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哥哥意外高位截癱,父母也相繼離世,女孩照顧哥哥27年堅持不送安養院,55歲至今未嫁:我是他唯一的親人!

隱城 2022/03/21

2019年,遼寧省的很多媒體報道了一個哥哥患病多年,妹妹卻不離不棄的感人故事。這對兄妹是村里的一戶低保戶,哥哥名叫 宋樹森,妹妹名叫 宋艷紅。哥哥患有高位截癱疾病多年,二十七年來,妹妹一直照顧在哥哥身邊,不離左右,任勞任怨。

在照顧哥哥的這些年里,宋艷紅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思去考慮個人問題,直到2019年被報道時,她都沒有談過戀愛,更不用說結婚成家了。這麼多年來,是什麼給了宋艷紅動力,讓她不離不棄地照顧哥哥?對于如今的處境,宋艷紅又有著怎樣的心態呢?

二哥高位截癱,小妹撐起重擔

宋艷紅,1967年生,現在已經55歲了,但她依然稱自己是個保持著少女心性、對生活永遠樂觀的「小女子」。在面對媒體采訪時,她說:「我經歷過的痛苦,可能很多人都沒有辦法體會,但我身上的樂觀主義精神,也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

對著訪問者,她緩緩回憶著曾經的苦難,回憶著與二哥宋樹森相依為命的生活經歷。

在小時候,宋艷紅家里特別窮,她常常笑稱那時是「吃了上頓沒下頓」。家里窮,偏偏孩子還多,足足8個。養家的重擔,全部倒在了父親一個人的肩上。回憶起那個時候,宋艷說:「那時候的日子真是難過啊,我年齡最小印象不深了,唯一記得最清楚的是我二哥被人說是我們全家人的希望。小時候的二哥給我的印象就是最乖的孩子,用讀書人的話來說就是謙謙君子。」

在1986年,宋樹森在學校不小心被籃球架砸傷。身邊的人趕緊上前把宋樹森送到了鎮上的醫院,家人收到消息后急忙趕到醫院。醫生給宋樹森檢查身體,用手按壓身上的部位,可是宋樹森卻說:「醫生我沒事,我沒感覺疼。」醫生聽完后頓時慌了,隨即進行了更為詳細的檢查,最后醫生對宋家人說道:「孩子是高位截癱,只能慢慢恢復期待奇跡,目前無法治愈!」

高位截癱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從此以后,宋樹森有意識,能交流,但是身體脖頸以下的部位都不能動了,一輩子都只能看天花板。宋父當場昏了過去,不久后,宋父就撒手人寰。

經濟支柱倒了,這一家子的日子更加艱難,母親艱辛地拖著這個家往前走,拖了9年。1995 年,她也拖不動了。臨終之際,宋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二兒子。當時家里大大小小的孩子們都從家搬了出去,還留著的就只有宋艷紅了。

宋母拉著宋艷紅的手說:「你二哥以后就只能交給你了,只是辛苦了你,我可憐的女兒。」宋艷紅抹抹眼淚,對母親保證:「媽媽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二哥一口,我絕對不會丟下他的。」

母親去世以后,宋艷紅料理完后事,其他哥哥姐姐都回到了他們自己的家庭之中,只剩下宋艷紅艱難地照顧著二哥。其實,那時候的宋艷紅也只有28歲,一個弱女子,卻扛起了一個家的重擔。

一句承諾支撐,盡心照顧哥哥

這個家里,只剩下宋艷紅和宋樹森了,宋艷紅如果不工作,家庭生活就維持不下去了。于是,她每天早早起床,提前準備好一天的飯菜,然后對二哥說:「哥,我要出去賺錢了,你好好兒的啊,到中午我就馬上回來給你喂飯,你不要老是想著動,那樣遭罪。」宋樹森不能動彈,連摸摸妹妹的腦袋都做不到,只能用力微笑,告訴妹妹自己聽到了。

出去干活兒的宋艷紅,其實并沒有固定的工作,她沒有條件讀書,只能做一些體力活兒。修路、搬磚、和水泥,哪里有活兒干,哪里有錢賺,哪里就有宋艷紅的身影。有一次,她到工地扛麻袋,管事兒地看著她那小小的身板,都不太忍心把麻袋往她背上放。對此,宋艷紅倒是樂呵呵地笑道:「沒事兒,來吧,我力氣可大了,能扛不少呢!」

