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老板墊錢給員工治病,痊愈返崗兩個月不辭而別,17年后真相曝光,讓人淚崩

隱城 2022/04/28

2000年初,女孩王世芬在一家食品廠打工時突發重病,身為孤兒的她囊中羞澀,十分茫然無助。

食品廠女老板陳艷得知她的情況后,墊錢給王世芬進行手術治療,并且和自己的家人照顧王世芬兩個多月的時間。

王世芬痊愈后繼續返崗工作,償還自己虧欠老板陳艷的債務,可是僅僅兩個月后,她就不辭而別,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人們紛紛譴責王世芬忘恩負義,對恩人陳艷沒有感激之心,可王世芬自己也一直活在深深的愧疚之中。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王世芬「忘恩負義」、不辭而別?17年后兩人再次相見,面對昔日恩重如山的老板,王世芬又會說出怎樣的感人真相呢?

讓我們從頭開始講起!

打工妹兩進食品加工廠

1999年年初,剛過完元宵節,天氣十分寒冷,一家食品加工廠內,女老板陳艷正在自己狹小的辦公室處理著廠內事務。

突然有一名員工跑進來告訴她,外面來了幾個求職的年輕人,讓陳艷親自出去看一下。

那幾個年輕人在廠外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看到陳艷出來了,為首的一人解釋說道:

「老板,您行行好,收下我們,給一份活干吧!我們都是過完年就去了大城市找工作,但沒有找到合適的,輾轉來到了這邊碰運氣,也是四處碰壁,現在都要餓肚子、露宿街頭了……」

陳艷父母都是樸實的農民,家中共有兄弟姐妹三人。

因為小時候生活十分貧困,國中還沒畢業的她就輟學前往市里打工,嘗盡了人世間的辛酸苦辣,最困難的時候,一盒便當分三頓吃。

多年打工終于有了一些積蓄,在家人的幫襯下,她瞅準時機在南通創辦了一家食品加工廠,自己當上了老板。

不過因為工廠剛剛起步,經營方面還沒有什麼起色,陳艷自己的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

看著這幾位年輕人求職心切的可憐樣子,陳艷想起了自己過去打工的辛酸經歷,那種無助漂泊感至今仍然記憶猶新。雖然加工廠目前經營慘淡、不缺人手,但她還是一咬牙,將幾個人全部招入廠中。

這其中就包括了文章的另一個主人公——王世芬!

當時的王世芬剛滿20歲,已經在外地城市打工好幾年了。

幾年前,王世芬的父母先后患病,為了治療,家庭貧困的她和哥哥四處借債,但最終也沒能留住父母的性命。

父母離世后,家里的負債落在了兄妹二人的肩上,為了幫助哥哥還債,王世芬隨家鄉附近的村民外出南方打工,這一次她和工友們輾轉來到了這邊,被好心的女老板陳艷收入廠中。

進入食品加工廠后,王世芬和工友們發現陳艷為人非常好,對待員工很親切,十分照顧他們在廠內的日常生活,這也讓漂泊在異鄉的他們心里感到溫暖。

可是過了不久,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出現了: 加工廠內的經營效益不好,這讓王世芬和工友們覺得在這里干沒啥「錢」途。

他們去外鄉打工本身就是為了掙錢,很多人還背負著養家糊口的巨大壓力,如今在這里沒有多少活干,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工資,于是眾人的心里萌生了退意。

經過一番商量之后,他們決定當月的工資不要,也不和老板陳艷打招呼,直接離開加工廠另去別的地方賺錢。

王世芬和他們是老鄉,也是隨他們一同來的,在這種情況下,選擇和他們一起離開了。

陳艷本以為事情到了這里就會告一段落,可是到了4月份的時候,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

