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妻子帶女兒出走,爺爺拆遷房子「錢全給了三兒子」戶口給大兒子,現「兩兒對簿公堂」72歲老父無家可歸,結局令人心酸

菠蘿蜜 2021/08/06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最美故事,讓你感受不一樣的台灣風土人情。 我是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滿滿正能量的好文章。

 

72歲的張大爺找到電視臺求助。

幾年前,他的房子拆遷,老人把自己的拆遷房給了大兒子。

大兒子曾經許諾他:管吃管住。

可拿到房子後,大兒子卻反悔了,他拒絕和父親一起生活。

年事已高的張大爺只能獨自一人在外租房居住。

現在,他急需找到兒子,解決自己的生活問題。

1

張大爺有四個子女。

前三個都是兒子,最小的是女兒。

80年代,張大爺的妻子帶著女兒離開了他,這麼多年杳無音訊。

二兒子不到二十歲就搬離了家,直到拆遷時才回家,因此和父親的感情淡漠了許多。

張大爺的戶口本來是獨立的。

幾年前拆遷的時候,他把戶口給了大兒子。

把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

二兒子則什麼都沒有得到。

可現在,張大爺卻面臨無人養老的窘境:

大兒子說家裡的拆遷款都給了小兒子,應該小兒子來管父親。

二兒子說自己什麼都沒有得到,讓老父親不要找自己。

小兒子說自己就拿了張大爺的錢,戶口和房子在大哥那裡,應該由大哥來照顧。

張大爺成了皮球,被踢來踢去。

02

二兒子先表態:

自己在拆遷過程中沒有得一分錢。

雖然和母親沒有聯繫,但這幾年一直堅持給母親打生活費。

雖然沒有什麼付出,但是他不會給老人添麻煩。

不說讓老人吃好,但不會讓他餓壞。

作為拆遷中沒有獲益的一方,二兒子沒有什麼利益上的糾葛。

張大爺的養老問題,主要出在大兒子和三兒子的身上。

03

大嫂說,幾年前拆遷的時候,公公把戶口給了自己家,而且沒向他們要錢。

他們用公公的戶口增購了一套60平米的拆遷房,差價由他們支付,戶主是張大爺。

大嫂許諾,拆遷款公公自己花,等這套房子下來的時候,會給公公居住。

可當他們拿到房子,裝修好房子的時候,才知道張大爺將所有的拆遷款都給了三弟。

而且張大爺還聲稱:自己以後生老病死,都要大兒子來負責。

張大爺的做法,讓大兒子非常不滿。

所以,他們沒有執行當年和父親協商好的贍養方式。

大兒子家提出新的贍養方式:

方案1.張大爺可以繼續住在這套房子裡,但是不能讓他們一家來負責老人的生活,應該輪流照顧。

二兒子因為沒有在拆遷中拿到一分錢,他可以不用照顧張大爺。

二兒子的那一份,由拿到拆遷款的三兒子來負責。

三個月一輪,自己家照顧一個月,三兒子家照顧兩個月。

方案2.張大爺用拆遷款買下這套房子,等百年之後,房子由三個兒子平分。

方案3.大兒子出錢,將這套房子過戶到自家名下,這筆錢用來給父親養老。

04

張大爺家拆遷後,剛開始,是三兒子承擔父親的房租和生活費的。

直到兩年前,他不再承擔這些費用。

三兒子說,拆遷的房子,除了當年分給大哥二哥每人兩間,其餘的五間都是為自己結婚準備的,所以拆遷款也應該是自己的。

可大嫂提出質疑,五間房裡有公公的一部分,不應該全都歸三弟。

調解員也提出,將拆遷款的一半拿出來給父親養老。

這個提議,遭到三兒子的拒絕。

原來,張大爺的房子有部分蓋的早,後蓋房子的補償金要比之前蓋的房子低得多。

他只願意將後蓋的兩間房算給父親,以後老人的生活費,自己的那一份不會少。

三弟的建議遭到大哥的反對。

大哥覺得,三弟是這次拆遷的最大受益人,他拿到了所有拆遷費,將近50萬元,卻只將最少的份額算給父親,這不合理。

而且,三弟的房子裡,有父親的心血在裡面。

兄弟二人為了拆遷款怎算,由誰來負責父親的生活費、未來的醫療費等問題爭論不休。

而張大爺作為當事人,只是靜靜地坐在一邊,看著兩個兒子爭得面紅耳赤。

05

在調解員和社區幹部的努力下,草擬了一份贍養協議:

