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藥店老板遇老人買藥突發疾病,奮力施救致其骨折,后被索賠50萬,為洗冤屈傾家蕩產,網嘆:好人難做

隱城 2022/07/02

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現實中卻有可能是,救人一命傾家蕩產打官司。

2021年12月16日下午,一家藥房醫生 孫向波,收到了法院下發的民事再審裁定書,省高院再審駁回了原告的請求,維持了一審、二審的判決。

孫向波捧著這份判決書,七尺男兒淚灑當場,耗盡家財四年奔走,救人一命的他,終于還了自己一個清白!

孫向波

既然是救人一命,救命恩人為何會惹來四年的官司?

老太暈倒藥房醫生急救人

孫向波的父親是一名鄉村赤腳醫生,他從小耳濡目染,不但順利考上了醫學院,大學畢業后開了一家大藥房,因為他推薦的藥又便宜好得又快,生意很是紅火,在當地的知名度很高。

2017年9月7日,孫向波像往常一樣早早來到了藥房,打掃衛生整理藥品,只等顧客上門。過了沒多久,一個滿頭銀發步履蹣跚的老太太來到了藥房,看到老太太,孫向波便問她: 「大娘,你要買什麼藥?」

孫向波

「我也不知道拿什麼藥,我這幾天胸悶頭暈,身上沒勁兒,還耳鳴眼花,走路總往一邊歪,我這該吃什麼藥?」老太太剛說完,就靠著柜台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孫向波知道,許多上了年紀的人生活節儉,所以剩飯隔夜菜都經常吃,隔夜菜最容易增加血壓,尤其是農村的老太太們,血壓偏高的人特別多。

這個老太太的癥狀符合高血壓的表現。有了這個判斷,孫向波在柜台中拿了一部血壓儀出來,套在老太太的手臂上給她量起了血壓。

老人測血壓圖例

這一量,直接把孫向波嚇了一跳,低壓120高壓200,像這樣高的血壓如果不趕快加以控制,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腦血管意外,甚至會因為血壓壓迫,出現心臟病或者心力衰竭驟停,非常危險!

孫向波趕快給她拿了一盒硝酸甘油片及兩盒其它的降壓藥,囑咐她以后要按時吃藥經常復查,不能勞累動氣,要好好保養等。

本來接診到這里也就結束了,誰知道兩句醫囑剛說完,老太太本來想站起來回家,誰知腦袋突然一耷拉,人就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事發時的監控

孫向波連喊了幾句大娘,她也沒有反應,孫向波把手放在老太太的鼻子處試了試,已經沒了鼻息,又摸了下手腕,發現脈搏也停了。

高血壓最兇險的并發癥是心臟衰竭驟停,竟然發生在孫向波的面前!孫向波來不及多想,雖然老太太看似已經猝死了,但作為醫生的他知道,老太太還有10分鐘以內的黃金救援時間,超過2分鐘就會腦損傷,超過5分鐘就會出現不可逆的損傷。

等待120救護車肯定來不及了,藥房沒有進行電復律搶救的條件,那他就人工心肺復蘇。

孫向波蹲在地上,雙手交疊按壓,一下兩下,每按一次都是在跟死神賽跑!

人工心肺復蘇

大約用力按壓了快五分鐘,孫向波累得氣喘吁吁,本來已經猝死的老太太,心臟又重新跳動起來,人也很快醒了過來。

老太太醒過來以后,孫向波通知老人家屬,將老太太送到了醫院。

恩將仇報

事情發展到這里,按照常理,藥房醫生孫向波至少能得到家屬送來的一面錦旗才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知恩圖報。僥幸撿回一命的老太太,很快訛上了孫向波。

老太太姓齊,齊老太住院18天,出院以后才發現出院小結上竟有這樣一段話: 雙側多發肋骨骨折(12根)、右肺挫傷,低鉀血癥。

看病住院花了幾千塊,可把齊老太太的兒子心疼壞了,他得辛苦干活多少天,才能掙回這些錢?看到骨折12根,他心生一計: 這回不但老娘看病的錢有人出了,以后這百病纏身的老娘也有人幫他贍養了!

隨后,齊老太太及兒女一紙訴狀,將孫向波告上了法院,要求他賠償齊老太太在院期間的醫藥費、護理費、交通費等共5萬多元。

隨后齊老太太的兒女又帶她去做了傷殘等級評定,拿著評定結果獅子大開口,向孫向波索要傷殘賠償金50萬元!

如果能弄來10萬元,齊老太太的養老金也算有了著落,齊老太太的兒女都覺得孫向波應該出這筆錢。

對于老太太一家人的索賠要求,孫向波自然是一口拒絕了。

孫向波的執業證

齊老太認為: 自己之所以骨折,是孫向波操作不當的問題。

孫向波也提出了抗辯: 進行心肺復蘇搶救,必須保證胸外按壓快速有力,按壓頻率要達到100--120次/分,按壓深度也不能少于5厘米。

孫向波的操作完全符合醫學要求,為了救人而在施救時造成患者肋骨損傷,這也是醫學上所允許的。更何況老年人年紀大骨質疏松,更容易發生骨折,這也是常有之事,因此孫向波覺得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

對于搶救是否規范一事,雙方僵持不下,很快,齊老太的兒子認為,當時孫向波給老人拿了一盒硝酸甘油片,而齊老太是吃了藥片以后才發生暈倒猝死的情況,因此齊家人認為是孫向波醫術不精開錯了藥,必須承擔賠償責任!

聽了兒子的話,齊老太太也立刻言之鑿鑿地表示: 自己就是因為吃了孫向波給的藥片,心口很快就跟針扎一樣痛,正是那粒藥片導致她暈倒的!

