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音樂天才郎朗愧對鞏新亮,親揭「我沒追過劉亦菲」現娶「小12歲的妻子」一家三口超幸福:餘生不會辜負她

菠蘿蜜 2022/02/22

「只有皇室女子才配得上我們家郎朗」

2004年,郎朗和劉亦菲傳出緋聞,這一對金童玉女的組合,在當時掀起了軒然大波。

然而這段「戀情」最引人注目的,不是感情本身,而是郎國任和劉亦菲的針鋒相對。

一個恃才傲慢:「只有皇室女才能配得上我們家郎朗。」

一個略帶不屑:「彈鋼琴的和彈棉花的,對我都沒有影響。」

這背後究竟有什麼故事?為何郎朗的感情生活,要郎國任出來當「發言人」?

一切都要從他小時候的經歷講起。

1.天賦初顯,望子成龍

1982年,郎朗出生在遼寧省瀋陽市一個工薪家庭中。

他們經濟條件一般,社會地位一般,和大多數普通的中國家庭沒有兩樣。

唯一不同的是,郎朗的父親郎國任是一位狂熱的音樂愛好者,擅長二胡和笛子。

但他天賦不夠,際遇不足,最終也沒能走上音樂道路,只能把夢想埋藏在心底,靠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來養家糊口。

而郎朗的出生,讓他看到了希望。

受父親的影響,郎朗從出生起就展現出超高的音樂天賦。

郎父本就有心讓兒子圓自己未盡的夢想,但培養一個音樂家需要花費的時間和金錢,不是他們的家庭可以承受的。

如果說他原本還在猶豫,那1984年發生的一件事,就讓郎國任徹底堅定了信念。

這之後他十年如一日,打出來一個郎朗。

兩歲那年,郎朗看«貓和老鼠»時,無聊地坐在一架舊鋼琴邊,隨手就彈出了動畫片中配樂«匈牙利第二狂想曲»的基本旋律。

而這時候,他沒有學習過任何樂理知識,也沒有系統學習過鋼琴彈奏,一切全憑感覺。

郎國任驚訝于郎朗的天賦,他下決心一定要培養出一位真正的音樂家。

而第一件事,就是讓郎朗師從名師,而不是玩鬧一樣地去少年宮學習。

1985年,在郎父朋友的介紹下,他們一家來到瀋陽音樂學院,讓郎朗拜入朱雅芬教授名下,他正式開始了自己的鋼琴生涯。

3歲入門,5歲拿下東三省少兒鋼琴比賽冠軍,7歲正式出師。

朱雅芬教授直言,自己已經無法繼續教導郎朗。

于是郎父做出一個決定,他要辭職,帶著郎朗北上學琴,去追逐夢想。

2.北漂追夢

這個決定遭受了很多人的反對,學音樂原本就是極大的一筆開支。

夫妻二人一起工作尚且勉強供得起,若是郎父辭職,他們的經濟很快會陷入窘境。

但郎國任這時候滿腦子只有郎朗的天賦,根本聽不進去意見。

他執意帶著郎朗去到北京,住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每個月靠著郎母寄來的微薄薪水度日。

為了讓郎朗進入中央音樂學院附小,郎父費盡心機帶他去到楊音叢教授的家裡,希望對方能收下郎朗這個弟子。

郎朗雖然有天賦,但並不是完美無缺的。

叢教授當時形容他指尖發木,缺少練習,不願意收下這個學生。

聽到這個評價,郎國任更是瘋了一般的逼迫郎朗練琴。

那時候郎朗正是七八歲愛玩的年紀,他不願意每天都坐在鋼琴凳前。

但每次反抗,收穫的都是一頓打罵。

最嚴重的時候,郎國任甚至扔給他一瓶藥,說:

