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36歲單身女「返鄉調養身體」徹底愛上鄉村,放棄大城市「回鄉與父母一起住」意外爆紅:不結婚又怎麼了?

菠蘿蜜 2021/03/22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新闻事件,陪您看盡天下事。 我是你们的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实用、有趣、感人的好文章。 每天带给您滿滿的正能量~

 

近些年,有一種傾向,年輕人越來越不想結婚了。

年輕人結婚率降低,都是哪些原因導致他們不想結婚了呢?下面是部分不想結婚的年青朋友內心的真實想法。

來源:民宿頭條,ID:minsutoutiao

「35歲那一年

我發現自己站在一片幽暗的樹林裡

還沒看清呢,居然就36了?!」

這是納微9月1日寫下的話

那天她剛好36歲

納微不太想過36歲生日

但還是攔不住媽媽千里迢迢趕到廣州

給自己做了頓包面

包面,是湖北地區對小餛飩的一種叫法

這是納微老家的「規矩」

36歲生日要和60歲一樣隆重,要擺壽宴

但納微這種在外的遊子,難免「不守規矩」

可又不能拒絕媽媽的好意

況且,納微猜媽媽應該是在深山老家憋久了

順便找個藉口出來玩

納微家的村莊

納微的老家在湖北

清江流域的一個偏遠小山村

距離宜昌市有139公里,坐5個小時的車才能到

18歲上大學之前,納微一直沒離開過

但她不太喜歡這裡

小時候,媽媽總是不顧納微的意見

分配幹不完的農活

壓榨了她看武俠小說的時間

為這個過去母女倆吵了無數次

也因此,她從小就不喜歡農村生活、山野生活

一心只想「逃」出去

事實上她也成功了

18歲去城裡的大學

又留在廣州工作

除了過年幾乎不回湖北老家

這一走,就是10年

納微喜歡廣州

夠大夠熱鬧,也不用幹農活

在這裡她有事業、有朋友

還有種說不出的小滿足

但10年快節奏的生活

也極度消耗了納微的健康

她也曾深夜裡

站在CBD的30層,疲憊、面無表情地看著

這座嚮往許久的城市,燈火輝煌

直到2010年,納微徹底病了

長期在電腦前久坐

她的頸椎、腰椎開始折騰著罷工

休養半年後,就堅持回廣州繼續工作

到了2012跨2013年的春節

更是連家都沒能回,直接躺在醫院過了

為了把身體養好

她不得已又回到了這個好不容易走出的小村莊

納微原來的工作是教育媒體

並不是很受辦公環境的制約

回家休養期間

朋友和以前的客戶經常介紹兼職

納微乾脆轉為了自由職業者

在深山裡過起了白領生活

和之前不同

這次納微回家,住上了新房子

2012年,納微還在廣州工作時

父母就開始張羅著蓋新房

納微不同意,因為弟弟和自己都不會再回村生活

原來的土房也夠父母住

沒必要再花錢了

納微家的老房

很意外,這次父母格外堅持

不惜和孩子起衝突

之後媽媽和納微說:「這是你爸的心願」

納微爸爸從沒和兒女說過

他沉默寡言,一輩子為了兒女在外工作

自己卻捨不得多花一分錢

蓋個新房,可能是這個農村男人念想已久的事了

納微沒再說什麼,開始著手幫忙

在廣州邊工作邊給父母找外觀設計圖

最後父母選了一個紅頂白牆的歐式風格

納微覺得父母眼光挺好

之後建造過程父母就全權負責了

他們那時不怎麼會用網路,也沒智慧手機

交流基本靠打電話

納微當時找的外觀圖

房子建好之後

納微回來一看,有點哭笑不得

切身體會了什麼是「賣家秀」和「買家秀」的區別

不過比起原來的老房子,要好上許多倍

最重要的是父母特別開心

這就夠了

納微家的新房

屋後是山,門前是河,河對岸還是山

差不多就是深山老林了

納微的新書房正對著老屋前的一排樹

還有2畝玉米地

太陽升起來的時候

光線透過樹梢,照在玉米地裡

那一種美,納微無法形容

夏天,納微一般5點就起床

然後拿著相機往深山裡跑

清晨的深山總是有股清新的泥土味

納微很喜歡

而且越深的山越有趣

會偶遇很多不知名的動物和植物

在茶園發現一窩藍色的鳥蛋

發了朋友圈才有人告訴她,那是知更鳥的蛋

一直以為知更鳥在書裡、在遠方

沒想到就在身邊

還有樹底下不知名的蘑菇

怎麼看都像前些天時尚雜誌裡看到的包

拍下來一對比

果然,藝術源於生活

還有最驚豔的

有次晚上納微在躺椅上看星星

密密麻麻地都掛在天上、山上,還在動

仔細看才發現是漫山遍野的螢火蟲!