時間久了,附近的人都知道宋家小姑娘是個能吃苦肯干事的人,于是哪里有活兒了,他們都特別愿意告訴宋艷紅。

然而,二哥宋樹森的特殊情況,決定了宋艷紅沒法兒天天去外面干活兒,有時候哥哥需要貼身照顧時,她就開始做一些手工活。雖然這些活費時久,還賺得不多,但對于只能留在家里的宋艷紅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機會了。

雖然每天都在干活兒掙錢,但能干的宋艷紅也沒有忽略對哥哥的照顧。除了日常的喂水喂飯、擦拭身體、按摩穴位之外,她還很關注哥哥的心態,總是笑呵呵地對哥哥說:「怎麼樣,你妹妹能干吧,你看每天都把你收拾得這麼帥氣。對了對了,今天我又賺了100塊錢,咱能改善伙食吃點兒好的。」

「是是是,多虧了我能干的小妹,今天在外面累不累?哥在家很聽話,沒亂動,你不要慌,在路上要注意安全。」雖然哥哥沒有辦法走出去,但宋艷紅總是樂此不疲地對哥哥講述自己每天在外面的經歷,通過聊天幫助哥哥寬心,讓哥哥也跟自己一樣保持樂觀。

說到照顧哥哥,宋艷紅總是很自豪:「你看我哥在連翻身都辦不到的情況下,身上愣是沒有一點痤瘡,那是因為我每天都要給他翻身,還經常給他洗被子洗床單,收拾得可干凈。」雖然照顧哥哥很辛苦很累,但樂觀的宋艷紅總是能苦中作樂。

眼里只有家人,無暇顧及個人

從最開始由媽媽照顧哥哥9年,到媽媽去世后獨自一人照顧哥哥27年,這三十多年的歲月里,宋艷紅從一個青蔥水靈的19歲少女,到如今已成為54歲的「小女子」。這麼多年的時間,宋艷紅不是沒有考慮過個人問題,但是家里的情況擺在那兒,她實在沒有辦法去考慮這些個人情愛的問題。

最開始母親還在世時,就有人到宋家說過媒,母親也有意勸她:「看到合適的咱就去相中不?你也老大不小了,該考慮考慮結婚的問題了。」但當時的宋艷紅完全沒有心思,她告訴母親:「媽,我要是也成家了,你咋辦?你就一個人照顧我哥嗎?那我可心疼,我不嫁,陪你一起照顧我哥。」

后來母親也去世了,就只剩下宋艷紅和哥哥相依為命,有男的本來看中了宋艷紅,但一聽說她還帶著一個臥床的哥哥,頓時就給嚇跑了。周圍好心的鄉親曾經也勸過宋艷紅:「你不能只顧著你哥,你自己的個人問題你也得放在心上啊。現在政策好了,像你哥這種情況,完全可以送他到康養中心去呀。咱說句不好聽的,你帶著你哥,始終是個累贅。」

對于鄰居的好心相勸,宋艷紅心領了,但她態度很堅決:「我哥是我最親近的人了,要是不照顧他,我都不知道自個兒生活的重心應該放在哪兒了。至于那這個個人問題,這也不是啥必需的事兒,我一個人守著我哥過也挺好的呀。」

宋艷紅態度堅決,她每天心里想的都是怎麼把哥哥照顧好,怎麼掙到更多的錢,對于自己的事兒,她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想。有時候,有人到家里來勸宋艷紅,哥哥在一旁聽見了,總會默默流下眼淚。他時常會對妹妹說:「你聽哥一句勸行不行,把哥交給福利院。哥已經拖累了你這麼多年,已經夠對不起你了。」

每到這個時候,樂觀開朗的宋艷紅總會流下眼淚:「你也知道我辛苦,那就別說這些讓我心寒的話。你是我哥,是我最親的人,你不要我照顧那要誰來照顧!」每次看到妹妹的眼淚,宋樹森就束手無策,沒辦法再繼續說下去。

過了這麼多年的苦日子,宋艷紅和哥哥終于慢慢熬出來了。2013年,在各級相關部門的幫助下,宋艷紅拿到了五保戶補貼和低保補貼。

宋艷紅真的是一個讓人無比敬佩的女人,獨自照顧哥哥27年,在接受了幫助之后不忘感恩,不忘用自己的當時回報。宋艷紅的身上,完美地體現了「人間有真情」這五個字。她用她的故事告訴了我們,親人是最大財富,遇到困難不放棄,得到幫助常感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