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場「殘破婚姻」,成胡因夢人生唯一「路障」與李敖糾纏30多年,受盡詆毀,如今再出發:他的傷害是最好的歷練

隱城 2022/05/25

1971年,18歲的胡茵夢從台灣的輔仁大學離開。

于是乎,學校有聲音說:「輔仁的春天,沒有了。」

被譽為七十年代台灣省第一美人的胡茵夢,在學生時期,毫無疑問,也是校園里的風云人物。

學生、演員、作家、翻譯家。

每一個階段里,她的美貌,都是不可忽視的利器。

這個利器讓她一路走來,每一個身份的轉換,都是非常順利的。

優渥的家世,出眾的長相和才華,胡茵夢的人生,如果沒有遇到李敖,將會是所有人的羨慕的存在。

不過命運有時候大概就是這樣的。

太過順利了,總會給你設置一些路障,去讓你更好地成長。

李敖,就是胡茵夢那成功的人生里,唯一的路障。

一、出身名門,特立獨行

1953年,胡茵夢出生于台灣的一個政界家庭里。

父親是政府的高級官員,母親出身大戶,讀過書,會習字,還能代寫狀子。

單從各自的外在條件來看。這樣的家庭,無疑是非常好的。

不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知識分子組合的家庭,也不可避免在日常生活中發生碰撞摩擦。

出身大宅院的妻子雖然有知識文化,可是卻也多了一份功利心。

金錢第一,她第二,別人排在第三位。

胡茵夢母親的人生順序就是如此。

而自幼失去親人的胡父,生長于天地間,自由浪漫慣了。

即使從政,也不改這種性子。

性格和追求的截然不同,成為他們夫妻二人之間跨越不過去的鴻溝。

這個裂痕,即使隨著胡茵夢的出生,也未能夠修復。

愛孩子和他們爭吵并不沖突。所以胡茵夢的童年,得到的,并不全然是美好的。

她得父親寵愛,可卻受到沉迷麻將的母親的苛待,經常會被母親拿著棍子追著她打,還叫囂著說要打死她。

如此便罷,后來,她的父親不能再忍受這種在功利和爭吵中過活的壓抑日子。

離家出走了!

離開后,他還做了一件很傷胡茵夢和她母親的事情。

同另一個女人同居,有了事實婚姻。

那個女人沒錢,可是卻給了他父親從未在原本的家庭里有過的溫暖和安全感。

母親沉迷賭博,父親外遇,這種家庭的底色,毫無疑問是灰色的。

在這樣的家庭底色下長大的胡茵夢,比很多人都要早熟而叛逆。

她自信張揚,大膽開放。

在那個露個肩會害羞,談戀愛牽牽手都會臉紅的保守年代,她能昂首挺胸地穿著西方小洋裙,背著吉他,拉著男友的手在校園里走。

這樣乖張而特立獨行的胡茵夢,注定是不會僅停留在一個地方,也不會停留在一個人的身上。

所以在進輔仁大學沒多久,她就從那里離開了。

去了國外,沒有水土不服,相反的,國外環境給了她新的美好體驗。

她很快便融入其中,在這座陌生的城市里,盡情地釋放自己的心靈。

二、不愿提起的試婚之旅

胡茵夢之所以那麼果斷而堅決地從輔仁大學離開。

并不是因為心血來潮,而是因為一個叫沙芃的男人。

家里給她介紹的相親對象。

這個相親對象家里是做航運生意的。

外在條件同她家是旗鼓相當,只是一個從政,一個從商而已。

不僅是家境好,男方自己本身也非常的優秀,不是那種依賴家里,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富二代。

他在成年后,便沒有再依靠家里,而是自己在國外半工半讀,完全了自己的學業,讀到了名校研究生畢業,后又在那里發展自己的事業。

兩人一開始,大多是通過書信往來。

不過隨著交流的日久年長,渴望和對方有進一步發展的種子就生根發芽了。

最終,她才不顧反對,從輔仁大學退學,只身前往異國他鄉,和這位相親對象走到一起。

二人開啟了一段試婚之旅。

不過最終,這段遠赴重洋,轟轟烈烈的感情,最終也沒有得到一個美好的結局。

胡茵夢和他,到底還是分開了。

分開緣由不得而知,她本人并不是很愿意再去提起這一段荒唐的青春。

雖然是為愛遠渡,不過胡茵夢并不是什麼戀愛腦,依偎著他人成長的小女人。

在國外的那幾年。

她先是在新澤西西東大學攻讀了大眾傳播系,后又轉到紐約的模特學校,成為了一名藝術生。

戀愛、學業、她是一點沒耽誤,真正做到了那一句話,不負青春!

