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宋少卿樂當過繼孝子「20歲知舅媽是生母」奉養2老一生絲毫不抱怨「淚謝繼父母生前善待」放下遺憾:這是命,是緣份

菠蘿蜜 2021/04/24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新闻事件,陪您看盡天下事。 我是你们的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实用、有趣、感人的好文章。 每天带给您滿滿的正能量~

 

很少有藝人能像宋少卿般,回憶一年半內喪失4位至親,能帶給記者悲傷又豁達的複雜感受。親子天下攝影主編曾千倚,為了採訪宋少卿,甚至去研究相聲論文,採訪時對錄影器材不夠熟練,還免不了被這位言談犀利的國寶級演員「電」得超慘。聽宋少卿娓娓道來自身經歷,彷彿看一齣人間相聲,時而揪心,時而戲謔,依舊掩不住對雙親「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思念。

一年半內走了4位至親,使宋少卿更體悟到要珍惜當下,別等到快要「 兩腿一伸、兩眼一閉」才悔不當初。

在台灣,幾乎不會有人質疑宋少卿在相聲界的地位。出道31年,雖已跨足戲劇、主持,宋少卿仍堅持每年演出相聲作品。現實生活中,他對傳統價值的重視,更被好友謝祖武形容為「古代人」,他說宋少卿孝順、有禮貌,在聚會時「用嫂夫人稱呼我太太,和我們聊天,都像在講戲裡的台詞。」

51歲知名相聲演員宋少卿是台灣喜劇界的重要人物,與搭擋馮翊綱創辦的相聲瓦舍後,不斷為許多觀眾帶來無數歡笑的回憶,隨後在戲劇、主持界都有亮眼的表現,成為演藝圈中享譽盛名的大才子。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在大明星的光環背後,宋少卿有著相當複雜的身世,二十歲那年才知道原來舅媽是生母,但他卻從不怨懟當年被過繼的經歷,反而感謝命運讓他遇到養父母,這份孝順與豁達令人動容。

據《天下雜誌》報導,宋少卿曾在受訪時揭露自己的身世,當年他出生剛滿月生父就不幸離世,而生母在改嫁之後,便將他送給丈夫的姐姐和姐夫,也就是撫養自己的養父母。憶起往事,宋少卿坦言,在眷村宋家長大的他,直到二十歲那年看到戶口名簿後才明白,原來自己叫了20年的舅媽是親生母親。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下同

雖然得知真相後一度非常錯愕,但宋少卿表示,從來沒有怨恨過生母,因為當初若沒有爸他過繼給宋家,就永遠無法體會到養父母的疼愛與栽培。雖然養父是退伍軍人,家中的經濟不是特別好,但他們卻從來不願看到自己受到委屈,憶起讀小學時,宋少卿非常羨慕學長拉小提琴的英姿,才剛跟養父說想學,他便想方設法為生出一把琴讓宋少卿去上課,「宋爸爸宋媽媽對我太好了!」

不僅如此,宋少卿還說,雖然當年爸媽對他的期許是念法律或者當老師,最糟至少也要當個職業軍人,但得知自己想去讀最有興趣的戲劇時,他們還是選擇支持,也正是因為養父母這樣視如己出的付出,才能讓他能有今天的成就,語氣間滿是懷念與感恩,也盡顯他知足惜福的性格。

圖片來源:宋少卿臉書,下同

然而,近幾年宋少卿的生母、養母、岳父以及養父相繼離去,短短一年半痛失4位至親的經歷真的讓他體悟良多,尤其是送別養父母的那段日子,憶起當時的情況,宋少卿也不免感慨,養母93歲那年從發現細胞病變、送安寧病房到離世不過短短6天,事後都還沒平復內心的傷痛接著一年內,96歲的養父也壽終正寢,真的讓他好難過。

