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臺灣搖滾之父」薛岳36年生命止步「抱病堅持唱完」人生最後一場演唱會「摯友30年後合唱」透露心酸不舍:正要起飛卻走了

菠蘿蜜 2021/08/17
 

萬象娛樂新聞,播报台灣最美故事,讓你感受不一樣的台灣風土人情。 我是小编菠萝蜜,接下来将给您展示滿滿正能量的好文章。

 

無論是國外的搖滾長河,還是華語流行樂壇,每次「搖滾樂」的革新都伴隨著不一樣的聲音,比如羅大佑的《之乎者也》、崔健的《一無所有》……

而今天,也就是11月8號,有個人是滾君必須要提的。他在華語樂壇的地位,並不比崔健、羅大佑低,但他的作品早已淹沒在時代更替的旋渦中。

他就是薛嶽,被稱為「臺灣搖滾之父」。不幸的是, 36歲的薛嶽在正值風華正茂的年紀因肝癌去世,11月8號正是他的忌日。

薛嶽是誰?可能很多人,甚至是很多資深搖滾樂迷都不見得熟悉他。

滾君第一次知道這個人的時候,是在信樂團2005年火星演唱會上,他們演唱了這首《如果還有明天》。

這首歌曲就是送給薛嶽的作品,演出中間,現場出現了薛嶽的畫面,以及他的聲音。信樂團用這種「隔空對唱」的方式向這位英年早逝的前輩致敬。

要說薛嶽改變了什麼、為什麼會被稱為「臺灣搖滾之父」的話,就如開篇滾君說的那樣,他的作品給80年代獻上了格格不入的聲音。儘管現在很多人聽完會嗤之以鼻:「不就是流行歌麼,頂多只能算流行搖滾。」

在之後的10年裡,薛嶽一直在尋求自己的機會,從酒吧的鼓手到學習唱歌,從自己組樂隊表演到給電視臺做專任鼓手,他一直在尋找自己做音樂的機會,直到29歲的時候,他才真正進入到唱片界。

薛嶽屬於典型的「大器晚成」,1984年已經30歲的他加入幻眼合唱團擔任主唱,並錄製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搖滾舞臺》之後,便廣受關注。

他自己曾說:「到30歲以後,我才決定要做自己的音樂。」

與此同時,他的肝病也和他的名氣一起發作。在《搖滾舞臺》出版時,薛嶽因為肝病的困擾而累垮,導致他毫無經歷出現上電視、做採訪、跑通告,竟造成「歌紅人未紅」的怪現象。

而這張《搖滾舞臺》被外界一致評為薛岳最成功的專輯,因為他把自己多年來的感悟,化成沸騰的吉他和鼓點,完全衝破了當時守舊的臺灣音樂環境。

他的作品裡沒有虛假的曖昧和軟綿綿的情歌,而是最真實的聲音。

1985年薛岳發行了自己的第二張專輯《天梯》,這是他最為傳唱的一張作品,也是讓「薛岳」成為明星的一張作品,但這張專輯相對於《搖滾舞臺》柔和了很多。

因為這是創作團隊故意為之的,對薛嶽的「搖滾」成分大打折扣,是為了讓他沖的不要太過頭,更容易讓聽眾所接受。果然,《機場》、《天梯》等歌曲成為了最為傳唱的流行金曲。

而與此同時,在發行《天梯》的時候,薛嶽因肝病住院,身體越來越虛弱,以至於不得不戒掉煙酒……這是他透支生命的前兆。

可能是因為他好不容易成名了,也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所以即使他被病魔纏身,也不願停下腳步休息。

所以除了前兩張專輯之外,他保持著一年一張專輯的高產,發行了《不要在街上吻我》、《情不自禁》、和《生老病死》共5張專輯。

在1989年11月份的時候,他預感自己的肝病非常嚴重了,便從醫生那裡套到自己病情的真實情況:肝癌,之後他緊鑼密鼓的籌備了自己最後一張專輯《生老病死》。

到1990年8月推出這張專輯的時候,薛岳已經被醫生下了死亡通牒:「肝癌晚期,最多還能活半年。」那時的他,每天只能工作3小時,有時會連續幾天高燒不止,即便如此,他仍然堅持著巡演、堅持著錄唱片。

《如果還有明天》這首歌曲是薛岳的好友劉偉仁專門為他而創作的,在最後一張專輯裡,薛嶽也將這首歌重新錄製並收錄其中。

在薛嶽的這個版本裡,我們能聽到一個男人的焦急、掙扎以及憤怒。

1990年9月17日,薛嶽用自己最後的精力開辦了自己最後的一場演唱會「生命的炙熱」。

已經瘦弱不堪的薛嶽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舞臺上,他毫不避諱的讓人們展現了一個歌手,生命末尾的狀態。

「那晚上,他唱出了臺灣有史以來最好的個人演唱會。」

這個「最好」評價的不是演唱會質量,而是薛嶽面對死亡的態度:既然無法改變命運,那就踏著命運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一切。

時隔30年,去年為紀念曾與薛嶽的點滴回憶,由陶曉清、幻眼合唱團團長韓賢光、楊嘉、王家棟號召,舉辦「薛嶽30紀念演唱會」,邀請樂壇好友丁曉雯、庾澄慶、姚黛瑋、蘇來、黃韻玲、周治平、信、於冠華、王治平等17組藝人輪番獻唱,重溫30年前的傳說現場。

圖片來源:ETtoday星光雲

這場演唱會中,每名歌手皆無酬參與演出,用音樂分享薛嶽的故事,薛嶽的母親也到場聆聽。在現場也首度呈現薛嶽紀錄片「最後的91天」,導演鍾幼君在1990年薛嶽「灼熱的生命」演唱會前的91天,跟拍籌備演唱會過程,讓歌迷能再次重溫薛嶽的搖滾精神。

圖片來源:中央通訊社,下同

對此,音樂總監王治平當時也表示:「非常感謝薛嶽,每十年就把我們這些老朋友聚在一起!」身為薛岳音樂好友的黃韻玲,當時獻唱完由薛岳作曲的《一座孤獨的島》,她也不禁感嘆,在她眼中,薛嶽跟島一樣大,內心卻也很孤獨,和這首歌名頗為相似。憶起薛嶽,她說:「你看到他的火爆,那是因為他的心其實是非常柔軟的。」

而主辦方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當時則表示:「大家比薛嶽多活了30年,但薛嶽一直都在我們身邊,搖滾不死,熱血永沸騰,而此次也將會是懷念薛嶽演唱會的最終場,日後我們將以私人聚會形式,繼續想念老友,因此期待大家一起參加這場別具意義的搖滾派對最終場!」雖然薛岳在人生正在輝煌的年紀離開了大家,但相信他對音樂的熱忱與態度將影響著許多人!

请持续关注萬象娛樂新聞,保證每天都有新收穫,让你的生活更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