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米金剛」爬板凳拉小車,靠撿廢品挖藥材,給90歲母親蓋兩層樓,網友怒贊:身高一米也能頂天立地

隱城 2022/04/22

「咣當咣當」,一陣不緊不慢的木頭撞擊聲,在這個有些焦躁的中午,悠悠傳來。順著聲音放眼望去,寬敞的水泥路上,來往的車輛都在躲避一個爬行的「小孩」。

古銅色的臉面,亂七八糟地生長著一些胡子,明明穿的是一個三四歲孩子樣的衣服,看臉,卻是一個布滿滄桑的中年,他就是已經50歲的陳金剛。

陳金剛因為從小患有軟骨病,導致兩條腿肌肉萎縮,無法直立行走,數十年來全憑挪動手里的小板凳進行移動。縱然是這樣,倔強的陳金剛仍然不停歇的努力攢著積蓄,終于在母親90歲的時候,通過當地政府和親戚們的的幫助,給家里蓋起了兩層樓房。

距離倆河口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型的景區。不管嚴寒酷暑,陳金剛都會拉著自己的小車,到景區附近翻檢垃圾桶里面的飲料瓶之類廢品。

小車是用一個廢棄的電表盒改造的,車輪用的是村里人家不要了的嬰兒車。以前,陳金剛是用繩子把編織袋綁在自己腰里拉回家,拉回家后總是磨出幾個洞,比較費編織袋,有了這個小車之后,輕松了很多,但是撿到的飲料瓶卻越來越少了。

陳金剛說話總是慢悠悠的,也許是村里人拿他開玩笑次數太多,臉上總是掛著微笑,愿意說了跟你聊上幾句,不愿意說了,冷冷的懟一句:「木你是問恁多弄啥哩?」即使懟人的時候,臉上仍然掛著微笑。

陳金剛最不愿意聽到的就是村里人喊他:「地溜」,是地上爬的意思,在農村也特指蜥蜴。別人喊他地溜的時候,陳金剛會回頭乜一眼,不予理睬,自顧自地往前走。

陳金剛平時和媽媽一起生活,好在姐姐家也在本村不遠處,有時候母子二人都會到姐姐家「蹭飯」。

這天中午,姐姐做的撈面條,大娘給陳金剛端過來滿滿的一大碗。大娘告訴作者:「別看他個子小,吃飯可不少。這娃子吃了飯就出去,不停,他說咱家房子老賴,想著攢錢蓋房子呢。哎呦,我知道娃子是好心,你說俺倆都沒有收入,蓋房子只怕怪愁人……」

母子二人居住的是一座老舊的宅院,有幾間房子屋頂漏雨,墻體也裂開了很寬的縫隙。

撿的廢品賣掉了,陳金剛會把賣廢品的零錢交給大娘,大娘不要他的錢,陳金剛總是說:「哎呀,叫你拿著就拿著,又不是光叫你花哩,蓋房子、過日子都得好些錢呢……」

山村里塑料瓶不是每天都有,價格也低的可憐,這次陳金剛交給大娘的只有15塊錢。大娘拿回屋里,裝進一個看不出原來顏色的木盒子,和以前交給她的錢一起攢起來。

下午的時候,小景區就幾乎沒有游客了,陳金剛拿著一個大米袋子,艱難爬上村子后面的田埂,準備挖野菜。陳金剛說:「野菜不值錢,要是能遇上草藥了,挖一些,有時候比撿廢品還強哩。撿廢品不是光我一個,俺村有那老婆兒們也去撿,我沒有人家走得快,不治……」

問起來陳金剛已經攢了多少錢,他笑了:「不知道呀,反正好幾年了,都給我媽收拾著,誰知道有多少錢。」頓了一頓,又說:「不知道多少錢,反正離蓋房子還遠著呢……」

耕地邊上并沒有多少草藥和野菜,山坡上他又去不了,只能挖一些蒲公英、車前草之類的。作者陪他找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找到幾株好的藥材。

2019年,通過危房改造補貼,陳金剛家終于扒掉土瓦房,蓋起了平房,考慮到面積小,家里來人住不下,在親戚們的幫助下,二層又蓋了幾間。

已經90多歲的陳大娘告訴作者:「我住這外間,娃子住里間,夜里他有個啥響動了,我能起來看看他。我都90多了,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我想著這娃子老可憐,做個飯,還沒有鍋頭高,要是我不在了,不知道將來他咋活……」

陳金剛總是安慰大娘:「媽,沒事的,你有養老金,我有低保,一天就是還能掙幾塊錢,買成饃,也夠咱娘倆吃。只要咱不害病,你能活到100歲……」

天下孝道,各有各的孝順方法,對于身高不足一米,出行需要依靠小板凳的陳金剛來說,他的內心之強大,令人欽佩。隨著鄉村扶貧力度的加大,也許大娘不用再過多擔憂陳金剛的將來,同時希望更多「金剛」們,都能如同金剛一般活的頂天立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