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8歲老母親被子女強行送安養院,90萬存款被拿走,兒媳嘆息:我們也是逼不得已

隱城 2022/06/24

2021年3月的一天,劉榮芳老人剛吃過午飯,3個子女突然闖進來。

「媽,附近一家新開的養老院條件不錯,我們帶您去看看。」

沒等劉榮芳老人回過神來,已經被子女 連拖帶拽塞到車里。

她本以為是去考察一下環境, 沒想到進了養老院,就出不去了。

原來子女早就幫她辦好入住手續, 臨走前他們搜走了劉榮芳老人身上僅有的1300元錢。

78歲的劉榮芳,開始了「獨立」的生活。

老人哭訴道:

「我究竟犯了什麼大罪,這樣對我和關押犯人有什麼區別!」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劉榮芳老人的子女為何做出蠻橫不孝的舉動呢?

強行被送進養老院

78歲的劉榮芳老人是一名退休教師,每月有 1萬3千多元退休金,育有二子一女。

老伴去世后,她獨自居住在距離大兒子家不遠的小區里,生活完全可以自理。

閑暇時,她會和以前的同事們出去跳跳舞、逛逛街, 老年生活過得多姿多彩。

然而這種生活,在2021年3月的一天被徹底打破。

三個兒女來到家中,不由分說就將她送到養老院, 還切斷了她與外界的聯系。

養老院的生活,對劉榮芳老人來說,孤獨且無趣,做什麼事都有人看著。

她唯一的娛樂,就是和一群老人打撲克。

劉榮芳多次要求離開,可是養老院有規定, 必須子女簽字才能放行。

等她想給親戚朋友打電話時,發現通訊錄的 100多個聯系人早就被子女刪除,連手機卡也換掉了。

就連90萬元存款和退休工資卡也被兒女拿走了。

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有一天,劉榮芳無意中得知,養老院的一名員工和她娘家侄子認識。

老人悄悄寫了一張紙條,托那人送到侄子劉建民手上。

劉建民得知后,急忙前往養老院。

見到侄子,劉榮芳老淚縱橫,向侄子哭訴了自己的遭遇。

劉建民不由得火冒三丈,打電話聯系大表哥,質問大表哥為何要這樣做。

沒想到劉榮芳的大兒子態度強硬:

「養老院各方面條件都不錯,我媽住在里面我們也放心。」

劉建民見交涉無果,只能請記者過來協助。

記者的到來,宛若讓劉榮芳老人看到希望。

她連忙展示了行走坐臥,證明身體健康,有自理能力,希望能從這里離開。

劉榮芳的子女,到底為何要將身體健康的老母親送到養老院呢?

子女大聲訴苦

劉建民帶記者來到老人的小兒子李偉家中,老人的女兒和大兒媳也匆匆趕來。

隨后李偉拿出幾大兜保健品,瞬間堆滿整張茶幾。

女兒李璐說起送母親去養老院的緣由- 原來劉榮芳老人迷上了買保健品。

「她整天背著我們出去買這些東西。」

「自己吃不說,還四處送給親戚,萬一吃出毛病,誰能負責?」

看著堆滿一桌子的保健品,記者用手機掃碼查詢了一下價格, 一瓶就要4000多元。

而包裝上不僅沒有保健食品專用標志,連批準文號也沒有。

難道僅僅是因為母親癡迷買保健品,就要把她送到養老院嗎?

說到這里,姐弟倆面色陰沉,情緒明顯低落起來。

他們的父親多年前患上糖尿病,本來在醫生的治療下,獲得很好的控制。

可是自從2018年,父親和母親開始癡迷購買保健品。

在推銷員的吹噓下,這些保健品仿佛「神藥」一般,可以治百病。

父親悄悄停了醫院開的藥,改吃保健品,每天都要吃下去一大把。

直到父親身體越來越消瘦,他們才發現異常。

而父親也最終因為糖尿病并發癥離世。

父親離世后,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母親非但沒有引以為戒,反而變本加厲地購買保健品。

兄妹三人多次勸說,每次母親表面上答應,背地里卻偷偷出去購買。

這種行為,最終發展為病態的癡迷。

母親將買來的保健品分散藏在房間各個角落,比如包在衣服里,塞在床墊下面,就怕他們發現。

劉榮芳老人本身有高血壓和嚴重的冠心病,吃完這些保健品,面部浮腫。

之所以讓她進養老院,也是擔心她會出事,這才切斷她與外界的聯系,戒掉她的「癮」。

聽到這里,侄子劉建民忍不住跳起來反駁:

「我姑姑買藥用她自己的錢,你們管得著嗎?再說了盡孝也要講究方式,你們分明是為了霸占她的錢!」

大兒媳立刻辯解道:

「你們去周邊打聽打聽,誰不夸我們幾個孝順?我們之所以這樣做,也是逼不得已!」

原來,這幾年因為阻止母親買保健品,母子關系一度劍拔弩張。

劉榮芳老人更是當著外人的面辱罵他們,說他們都是不孝子。

而老人的目的,就是通過這種方式,讓子女松口,不再反對她買保健品。

事到如今,老人堅決要回家,兒女堅決反對,事情又該如何解決呢?