1.三兒子拿出10萬元用作張大爺養老。

2.張大爺住在大兒子增購的拆遷房裡,如果老人生活無法自理,則由三兄弟輪流接回家生活。

3.張大爺百年後,這套拆遷房歸大兒子。

大兒子、三兒子都同意這份協議。

可調解員準備張羅著讓他們簽字的時候,三兒子提出:10萬元,我一次拿不出,可以每年拿2萬,分5年付清。

聽到三弟這樣說,二兒子聽不下去了。

他當場離開,告訴三弟:上法院去吧。

作為這次拆遷中沒有獲益的人,二兒子在調節中,始終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大哥和三弟為他們各自的利益計算到骨子裡。

當說到讓他和其他兄弟承擔照顧父親的義務時,他沒有推脫。

但是看到三弟作為最大的受益人,只願拿10萬元也就算了,還要分期支付,他實在看不下去了。

最終,這份協定沒能簽署。

調解員建議張大爺,去走法律途徑。

06

整個調解的過程並不順利。

大兒子和三兒子為了各自的利益,始終在斤斤計較,尤其是三兒子:

將父親蓋的房子都算作他身上;

讓他把拆遷款進行分割的時候,他想盡辦法把父親的部分往少了說;

讓他出父親生活費,他要求分攤自己以前花在父親身上的房租、生活費;

大家說他是最大受益人,理應多承擔,他哭窮,說自己有四個孩子要撫養;

10萬元其實是大哥做出的讓步,可他依然選擇每年2萬的方法來支付……

他將自己的利益算到骨子裡,卻無視一旁急需贍養的父親。

其實,張大爺的情況並不好。

不知道是老人身體有病還是本來就是如此,張大爺說話糊糊塗塗。

在調解員和記者面前,他無法講述清楚自己的事情。

他的妻子80年代就離開了他,可他卻說兩人分開十多年(張大爺說,他們沒有離婚);

調解員問他夫妻感情怎樣,分手原因是什麼,張大爺說的模棱兩可,只說打過妻子;

在介紹情況的時候,更是無法清楚的表述,都是瞭解他家情況的社區幹部在一旁講解;

他不知道自己家分了多少補償款,也說不清楚當年下發補償金的流程;

連他名下的拆遷房在哪裡,哪棟樓他都不知道;

關於拆遷款和房子的事,他似乎都不能做主……

如果張大爺頭腦清醒,他應該房子、賠償款都拿到自己手裡,也不至於今天的局面。

而老人的家庭經營得更是稀裡糊塗。

在節目裡,觀眾看到的不僅是糊塗的張大爺,斤斤計較的兒子們,還有冷漠的家庭關係。

妻子和女兒離開後,幾十年沒有過聯繫,現在怎麼樣都不知道;

二兒子不到二十歲離家,直到2016年臨近拆遷才再次出現;

張大爺很長時間沒見過兒子們,他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的聯繫方式,只有通過社區幹部,才把兒子們聚集在一起;

不僅夫妻間沒來往,兒子們也從沒有和母親、妹妹聯繫過,二兒子雖然負擔母親的生活費,但是對她們的情況一無所知,大兒子連母親的生活費都沒有支付……

整個調解過程,都是在討價還價。

看不到父子之情,看不到兄弟親情,更沒有親人間應有的關心。

冷漠的家庭,培養出冷漠的子女。

張大爺年輕的時候,沒有經營好自己的家庭,創建良好的家庭氛圍。

在關鍵事情裡,沒有當家人應有的決斷和主見。

當他年紀大了,終於嘗到當年釀造的苦果。

请持续关注萬象娛樂新聞,保證每天都有新收穫,让你的生活更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