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姑娘意外成植物人,家人無情將她扔醫院,女護工無償照顧17年,創造生命奇跡,她淚:不是親生,勝似親生

隱城 2022/04/20

兒女遭遇事故后,變成了植物人,做父母的會怎麼做呢?

有些父母會傾其所有給他們治療,竭盡一生照顧好他們;可也有小部分父母,鑒于自身的實際情況,礙于目前的經濟壓力,選擇放棄治療、「明哲保身」。

有這樣一位姑娘,她在28歲時不幸遭遇事故,變成了植物人,醫生診斷她活不過半年。看到女兒變成了這個樣子,姑娘的父母在醫院待了十天,留下幾千元后,便匆匆返回了千里之外的老家。

所幸醫院里的一位女護工同情這位姑娘,將她接到自己的家中照顧,哪知這一住就是17年!

這位擁有人間大善的女護工是誰?17年里,她和撿來的植物人姑娘都經歷了哪些艱難苦澀?如今,她們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意外的事故,悲涼的親情

2004年5月9日深夜11點,女護工項菊香正在醫院休息室里嚴陣以待。

干他們這一行,隨時都可能面對生命垂危的病患者,所以上班時間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

果然,室外響起了嘈雜聲,護士長用焦急的聲音喊道:「項阿姨,快過來幫忙!」原來是救護車拉來了一名遭遇事故的年輕姑娘。

那時候的項菊香已經48歲了,做護理工作一年多,豐富的護理經驗仍讓她對這名姑娘的護理感到吃力和發愁。醫生說這位姑娘已經成為了植物人,無法蘇醒,對外界沒有任何的反應,她的腎臟受到損害呈現衰竭趨勢,生命預計最多還能夠維持半年。

第二天,肇事司機被抓,但因為經濟條件不好,司機只賠償了幾萬塊錢,這連手術費都不夠,就更不用說每天支付給項菊香的護理費了。可是項菊香并不計較,每天給姑娘擦拭身體,涂爽膚粉,讓她潔凈清爽地躺床上養病。

經過多方查找和身份信息搜索,十天后,終于查清了姑娘的身份并找到了她的家人。

姑娘名叫宋雨薇,是一名教師。幾天后,宋雨薇的父母從老家趕到了醫院,望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女兒,宋雨薇的父母淚如雨下,呼喚著女兒的乳名。

情緒稍微穩定,老兩口向醫生詢問了女兒的情況,在得知女兒很難醒來,并且生命預計只剩下半年時間后,他們不禁心灰意冷。

又過了大概六七天,宋雨薇的父母想回老家,醫院方面不肯同意,雙方由此爭執不下。看著可憐的姑娘躺在病床上,項菊香出于善意,委婉地對宋母說道:「大姐,你們要是家里有事,脫不開身,你們就先回去處理吧,孩子暫時由我來照顧,等過段時間你們再來接她。」

說這話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要承擔多大的風險和責任,項菊香不是不知道!聽到有人這麼說,宋家父母和醫院都同意了。臨走時,宋父給項菊香留下了15000塊錢,當作護理費用。回到家后,宋母開始還通過電話向醫院打聽女兒的情況,后來電話的次數也越來越少,最終也音訊全無。

遭遇交通事故的宋雨薇不幸變成了植物人,如今,她又被自己的親生父母所放棄!

女護工傾其所有幫助,植物人姑娘蘇醒

項菊香和丈夫有兩個兒子,一直很羨慕別人有兒有女的家庭,看著躺在病床上模樣清秀的宋雨薇,項菊香感到一種莫名的親切感,讓人心生憐愛。

她不忍心看到宋雨薇躺在病床上度過自己最后的時光,于是便主動詢問醫生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其蘇醒過來。

醫生告訴她,宋雨薇的傷情嚴重,至少需要經歷幾次大手術才有蘇醒的可能,這些手術的費用加起來需要26萬。

這可讓項菊香犯難了!項菊香的丈夫是一名普通工人,平時對妻子十分的體貼照顧。當項菊香把自己想救治宋雨薇的想法告訴丈夫后,周建慶不是很理解,問她為什麼要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這樣的折騰。

項菊香安慰丈夫說道:「我每天照顧她,對她有了感情,如果不給她做手術,她只能活半年時間,你就幫我這一次吧,等她治好了,我們就去找她的家人,讓她把錢還給我們。」說完后,一向堅強樂觀的項菊香流下了眼淚!

