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伙為保護「一只燒雞」吃官司,因17塊被提告,索賠130萬,他流淚喊冤:我到底有什麼錯

隱城 2022/06/04

當我們開門做生意,遇到未付錢卻想強行帶走東西的客人,該怎麼辦?

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回答—— 「當然是把東西追回來啦!」

確實,客人未付款卻想帶走東西,屬于非ㄈㄚ剝duo或占他人財產,我們有權依ㄈㄚ追回。

可如果在追討過程中,對方摔了一跤,受了傷,這份責任又算誰的呢?

3年前,就發生過這樣戲劇性的一幕。

賣燒雞的韓伊兵,遇到了蠻不講理的于某。

于某在未付錢的情況下,想要強行帶走燒雞。

韓伊兵不肯,追出門去,不料在追討過程中,于某摔倒,造成左腿髕骨gu折。

事故發生后,于某一氣之下,竟將韓伊兵告上ㄈㄚ庭,最終ㄈㄚ院判處韓伊兵10個月。

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事故發生6個月后,于某又憤憤不平地拿著傷情鑒定報告書,向ㄈㄚ院提起申訴,要求韓伊兵賠償他130萬元。

保護自己的燒雞,先被判ㄒ一ㄥ10個月不說,剛出來的韓伊兵,又被告知要賠償于某130萬元。

面對記者鏡頭,韓伊兵激動地指責道—— 「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我保護自己的燒雞還有錯了?難道要拱手相送嗎?!」

一、17塊錢惹的禍

2019年12月24日晚上9點左右,于某晃悠悠地來到利康烤鹵店。

這家烤鹵店的燒雞遠近聞名,于某想要買上一只,回去給碰友們嘗嘗鮮。

此時烤鹵店內守店的店員是韓伊兵。

韓伊兵在這家店,已經工作了10多年,一直認真負責,兢兢業業,很得老板賞識。

「來只燒雞!」

韓伊兵抬頭一看,一股9氣撲鼻而來,正是常來光顧店里生意的于某。

兩人沒有多少交情,加之于某此時已是喝多狀態,因此韓伊兵刻意保持清醒,沒有多說話,便取了一只燒雞放去稱,同時對于某說: 「燒雞130元一斤,老板還要點別的嗎?」

于某嘟囔道: 「太貴了!」

韓伊兵賠笑道: 「老板,一直都是這個價的,不貴啦!」

于某又碎碎念了一會,想了想,又要了一些雞爪。

等燒雞與雞爪一起稱好后,韓伊兵說: 「一共325元!」但是于某卻只給了318塊。

韓伊兵一看便不肯了: 「老板,說好的325元,怎麼還差17元呢?」

于某開始賴皮道: 「我和你們老板認識,老主顧了,就這些了!」說著就提著東西往外走。

韓伊兵急了,一邊追出來一邊喊道: 「老板,你別這樣,還差17元沒付,回頭老板要找我麻煩的!」

于某見狀,索性耍起了混,揚著燒雞連著擺弄了四遍說: 「來來來,你來攔著我!」

韓伊兵自知沒法和于某講道理,想著算了,也不過就是17塊錢,回頭自己墊一下就好了,對于某說: 「你不給就算了,你要走就走,我也不在乎這17塊錢。」

原本此時的于某得了便宜,大可以提著燒雞揚長而去。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韓伊兵的話,卻讓于某惱羞成怒,氣巴巴地回到店里喊道—— 「我不要了,把錢退給我!」