母子劍拔弩張

在記者的建議下,李偉、李璐和大嫂三人前往養老院,當面與母親溝通。

遠遠看到劉榮芳與坐在一旁的老人相談甚歡。

看到子女到來后,臉上的笑容卻瞬間消失,換成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

女兒和兒媳一連叫了幾聲「媽」,她毫無回應。

過了片刻,老人才對記者抱怨道: 「我不愿意搭理他們,他們對我不好。」

聽到婆婆這麼說,大兒媳也滿腹委屈:

「媽,你可把我們害苦了,我們哪個對你不好,你還要叫來記者埋怨我們。」

劉榮芳的情緒也激動起來,眼看婆媳倆免不了一場爭吵,記者連忙開導老人:

「買保健品確實不好,那些都是騙人的,兒女也是為了您著想。」

「我花我自己的錢買,誰管得著!」老人急赤白臉地懟了回去。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對劉榮芳老人來說,眼下她最渴望的,就是回到家中,重獲「自由」。

可是在子女面前,她又不愿放下姿態,好言商量。

劉榮芳指著兒女的鼻子罵道: 「你們就是巴不得我死在養老院里!」

一句話,嗆得兒女氣匆匆地離開了。

記者: 「您為什麼不跟兒女好好商量呢,他們雖然行為過激,也是為您好。」

「我商量沒用啊,我都承諾不再買了,可是他們還是不放我。」

或許,也正是老人這種言行不一的承諾,才喪失了子女對她的信任。

思索片刻后,老人決定從自己最疼愛的小兒子身上下手,給小兒子寫了一封信。

「兒子,我已經是快80歲的人了,能活到哪天也未可知,我向你保證,以后再也不接觸這種東西了……」

寫完這封情真意切的信,再聯想到在養老院的孤獨,老人數次哽咽。

那她的子女,會接受她的承諾嗎?

當小兒子李偉看了母親寫的信后,竟然笑了。

「沒用的,這種保證她做了很多次了,每次都反悔。」

女兒李璐也表示,他們不會再相信母親的承諾了。

母親現在想出來,就是為了找她以前的朋友,繼續去買保健品。

所以,他們要等到母親真正想明白的那天,再將她接出來。

姐弟倆口風一致,那老人的大兒子又是什麼態度呢?

大兒子表示并未私吞母親財產

記者又采訪了老人的大兒子李建。

李建說,將母親送進養老院,是兄妹三人商量后的決定。

之前母親買保健品花了幾千塊錢,他們也沒有說什麼,就當作學費了。

他們語重心長地跟母親講了這些 「三無產品」的危害,母親當下承諾,以后再也不碰了。

可是沒多久,母親又再度跑出去,偷偷將買回來的保健品藏在家中各個角落。

再后來,不管兄妹三人如何提醒母親,都毫無作用。

而母親做過的承諾,更是花樣百出。

「我再買保健品,你們就剁下我的手。」

「我要是再買,你們就把我送進養老院,別讓我出來。」

無奈之下,他們這才將母親送進養老院。

至于母親的20萬元存款和退休金,他們也沒有私吞。

兄妹三人共同管理母親的財產,每一筆開銷都花在母親身上,并且有明確的賬目記錄。

說起婆婆,大兒媳更是委屈滿滿。

婆婆住進養老院后,她和丈夫每周都會拎著水果去看婆婆,可是婆婆對他們破口大罵。

最后,大兒媳終于忍受不住,直接和婆婆嗆了起來:

「你沒生我沒養我,我已經盡到兒媳的責任,你沒資格罵我!」

從那以后,她再也沒有去看過婆婆,她也不會同意現在讓婆婆從養老院出來。

眼看一家人僵持不下,記者只能請來調解員介入,緩和一家人的矛盾。

調解員介入

調解員在了解情況后,指出老人之所以買保健品, 實際上是孤獨導致的。

很多保健品推銷員,對待老人熱情,隨叫隨到,比親生兒女還親。

老人購買行為的背后, 是對親情的渴望。

聽了調解員的話,老人的女兒和大兒媳決定主動前往養老院,與母親和解。

她們特地穿上色彩鮮艷的衣服,化了精致的妝,與母親面對面坐下來。

當著老人的面,調解員對子女說:

「老人對養老院的飲食和住宿還是很滿意的,你們有時間,可以帶著老人家出去走走。」

劉榮芳老人默默地插話:

「我不用她們帶,我自己能出去玩。」

「但是您要給子女一個盡孝的機會呀!再說了,您有高血壓和冠心病,自己出去他們也不放心。」

聽了這話,老人沒再反駁。

而李璐和大嫂也表示,以后一周帶老人出去玩一次。

而劉榮芳老人的話,也印證了調解員的推斷:

「我知道那些藥沒那麼神,我就是買個心理安慰,再說推銷員對我挺好的。」

一場家庭矛盾就此解開,暫時落幕。

這起家庭糾紛曝光后,網友分成了兩派。

一派指責老人的子女做事偏激,畢竟老人這麼大年紀了,花自己的錢,愛買什麼買什麼,子女無權干涉。

還有一派,指責老人落到這個地步,是自作自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