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單親爸失婚后,獨自養娃19年,變身「育兒博主」兒如愿考上美國名校,卻入校僅1月就意外離世

隱城 2022/03/30

之前,美國藤校埃默里大學的學生報「The Emory Wheel」報道,3月5日,該校牛津學院哲學專業一年級學生張一得(Dave)意外去世。張一得,19歲,2020年秋季注冊埃默里大學。因疫情原因,有半年時間,在校外上網課。

2021年春節過后,張一得春季入校。剛到學校一個月左右,就發生了這場悲劇。而悲劇之后的「余震」,經久不息。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張一得父親張岳的頭上。

(張一得和父親張岳)

張岳是知名育兒博主,特別是在當地育兒圈頗有名氣。網友們都習慣稱他「老得」。事件發生后,老得一度不能吃飯睡覺。朋友將他接到自己家,形影不離地照顧。

媒體上鋪天蓋地的口誅筆伐,網絡留言中不分青紅皂白的謾罵,讓本就痛失愛子的他,身體和精神持續不斷地遭受打擊。

張一得去世的原因,學校和老得都沒有具體透露。只是,在一封《致埃默里大學Dave的同學們》的信中,老得寫道:

「他一生中所有的決定,我都是無條件地尊重、認同、接受,包括這一次,他最后的這個決定。」

網友推測,張一得是自己放棄了生命。但是,果真如此的話,那真如網上所說:是「老得的愛讓兒子喘不過氣」? 或者是「單親家庭讓兒子缺愛」嗎?我們去看看張一得和父親張岳的生活經歷。

(張一得和父親張岳)

2001年,在張一得還不到一周歲的時候,老得和妻子失婚。從此,老得將自己的角色定位成單親奶爸。 他辭去旅游公司高管職位,賣掉房子,帶著兒子回到老家鄉下 。他開墾荒地,種糧食蔬菜,養雞養鴨養鵝,做蜂蜜做手工……帶著兒子過起了純樸天然的田園生活。

(老得和嬰兒期的張一得)

為了生存,也為了給兒子找玩伴,他親手打造了一個「農場」。新鮮空氣、無農藥果蔬、創意手。活潑潑的生活,吸引了一撥撥寶媽和孩子們前來一探究竟。

生活需要成本。老得依靠經營農場、為鄰居修草坪、打零工來賺取生活費,還是不夠,就撿廢品賣廢品。說起為什麼要放棄以前的高薪工作,老得在2013年的一次電視采訪中說: 「兒子見不到媽媽,爸爸要是再出去,爹媽都不在身邊,兒子太孤單了。」他想給兒子的,是陪伴。

當主持人問老得自己有沒有愛好時,老得說:「當然有了,先擺在一邊吧。」

老得當爹又當媽,種地做飯、縫補拆洗……還一天不落地記錄兒子的成長。他用16年時間,編寫了《詩一般的生活,詩一般的父子》一書。為兒子拍攝了20多萬張照片,拍壞了整整5部相機,按17年計算,每天要拍32張。

試問,又有多少男人愿意為了兒子舍棄高薪,回歸田園呢?又有多少父親能為了兒子做到如此執著的堅守呢?確實有,但不多,老得是其中一個。

(老得)

在兒子的教育上,老得有自己的一套方法。3歲前的小得,要用英語和老得交流。剛滿3歲,老得又升級了父子溝通方式。小得必須用文字或圖畫表達出自己的需求,老得才會響應。

在節目中,老得帶去兒子3歲時做的手工,那是做給自己的拖鞋,像模像樣。老得愛不釋手,嘴也笑得合不攏。實際上,小得的童年,一直都很勤奮和懂事。

老得對國小畢業的小得說:「你快13歲了……爸爸做到了,沒有讓你有一天的受著委屈睡去,沒有一天的不快樂!」

(老得記錄張一得的成長)

2013年,一得開始讀寄宿學校。老得更加努力經營農場,為兒子賺學費。學費不夠的時候,就眾籌。 一得最終不負眾望,以托福118分、閱讀口語雙滿分的驕人成績,考入有美國「南部哈佛」之稱的藤校埃默里大學。 一得是其他父母眼里的「別人家的孩子」。

(張一得)

在這件事之前,小得是「別人家的孩子」,老得是「別人家的父親」。但是,一得去世后,一切急轉直下。自媒體、網友開啟了對老得的挖掘、批評。但熟知他們父子的朋友,對這件事情更有發言權。

在這場風暴中,一得的朋友們因為在評論區呼吁大家多些理性,少些臆測,結果招致攻擊。「我們都太憋屈了,太難受了,甚至大家都不敢說話。」

(張一得和父親)

其實,一得對生命的追尋,對生死的思考,有跡可循。他總是向周圍的人微笑,但微笑之下是一顆流血的心。

「生活還要繼續,生活也還要繼續」,這是一得生前發的最后一條動態。 到底是什麼促使一得做了這個生死決定,不得而知,但絕不是因為深愛著他的父親。

在兒子出事后,老得給兒子學校的一封信,其中的克制,曾讓很多人不解。但從老得在博客的文字,也可看出,他一直是「盡人力,聽天命」。生活還要繼續下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