接聽之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比較熟悉的聲音,是離開一個多月后的王世芬打來的。

王世芬告訴陳艷,他們在外面干了一段時間,發現老板并不靠譜,所以想回來繼續在陳艷的加工廠內工作。

普通的操作工一般人都可以勝任,不像特殊的技術人員那樣稀缺,按照一般老板的用人標準,這種不辭而別的員工是不會再一次被錄用。

然而過去打工的種種艱辛,讓陳艷對這幾個年輕人心生憐憫,她不計前嫌,讓他們又重新回到了加工廠內。

盡管廠內效益暫時不太好,陳艷對員工卻十分善待,她會按時發工資,絕不拖欠一分錢,資金周轉不過來時,她會四處去周借。

為了讓員工享受到家庭般的溫暖,陳艷還會每周讓父母做一些好吃的送過來,分發給手下的員工一起食用。

得知王世芬父母均已過世后,她對這位性格內向、但工作認真踏實的妹妹格外照顧,每次有好吃的,她也會刻意多分給王世芬一些。

在王世芬心里,對陳艷這位老板兼姐姐十分愛戴和感激,工作起來也更加努力了。

就這樣不知不覺過了幾個月,到了下半年快要過年的時候了,隨著年關臨近,食品廠也迎來了旺季,工作變得十分繁忙。

在陳艷的領導下,員工們熱火朝天地干著,都希望趁著年底多賺點錢好回家過年,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王世芬漸漸地病倒了!

女老板墊錢救員工

開始的時候,王世芬腹部偶爾有一些不規則的絞痛和墜脹感,因為工作很忙,又沒有閑錢去醫治,每次疼痛時,她只是去小藥店里買一些便宜的藥來吃。

可是這些藥吃了以后非但沒有見效,腹部的疼痛反而越來越厲害了,實在忍受不了,王世芬向陳艷請了半天假,在一位女工友的陪同下,去了正規醫院求診。

在對王世芬腹部進行了B超查驗后,醫生根據結果告訴王世芬:

「你已經懷孕三個月了!」

這句話讓王世芬大吃一驚,她既害怕又迷茫: 自己從來沒有和異性有過親密的接觸,怎麼會無緣無故就憑空懷孕呢?

恐懼感涌上心頭后,王世芬急得大哭起來,與她同來的女工友也束手無策,只好偷偷打電話給老板陳艷,告知了她這一消息。

不一會兒,陳艷就趕到了醫院里,她向王世芬詳細了解了情況后,斷定她不是懷孕,而是得了其他與懷孕相似的病癥,只不過醫生對B超結果誤判了而已。

于是陳艷拿著王世芬的B超結果,向一位經驗十分豐富的婦科醫生請教,經過那位婦科醫生的診斷:

王世芬的確不是懷孕,而是患上了子宮肌瘤,因為現在肌瘤已經很大了,腹部有些隆起,像懷孕了一樣。

另外,這種肌瘤需要盡早切除,如果不進行手術的話,不僅會影響將來的生育,甚至還可能危及生命。

知道這種結果后,女老板陳艷當即決定,給王世芬放長假,讓她去醫院住院治療。

對于住院手術,王世芬卻一直猶豫不決:

首先,做手術要花很多錢,她這幾年打工所掙的都寄回給老家哥哥還債了,哥哥也拿不出多余的錢來給她做手術;

其次,自己的家人遠在幾千里外,做了手術后,他們不可能從老家趕過來照顧自己;

最后,自己做手術會耽誤工作很長時間,老板會不會以此解雇自己呢?自己手術后身體恢復了,老板還會用自己嗎?