「你不願意練琴,那你就跳樓,你就吃藥,我們一起去死。」

他把一切賭注都壓在郎朗身上,夢想、人生、希望。

他不能接受這個兒子脫離他的掌控,不管是小時候的練習,還是長大後的婚姻。

後來父子二人一起參加訪談節目,郎父提起小時候那些事,笑著說我以為你都忘了。

郎朗只能強顏歡笑:「我沒忘,我永遠都不會忘。」

他不敢反抗父親,不光是忘不了小時候挨過的打,同樣也忘不了郎父強加給他的愧疚感。

「我為了你放棄我的工作,放棄我的生活!你媽為了你拼命幹活,勒緊褲腰帶過日子,每個人都指望著你,你不練琴,你真是沒理由再活下去了!」

「你浪費了兩個小時的練琴時間,你把自己的生活毀了,你把我們所有人的生活都毀了。」

一言不合就PUA,郎朗背負著不該他承受的壓力和愧疚感負重前行。

所以他從小到大,都不敢反抗郎國任。

這註定他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選擇工作,選擇伴侶,選擇人生。

但這樣的高壓教育也確實有回報,郎朗雖然被叢教授拒絕,但他的天賦和努力都是實打實的。

很快,在朱教授的介紹下,郎朗拜入央音趙國屏教授名下。

並打敗3000多個競爭者,成功進入央音附小。

天賦和名師加持,再加上虎爸的監督和自身的努力,郎朗在一群天之驕子中依舊鶴立雞群。

1992年,他拿下全國少年兒童鋼琴比賽「星海杯」專業二組的冠軍。

兩年後,又在德國埃特林根第四屆國際青少年鋼琴比賽中拿下甲組冠軍。

14歲那年,郎朗和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合作,在重要音樂會上擔任鋼琴獨奏,此等殊榮前所未有。

到這裡,郎朗已經是國內頂尖的音樂家,他年僅14歲就實現了父親終其一生都沒有實現的夢想。

但他和父親覺得,還是不夠。

3.名聲大噪,享譽全球

在父母的支持下,郎朗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柯帝士音樂學院。

那裡是真正的藝術聖地,音樂家的搖籃。

每年只在全球范圍內收170名左右的學生,錄取率是苛刻的4%。

在這裡,郎朗再次脫穎而出。

他憑藉超高的音樂天賦成為院長加里·格拉夫曼的關門弟子。

而他的名氣,也開始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1999年,郎朗參加了在美國芝加哥舉辦的「拉維尼亞音樂節」,一位鋼琴家在上場前身體不適,臨時替補成了郎朗,也是在這次,他一戰成名。

之後,郎朗被邀請參加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鑽石慶典,並且在白宮舉辦了自己的個人獨奏會 。

他是中國第一個,在白宮舉辦獨奏會的鋼琴家,從此郎朗的時代,悄然來臨。

4.看不上劉亦菲

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有了名聲地位和財富 ,接下來,自然是愛情。

因為郎父的嚴厲,郎朗的校園時代,別說早戀,連熟悉一點的女同學都沒有。

他的第一次緋聞,出現在2006年。

那一年郎朗24歲,鋼琴王子、音樂天才等盛名加身,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

而緋聞物件劉亦菲也不遑多讓,那時候她剛憑著趙靈兒和小龍女火遍大江南北,聲名比起郎朗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郎國任看不上她。

在郎國任心裡,自己的兒子是藝術家。

而劉亦菲,雖然有顏值有家世有名氣,但充其量也只是個演員,配不上自家郎朗。

他開玩笑說:「我們是藝術家,注重精神上的享受,找皇家的還不錯,我們和查理斯王子的關係特好,可他沒女兒......」

且不說郎國任這番話幾分真幾分假,但他態度很明確,就是不看好劉亦菲。

對此劉亦菲也很無語,因為這件事本身就是個烏龍。

她並不認識郎朗,更談不上和郎朗在戀愛。

面對郎國任的傲慢,劉亦菲強勢回擊,直接把郎朗和彈棉花地放在一起比較,打了一波漂亮的翻身仗。

當年年底,郎朗也對這場莫須有的戀情做出了回應。

他表示自己和劉亦菲毫不相干,以前沒有過交集,以後也不會有。

「古典音樂與娛樂本來就是兩條道,各走各的道 ,今後我也不可能走到那條道上去。」郎朗的話,帶著和郎父一樣的孤傲。

但很快,他就被自己打了臉。

5.初戀沒結果

2008年,郎朗在一次聚會上,結識了鞏新亮。

鞏新亮出生于甘肅平涼,因為家裡條件不好,她沒有一直讀書。

她選擇了一所中專去讀幼師專業,想要畢業後快些工作,為父母分擔壓力。

畢業後,她北漂來到北京。

文員、運營、總裁助理,她從最底層的打工妹一步一個腳印的奮鬥,終于徹底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2008年,她做總裁助理時被馮小剛看中,在«非誠勿擾»中飾演了一名秘書。

