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丈夫雙目失明,妻子下身殘障,「背簍夫妻」40年來形影不離,網感動:真愛無疆

隱城 2022/05/29

有這麼一對「特殊」夫妻,丈夫曹樹才四肢健全,但雙目失明;妻子許厚碧耳聰目明,下半身殘障,不能直立行走。丈夫用背簍背起妻子,兩人40年來幾乎「粘」在一起,你做我的眼,我做你的腿!

用殘缺的身子拼起一個完整而又幸福的人生。這對背簍夫妻不離不棄,用點點滴滴的行動演繹了一部完美的鄉村愛情故事。

「我沒錢,我有力氣,她跟著我,我才放心」

現年67歲的曹樹才,家中排行老四,右眼從小就患有先天眼疾而失明,左眼只有0.3的視力。年輕時的曹樹才皮膚白皙,虎頭虎腦,長相陽光帥氣,喜歡與人開玩笑。

別看他個頭不高,但有一股子蠻力,一二百斤重的擔子,他挑起來不合糊。農村人有力氣,那就有很大的優勢。這種人在當地是受人歡迎的,帥小伙那就是姑娘們的搶手貨。

為人老實、心地善良的曹樹才是一個樂于助人的帥哥。鄰里鄉親,但凡誰家有個困難,他總是第一時間伸出援手,毫不夸張地說,只要和他相處的,每個人都對他贊不絕口。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人眼中的好小伙子,年近二十六、七歲了還沒找到對象。沒別的,只因為家里窮,而且眼睛又不好,這是他婚姻難成的主要原因。

村里的媒婆經常給他介紹對象,不是人家看不上他,就是他怕連累人家。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處境就是這個樣。眼看年齡越來越大,家人也開始著急起來。一天,媒婆又高興地來到他家說媒,曹樹才一臉無奈地跟著媒婆來到鄰村一戶人家。

剛進門,曹樹才就和這家的姑娘對上了眼,眼前的她明眸善黛,唇紅齒白,留著一雙烏黑的大辮子,白嫩的肌膚,誘人的身材,穿著一套粉紅的衣服,格外楚楚動人。看了第一眼的曹樹才怔怔呆在原地,半天才晃個神來。

姑娘對曹樹才也比較滿意。小伙子上身一套白色的確良襯衣,下穿一件藍色的長褲,配著一雙嶄新的解放牌球鞋。帥氣的面容,五墩的身材,給人一種養眼、穩重、踏實的感覺!兩個陌生人一眼就看上對方。

說起這個姑娘,她也是個可憐之人!她姓許,名叫厚碧,芳齡23歲,從小患有軟骨病,下半身不能直立,也無法行走,也是一位殘障人!看到許厚碧這副樣子,曹樹才心里莫名多了份念想,「這個女人離不開我,我會保護好她一輩子!」

在隨后的交往中,倆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曹樹才愈發感覺到自己的責任重大,他對著岳父母堅定地說:「我會背許厚碧一輩子,照顧好她后半生。我沒錢,我有力氣,她跟著我,我才放心!」樸實的話擲地有聲,既感動了岳父母,也感動了許厚碧。

1981年兩個真心相愛的人走到了一起!結婚那天,曹樹才叫上幾個哥們,用轎子把許厚碧抬進家門,洋芋、山筍、臘肉等簡簡單單幾個菜,兩三桌酒就解決了一樁婚事。

年輕時的曹樹才能干,打谷子、扛石頭、蓋房子、下田種地、上山打獵等無不精通。閑暇時,他經常出去幫人抬石頭、搬磚,掙點錢補貼家用,外面的活兒都是曹樹才一個人在打理。而許厚碧則在家里,做好內務,夫妻恩恩【愛☆愛】,羨煞旁人。

曹樹才做事從不惜力,為人真誠、淳樸,他吃得苦,不怕勞累。許厚碧看在眼里,愛在心里。丈夫有時活路重,干到很晚,疲憊不堪的他回到家時,妻子總會上前安慰他,用心做好每餐飯菜,把好吃的省下來,留給他。幸福的日子就在互幫互助、互敬互愛中前行。

你是我的雙眼,我是你的雙腿

正當日子有了起色,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的時候,災難不聲不響地降臨到了他的身上。1988年夏天,農村正在忙于夏收,又是一年豐收季。心情不錯的曹樹才也開始忙碌起來,打了17天半谷子的曹樹才和許厚碧夫婦,看到不錯的收成,心情也格外舒暢。

那一天傍晚,夫妻倆準備了幾個好菜,想犒勞一下自己。在陣陣的涼風吹拂下,一家人圍坐在桌子旁,邊吃邊喝,邊說邊笑,憧憬著美好的日子能早日到來。

看著心愛的女人,端著酒杯的曹樹才笑瞇瞇地和妻子商量著,想要一下大胖小子。許厚碧一邊給3歲多的女兒夾菜,一邊嬌羞地答應丈夫的要求。

夜色漸漸暗了下來,曹樹才一高興就多喝了點,人就犯迷糊了,頭腦也開始懵了起來。這時的曹樹才站起來,準備收拾殘局,洗漱早點休息。剛起身,頭腦有點暈的他還未站好,就一下子跌倒在石桌子的邊角上,不偏不倚,還有點余光的左眼被撞上了,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許厚碧見到丈夫流血了,心里也慌亂起來,連忙喊人把他送往醫院。經確診,曹樹才眼球晶體破損,無法修復,重見光明的機率非常低。沒多久,曹樹才兩只眼睛完全看不到了任何東西。他的世界進入了至暗時光!

