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少女外出打工失聯13年,家人曾接到2個「陌生男人」電話,掛斷后預感不妙

隱城 2022/06/18

2009年12月的一天,張鳳英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電話,問她索要4000元錢。

男子表示, 張鳳英的女兒徐艷琪生病了,住在某個傳染病院,讓張鳳英去外地看望。

張鳳英非常擔心女兒的安危,想要進一步了解信息。

但對方打電話的目的似乎只是為了要錢,絕口不提女兒所在的地址。

城市那麼大,對方沒有告知醫院具體的地址,張鳳英能到哪里去尋找呢?

然而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張鳳英從女兒發的短信和社交平臺上留下的信息中,發現了更可怕的「陰謀」……

少女曲折打工,人間蒸發13年

張鳳英的女兒徐艷琪1991年出生,家里有姐弟5個, 徐艷琪排行老三,上頭有2個姐姐,下面還有一對雙胞胎弟弟。

徐艷琪身材高挑,雙眼皮大眼睛,扎著馬尾辮,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姑娘。

2009年初,18歲的徐艷琪從一所大專院校畢業。

此時的徐艷琪剛踏上社會,還有些稚氣未脫。

張鳳英希望女兒離家近些,于是在舅舅的介紹下,徐艷琪進入了一家證券公司工作。

證券公司的工作不算太累,也有固定的休假,不過徐艷琪總覺得這工作沒什麼發展前途。

在和同學的閑聊中,徐艷琪得知去大城市賣衣服能掙大錢,就生出了去大城市闖一闖的想法。

到了2009年11月底,徐艷琪再也按捺不住了,外面的世界太精彩,她打算辭掉證券公司的工作。

徐艷琪跟舅舅說明情況后,又給母親張鳳英發了一條短信,表示 自己要和同學一起去大城市賣衣服賺錢。

事發太突然,張鳳英接到女兒的短信后,不同意女兒的決定,連忙給女兒打電話,但沒有人接聽。

張鳳英只得給女兒發短信,表示:「不要跑那麼遠,趕緊回家。」

這時徐艷琪哪里肯聽,她告知母親,自己已經在去往外地的路上, 并回短信表示:「這個機會不能錯過!」

對于女兒徐艷琪的「先斬后奏」,張鳳英和家人們都表示很無奈。

但他們隱約覺得徐艷琪的這次遠行不靠譜,繼續給徐艷琪發短信勸說其回家。

徐艷琪是鐵了心不愿回家了,并且她交代的行蹤也越發飄忽不定。

按徐艷琪自己的說法,她一會要跟著老板娘賣衣服掙錢,還要去香港培訓,一會又要出差去南方,總之她的行程很「忙碌」。

家里人很著急,怕她離家太遠沒人照顧,便讓徐艷琪的大姐去外地「接應」。

徐艷琪也松了口,表示自己會去車站接大姐。

但后來,這個決定又被徐艷琪否決了。

因為她一直不說清楚會面的時間和具體的地點,這個會面只能不了了之。

兩個陌生男人的電話

2009年12月的一天,張鳳英曾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聽聲音是一個年輕男子。

對方表示徐艷琪病重,讓其支付4000元錢,并讓張鳳英去探望。

這個男人說完之后,就急匆匆地掛掉了電話,張鳳英想知道醫院的地址和具體信息,但這個男人一直沒有再回話。

張鳳英和家人們在掛斷這個電話后,有些不妙的預感,但事情似乎越來越嚴重。

不久, 張鳳英又接到另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讓她支付4000元,表示這是徐艷琪男友欠的錢。

2個陌生男人用的都是網絡電話,所以無法查詢到電話所在的地點。

張鳳英非常疑惑,給徐艷琪的手機發去了短信核實, 徐艷琪回短信表示:「同事沒錢了,不要理他。」

收到女兒的短信后,張鳳英和家人們都松了一口氣。

期間,女孩經常會發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電話費也消耗地很快。

家人怕她手機停機,不停地給她充話費。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徐艷琪就像一只斷了線的風箏,徹底和家人失去了聯系。

幾次短信之后, 張鳳英和家人們再也無法聯系上她。

大家心急如焚地到處打聽消息,找親戚朋友們追問她的行蹤,但朋友們都表示「不知道」。

張鳳英和家人們無奈地報了警,警方聽了他們的訴說后,立即進行了調查,發現徐艷琪確實到過外地,但不久又返回了老家。

警方決定用手機號尋人,發現徐艷琪的手機號已經被注銷了,且注銷時用的是名叫「徐明艷」的假身份證。

營業廳里的工作人員表示:「注銷手機號的,就是小姑娘本人,小姑娘還說不想讓爸媽找到她!」

因為銷號的理由「與眾不同」,工作人員對那名辦銷號的女孩印象深刻。

家人和警方想要進一步尋找營業廳里的視訊時,發現里面的監控已經壞了,線索就此中斷,查不出有用的信息。

張鳳英和家人們對那兩個打電話的陌生男人表示懷疑,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女兒的短信到底是不是她本人發的?