滑稽的是,于某話雖是這麼說,手里卻依舊緊緊地提著燒雞袋子不放,絲毫沒有要退錢的意思。

韓伊兵看了看對方,手里依舊提著燒雞,也按兵不動,沒有去拿錢。

這時于某又氣呼呼地喊道—— 「把你們老板叫來!」

韓伊兵沒法,想著自己占理,索性順著于某的意思,打電話讓老板過來。

看到韓伊兵打電話給老板,于某這才把手里的東西,放到了柜臺上,韓伊兵掛掉手里電話后,也順勢退回對方的錢。

可沒想到,于某拿到錢后,又一把提著燒雞袋子往外走。

韓伊兵見狀,一個拉扯—— 「雞拿來!」

沒扯到燒雞袋子,卻把雞爪袋子扯爛,掉了一地。

于某依舊不管不顧地往外走。

韓伊兵則一路追了出來。

追出門外后,韓伊兵一把扯住袋子說道: 「錢還沒給呢!」

于某則回道: 「讓你少17塊錢都不肯,我和你們老板認識,回頭我把錢補給他!」

接下來,兩人又圍繞價錢的問題,爭執了近2分鐘。

最終見爭執無果,韓伊兵拿起手機,打給了在附近巡邏的村治保主任高某,想讓高某來制止于某的強占行為。

二、波詭云譎的爭執

高某抵達后,接下來的爭執,便開始波詭云譎起來。

這場爭執,在沒有過多目擊證人、錄像的情況下,最終把韓伊兵、于某、高某都繞了進去,導致事故發生后各執一詞,難以理清。

據后來韓伊兵的供述,在高某抵達后,他便回到了店里接著招呼生意,絲毫沒有注意到距離店面30米外的高某和于某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據高某和他的隨行人員介紹, 自己一行人抵達后,很快便制止了于某強占燒雞的行為,從他手里拿過了燒雞。

然后,高某開始嘗試給于某講道理,勸他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沒有必要為了17塊錢和一只燒雞起爭執。

從高某和他的隨行人員的介紹來看,高某的勸解可謂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高某后來介紹,自己在勸解于某的過程中,于某整個人意識是模糊的,說話瘋言瘋語,還開始罵自己。

沒想到,于某索性破罐子破摔,給了自己一拳,自己出于自衛,也朝他臉上狠狠地來了一下。

接下來,兩人的矛盾瞬間升級,隨行人員見狀很快把二人拉開,避免了矛盾的進一步銳化。

可按照于某的供述,情況又不一樣了。

于某說自己是出口罵了高某,說他是韓伊兵的「保護傘」,這才導致高某惱羞成怒,率先朝他上手。

自己被ㄉㄚ之后,也朝高某還了回去,卻被高某擋了回來,沒有ㄉㄚ到。

緊接著,爭執開始層層遞進,進入最離奇的環節。

按照高某的供述,在他和于某的爭執結束后,于某就離開了,自己則留在原地報jing,并沒有注意到于某的去向。

而韓伊兵則回憶,當時他正在店里忙活,見外面沒有了爭吵聲,便出來往外看,沒想到卻看到于某氣勢洶洶地迎面朝自己ㄉㄚ來。

自己躲閃不及,只能撒丫子往外跑,于某緊追在后面。

在兩人你追我趕的過程中,很快來到馬路上,追在后面的于某,因為意識不清的緣故,一個不小心被馬路邊的護坎絆倒在地。

韓伊兵說,于某摔倒后,還不依不饒,自己氣不過,才朝他揮了兩拳,一拳ㄉㄚ在了他左膝蓋上,一拳被對方用手擋住,然后自己就被趕過來的隨行人員拉開。

然而,恰恰是這ㄉㄚ在于某左膝的一拳,讓韓伊兵后來不僅付出了判ㄒ一ㄥ10個月的代價,還被于某索賠130萬元。

在于某供述中,韓伊兵全然成了故意shang害的一方,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此一來,韓伊兵和于某的說辭,就徹底難以理清了。

更加糟糕的是,jing趕到后,調看攝像頭髮現, 除了韓伊兵店里的錄像,確實沒ㄈㄚ證明韓、于二人扭ㄉㄚ 的真實過程。

并且,由于韓、于二人事發突然,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導致高某和隨行人員也沒看到。

這就讓事故的真相,再次蒙上了一層迷霧,根本沒法根據三方供詞來下論斷。

三、10個月和130萬!

事情發生后,于某很快住進了yi院,而韓伊兵則照常到燒雞店上班。

jing方也一度把此次案件,定性為治安案件,事情很快平穩地過渡過去。

然而,就在人們都快把這事忘了的時候,2020年7月24日,韓伊兵卻突然被bu。

很快,韓伊兵有期徒ㄒ一ㄥ10個月,關押在了看守所。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受傷住院后的于某和其家人不服,進行了傷情鑒定。

經鑒定,于某的傷情達到了輕傷二級。

接下來,于某很快拿著手里的傷情鑒定報告,一紙狀書把韓伊兵告上ㄈㄚ庭。

果然沒多久,檢察院便向伊川jing方下達了《逮bu通知書》,jing方很快將韓伊兵羈押入yu。

于某還緊追不舍地要求韓家賠償130萬元。

這個數額,對原本就家境一般的韓家來說,就是個天文數字。

又要被判ㄒ一ㄥ,又要賠錢,韓家人怎麼都想不通,難道別人搶了自己的燒雞,不搶回來,還要拱手相讓不成?!

時至今日,雖然韓伊兵早已ㄒ一ㄥ滿出來,但是關于該案的真相,外界仍舊眾說紛紜,并未有一個定論。我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