想到自己一時貪杯,竟然造成如此嚴重的災難,34歲的曹樹才痛苦萬分,哭得死去活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想到一家人以后怎麼辦?

可愛的女兒誰來養活,年輕力壯的自己一瞬間就變成一個廢人,這日子怎麼過呀!每當想到這些,曹樹才整日以淚洗面。盡管親朋好友、左鄰右舍都來安慰他、鼓勵他,看到他的慘狀,大家也無可奈何。

生活還得繼續,悲傷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為了讓丈夫振作起來,當好一家之主,妻子許厚碧擦干眼淚,當好他的賢內助,一邊給他鼓勁打氣,一邊打消他的疑慮,「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只要你不灰心喪氣,我們同甘共苦、生死相伴,永遠都在一起。」

從那里跌倒,就從那里站起來!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曹樹才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他開始嘗試如何獨立生活。憑著記憶,他對周圍的人、物、事和環境摸索起來,許厚碧在一旁指導他。

剛開始,不知東南西北,去地里干活,怕踩壞莊稼,他急;媳婦不能走,全靠他照顧、孩子又要他負責,他也急;由于自己的失誤,媳婦被摔了幾次,腰椎受傷直立不起來,他更急。經過半年艱苦的磨合,功夫不負有心人,曹樹才能夠摸索前進,對周圍的一切熟悉起來。

當丈夫每次扛起她時,許厚碧確認沒問題后就說「起」,一百多斤重的許厚碧,老曹扛起來不費力。先是把她扛起來輕輕地放在大背簍里,安頓好妻子后就下蹲背起來就走。雖然曹樹才看不見前方,但他有一套適合自己的方法,左右手各握著一根竹竿,來回探路。

許厚碧手里也拿一根,防止摔倒,她坐在竹簍里探起身子,給丈夫指引方向,「走里面「,「往左邊……」就這樣,你當我的眼,我做你的腿!夫妻倆配合默契,一路走來,還比較順利。

看到丈夫一天天的在進步,許厚碧由衷地敬佩他!曾經被悲傷情緒籠罩的家,漸漸有了歡聲笑語,許厚碧對丈夫曹樹才的愛越來越深!家庭的生活開始有模有樣了。

小背簍里裝滿了幸福的愛

生活的不易在倆口子身上處處體現了出來。眼睛看不見后,做任何事情都不方便,出趟門不容易,夫妻倆還要精打細算一番,不能空手去,更不能空手回。

每次下地勞作,兩口子像搬家一樣,曹樹才不僅要背著妻子,而且手上還要拿著鋤頭,脖子上掛著水壺等;許厚碧一手提著糞桶,竹簍里裝有種子、農藥、農用器具、板凳等,雜七亂八一大堆。

曹樹才肩上的擔子無形地加重了不少,看到他在不足30公分寬的田坎上艱難前往時,許厚碧心疼不已。

無論是酷暑還是寒冷,只要出門,曹樹才幾乎一年四季都打著赤腳。因為他心里清楚,赤腳容易感知地面,好把握力度和方向感,「我不是考慮怕不怕冷,腳被劃傷的問題,關鍵是背起她,怕摔跟頭。」聽到曹樹才樸實無華的話,能深深地體會到許厚碧在他心中的份量!這就是一個農村漢子對妻子最純樸的愛!

眼前的曹樹才已67歲了,生活艱辛的烙印在他臉上留下了滄桑!一雙又大又粗糙的手很有力度感,雙腳布滿了傷痕,不再年輕的他背著妻子開始有點吃力。63歲的女主人許厚碧相對來說要嬌嫩些,一雙白嫩的腳,看得出曹樹才對她的關愛是用了心的!

結婚40年來,他們先后背壞了20多背簍,每天,夫妻倆都要到田間地頭干農活。曹樹才用背簍背著妻子,許厚碧則指揮曹樹才鋤地、收莊稼、砍柴,然后她負責收菜、捆柴、做飯。就這樣,一支竹簍把殘缺的他們拴在了一起,從此,形影不離。

無論是在家里,還是田間地頭、村頭野外,他們每天幾乎「粘」一起,恩恩【愛☆愛】的模樣感動了十里八村年輕的夫婦。

相濡以沫40個春秋的夫妻倆,已走完大半個人生征程,留下的時光彌足珍貴。面對未來的生活,看著丈夫日漸消瘦、老弱的樣子時,許厚碧一邊憐惜,一邊滿懷深情地握著曹樹才的手說道:「我離不開你,你也離不開我。

你答應過我父母,要背我一輩子!你把我背到死就算了,下輩子我還找你」!「人生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后,坐著搖椅慢慢聊……直到我們老的哪兒也去不了,你依然把我當成你手心里的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