張鳳英和家人們登錄上了女兒的社交賬號,卻展現了更加讓人細思極恐的「陰謀」。

失聯13年,生死難料

在徐艷琪的社交平臺上,能看到她查詢過有關醫院的信息,所以在她銷號之前處境艱難。

另外,徐艷琪沒有銷號之前,還曾發過一條「懷孕了還被動手」的短信。

徐家人都很著急, 他們猜測,徐艷琪是不是被人「禁錮」了。

家人們懷疑徐艷琪是不是誤入了傳銷組織被洗了腦,或是被人控制了,已是身不由己。

在她離開時,并沒有和家里產生什麼矛盾,家人們實在想不通她為何要銷號,并且一直不跟家里聯系。

和徐艷琪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發小賈女士在采訪時說:「徐艷琪雖然一直很內向,但家人對她很好,沒有聽說過她要去外地打工的事,不理解她為什麼不跟家人聯系。」

多年來,徐艷琪的家人一直在努力地在打探消息,還曾去兩地尋找,到處張貼尋人啟事。

同時,警方也在不斷地尋找,卻杳無音訊。

警方曾采集了張鳳英和丈夫的血樣,把數據上傳到了DNA數據庫,又給家人們帶來了希望。

2020年時,徐艷琪的母親張鳳英再次求助媒體,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女兒,這時離女兒離開已整整過去了11年。

張鳳英拿出女兒的照片一張張放在桌子上看,哭得撕心裂肺。

女兒從小到大的照片她都一直保存著,每每看到女兒的照片,她的心就像被撕扯一般痛苦。

這時已臨近過年,張鳳英思念女兒的心越發強烈。

她傷心地拿起張艷琪小時候的百日照端詳,照片上一個戴著帽子的小嬰兒正好奇地看著鏡頭。

胖乎乎的小嬰兒有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又漂亮又可愛,張鳳英哭著說:

「琪啊,這是你百天的照片,我看到你我就想你。也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只要有你的消息,怎麼都好啊。」

「你在哪里?快回來吧,讓我們知道你在哪里,你還好好地活著就行。」

張鳳英痛心疾首,用祈求的語氣呼喚女兒快回來。

徐艷琪的兩個雙胞胎弟弟已成年,他們曾無數次地詢問辦案員警,但一直沒有姐姐的消息。

他們在求助媒體時和姐姐隔空對話:

「你快點回來吧姐,馬上過年了,家里都希望能和你過一個團圓年,爸媽他們都已經老了,都希望在有生之年再見你一面。」

疑點重重,家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目前,網上仍然沒有徐艷琪被找到的消息,張鳳英和家人們依然沒有放棄,時常會拿著尋人啟事打探消息。

尋人啟事上印著徐艷琪的三張生活照,照片上的少女擺著各種姿勢,一副朝氣蓬勃又涉世未深的模樣。

為感謝好心人的幫助,徐艷琪的家人愿意給提供有效線索的人獎勵5萬元現金,能提供線索并幫助找到本人的獎勵20萬元。

為了找到女兒,張鳳英學會了各種網絡平臺的操作。

她時常會登上女兒的社交平臺,發一下信息,希望女兒的好友有女兒的消息后能聯系她。

張鳳英時常會穿梭在各種尋親論壇發一些尋親信息,在虛擬世界里尋找女兒的蹤跡,雖然尋找女兒如同大海撈針般困難,但她一直沒放棄。

2022年,徐艷琪已經31歲了,或許她已經結婚生子,有了一個美滿的家庭,或許生活過得并不如意,在這世間的某個角落里黯然神傷。

而張鳳英做夢都想見到女兒,哪怕只知道她過得很好就夠了。

徐艷琪離開的時候,兩個雙胞胎弟弟還小,現在弟弟的已經成家,而弟妹們也在幫忙在網上尋找她的信息,尋找徐艷琪成了全家人的重要任務。

弟妹賈雪珂對徐艷琪失蹤的過程和細節都了如指掌,跟記者介紹時,她表示: 「希望有好心人能提供線索,也希望三姐徐艷琪看到信息后能早日回家。」

近些年,家人們還在不斷地前往永城、鄭州等地尋找,希望能找到相關線索。

對家里人而言,徐艷琪所有的經歷已不再重要,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地活下來,一家人能團聚就是最大的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