原本以為是一項兼職,沒想到憑藉這個角色,鞏新亮成功入圍百花獎最佳新人。

嘗到甜頭之後,她放棄了原本的工作,選擇進入娛樂圈。

也是在這一年,她遇到了郎朗。

兩個人郎才女貌,剛一見面就燃起了愛情的火花。

郎朗仿佛忘了自己兩年前說過,和娛樂圈人不是一路人的話,一心撲在鞏新亮的身上,愛得轟轟烈烈。

他甚至托關係找國外的製作團隊來幫鞏新亮製作新歌,還請來了麥當娜伴舞。

用自己在古典音樂上的人脈,去影響娛樂圈。

他們牽手、擁抱但對外卻始終聲稱,只是「普通朋友」。

原因其實很簡單,郎朗的父母不可能看得上鞏新亮。

要知道,同樣是演員,出道即巔峰又家世優越的劉亦菲都沒能入他們的眼,更遑論「灰姑娘」鞏新亮。

這一次,他們選兒媳的水準不再是不接地氣的「皇家公主」,而是更實際更具體。

畢竟郎朗當時已經快要三十歲,到了要成家的年紀。

但哪怕再急,他們也不會接受鞏新亮。

郎父說,自己對兒媳的要求是要會英語,方便陪著郎朗出席社交活動,要以郎朗的事業和家庭為主。

而郎母的要求更有針對性,她說:「要書香門第,學歷至少是研究生。」

這些,中專出身的鞏新亮哪一點都不符合。

並不是每個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都會有美好的結局。

從小在父親的威亞和PUA下長大的郎朗不會也不願意違抗父母,哪怕是為了自己愛的女孩兒。

在兩個人戀情曝光之後,面對父母的黑臉,郎朗選擇結束這段持續了四年的戀情。

分手後鞏新亮說:「輕撫你即將陌生的臉,那面容曾是我的天,現在卻變成刺向我心頭的劍......」

而郎朗,自始至終不願意公開承認這段感情。不知道他午夜夢回,會不會愧疚和後悔。

06.真命天女出現

這段戀情結束之後,郎朗有好幾年的時間沒有傳出任何緋聞。

一直到2016年,他遇到了小自己12歲的吉娜。

吉娜出生在德國一個書香門第,和郎朗一樣,她也是音樂天才。

她從小就在鋼琴上展露出傲人的天賦,年僅8歲,就開了個人獨奏會。

兩個人的相識浪漫而充滿詩意,他們在萬人矚目的舞臺上四手聯彈«土耳其進行曲»。

是天才的碰撞,也是愛情的萌芽。

他們有著同樣的經歷,同樣的天賦,同樣的愛好。

甚至連老師都是同一個——柯帝士音樂學院的加里·格拉夫曼教授。

如此契合的靈魂勢必會互相吸引,相識沒多久,兩個人就開始戀愛。

這一次,郎父郎母沒有再攔著郎朗。

其一自然是因為吉娜的出身和藝術家的身份,其二則是因為吉娜對郎朗父母的「討好」。

為了郎朗,她苦練漢語、學習烹飪和中國的社交禮儀,甚至能說一口流利的東北話。

得到了父母的認可,郎朗終于可以放心和吉娜相愛。

2019年,他們在巴黎的凡爾賽宮步入婚姻殿堂,婚禮上郎朗一曲«致愛麗絲»,讓吉娜感動的泣不成聲。

婚後,吉娜更是把郎朗「寵」到了極致。

她不讓郎朗提任何重物,一個人扛著大包小包。

做飯時拒絕郎朗幫忙,從洗碗到切菜,生怕郎朗的手有任何傷到的可能。

滿心滿眼都是郎朗,事事以郎朗為重,並且自身優秀家世出眾。

這樣來看,吉娜確實是郎朗父母最能認可的兒媳婦。

可能會有人說,郎朗看起來那麼愛吉娜,如果郎父郎母不認可,難道他就會放棄對方嗎?

或許真的會,因為曾經,他也一樣愛過鞏新亮。

當然,並不能因此否定郎朗對吉娜的愛,在這方面,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

他在任何時候都對吉娜不吝誇獎,不管對方在彈琴、在做飯。

甚至對方躺著不動,他都能滿臉寵溺的表白:「你為什麼這麼可愛。」

他包容吉娜的小脾氣,陪著吉娜像小孩子一樣在陌生的地方亂逛。

連結婚之後的自稱,都是「我,吉娜的丈夫郎朗」。

他是吉娜的愛人,但在這之前,他首先是父母的孩子。

以郎父的控制欲,如果他真的不喜歡不接受吉娜,會有無數種辦法攪黃這段感情,畢竟他從小,就知道怎麼對付郎朗。

我們無法評價這樣的控制欲是好是壞,他培養出了郎朗是事實,傷害了其他女孩也是事實。

值得欣慰的,大概是鞏新亮已經慢慢走出了那段失敗的戀情,而郎朗,身邊也有吉娜相伴。

去年一月,吉娜順利生下一子,兩個人終于有了愛情的結晶。

相信他們餘生永遠不會辜負對方,永遠會像初見時那樣,浪漫又熾熱的相愛。

也希望郎父對孩子的控制欲,不要延續到郎朗的孩子身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