1974年,大學畢業,她回到了台灣。

不過她不知道,命運給她的另一番饋贈才剛剛到來。

天生麗質難自棄。

21歲,她剛回不久,就被導演徐進良發掘。

就此,開始了她人生的新副本——娛樂圈十二年體驗卡。

東方美和西方的野性灑脫在胡茵夢身上完美融合,并賦予了她一種特殊的魅力。

美貌和才情讓她在演藝圈無往而不利。出道作品《云深不知處》一舉爆紅。

后又拍攝了《我是一片云》《海灘的一天》等電影。

這些作品讓她在圈子里站穩腳跟,成為七十年代著名的文藝片演員。

和林青霞、林鳳嬌、胡慧中齊名,并稱為「台灣四美」。

這四美中,獨她又有了七十年代台灣第一美人的稱號。

從這一個個的美稱中,可想而知她在圈子里的發展勁頭。

她的事業一直是非常順利的,出道做女主,各種美譽加身,幾乎沒有低谷期。

短短十二年里,拍攝了四十來部作品,獲得了專業獎項上的認可。

如果一直在演藝圈發展,相信一定會有更高的成就。

然而,這一切,在一個名叫李敖的男人出現后,便戛然而止了。

三、自以為烏托邦式的愛情婚姻

從小就接受著不一樣的家庭教育。

胡茵夢張揚大膽的個性中,其實埋著一顆浪漫主義的心。

對愛情有著很高的追求。

1979年,出道四年的她,在李敖的好友,更是伯樂的雜志社老板蕭孟能家中遇見了李敖。

當時的她,身邊是好賭的母親。

而李敖的身邊,是他的女朋友劉會云。

劉會云不僅是李敖的女友,還是她母親麻將桌上的牌友。

就是這麼一個錯綜復雜的關系,才叫他們有了這一次的相遇和后來的牽扯。

李敖是個有才無德的人。

盡管已經有了女朋友,但對于闖進他世界的美人,并不避諱,相反的,主動又熱情。

第一次見面,他就對胡茵夢和她的母親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并且絲毫不掩飾地盯著胡茵夢看。

在西方接受過教育的胡茵夢沒有覺得他這一種行為是對自己的冒犯。

默許了他這種無禮的舉動。

在這之后,李敖拋棄了他原來的正牌女友劉會云,然后開始對胡茵夢展開了追求。

經常約她見面,和她喝咖啡、聊文學,還帶她去看自己的十萬藏書。

本身就對愛情有著浪漫主義幻想的胡茵夢在這些文化和理想的糖衣炮彈下。

深深的淪陷了。

分手時,李敖對前女友劉會云說:「我愛你還是百分之一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避一下了。」

這種文化流氓,連負心都說得如此的理直氣壯,冠冕堂皇。

不過胡茵夢并不了解李敖的本質。

她沉醉在李敖為她編織的愛情幻想中,她心目中的李敖,是頑童性格,步入中年還有一顆赤子之心。

有一點點的好感和欣賞,愛情就自然而然的發芽了,于是沒有多久,胡茵夢就和他走到了一起,并且結了婚。

這個婚姻是如此的草率,這場婚禮也是無比的簡陋,什麼都沒有。

胡茵夢穿著睡衣從家里跑過去找他,兩人就在李敖的住處簡單的辦了禮而已。

那時候的她,大概想的是自己終于遇到了夢想中的烏托邦式愛情。

一定不能錯過,必須牢牢抓住了。

所以盡管才認識幾個月,彼此沒有很多的了解,家人也不同意的情況下。

毅然決然的嫁給這個大她18歲的男人。

可她卻不知道,這一場自以為烏托邦式愛情的婚姻,才是她人生噩夢的開始。

四、救贖者和毀滅者

他們的婚禮很簡陋,可是名人的結合卻是異常轟動的。

時代周刊都報道了他們在一起的消息。

不過,這種盛大的場面,僅僅維持了不到一周,就迎來了危機。

李敖大膽敢言……然而口無遮攔。

他不會細細地去思考自己發表每一番言論所帶來的輿論和后果。

在這種恃才傲物的自大下,到底是翻了車!

