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釘子戶索要4倍補償,鄰居也學他,死守5年,結果高鐵「繞道」而建,他哭:列車一過地動山搖

隱城 2022/03/20

有這樣一個奇景: 在一片荒涼的高鐵路基下,居然矗立著一戶人家。當呼嘯的高鐵疾馳而過,感覺那戶人家的小房子,都被震動了幾下。

噪音巨大的高鐵旁,不能住人,這是常識。 但是那戶人家,卻在離高鐵軌道不足十米的地方,一住就是5年,被網友們戲稱為「最牛釘子戶。」

趕上拆遷全村狂喜,一戶人家卻打起了小算盤

事情,還得從2010年說起。 2010年,對于不少住戶來說,是令人頗為愉悅的一年。那一年,高鐵規劃建設圖落成。按照圖紙的設計,這段高鐵需要經過他們所在的住宅區。

也就是說,政府需要徵用這一塊村民的建築用地,將其從原本的普通居住用地拆遷為高鐵架橋。 得知這一消息,村民們紛紛奔相走告——村子裡要拆遷了!「拆遷戶等于暴發戶」,村民們對此早有耳聞。

因此,不少人都盼著自己的房子能被拆遷,從而一躍成為「拆二代」。這樣他們不僅能搬進城市裡住上大房子,或許還能拿到不少補償款。當時,政府給出的補償價格,與市面上正常的拆遷價格基本上是一致的,並且只多不少。

政府提出,只要住戶同意拆遷條件,按照家中面積和人口進行分配以後,基本都能得到百萬以上的補償款。 這上百萬的補償款,對于小地方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正常的農戶人家,種種地或者做點小生意,一輩子也不可能存出那麼多錢。

因此,不少村民都接受了當地政府給出的賠款政策,歡歡喜喜地拿著補償款搬出了自己原本的房子,以便給施工方的順利施工提供便利。

可是,在別的住戶紛紛談好條件搬走時,村頭的孫某(化名)一家,卻正在悄悄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原來,孫家一開口就向政府提出了高出鄰居數倍的補償款價格!

他們覺得,自家房子是個三層小樓,並且是帶小院子的,面積較大,理應得到比鄰居更高的補償才行。 可是,孫家要價幾乎是補償標準的4倍。

無論是哪一方,都不可能接受這樣漫天要價的補償款。在多次前來商討勸說之下,孫某一家始終不肯鬆口降低要價。

而且孫某一家的不給夠錢拒不搬遷的態度,還產生了連鎖反應,影響到了周圍的鄰居。在他們家的斜對面,住著王某(化名)一家,兩家關係還算不錯。王某一家本來覺得政府給出的價格還算合理,準備和其他的住戶一起搬走。

可是看到孫某一家敢開出這麼高的價格,他們忽然開始懷疑,自己走正常補償方案,錢是不是要得少了。抱著賭一賭的心理,王某一家便也沒有搬走,想要留在這個地方繼續觀望一下地方政府會不會按照孫某要的價格給他。

如果當地政府能給孫某一家高出標準4倍的補償款,那麼他也勢必得得到同樣的補償才能搬走。 因此,這兩戶人家就這麼在這裡和政府耍起了賴,在價格問題上一再和當地政府討價還價。

為商討無果發愁,迫不得已修改規劃

在多次商討之中,當地政府漸漸開始焦急起來。 開工在即,交工日期本就緊張,還因為這兩家釘子戶工作遲遲不能鋪開進行。

當時,為了確保杭甬高鐵的通道的規劃能正常如期建設, 政府在價格上已經一再作出讓步,願意以高于市面平均水準的價格,給予補償款。可是這家住戶就是不同意,不僅不提按人口還是按平方計價的問題,反而一口咬定自己認定的補償金數目。

看見孫家的堅決態度,王家自然是有樣學樣,也堅持索要高額補償才願意搬走,否則就不讓他們順利開發和施工。這愁壞了當時當地的政府。他們只能按照國家標準、市場標準進行價格補償,根本不可能滿足這兩戶人家「獅子大張口」的需求給予補償。

這樣,一方面是不合標準,另一方面他們的補償預算也沒有那麼多。

況且,如果給了這兩家巨額補償,那麼之前接受了補償順順利利搬走的住戶,會不會鬧事、會不會去而復返也是個未知數。

各種復雜的問題和情況,一下擺在地方政府面前。

經過相關部門的多次開會、討論,最終決定放棄對兩家的規勸,從自己這邊能做的調整下手,儘快開工。而從自身著手能夠進行的改變,也就是修改一下規劃設計圖,讓高鐵架橋的路基建設得稍微偏離一點這兩戶人家。

雖然這樣在具體施工的時候會復雜一些、建設預算也會更高,但是卻避免了會帶來的後續影響和拆遷問題上的不良范例。

在設計規劃師和建築師等溝通過之後,一致認為這樣是可行的,而且不會影響工程最終竣工的日期。在實地考察了數次後,新的規劃圖出來了,施工方緊接著就進場開了工。

隨後,已經搬走的住戶的房子開始一戶一戶地被推倒。 施工方忙忙碌碌,就是再也不見有相關部門的人前去孫某家和王某家勸說其搬走。

得知真相焦急不已,三番五次前去協商

兩戶人家不時探頭出去觀望工程的進度。 當他們看見周圍的房子已經全部被推倒和清理乾淨、工程已經有條不紊開始正式建設時,心裡終于慌了。

他們有了不妙的預感——在他們兩戶都不搬走的情況下,怎麼會說施工就施工了呢?孫某多方打聽專案的施工進度,終于從以前鄰居那裡得知,相關部門的設計院修改了規劃設計圖,新的施工路線不再需要他們兩處房屋的地皮了。