說來奇怪,回家6年就見過那麼一次盛況

不過倒是可以回味一輩子

類似的小驚喜不勝枚舉

納微覺得自己貌似回到了幼兒狀態

對什麼都充滿好奇

那種感覺,特別棒

原本只想休養半年

卻將回廣州的計畫一推再推

一不小心,就推了6年

要說這6年時間裡最大的難點

應該是剛開始和媽媽相處

媽媽看不慣年輕人晚睡晚起的毛病

總是站在臥室門口或者電腦前

不停地催納微趕緊休息

納微偏不

回家休養又不是坐牢,就得聽自己的

因為晚睡,她倆一個月能吵20次

其實納微知道晚睡不好

但更討厭被強迫扭轉

按照別人的心理需要來生活

就像小時候被分配下來的農活

明明也能幹,就是不喜歡「你逼我幹」

天天在一塊,不能總這麼吵吧

納微開始反省,逼自己要先讓一步

某天,母女倆又大吵一架

納微憤怒地走出房間,5秒後返回來

強迫自己平靜下來說:

「我向你大吼是我不對,說明我個人修養不夠

但你也經常沖我發脾氣甩臉子

改變需要時間,我們得慢慢來」

這是母女倆第一次良性溝通

後來,媽媽還半開玩笑說

「你啊,長相完全遺傳了我和你爸的優點

性格完美遺傳了所有缺點……」

這種話,納微往往只聽前半句

相處久了

納微才漸漸發覺媽媽也有自己的需要

平時爸爸、自己和弟弟都在外工作

只有媽媽一個人在家

房子空著、食物也吃不完都浪費了

而媽媽本身生性敏感、好強

總想掙脫現狀又受困於農村環境和繁瑣的家務

始終也沒有踏出家門半步

納微的媽媽

納微始終計畫著要回廣州

在此之前能為媽媽做點什麼?

想了想,老家風景不錯

可以租給想體驗農村生活的人

自己又擅長傳播

如果能利用網路把房子租出去

讓媽媽有點事兒幹,應該很有意思

媽媽起初不相信會有人來這大山溝裡

但抱著一絲期待,全力配合

還給自己起了網名叫「清江蘭媽」

清江,是納微故鄉的母親河

蘭,是媽媽的名字

組合起來簡單好記

2015年6月1日兒童節

納微通過網路發文《把我深山老家租給你》

很短的時間裡就突破了10萬

當天晚上,7月的房就訂滿了

接下來的幾天裡,暑假和十一的房也都預定完了

很多是帶孩子來體驗的

蘭媽很驚喜,卯足了勁招待客人

來的人也都把這兒當家

和蘭媽一起幹農活

去深山轉轉,采幾朵花回來

做成插花裝飾屋子

最讓蘭媽開心的是

大家都很喜歡她做的好吃的

走之前也要大包小包的帶回去給家人嘗嘗

經過幾年,全國各地的許多客人成了蘭媽的粉絲

每年如期寄來禮物

還有國外的粉絲邀請蘭媽去玩

這完全超出了母女倆的想像

蘭媽也從原來的不自信變得越來越有期待了

和鄰居聊起來也是滿滿的自豪

一個游村小學生的日記

每當有正向回饋

納微總是第一時間把誇讚告訴蘭媽

帶著她一點點摸索更多的可能性

她教蘭媽線上打牌、自拍、玩微信、發紅包……

這些都讓蘭媽高興地像個發現新大陸的孩子

深圳衛視《宅人食堂》拍攝

2017年初,深圳衛視的《宅人食堂》

特意邀請了納微和蘭媽出鏡

蘭媽特開心說,「又有人來陪我玩了!」

長達45分鐘的紀錄片《山野之夏》

在B站上傳不到一周

播放量超過10萬,彈幕4000多條

納微突然成了名人

附近的村民都希望她能幫忙把房子租出去

電視臺來採訪,出版社想約稿

旅遊區也想談合作

面對巨大的商機,納微一一拒絕了

納微說,我不是做生意的料

把房子租出去也不過是個偶然的想法

沒想到能火

我們村也不是世外桃源

和很多偏僻的小村莊一樣

村裡多數是留守兒童和空巢老人

只不過出門就是山水

一呼一吸間都是混著泥土味的空氣

城市裡生活久了

這種最平常的農村生活才更顯得可貴

那些老家有閒置房卻不知道怎麼處理的人

也可以考慮試試這個方法

而對納微來說,把房租出去

其實最重要的是

能讓家裡人、尤其是媽媽開心

或許,陪你出走

是我愛你最好的方式

年青人不願結婚,他們認為一來是覺得良人難尋,婚姻不可預見的事太多,兩人是否能長久地和睦相處,相處模式和體驗是否會比一個人時好等等都心存疑慮;二來婚姻附帶的所有內容,包括房子、兩個人的生活模式、孩子等,對自己來說是否有收益,是否是自己想要的這也是他們考慮的。

現代年輕人的自由思想導致了戀愛的隨意性,也使得婚姻的不穩定性加劇,婚姻的變數太多,婚姻的契約明顯不牢靠了,所以他們認為婚姻要承擔很多的風險,倒不如一個人挺好。

人的本能是趨利避害的,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願意結婚, 是他們覺得婚姻能帶給自己有益的東西小於無益的東西。

想要更多了解台湾新闻事件,请持续关注萬象娛樂新聞,每天都会带给您更多、更新的惊喜,让你的生活更多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