人在遇到困難時都應該積極樂觀地面對」。

2022年1月,陳陳復查時發現病體在不斷地縮小,不過被腫瘤影響的右眼依然沒有明顯的好轉,已經看不見任何的東西,左眼也開始變得十分的模糊,不過她依然在積極地進行治療,整個過程可能持續時間會比較久,她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證明積極樂觀確實有效。

如今陳陳視訊更新速度越來越慢,她已經沒有力氣拍視訊,甚至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身體十分的虛弱,不過她依然在和病魔做著頑強的斗爭。

2017年當女兒知道媽媽生病后,婆婆曾經看了女兒對著天空喊了一聲「媽媽」,婆婆告訴陳陳后,她感到非常的心痛,陳陳當時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像普通媽媽一樣,陪伴著女兒長大,看她上學,談戀愛,結婚。

陳陳6歲的女兒已經上了國小,女兒依然是陳陳抗病最有效的動力,她很珍惜和孩子相處的時間,只要條件允許,她會都陪伴在女兒身邊,通過視訊和女兒互動,甚至給她輔導作業。

陳陳現在只有一個愿望,就是想帶著孩子再進行一次旅行,可如今身體的狀況已經無法支持她達成這一愿望。

范先生一直在鼓勵陳陳「我們要一起加油,為了孩子和父母,我們也要堅持下去,只要繼續加油,未來就有希望,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

在茫茫人海中兩個人相遇并不容易,然而讓范先生更痛心的是妻子在不停地受罪,她一直期待妻子能好起來,就像他們剛認識的時候。

陳陳現在依然積極的面對生活,她說 「快樂是延續生命的最好方法,愛笑的人運氣一般不會太差」,陳陳一直在努力的微笑。

癌癥雖然是不幸的,但相信陳陳一定會積極陽光地生活下去,享受屬于自己和家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祝福陳陳身體越來越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