面對齊老太太一家的言之鑿鑿,孫向波提供了店里的監控錄像,他心里也不禁后怕,還好攝像頭正對著柜台,也萬幸老太太就正好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否則,他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畫面顯示,齊老太太從始至終都沒有拆過藥盒喝過藥,齊家人根本就是在胡編亂造。

而視訊畫面也再一次證實,孫向波救人的操作手法完全正確。

孫向波

齊家人言之鑿鑿不依不饒,而證據顯示孫向波并無過錯,在案件陷入膠著之際,社會輿論卻似海嘯奔騰,人們對此事議論紛紛,有人說醫生不敢救人了,見義勇為風險大;也有人說無良庸醫害死人,法院不給民作主。

為了處理好這件對社會風氣影響較深的案件,康平縣人民法院特地邀請了沈陽中院的幾位醫學專家,2018年11月,幾位專家專門對此案舉辦了公開聽證會。

聽證會上,在觀看了藥店的現場錄像,并向雙方當事人仔細進行過詢問之后,專家們一致認為: 孫向波在緊急情況下實施的救治沒有違反任何診療規范,齊老太太沒有吃任何藥片。而且硝酸甘油作為一種治療血壓與治療充血性心力衰竭的常用藥,臨床使用多年,并沒有導致心臟驟停的案例。

見義勇為做英雄,官司纏身店倒閉。

在被齊家人反復糾纏的兩年多時間里,孫向波本來生意紅火的大藥房,也在當地輿論的漩渦中慘淡收場。

齊家人四處造謠,他們不懂醫學也不關心真相,圍觀群眾只知道那老太太找孫向波看病,卻被他治斷了12根肋骨,人們對孫向波的醫術產生了質疑,藥店的生意因此日漸慘淡。

孫向波的藥店

正義終究是遲到了,在一審判決書下達前的幾個月,2019年6月份,孫向波被迫關店,這個大藥房,一共耗資兩百多萬,是父母的半生積蓄,是孫向波身上沉重的巨額貸款,是一個家庭的全部希望。

狗皮膏藥終撕下

一審判決已下達,但事情到這里遠沒有結束。

很快,齊家人又提起了上訴。二審訴至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這里距離康平縣有將近兩百公里,取證、質證、開庭-------已經沒有了藥房又負債累累的孫向波,只能再次開始奔波。

一場官司回到解放前的孫向波,已經沒有經濟能力來應付這樣的糾纏了,每次去沈陽,他都是在汽車站外攔最便宜的大巴,不經過車站售票,車上買能便宜點,沒位置了他就站著。

到了沈陽,賓館酒店他也住不起,每次都是去城中村找最小的小旅館對付,孫向波也請不起律師,自從被齊家人糾纏上以后,他便開始自學法律了。

一審敗訴,二審齊家人又故技重施,他們再次一口咬定反復強調,老太太就是進了藥店吃了孫向波遞的藥才暈倒猝死的,齊老太太更是拍著胸脯保證,說自己進藥店之前,腿腳靈便走路生風,眼不花耳不聾,一切癥狀都是因為吃了孫向波遞的藥才發生的。

這次齊家人也是有備而來,他們說雖然硝酸甘油是治療高血壓心臟病的常用藥,但是常用藥也是因人而異,有禁用人群的,硝酸甘油使用后可能發生劇烈頭痛、眩暈、心悸、虛脫、暈厥等等副作用,弱不禁風的老太太不適合用這個藥,而孫向波作為一個醫生,竟然連這個禁忌都不知道,這就是誤診!

齊老太的兒子

這就像狗皮膏藥粘上,撕都撕不下來。面對齊家一家人,孫向波生出一股深深的無力感,他只能再次強調: 你在我藥店里根本沒有吃過這個藥!你昏倒前沒有吃藥,什麼都沒吃!

雙方各執一詞,于是沈陽中院又是一番調監控查錄像,最后確認: 孫向波確實取藥了,但是老太太并沒有吃藥。

既然沒有吃藥,那所謂的硝酸甘油副作用就不能成立。

沈陽中院同樣也邀請了幾位醫學專家來現場論證,結果專家們的一致意見是: 不要說齊老太沒有吃硝酸甘油,就是吃了這個藥,也跟她的心臟驟停沒有關系,齊老太的心臟病是由于長期嚴重的高血壓引起的冠狀動脈血管病變造成的,只是正好在那個時間發作了而已。

2021年,在孫向波跑了沈陽八趟之后,沈陽中院的二審判決終于下來了: 維持一審判決,駁回上訴。

二審被駁回,齊家人仍是不服,他們好似蒙受了天大的冤屈,再次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申訴。

又是一番唇槍舌戰理論不休,又是提交證據專家講解,之前的流程又過了一輪。2021年12月,經遼寧高院再審立案后審理認為, 一審、二審判決得當,事實認定清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過四年多的奔走,歷經三次審判,孫向波終于從自己身上撕下了齊家這塊狗皮膏藥。只是狗皮膏藥貼久了,即便是撕下也難免受創,這幾年里,孫向波傾家蕩產飽受非議,在三審結案后,他又借錢換地方重新開了一家藥房。

驚弓之鳥心有余悸,為了防止這樣的事件再次發生,他在藥房里裝了好幾個攝像頭,角角落落都在監控之下,唯有這樣,他才能在工作的時候獲得一點安全感。經過一段時間的經營,孫向波的藥房生意也有了起色。

孫向波

近些年來,關于 「扶不扶」、「幫不幫」、「管不管」、「救不救」等見義勇為行為,成為了人們的熱議話題。老人摔倒不敢扶,見人有難不敢幫,這也造成許多無辜的生命,在人們的膽怯與質疑中遺憾消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