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舉債1500萬,睡廢墟,做文創,最終打造了這家臺灣最美民宿

隱城 2022/03/28

在那遠離鬧市的山上,

一個不大不小的院子,

三五親人好友,

半畝八分良田,

白天感受勞作的苦與樂,

晚上圍桌享受自己的成果,

酒足飯飽過后,

院子里數數星星聊聊人生

……

那種伸手便能觸碰天空的快感

那種悠然自得的生活

沒有世間的煩惱與壓力

大概就是人們內心的理想狀態

……

離臺灣南投竹山小鎮開車30分鐘,在海拔800公尺高的山林里,有一家小小的三合院隱逸其中。在竹林之中宛如隱士的居所。

然而說出這家民宿的名字,臺灣大陸所有民宿圈里的人可以說無人不曉—— 天空的院子, 它也曾經被 《天下雜志》選為臺灣最美民宿。

然而11年前,誰能想到這家民宿開業第一個月,門口羅雀,虧損52000元,民宿的主人甚至一度想自盡。然而現在,說起天空的院子,民宿界粉絲無數,許多來臺灣的人都會去這里住上一兩天。

「天空的院子」創始人,就是眼前這位何培鈞,他很在乎臺灣文化,但不用嘴巴說,不上街頭,也不抱怨,直接卷起袖子來做,他希望他的經歷可以成為寶貴的資產,也希望可以鼓勵更多的年輕人。

在就讀醫務管理學系二年級時,因為愛好攝影,他在深山里轉悠時發現了一座百年老屋,傳統的三合院建筑。

這棟上百年的屋齡,大概40幾年沒有人住,別人看著也沒啥感覺,他卻覺得這棟荒廢老宅,就是他此生的事業, 「看到這間古厝,我找到人生最想做的事情,所以決定放下身段、放下一切。」

畢業當兵后,他就到山里修屋。

家里沒有錢,他也沒經過什麼經濟測算,就是一腔熱情,一家家跑銀行,研讀《如何跟銀行借貸寶典》,總共跑了16個銀行才借到錢。

為了開民宿,舉債1500萬臺幣,最后窮得叮當響,他和表哥2個人買了2個睡袋,就住在這片廢墟里。

沒有錢請設計師,就每天觀察日出、日落、風向,慢慢做出手繪稿紙。沒什麼設計基礎,就自己買來一些設計類書籍來學習。

屋子前面有一個很大的山谷,海拔大概900公尺,夏天的時候非常的涼爽。

冬天的時候主要是云海季,霧氣不斷下沉,云霧繚繞,很像是一個空中的三合院,「天空的院子」因此得名。

外觀采用古法整修,將傳統和現代相融合,因為不是專業設計,所以實際操作起來非常困難。他們從一片破瓦開始修起,自己刨木料、洗磚塊,讓整座古厝煥然重生。

但最讓他自豪的就是,整個建筑沒有用一根鐵釘,都是用中國傳統的榫卯技術銜接的。

花了一年的時間,在村上幾位老師傅的無償幫助下,民宿終于建了起來,收工的那一天,風和日麗,看著心中的房子終于立了起來,他坐在小院子里心里充滿無限憧憬。

未來,應該會有很多人來吧。

可誰能想到,民宿開出來,除了幾個朋友,幾乎沒一個客人,他還不想要朋友的錢,朋友看看這個經營狀況,最后把錢悄悄壓在柜臺上。

開業第一個月,收入只有8000,還貸卻要60000,無奈之下,表哥古孟偉重回醫師生涯,只剩何培鈞一人在苦苦堅持。

與其干等,還不如主動出擊。他寫了超過20封的信寄給各公司,打電話、寄Email登門拜訪。

「有間鞋工廠的老板問我,你們有電視嗎?可以唱卡拉OK嗎?能打麻將嗎?但我這里什麼都沒有,只能照實回答。」結果被老板拍桌大罵:「你們這種地方有什麼好玩的?」

屋漏偏鋒連夜雨,連銀行都對這家小小的民宿沒有信心,給他發了查封通知。

躺在孤零零的民宿的床上,聽著外面的雨聲,他想了100多種還債的方法,幾乎天天想著民宿會不會倒閉,徹夜失眠。

誰也沒想到,一封無意間發出的信,給這家民宿帶來了生存下去的轉機。

他曾寫信給各觀光文化局長,講了這家民宿的困境,皇天不負有心人,有一天,他接到南投文化局長的電話,說要帶著著名音樂人馬連修恩來住一晚,這讓他喜出望外。

當晚,聽了他們的故事,馬連修恩深受感動,在深夜時敲響了何培鈞的房門,說想發表一張 [ 天空的院子 ] 同名專輯,分享他在這里的生活和感受。

天空的院子名氣也越來越大,大量朝圣者前來入住。

名氣大了, 何培鈞卻深知,只有用心地經營,給每一個來的客人留下美好的記憶,才能真正留住客人的心。

這里固然有最美的風景,坐看云起云落,相伴參天古木,沒有電視沒有麻將,卻能讓人心靈放空……

這里也有充滿古早味的臺灣民居的風貌,雖然沒有什麼設計逼格,但貴在親切和舒適。

他覺得,最美的風景不是山,不是房,而是人,人和人交會時的那種氛圍;在巷子里吃個羊肉湯,老板都能和你聊幾句;走在路上眼神碰上了,也是微笑的多,很難得!這棟在山上的廢墟充滿歲月痕跡,而「文化」就是由時間積累而來的,何培鈞想保留它。

早餐有金黃的地瓜粥、招牌醬筍、新鮮蔬菜,再搭上經典小菜,飄逸古樸氣息,絕妙無比。

客人出去玩,他會準備幸福的便當,方便他們隨身攜帶。

到了晚上,還會有老歌、老茶及老零嘴 [ 米香 ] 的加入,透過在院子里面生活,才會感受這個老建筑里最美的地方。

開業七年后,天空的院子菜成功還清了銀行的貸款,營收開始步入正軌。但是這才有一個附近的居民回鄉修古厝。

「天空的院子」并沒有帶動整個小鎮,竹山小鎮的人口在五年內大量減少,從8萬人變到5萬人,鎮上多數為老人和小孩,他開始憂心:因為不希望這麼美麗的小鎮就此衰落。

于是創立小鎮文創公司,租下兩間透天厝提供給年輕人,只要提出想法或者幫助小鎮就有資格免費換宿。

結果,此舉一年內吸引來自世界各地超過600名青年來到小鎮,用年輕的雙手創造更多可能,現在在網絡上搜索 [ 竹山小鎮 ] ,從地圖、竹編到紀錄片,全是產自于年輕的創意想法。

目前已有5位竹山青年受感召回鄉創業,有臺大的高材生繼承父親的茶園;制作竹藝品的家宏創設竹馬夜跑,讓鎮民跑出健康;做竹餐具和手工餅干的年輕人也回來了。他們生產的產品,透過商業機制,由天空的院子買來供客人使用,帶動竹山的經濟。

現在 [ 天空的院子 ] 民宿內所提供的棉被、肥皂,或者食用蔬果等,皆產自于竹山在地,并用環保素材打造在地關懷,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何培鈞還發起在地青年論壇,鼓勵更多外地工作青年回鄉時了解家鄉事務。

也有財團想找他開連鎖,卻被他拒絕了,他說,自己與這里有不解之緣,而且真心真意的喜歡這片土地,而非是要去建立一種商業模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