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李詠妻子哈文,丈夫去世後堅決不改嫁,定期給婆婆打錢,感歎:我永遠都是李家人

菠蘿蜜 2022/02/02

2018年10月25日淩晨5點20分,哈文的心碎了。

這一刻,是哈文的愛人李詠離世的時間。

李詠是一個優秀的主持人,他的離去也讓無數喜愛他的觀眾唏噓不已。

而李詠的父母更是受不了,甚至不敢相信心愛的兒子就這樣離開了自己,他還那樣的年輕。

哈文看到悲傷的公婆,趕緊扶著他們,對他們說:「爸,媽,你們別太難過了,我會永遠陪著你們,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

現如今李詠已經離開了4年,哈文也遵守了曾經對公婆的承諾,她堅決不改嫁,不但定期給公婆打錢,還真正用實際行動做到了把公婆永遠當成自己的父母一樣看待。

今天就來說說李詠妻子哈文的故事。

01

哈文是回族人,1969年出生在寧夏。

由于父母都是當地官位不小的幹部,作為高幹子弟,又是獨生子女,哈文從小就接受著良好的教育。

父母對哈文的教育也十分嚴格,從小就品學兼優的哈文考上中國傳媒大學後,父母明文規定:「不許在大學期間談戀愛」。

一向乖巧懂事的哈文謹記父母的教誨,在大學校園裡一門心思只是學習。

但是她卻絲毫不知道,有個「膽大包天」的小夥子,早就對她一見傾心,並且一直都在不停地描畫著她秀美的側臉。

這個小夥就是李詠,他是哈文的同班同學,從新疆來的他長著挺直的鼻樑,也算得上是「校草」一枚。

時間久了,暗戀哈文的李詠忍不住開始想辦法向喜歡的女孩示意。

一次耶誕節,同學們突發奇想決定一起包餃子,擔心哈文是回族人吃不了,李詠特意跑出去找了很久,買來了羊肉餡。

這個明顯的舉動當場引發了同學們的起哄,哈文卻什麼表示都沒有。

為了追到哈文,李詠給哈文宿舍的女生每個人都畫了一幅畫。

但是哈文依舊沒有點頭,不過她心裡知道,這個帥氣的年輕小夥早已打動了自己的心。

終于,在一次校園舞會中,哈文答應了李詠的邀約,兩個人一同跳了一支舞。

這支舞瞬間拉近了哈文和李詠的距離,兩個有情人終于走在了一起。

在一起後,迎來了哈文的生日。

李詠突發奇想,男扮女裝溜進了哈文的宿舍,這件事成了李詠的笑料,被同學們笑了很久。

1989年,經不住李詠軟磨硬泡的哈文終于把李詠帶回了家。

害怕得不到女朋友父母的認可,李詠努力的表現,勤快地把家裡的家務活都包了。

哈文的奶奶一看,這個小夥人實在還勤快,真是孫女婿的不二人選,立刻站到了李詠這邊。

而哈文的父親卻不同意,他覺得,李詠的屬相和哈文的相克,很不好。

一直在書中浸染的哈文怎麼能相信父親這個抽象的理由呢,她打定了主意不分手。

女兒一心要嫁,母親又特別看好,「勢單力薄」的哈父終究還是點頭,同意兩人交往。

開心的李詠立刻帶著女朋友去新疆見自己的父母。

沒想到,卻得到了李詠父母的大力反對。

02

李詠的父母是新疆烏魯木齊的一個普通的家庭,條件不是特別好。

一見到哈文,他們就知道這個姑娘出生在富貴之家,這樣的姑娘,兒子肯定跟她很難過日子。

所以他們顧慮重重,不敢點頭。

看出他們顧慮的哈文,立刻跟李詠的父母表態,再苦再難也不會後悔,一定要跟李詠好好過。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李詠的父母發現,這個姑娘真的沒有那些嬌生慣養的習氣,不僅如此,平常的哈文總是落落大方,隨和好相處,于是,他們也認可了哈文這個未來的兒媳婦。

雖然兩邊父母都同意了,此時兩人也畢業了,一個新的問題又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畢業後李詠被分配到了西藏工作,而哈文則被留在了北京。

兩人只能開始異地戀。

但對李詠來說,絲毫沒有影響,他憑藉著書信,對哈文抒發著心中的思念。

每次收到李詠的書信,哈文就細心的將他們鋪平,看完後再小心的收起來,這些書信一直保存至今。

距離沒有讓飽含相思的兩個人遠離,反而讓他的心更加貼近了!