考慮到這些情況,王世芬哭著對陳艷說道:

「陳老板,我沒有錢,我現在不想做手術,我還是想先回廠里干活掙錢!」

陳艷看出了王世芬的重重顧慮,她用十分堅定的語氣對王世芬說道:

「你不要命了嗎?你現在的情況就是必須盡快住院做手術,錢的事情你不要管,我來替你想辦法,你盡快醫好身體回來上班才是最好的!」

有了老板的這句話,王世芬的心里踏實了不少,當天下午,陳艷就帶著王世芬辦理好了住院手續。

家人不在身邊,王世芬對于手術心里很恐懼,為了緩解王世芬內心的壓力,陳艷帶她去理發店剪了一個清爽的短發,又在服裝店給她買了一件過膝的紫色羽絨大衣。

經過一番收拾后,王世芬整個人都漂亮精神了很多。

除此之外,陳艷還安慰王世芬要放松心情,一切都有她在身邊照顧著。

老板對自己在物質和精神上的雙重幫助讓王世芬終于心安了,她對陳艷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2000年1月12日上午,王世芬的手術正式開始了。

在手術單上,陳燕以王世芬親屬的名義,在上面簽了字。因為自己平時要處理廠里的事務,擔心照顧不過來,她便讓廠里年齡較大的徐阿姨過來對王世芬進行陪護。

在被推進手術室前,王世芬心里十分緊張,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陳艷見狀后,立馬上前握住了她的手,還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柔聲細語地說道:

「妹妹,你放松一些,沒事的,很快就好了,我就在外面等你出來!」

手術整整做了六個多小時,在這六個多小時里,陳艷一直在手術室門口焦急地等待著,不知道情況的人,還以為她是王世芬的親姐姐。

當王世芬被推出手術室的那一刻,陳艷沖過去,對著醒來的王世芬打了一個「耶」的手勢,意思是告訴她手術很成功。

王世芬微微點了點頭,眼淚不自覺奪眶而出!

隨后,陳艷叮囑了陪護的徐阿姨幾句,趕忙回去處理廠里的事務了。

到了夜里,因為擔心王世芬手術之后會出現意外,陳艷又趕到了醫院,一直守在王世芬的病床前,直到深夜11點多才回家。

她來不及吃晚飯,夜晚回家之后才匆匆扒了幾口熱水泡飯,墊一墊肚子。

第二天早上,醫生查房時看到王世芬狀況良好,告訴她現在可以喝點稀粥了。

話音剛落,病房的門被推開了,陳艷的丈夫李大哥拎著保溫桶走了進來,他說是陳艷昨晚回家后特意交代他今早熬粥送過來,于是自己早上五點就起床熬粥,整整慢燉了兩個多小時。

說完這些之后,李大哥給王世芬倒了一碗粥。看著綠色的菜葉、瘦肉、香油,聞著它們散發出的香味,兩天沒吃東西的王世芬感覺到特別有食欲,她一口氣喝下了一碗,多年以后回想起來,仍然覺得那是她一生喝過的最美味的粥了!

手術之后需要在醫院休養一段時間,除了有徐阿姨的陪護,陳艷還會每天抽空來醫院看望王世芬。

那時候臨近春節了,食品加工廠里非常繁忙,自己不僅誤工,還占用了老板的時間,這讓王世芬的內心越來越不安。

于是在手術后的第六天,王世芬要求出院回工廠宿舍休養,但陳艷堅決不同意,因為王世芬的刀口還沒有完全愈合好,需要在醫院和專業醫護人員的照顧下再靜養幾天。

手術后的第八天,是王世芬出院的日子,陳艷親自來醫院接她出院,并且提前租下了一套干凈整潔的一居室,將王世芬送到那里休養。

在一居室里安頓好后,陳艷笑著對她說道:

「世芬,你先在這里休養一段時間,廠里的事情不用擔心的,我自己也住在這個小區,照顧起來也更加方便一些!」

內心里除了滿滿的溫暖和感動,王世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真覺得老板陳艷比自己的親姐姐還要好,心里暗暗發誓,等自己痊愈之后,一定要好好回報老板陳艷!