之后,宋雨薇經歷了三次大型手術,所幸每次手術都非常成功,她從手指到眼睛,也漸漸有了知覺。2004年12月5日,項菊香在給宋雨薇擦臉時,發現她的眼睛緩緩睜開了。項菊香連忙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給醫生,醫生查看了她的情況,稱宋雨薇的身體恢復得很好,簡直是一個奇跡。

從醫院到家里,從護工到母親

為了節省費用,也為了更好的照顧宋雨薇,在醫院住了大半年后,項菊香決定將她帶回家護理。由于宋雨薇的腦干神經嚴重受損,記憶一片空白,語言能力和行動能力喪失,所以所有的東西都要重新開始。

這半年來,項菊香對宋雨薇無微不至的照顧,深深感染了醫院里的每一個人。家里的房間數量有限,沒有多余的空床鋪,大兒子周忠強主動將自己的房間讓出來,給這位「撿回來的植物人姐姐」使用,自己則在客廳里搭了一個臨時床鋪。

親朋好友聽說了這件事后,紛紛覺得項菊香太「傻」了,自己的生活本來就比較困苦,現如今還背上這麼一個沉重的「包袱」,這又是何苦呢!面對親朋好友們的勸告,以及周圍鄰居們的流言蜚語,項菊香不為所動,堅持一心一意照料宋雨薇。

有一次,她聽鄰居說起一種草藥能夠活血化瘀,對于疏通經絡有很好的療效,于是她經常走很遠的路程,去山上采摘這種草藥,回家后將其搗碎,敷在宋雨薇的關節上,讓草藥的藥效滲透到皮膚里面。

山路陡峭難行,下雨更是濕滑,好幾次項菊香差點因為采藥摔下山崖,但這并沒有讓她產生畏懼。在堅持了一年多的時間后,宋雨薇的腳趾頭最先有的知覺,偶爾能夠稍微動幾下了,這是一個好的預兆。

家里來了宋雨薇,經濟壓力的增大是可想而知的。為了養活這個從天而降的「女兒」,周建慶除了原本的工作外,還四處打零工,多掙一點錢。在一家四口的共同努力下,他們度過了開始最艱難的兩年,一家人的溫暖有愛、互助無怨,讓項菊香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

丈夫病倒,「女兒」無奈被送安養院

就在向菊香對未來生活充滿希望的時候,病魔侵襲了這個家庭。2007年秋,因為積勞成疾,丈夫周建慶中風病倒了,失去了生活的自理能力。一個貧窮的家里出現了兩位臥床的病人,這讓項菊香感到十分的絕望,她每天忙里忙外照顧著「父女倆」,每天只能睡四個多小時。

因為生活實在是熬不下去了,在當地有關部門的幫助下,宋雨薇暫時被安排到了附近的安養院居住。在「女兒」被送到安養院去后,項菊香能一心一意照顧丈夫,可是她的心總是靜不下來,經常惦記著宋雨薇到底過得好不好。

每個星期,項菊香都會定期帶上東西去看望宋雨薇。每次去,宋雨薇總會伸著脖子,望著窗外的道路,用渴望的眼神等待著她的到來,像一個三四歲的小孩等待著母親一樣,這讓項菊香的心里滿是酸楚。

2008年2月6日,這一天是農歷除夕,項菊香做了很多好吃的,還給宋雨薇縫制了新衣服,打算吃完午飯后就給她送去。可是當她一跨進安養院的大門,有工作人員告訴她,雨薇這幾天很少飲食,經常一個人偷偷流淚,可能是想媽媽了。聽到這句話,項菊香眼睛濕潤,她三步并做兩步跑了進去,看到宋雨薇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床上,臉上還掛著淚珠。

那一刻,項菊香心疼不已,她連喊了幾聲「女兒」的名字,可是宋雨薇一臉木然,沒有任何的反應,仿佛回到了從前還沒恢復的時候。項菊香再也等不了了,她找到安養院的負責人,讓他幫忙聯系有關部門,說自己要將「女兒」雨薇接回家中。

通過多方的努力,2月底,項菊香在民政局辦理了領養宋雨薇的合法手續,宋雨薇由此正式成為了項菊香的養女。

拿到手續的那一天,項菊香百感交集,她緊緊抱著宋雨薇,輕聲說道:「你就是我的親生女兒,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沒有血緣的親情醇厚又綿長

到了2012年,在項菊香無微不至的照顧下,宋雨薇的身體有了明顯好轉。在項菊香的攙扶下,宋雨薇來到了院子里,吃力地走了十多步。項菊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等這一天已經太久了,女兒宋雨薇重新學習走路,花了整整11年的時間。

17年來的辛苦付出,項菊香將母愛的天性展現得光芒萬丈。不是親生、勝似親生!對于一位素不相識的人,她能夠用人間大愛讓其重獲新生,重新擁抱未來,這種善良的舉動,有幾人能夠真正做到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