一年後,李詠被調回了北京,他回到北京後立刻帶著哈文去了一家首飾店。

不明就裡的哈文跟在李詠身後,李詠卻突然轉身,拿著一顆鑽戒單膝下跪,給哈文求婚,哈文頓時感動了,答應了求婚。

沒有舉辦婚禮,沒有要彩禮,連間像樣的婚房都沒有,屋子裡唯一的一張床還是拼接的,李詠覺得特別虧待哈文,但是哈文卻毫不在意,她覺得只要能跟所愛之人結婚,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婚後,兩個人過著蜜裡調油的日子。

都說婆媳之間很難相處,總是水火不容,但是在哈文和婆婆之間,卻難得得非常和睦。

哈文知道新疆地區冬季十分嚴寒,每年還沒到冬天,她就會給婆婆公公採購好冬天需要的衣物,讓公婆過個舒服的冬天。

公婆經常高興地說:「自從有了這個兒媳婦,冬天我們都不怕冷了。」

不僅如此,哈文發現婆婆在公公那裡總是沒有話語權,買個什麼都得跟公公商量,她就聰明地偷偷給婆婆錢,讓婆婆感覺十分貼心。

不僅對公婆如此,哈文對婆家的每個人都很隨和,深得婆家人的喜愛,但即使如此,兩個人的婚姻也出現過「危機」。

03

婚後的日子過得雖然甜蜜,但是李詠和哈文都是標準的「工作狂」,他們一心都撲在工作上,工作做出了很多優秀的成績,但是卻一直沒有要孩子。

兩個人甚至覺得,「丁克家庭」也挺好的。

聽到兒子兒媳婦可能不打算要孩子,哈文的公婆急得團團轉。

有天,哈文下班回到家,發現婆婆滿臉是淚地坐在家裡,一看見她,就拉著她的手說:「文文啊,媽知道你們喜歡工作,但是工作和生孩子並不衝突啊,要是生了孩子之後,你們沒有時間,我可以幫你們帶啊。」

「不要孩子還是不行的,一想到你倆沒孩子,我和你爸的心理就空落落的,難受得很。」婆婆哭著說。

哈文看著婆婆淚眼婆娑的樣子,心中十分內疚,她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只顧著發展自己的事業,卻沒有考慮到公婆的心情。

其實哈文並不是不想要孩子,也並非要做真正的丁克,只是不想太早生孩子而已,看婆婆這樣,哈文當即就下定決心,儘快生個孩子。

婆婆聽到哈文這麼說,高興的團團轉,趕緊把老家帶來的好吃的像獻寶似的拿出來,一股腦地放在哈文面前,讓她趕緊吃。

李詠下班後回到家,聽到哈文的決定,有點吃驚,但是他很快也同意了,同時也很感激,哈文如此地為自己的父母考慮。

沒過多久,哈文就懷孕了,把公公婆婆樂得合不攏嘴。

2001年,哈文生下了一個女兒,李詠在看到女兒的那一刻,激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還留下了淚水,他發誓,要好好呵護生命中的這兩個女人。

為了表達對哈文的愛意,李詠遵從了哈文回族的習俗,給女兒取名為法圖麥·李。

哈文的公公婆婆十分喜愛這個孫女,不遠千里來到北京,盡心盡力地照顧著孫女。

雖然住在一個屋簷下,婆媳的矛盾會更加明顯,但是哈文卻覺得,公婆來幫自己帶孩子,已經十分辛苦了,于是凡事總是多加忍讓。

看到兒媳婦如此的懂事大度,哈文的婆婆也不好意思在一些事情上斤斤計較,兩個人,你讓我,我讓你,一家人相處得十分融洽。

哈文下班,發現家裡亂七八糟的,頓時驚慌極了,還以為是家裡遭打劫了,聯繫到李詠後,才得知是老家的一些親戚來了。

公婆好面子,不僅在家裡招待了客人,還讓李詠把他們帶到外面,吃了一頓大餐,因為哈文加班一直聯繫不上,所以沒告訴她。

換作別的兒媳婦,看到這一切早就勃然大怒了,但是哈文卻沒說什麼,默默地收拾著屋子,公婆趕緊將帶回來的飯菜給哈文熱上,讓哈文去吃,自己收拾,一場本來會讓大家起衝突的事情,就這樣被化解了。

