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男子下班路上撿到流浪老太,把她「當親娘」奉養17年后,結為「真正母子」善心感人:我會為她養老送終

隱城 2022/04/20

2000年4月的一天下午,天空陰沉、烏云密布,天氣十分悶熱,眼看就要下起一場雷陣雨。

工人陳天強剛從鎮上的工廠里下班,騎著一輛破舊的腳踏車,著急地往家里趕。

在離所住的村子還有兩三里的路段,一個衣衫襤褸、頭髮蓬亂的老太坐在路中間,伸手向陳天強揮動,嘴里還小聲念叨著什麼。

陳天強將腳踏車停在路邊,走上前去,終于聽清楚了老太嘴里念叨的詞語:

「我餓,我餓……」

大概是餓了太久,老太的聲音十分微弱,并且有些含糊不清。

陳天強摸了摸肩上的斜挎包,里面還有一塊饃饃,那是早上妻子給他準備的午飯,中午他沒有吃完剩下的。

將饃饃遞了過去,老太對陳天強作了一個揖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天空上的烏云越來越濃密,也越壓越低,轟隆隆的雷聲由遠及近傳入耳中,一場大雨即將到來。

看著眼前這位流浪老太,陳天強想到了自己已經過世的母親,如果母親還健在的話,應該和面前這位老人差不多的年紀。

荒郊野外沒有任何避雨的場所,流浪老太上了年紀,如果淋了大雨,非得感冒生病不可。

善良的陳天強沒有考慮那麼多,他對老太說道:

「大媽,馬上要下大雨了,您先隨我回家避避雨吧!」

老太太一邊嚼著饃饃,一邊神情木然地回應道:

「好!回家,避雨。」

于是,陳天強把老太扶上腳踏車的后座,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剛騎到半路的時候,豆大的雨點就噼噼【啪☆啪】砸落下來。

視線模糊,泥濘的鄉間小路變得又濕又滑,陳天強怕摔倒了老人家,便下車推著老太前行,兩人匆匆忙忙趕回了家中。

這位老太為何會一個人在外流浪?

陳天強將她接回家中后,又會發生怎樣的感人故事呢?

磨難人生,而立之年收養流浪老太

陳天強是1966年出生,家中祖祖輩輩都是樸實的農民,他人生的磨難是從3歲時開始的。

1969年,陳天強的母親一病不起,一個多月后離開了人世,那時候的他還小,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哭著吵著向父親要媽媽。

妻子離世后,陳父一個人拉扯著兒子長大,因為忍受不了妻子離世帶來的痛苦,他一蹶不振,染上了不良嗜好, 陳天強13歲那年,陳父離世了,這個可憐的孩子失去雙親后,從此變成了一位孤兒。

沒有親人和家的依靠,陳天強只能自己養活自己,在鄰居和村民們的幫助下,他吃百家飯、穿百家衣,勉強讀到了國中畢業。

到了上高中的檔口,因為家貧,無力承擔學費,16歲的陳天強只好輟學回家務農。

正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沒有父母的孩子更是如此,少年的遭遇讓他養成了吃苦耐勞、踏實肯干的可貴質量,也正因為這一點,陳天強迎來了生命中的幸福婚姻。

對方名叫曹鳳梅,和陳天強是一個村子的,年齡相仿的她敬佩陳天強的堅韌,在陳天強26歲那年,曹鳳梅說服了自家父母,如愿以償地嫁給了這個小伙子。

婚后,夫妻二人的生活十分和睦,不久后生下了一兒一女,這讓陳天強喜不自勝。

沒有父母的幫襯,又多了兩個孩子需要撫養,陳天強肩上的壓力十分繁重,尤其是在兒女先后上學之后。

為了能夠緩解捉襟見肘的經濟,農忙的時候,陳天強在家里侍弄莊稼,到了農閑的季節,他就去鎮上的磚瓦廠打短工。

恰好這一次下班回家,剛過而立之年的陳天強遇到了流浪老太,并好心地將她用腳踏車拉回了家中。

丈夫早上一個人出去,晚上回來卻多了一個陌生老太,妻子曹鳳梅一臉詫異詢問丈夫這是怎麼回事?

陳天強回答道:

「鳳梅啊,老人家是我在路上撿的,看樣子是一個流浪乞討的,你先去燒一些熱水,給她洗一洗,剛剛淋了雨,要是感冒發燒就麻煩了!」

曹鳳梅十分賢良,聽完丈夫的話后,立馬用柴火灶燒了一大鍋熱水,水開后又主動幫老人洗了一個熱水澡,并找來自己干凈的衣服給老人換上。

這時候天色漸漸晚了,雷陣雨也慢慢停了下來,趁著妻子給老太洗澡的空隙,陳天強跑到了村口的食雜鋪,買了一斤豬肉,回家后給老人做了一碗香噴噴的紅燒肉。

流浪老太坐在飯桌上,對著那碗紅燒肉大快朵頤起來,可是吃著吃著,她的眼睛濕潤了,繼而放下筷子,離開飯桌,就要對陳天強夫婦磕頭。

陳天強連忙阻止她,讓她慢點吃,別噎著,還給老太端上了一碗熱開水。

吃過晚飯后,流浪老太在陳天強家舒舒服服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雨過天晴,陽光明媚,曹鳳梅將丈夫拉到一邊,商量著流浪老太的去留問題。

曹鳳梅提議將老人家送去救助站,一來自己家并不富裕,不具備奉養老人的條件;二來老人家身份不明,她的家人很可能也在尋找她。

可是從窗戶中望了一眼躺在炕上的老太,陳天強的心里泛起了強烈的同情和不舍,他商量著對妻子說道:

「要不我們把她留下吧!也許過不了幾天,她的家人就會找上門來的。」

曹鳳梅繼續問丈夫:

「如果一直沒有人來找她,那該怎麼辦呢?」

陳天強面露難色,猶豫了一會兒,咬咬牙說道:

「那就由我們來養活她吧!」

兩個兒女的上學費用已經讓這個家不堪重負,要是再添上一個老人,這日子可該怎麼過呢?曹鳳梅的心里滿是擔憂。

陳天強似乎看出了妻子的疑慮,他紅著眼睛,強忍著淚水說道:

「將來我多掙一點,少吃一口,她也就有吃的了,老人家一個人在外面特別苦!你也知道我媽死得早,我一直想有一個媽啊!」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曹鳳梅也不好再阻攔,就這樣,陳天強收養了流浪老太,讓這位可憐的老人不再受漂泊之苦。

待如親娘,悉心奉養22載

在陳天強家住了幾天后,當初有些神志不清的流浪老太清醒了一些,曹鳳梅趕緊問她叫什麼名字、家住哪里。

在老人含糊不清的只言片語中,曹鳳梅得知了老人名叫李桂蘭,但故鄉到底在何處,老人是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

可能是在外流浪的時間太長,老人的身體和精神都糟糕了極點,為了改變老人虛弱的身體狀況,陳天強借錢買回了一只母山羊,每天吩咐妻子給羊擠一次奶,讓老人喝下。

兩個月之后,李桂蘭老人紅光滿面、神采奕奕,與剛被撿回家時簡直判若兩人。

然而,父親給老人買母山羊補身體,這引起了女兒陳月鳳不滿的情緒。

因為陳月鳳出生時不足月,小時候的身體一直都很瘦弱,曹鳳梅就和丈夫商量著要給女兒買只母山羊擠羊奶補身體,那時候的陳天強手頭很緊張,一直拖著沒買。

如今父親卻借錢給一位陌生奶奶買墓山羊,陳月鳳的心里十分委屈,她覺得爸爸對一個外人都比對自己這個親生女兒好。

察覺到女兒心里的不平衡后,陳天強單獨找到她,語重心長地說道:

「李奶奶不是外人,她會一直在咱家住,是我們共同的親人,作為晚輩的我們孝敬她這位長輩,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還有一次吃晚飯的時候,李桂蘭鼻子不舒服,來不及轉身處理,就向著飯桌上打了一個噴嚏,嘴里的飯粒也噴到了對面陳天強兒子陳鯤鵬的飯碗里。

陳鯤鵬感到很不衛生,他把碗筷一摔,怒氣沖沖地轉身離開了,留下飯桌上的李桂蘭老人一臉尷尬,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

當天晚上吃過晚飯后,陳天強找到兒子,將他叫到院子里,對他說道:

「李奶奶年紀大了,身體又有一些毛病,剛剛也是不小心,你不要嫌棄。爸爸媽媽和你都會有老的那一天,也有噴飯粒的時候,如果遭到了嫌棄,你心里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聽完了父親的教誨,陳鯤鵬羞愧地低下了頭,他主動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并且從那以后再也沒有嫌棄過李桂蘭老人。

可能是之前受過刺激,加上長期在外流浪,李桂蘭的精神有一些問題,腦子時而清醒,時而糊涂。

每到犯病的時候,她就會一個人跑出門,對著路上過往的村民破口大罵,有時候還會追著小孩到處跑。這些事情的善后,自然就落到了「兒子」陳天強的頭上。

每當出現這種情況,陳天強就會一一登門,向被李桂蘭得罪的人家賠罪,他還會主動買一些玩具,送給被李桂蘭老人嚇到的小孩。

后來,陳天強帶李桂蘭去醫院看病,醫生開了一些對癥的藥物,加上如今的生活安穩幸福,李桂蘭老人的癥狀逐漸轉輕。

2014年3月,李桂蘭老人出門遛彎,由于年事已高,不小心在一個臺階上摔了一跤,左小腿摔成了骨折。鄰居看到后趕緊給在工廠里的陳天強打電話,陳天強立馬放下手中的工作,帶著李桂蘭去市里的醫院進行手術治療。做完手術后,李桂蘭需要在醫院住院一段時間,在這期間,陳天強衣不解帶地陪護在老人的病床前。

他為老人喂飯喂藥、端屎倒尿,給老人買排骨湯和肉夾饃補身子,自己就著饅頭咸菜湊合。出院后的李桂蘭腿傷沒有完全康復,醫生吩咐需要在家靜養,可是一個月不出門,李桂蘭憋不住,吵著嚷著要出去走走。

思前想后之下,陳天強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他讓妻子用繩子和牛仔布縫制了一個結實的大背兜,每天用這個背兜背著李桂蘭老人出門看風景。

看著老人出門后手舞足蹈的樣子,陳天強的心里也特別開心。因為從小遭受過苦難,知道生活的不易,陳天強平時在生活中十分節儉,舍不得為自己多花一分錢,可是對于李桂蘭,他卻顯得十分大方。

一晃22年過去了,陳天強把李桂蘭當做親生母親來奉養,他寧可虧欠自己和兒女,也從來沒有虧待這個和自己毫無血緣關系的老人半分半毫!

以實際行動奉養素不相識的流浪老太22年,不僅把她當作親娘來照顧,還以此來教育兒女要尊敬孝順老人,陜西陳天強的確稱得上是一個「大寫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