宋少卿永遠也忘不了媽媽離開後幾個月,爸爸臨終前拉著他說的那句話,他認為自己年紀大了,不該拖累年輕人,「你媽走了也一段時間,我不能讓她太孤單。」說到此處,宋少卿也不禁替爸媽抱屈:「他們心中有很深的遺憾,永遠沒有機會,回家鄉孝順自己的爸媽。」

不過,宋少卿後來轉念一想,認為爸媽算是走得「瀟灑、快意」,沒有經歷長時間臥病在床的痛苦,最後也選擇慢慢放下,「這是命,是緣份,緣份到這兒,要分了,它只是個離別。」

事實上,宋少卿也表示,在爸媽身體不好的那段時間,自己非常積極地陪伴他們,只要工作中有空檔,就去家裡晃一圈,帶爸媽伸展,所以其實心中並沒有太大的遺憾,說著說著,他還不忘強調「溫暖的陪伴」很重要,更舉例當時父母高齡,有許多事已力不從心,「他愛吃玉米,不如給他玉米罐頭才貼心,他想多說兩句就陪他多說兩句!」

最後,宋少卿還笑說,自己能如此豁達地面對離別,大概是遺傳到原住民生母的樂天性格,再加上宋爸爸宋媽媽所帶給他的人生觀,就是要願意多為別人想,母親總告訴他「人家會這樣做,必定有他的原因」,造就他往後溫暖謙讓的模樣,說到此處,宋少卿仍不免流露出他對雙親的思念,不禁令人心疼。

雖然遺憾,但相信他們都到了更好的地方去~~願大家都能在生前好好盡孝,不要留下任何遺憾,也祝福宋少卿未來一切順利,讓天上的親人們放心!

宋少卿總把自己的樂天,歸因於來自原住民生母的血統,而宋爸爸宋媽媽影響他最大的,是多為別人想,母親總告訴他「人家會這樣做,必定有他的原因」。所以自己小時候在眷村跟別人打架,無論結果如何,為了不讓母親煩惱:「一定說自己贏了。」好友謝祖武也說宋少卿:「看起來像沒事,但真的很想找他聊聊。」擔心之情溢於言表。

宋少卿(最前方)戲劇底子深厚,鏡頭前總忍不住搞笑,不忘把歡樂帶給觀眾。(圖為宋少卿導演的新戲「搖櫓白蛇傳」排練現場。開麗娛樂提供)

我必須坦承,眼前不斷用「認真生活、輕鬆度日」、「相聚在一起時,好好珍惜」來回應採訪的宋少卿,正向到令我不知如何下筆。身為記者,總不由自主想從受訪者的情緒裂縫,捕捉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他將故事說得生動,卻刻意壓抑心緒,直到我拍攝他的表演課,看他對學生示范「最令我難忘的時刻」,將宋媽媽離世的情景還原到現場。

廣告

「我演講完,開車去醫院看我媽,她那天轉安寧病房,我從來沒去過,它長什麼樣子?會不會有鮮花?護士和藹可親?我腦中充滿各種想象。」宋少卿話鋒一轉,「突然間電話響起,剛才的幻想一下子粉碎,我聽到妹妹說:哥,趕快來!否則最後一眼快來不及了!」

「我衝到醫院,拼了命按電梯,但太多人在等,我從1樓跑到7樓,」宋少卿氣喘吁吁進病房,凍結的空氣瞬間襲來,他穿過妹妹和葬儀社的人,嘴角顫抖,不知所措呆立在病床前,癡癡望著已被蓋上白帳的母親。

過了好一陣子,他終於彎下身,輕聲對母親說:「媽,一路好走,你是個好人,到那邊會很好的。媽,謝謝你!沒有你,不會有今天的我。」

演出結束,宋少卿沈默半晌,緩緩對學生吐出一句:「那天,硬是沒讓眼淚掉下來。」

廣告

演員一輩子都在扮演別人,卻很可能在演出時,才能釋放真實的自己。

想要更多了解台湾新闻事件,请持续关注萬象娛樂新聞,每天都会带给您更多、更新的惊喜,让你的生活更多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