女兒上小學之後,公婆的閒置時間多了很多,他們覺得呆著也沒什麼意思,又惦記著家裡的老房子無人打掃,于是就回到了老家。

公婆雖然回老家了,但是哈文依舊對他們十分關心,逢年過節都會過去看望他們。

有一年過年他們去看公婆的時候,公婆無意中提起,說他們總是先回了娘家,來到新疆又過了幾天,年都快過完了。

哈文想想的確如此,第二年過年時,她執意先去婆家,李詠和公公婆婆都十分感激她。

對于公公婆婆,哈文懂得忍讓,能夠體貼他們,而李詠,則一直對哈文十分寵愛。

在他眼裡,女兒和老婆就是他的全部。

每次吵架,都是李詠先低頭認錯。

對此,他自有一套理論:「能夠一時忍讓是脾氣好,一直忍讓才是真的愛。」

一個家庭想要和睦,就得有一個「潤滑劑」,懂得示弱,知道分寸,而在他們的家裡,大家都知道尊重和體諒彼此,家裡始終溫馨和睦,令人羡慕。

可是,原本以為能夠幸福下去的一家人,卻突然遭遇厄運,終止了這份幸福。

04

哈文始終記得,打破這份幸福的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那天,她加班後回到家裡,卻很快就發現了李詠的不對勁。

他的眼睛一直紅紅的,總是沉默不語,執著的告訴哈文:李詠肯定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于是晚上睡覺時,哈文耐心地問了李詠很久,沒想到,李詠竟然哭了。

他把一張檢查單遞給了哈文,哈文幾乎沒怎麼看清,只知道上面的診斷結果上赫然寫著:癌症晚期。

這四個字讓哈文頓時如同置身于冰窟窿裡,從頭到腳,全是冰涼一片。

很久後,反應過來的哈文才如同驚醒了一般,抱著李詠嚎啕大哭起來。

此後哈文陪著李詠把國內知名的醫院都跑遍了,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

一天,愁眉不展的哈文正在考慮怎麼辦,在國外留學的女兒一句話提醒到了她:「媽媽,你們為什麼不來美國試試呢,也許這裡有能治爸爸的辦法。」

此時的哈文根本不會想那麼多,只要有能夠治療李詠的方法,她都願意嘗試,于是立刻辦了手續帶著李詠奔赴美國。

去美國之前,哈文陪著李詠去看了公婆,在李詠的叮囑下,哈文對李詠生病的事隻字未提,公婆也沒有懷疑,只是單純的以為兒子有假期了,想回家看看。

到了美國之後的李詠心情卻放鬆了,在他精力好的時候,他總是竭盡全力陪著妻女,給她們留下了很多快樂的回憶。

如果時間能夠停留在那一刻,那該多好,可惜時間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2018年10月29日,李詠去世了,哈文在微博用短短的四個字「永失我愛」,概括了自己的所有痛苦。

此時,公公婆婆才知道這個消息,他們難以置信,婆婆甚至暈了過去。

更讓公婆難受的是,李詠不希望自己被病魔折磨的樣子讓父母看到,希望自己的遺體永遠地留在國外,他們連見李詠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舉行完李詠的葬禮後,哈文陪著公婆回到了新疆,看著悲傷的公婆,哈文強忍著心中的痛苦,一遍遍地勸慰著公婆。

離開公婆家時,看著憔悴的公婆,哈文對他們說:「爸媽,李詠不在了,但是還有我,你們永遠都是我的爸媽,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不會改變。」

公婆聽到哈文這麼說,淚水更是早已忍不住,抱著哈文哭了起來。

原本以為哈文說這句話只是寬慰公婆的話,沒想到,她卻真的這麼做了,每到逢年過節,她都會如同往常一樣關心公婆,不僅打電話問候他們,還會給他們打錢,寄各種吃的,用的。

只要一有時間,她就會帶著女兒去看望公婆,依舊以「爸媽」相稱。

兩位老人看到哈文如此有孝心,心裡也覺得安慰很多,在哈文的照顧下,心情也漸漸地好多了,逐漸走出了喪子之痛。

現如今,李詠已經去世4年了,哈文卻依然獨自一人,沒有改嫁,她也不打算再婚,和李詠的婚姻,讓她無法再接受別人。

只要能陪伴著女兒,照顧公婆,替李詠走完接下來的後半生,她就會覺得心滿意足。

每年李詠的忌日,都會看到哈文的祭文,可見她對李詠的思念,從來沒有減少過。

也許,哈文是幸福的,對于她來說,愛人並沒有遠走,依舊在她身邊。

有人說,哈文和李詠的婚姻不叫婚姻,叫童話,

其實,只要懂得珍惜眼前人,生活就能夠被過成幸福的童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