這下別說高出標準的巨額補償金,就連一分錢他們也拿不到了。孫某當時就傻眼了,面對記者採訪時他坦言: 「確實是一下子就慌了。」

他們萬萬沒想到,已經設計好了的規劃圖居然還能更改,更沒想到一個整體性的項目居然可以避開他們兩家的房子進行。這個時候,孫某和王某兩家開始想方設法去接近地方政府,想要重新協商補償條件。

這一次,他們提出: 不要高額價格了,只要原價補償就好,房子隨時都可以拆。可是工程建設已經開始,新的規劃圖已經啟用,怎麼可能他們說拆就再去拆掉規劃裡不需要的建築。

有關部門早已經不再需要他們兩家的妥協,當然更不可能多此一舉再給他們補償款。因此,他們一再前去的時候,工作人員明確對兩家人表示: 「我們不再需要你這塊地了,你願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兩家人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境地,焦急不已。 此後的幾年時間裡,兩戶人家不斷前去找施工方商量,找當地有關部門商量,只可惜得到的答覆都是不拆了。

灰頭土臉的兩戶人家,只能從窗戶裡,看著工程項目一點一點地建起來、看著周邊除了自己這兩戶之外再也沒有別的人家。隨著高鐵架橋的建設,周圍的超市和集市也漸漸沒了。他們想要購買一些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物品,都得跑到很遠之外的超市。 2015年,高鐵建成通車了!

塵埃落定成釘子戶,日日夜夜忍受滋擾

與看著高鐵順利通車而滿心喜悅的地方政府不同,孫某和王某兩戶人家的心情煩悶無比。

看著原來的鄰居都已經搬進城市住進了窗明几淨的大房子,再看看自己眼前矗立在一片荒涼中破舊的兩層小樓,孫某一家無比難受。

更有不少鄰居拿著當初的補償款做起了小生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更讓兩家人羡慕又嫉妒。可是無論是羡慕還是嫉妒,到了這個時候都已經沒了意義。

堅持了足足五年的時間,這兩棟「釘子戶」的建築真正是取得了勝利——成功「堅守」了這塊土地。 當初不讓拆遷,現在想讓人拆倒是也無人去拆了。

除了拆遷款永遠拿不到了,晚上和早晨高鐵的噪音,也讓他們輾轉反側睡不著。早晨最早的高鐵六點鐘就已經開始轟隆轟隆,晚上的時候最晚一班列車十一點多還在呼嘯。

一家人住在這裡,又是心裡難受又是身體難受,整日裡為此煩悶不已。除了高鐵的噪音,高架橋帶來的粉塵、喇叭的鳴叫還有交通的不便都是困擾兩家人生活的因素。有鄰居提起兩家人的事情,臉上的表情頗有深意:當初搬走也沒這些煩惱了。

事情傳開之後,有人打趣這兩戶人家出行簡直是方便至極, 「出門就是高鐵」「住在高鐵旁邊的體驗」。只是其中究竟有多少生活困擾和心中煩悶,大概永遠都只有這兩家人自己知道。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兩家人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仍不死心還是被拒,人去樓空令人唏噓

高鐵通車後不久,孫某家對面的王某看著拆遷無望,早早搬走後杳無音訊,只剩下了孫某一家還在堅持。可是,孫某一家還是不甘心。 他們又去找了當地相關部門,想要用原價補償款出掉自己的房屋。

但是這次得到的答案依舊是拒絕的。 有關部門明確告訴他:這塊用地只能等到以後有規劃的時候再拆,到時候才有可能得到相應的補償款。孫某聞言心裡反而更是涼透了。

周圍都早已拆了個乾淨,他的房子十米之外就是高架橋,哪裡有可能再拆一次規劃別的用地。孫某後悔極了,而一家三口在這裡也根本無法居住,只能想辦法搬走。

這棟曾經堅持了5年的「釘子樓」,終于人去樓空。最為「釘子」的這一家人,還是搬到了別的地方租房居住。說來令人唏噓,如果這一家人早些接受地方政府給的補償款,早早搬走,或許早就已經過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

只是因為心中貪欲不足,反而只能過著仍舊貧困、難以為繼的生活。 無論再怎麼後悔,都不能挽回當時因為貪心犯下的錯誤了。

如今,坐著這趟高鐵,仍舊能夠看到在距離高鐵路基不足十米的地方,一座破破爛爛的小樓矗立在那裡。 這棟房子因為無人打理已經爬滿了枝蔓,上面還有別人寫上的石油等廣告,一副蕭條破敗的模樣。這種蕭條破敗,恰恰和曾經一夜暴富的「夢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每個人都會有想要一夜暴富的時候,但是也清楚地知道這種想法不過是一種幻想罷了。 生活的前行需要腳踏實地的努力和持之以恆的奮鬥,只有依靠自己的勤懇獲得的財富才是真正長久和令人安心的。

當然,即便是有了拆遷這樣稱得上「一夜暴富」的機會,也不可太過貪心,過分要求不合理的補償,否則很可能會「雞飛蛋打」。 放眼看看天下的「釘子戶」,幾乎沒有幾個有好結果的,什麼也得不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