結婚一個星期。

作為妻子的胡茵夢,就因為他曾經的問題被殃及池魚,被暫時封殺,不能再演戲了。

被迫回歸家庭的她放下自己原本的身份和驕傲,為這個男人洗手做羹湯。

然而,自小養尊處優,沒有干過多少家務活的胡茵夢做起這些事情來,是如此的不順。

在她面臨這些困境時,丈夫李敖不是支持鼓勵她,相反的。

是對她破口大罵,言語貶低。

因為煮錯一個排骨湯,就被人指著鼻子罵說:「你這個蠢蛋!」

兩人常常因為家事和生活細節吵架鬧矛盾。

一吵架,李敖就開始玩失蹤,或者反鎖房門,拒絕溝通交流。

任憑妻子如何哀求也不理睬,知道對方放下身段道歉,事情才能過去。

不僅如此,在結婚后,深入對方的生活。

胡茵夢才發現,這個作家的生活,并沒有他們相識和談戀愛時談天說地,品茶賞花那般美好。

李敖的日常,是非常極其無聊的。

他每天一睜開眼睛就是工作,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不良嗜好,但是也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

胡茵夢從小便個性張揚,崇尚并向往自由,這種日復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顯然并不適合她!

她有自己的交際圈子,生活規律,愛好運動。

可是李敖的疑心病重,一旦她出去,超過一個小時不回家,李敖就會懷疑她出去和人私會了。

這種懷疑引起的情緒就是暴躁易怒。結局就是爭吵,無休止的爭吵。

從小生活在父母感情不合的她,最終婚姻還是走向了他們的老路。

大概也就是這場婚姻,讓她理解了當時父親的絕望。

為何寧愿要一個貧家女,也不肯同母親繼續再同一個屋檐下生活。

「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從時,李敖沒能成為我的救贖者。」

「我嫁給他,或許可以幫助他走上正途,婚姻可以給他安全感。」

抱著這樣的想法,即使父母極力反對也義無反顧的胡茵夢最終明白。

他沒有成為她的救贖者,她也不能將他從泥沼中拉起來,相反的,他還成了她事業生活的毀滅者。

這一場婚姻,在他們的「紅娘」蕭孟能介入下,走到了盡頭。

這個介入并非指插足他們二人的感情,而是指在經濟利益上的牽扯。

五、體面失婚卻背后辱前妻三十年

蕭孟能是李敖的伯樂。

在他因為各種事情入獄,名聲狼藉之時,是蕭孟能大膽啟用,在文學界捧紅了他。

不過最后,對方卻反將了他一軍。

把自己托給他保管的兩千萬財產占為己有。

于是他們結婚不久,蕭孟能一紙訴狀,將李敖告上了法庭,并且請求胡茵夢幫他作證。

種種證據擺在胡茵夢的面前,她心中的信仰徹底坍塌。

自己曾經以為孤傲獨立,遺世清醒的人,不過是一個傾吞他人財產的偽君子。

婚姻里的不堪和信仰的坍塌讓她對李敖徹底絕望。

于是答應了蕭孟能的請求,為他出庭作證。

法律還是公正的,在證據確鑿,又有枕邊人的證詞作證下,李敖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

兩人的婚姻關系,到底結束。

李敖是個文化流氓。

如同和前女友劉會云分手說的百分之一百的愛和千分之一千的愛那番言論一樣。

對于這一段婚姻的結束,他也保持著十分的體面,在失婚聲明中表示,這一樁婚姻的失敗,全部在于他,胡茵夢并沒有錯。

還說自己之所以舉手投降,是因為胡茵夢是他心愛的人,所以他不抵抗,在聲明的結尾,還祝福對方,希望她不再有憂愁。

然而,這不過是場面話而已。

在同胡茵夢失婚后,他反手便將前妻給告了。

二人對簿公堂幾年,他在各種公開場合中用文人的方式,將這一段僅僅維持三個月的婚姻拿來說事,詆毀胡茵夢。

細談兩人生活時的細節,還說:「美人便秘,與常人無異。」

又責對方文化不高,信那些怪力亂神之事。

2003年,在胡茵夢50歲的生日之際,他還特地送了一束玫瑰花過去,不過這并非是什麼祝福,而是提醒她,即使她再美麗,也已經50歲,年過半百了。

對于李敖不遺余力的詆毀,胡茵夢表現得極為淡然,表示:「多年來,他這麼不斷地羞辱我,對我是很好的歷練。」

因為李敖被雪藏,失去演藝圈的事業,破敗不堪的婚姻給她生活以重擊。

但是,和李敖失婚,她又重新回歸演藝圈,出演了不少的作品,直到1986年。

她才宣布退圈,專攻于文學和翻譯的工作。

對于她在事業上規劃的轉變,不免讓人猜測,或許是受了李敖說她沒文化,信怪力亂神之事的影響。

不過不管如何,胡茵夢到底是退圈了,并且在文學界和翻譯界混得風生水起,狠狠地打臉了李敖曾經對她的指控。

2018年3月,隨著李敖的離世,他們這一段糾纏了三四十年的孽緣,終于是落下了帷幕。

如今,已經69歲的胡茵夢,基本上消失在大眾的視線中。

回頭來看,她這一生遇到李敖到底是緣還是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