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伙辭高薪工作,深山租一處老宅,每日喂雞種地曬太陽,一個人隱居7年,現狀曝光惹羨:最好的生活

隱城 2022/05/08

如果你也曾向往過 閑云野鶴的隱居生活,那就和阿信一起,來見識一下這位不一樣的青年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片段吧。

一天的時光,只恨太短

2015年初,一篇《 2014年借山而居》的帖子在網路走紅。

這篇帖子的主人公,畢業于西安美術學院油畫系,卻在2013年的時候, 花1萬7000元在山租下一座使用權20年的小院,從此過著喂雞養狗,寫詩畫畫,種地曬太陽的詩意生活。

他叫張二冬。

從他2013年底搬到終南山上,今年已經是第七年了。這七年來,他不光沒有離開這座山居小院,還跟村民們交上了朋友,如果有事需要回老家住上幾天,就會特別想念山上的生活。

山上的生活清貧,卻安靜滿足。

猶記得第一年上山的時候,他的小院兒還沒有怎麼拾掇,說是小院,其實就是村民遺棄的土坯房。

山上的冬天,氣溫零下十幾度,房間里也沒有暖爐,窗戶還是破的,漏風,那種刺骨的寒冷,二冬現在還記憶猶新。

山里沒有集市,沒有地方買菜,最近的市場在山下,每次下山背糧食,來回一趟就是一個多小時,而且家里沒有冰箱,只能背一些易儲存的土豆茄子之類的蔬菜。

至于綠葉菜?二冬說:「 桑葉煮湯挺好喝的。」

為了把自己喂飽,二冬在小院里開辟了一片菜園子,學著記憶里奶奶和媽媽的樣子在地里除草、播種、澆水……

現在他種的西紅柿和黃瓜,已經能從5、6月一直吃到11月了,后面還有蘿卜白菜蔥姜蒜、香菜菠菜大青菜輪著接班,這片菜地,好不熱鬧。

一個人在山上,為了安全起見,養了狗;為了有雞蛋吃,養了雞;為了喜歡,養了鵝。這些小動物,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已經變成了家人般的存在。

總有人問二冬: 你一個人每天都在山上都干嗎?不無聊嗎?二冬都會無語不知該怎麼回答。

不過最近,他終于想出了回答:

「我在買狗糧、取狗糧、搭狗窩,夏天除蟲、冬天防冷,喂鵝、趕鵝、撿鵝蛋、拾鴨蛋、給鴨子洗澡、換水、壘雞窩、追雞、喂糧食、取雞蛋、給花澆水、盆景換盆、剪枝、塑形、翻地、澆菜、除草、搭架子、扎籬笆、掃地、劈柴、做飯、洗衣服、曬被子、收床單、換被罩、鋪路、修水、換煤氣……」

看來, 山居生活也不像我們想的那樣閑適呀

門前白云山河,窗外草木星空

二冬選擇一個人到山上來住,是因為發現 一個人的生活實在太過美好。如果在山下的城市中,每天上班下班、外賣捷運,他根本沒有時間享受生活本身的美好。

就像許倬云老師說的: 現在的人,只是活著的機器人,不是思考者。

一個人在山上養鵝養狗、吃飯睡覺,就能成為思考者了嗎?也許有些人看到的只是吃飯睡覺,二冬看到的卻是另一番天地。

去年的第一場雪下得早了點,于是他會想:「 花也很意外。

二冬也欣賞一月里努力綻放的生命。

他說:「 其實花在冬天就已經在用力開了。只是晚上溫度太低了,只能忍著,一直忍到開春,才打開。」

三月萬物生,四月青杏果。

二冬家門口的杏樹在短短一個月間開花、發葉、結果,他把這些過程一一珍藏,這是 大自然閑不下來的生命力。

杏花落盡,桃花接力時,他又會感嘆:

「唉。 桃,愛上你了。

二冬會花心思把自己的小窩打扮得漂亮又舒服。如他所言:「 生活在于折騰。

為了好看,二冬特意把房頂的大紅瓦,花了幾千塊錢換成了小藍瓦,被村里的人嘲笑了很久。

但是, 「小瓦的屋頂真好看,感覺像鱗片」

總有人問二冬,你的照片是不是加了什麼濾鏡?

二冬會說:「如果你起來早點,你會發現, 被晨光籠罩的地方,根本不屑什麼濾鏡。

其實阿信覺得,能拍出這樣好看的照片,還是需要一層濾鏡的。這可需要對生活大大的熱愛, 熱愛生活中的一切浪漫和詩意

他養了好幾年的老公雞「建國」已近垂暮,他希望它「接下來兩三年,如果沒有疾病,也能善終,到那時,說不定就真的可以 變成大鳥飛走了」。

發現了花蕊間的小蟲子,他會遐想:「 這比蹦蹦床快活。

今年的天氣干旱,土地也貧瘠得很。二冬只能到鄰居家討牛糞,施肥的時候他想的是:

「如果一坨牛糞,啪嗒拉在了某棵小草上。那種突如其來的快樂,應該就像 天降了一塊大蛋糕砸在臉上吧。」

二冬說,他搬到山上以后,三年就思考完了自己本來一生都會探索的問題。

現在網絡時代的信息就像洪流,裹挾著人不停往前走,都沒有時間停下來想一想自己到底想要往哪里走。

之前沒有手機沒有書讀的年代, 信息的饑餓感,造就了很多深刻的人。

這也是二冬搬到山上住最大的原因:

「住在山上,時間都是自己的。 人生就是要有很多無聊的時間,才能去思考那些最重要的問題。

不管前浪后浪,都要敢于去過自己最喜歡的生活

在二冬剛上山的那幾年,大城市是夢想和成功的代名詞,城市人口以幾何倍速增長,電視廣告、新聞媒體都在不約而同地發出一個信息: 只有去大城市,才能擁有幸福的生活

另一邊,一種「 回歸田園」的呼聲在人群中悄然響起,都市生活的高壓、人情的冷漠、生活成本的重擔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 與其留在異鄉茍活,不如逃去浪跡天涯

二冬從山中拍攝的城市,籠罩著一層很厚的霾

一大批年輕人來到西藏、大理等「圣地」尋找所謂人生的意義。那時的大理,繁華熱鬧比城市中心更甚。

然而不到一年,這些離開的人又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回到城市的出租房,重新過起了996的生活。

逃離北上廣的日子,仿佛只是南柯一夢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家鄉,尋找都市生活外的另一種生活方式。

而二冬的生活,其實是這個時代的前奏曲,在他身后,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那些 工業化城市化虛構起來的「城市夢」,再美也美不過自己擁有的那片土地

院外有山,院內有詩。二冬的七年山居生活,也太太太太太美了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