在休養的這段時間,除了陳艷自己來探望,陳艷的父母和丈夫也會經常給王世芬送來可口的飯菜。

2000年春節,其他人都回家過年了,王世芬被陳艷接回到了自己家中,度過了一個沒有親人但很溫暖的新年。

17年后真相感動

老板墊錢給自己治病,并且和她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讓王世芬既感激又自責。

她覺得是自己拖累了陳艷,想著盡快回工廠上班進行補償和報答,但陳艷沒有同意。

直到2000年3月底,王世芬的身體完全康復之后,陳艷才讓她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

因為住院和做手術的錢都是老板陳艷墊付的,自己沒有積蓄,王世芬便想著用打工工資來抵債。

可是每次她問陳艷住院手術花了多少錢,陳艷總是輕描淡寫地說:

「沒花多少錢的,你不用放在心上,這些錢都是廠里員工捐的!」

王世芬心里清楚,工友們捐的錢不過是杯水車薪,遠遠不夠自己的手術費用,絕大部分錢都是老板陳艷掏的,她之所以這麼說,是為了減輕自己內心的壓力。

面對老板對自己的傾囊相助,王世芬覺得只有努力工作來回報老板,這樣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王世芬在病愈返廠工作后僅僅兩個月,就因為一件事情不辭而別。

原來,一位剛入廠不久的男工友對這位打工妹深有好感,他熱烈追求王世芬,可王世芬對他沒有任何好感,更何況這位男工友還是一個已經有家室的人。

在斷然拒絕男工友后,對方依舊不依不饒、糾纏不休,王世芬想把男工友的惡劣行為告訴給老板陳艷,但心地善良的她怕男工友因此被開除,從而對恩人的食品廠帶來負面影響,所以內心一直很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辦。

恰好在此時,曾經的同事李檢在上海聯系到了她,告訴王世芬上海有合適的工作,問她要不要過去上班。

做好離開的決定后,王世芬感到猶豫和不舍,她不知道要不要向老板陳艷告辭!

如果說出真正的原因,男工友肯定會被老板陳艷開除;如果不說出實情,自己不顧恩情無端離開,豈不是忘恩負義嗎?

思前想后之下,王世芬選擇了不辭而別,而這一離去,也讓陳艷自己背負上了長達17年的心債。

王世芬不辭而別后,食品加工廠內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人們紛紛指責王世芬忘恩負義,老板陳艷對她幫助這麼大,竟然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離開了,實在是沒有做人的良心。

陳艷對此也感到很疑惑,不過她深知王世芬善良的本性,覺得她應該是有不為人知的難處才做出如此選擇的。

在她看來,王世芬并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陳艷在心里默默祝愿王世芬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和屬于自己的生活。

離開那邊後,王世芬順利找到了工作,并很快和以前的工友李檢建立了戀愛關系,后來二人結婚,組成了家庭。

雖然李檢對王世芬溫柔體貼、關懷備至,但王世芬還是會在背地里偷偷哭泣,李檢詢問她緣由,王世芬也不肯說。

在很多個夜晚,王世芬都拿起手機,想給陳艷撥打一個電話,可每次拿起來又放下,內心十分煎熬。

隨著心結越積越重,2008年,已經結婚的王世芬執意要放棄這邊穩定的工作來原來的工廠所在地打工,丈夫李檢只好陪同她一起前來。

每當有空隙時間,王世芬總會來到陳艷所在小區的樓下,向著恩人家的窗戶默默注視著,可是她不敢上去,她覺得自己無顏面對恩人。

轉眼間到了2017年,在丈夫李檢耐心詢問之下,王世芬終于說出了隱藏在心里多年的心事,李檢聽后百感交集,他鼓勵妻子主動說出來,讓自己負罪的內心得到救贖。

偶然間,他看到重慶衛視有一檔「謝謝你來了」的節目,這個節目專門為那些心懷愧疚而無法說出口的人打開心結,在征得妻子同意后,李檢與欄目編導取得了聯系。

在欄目組的聯系下,王世芬和陳艷在電視節目現場見了面。

面對自己的恩人,王世芬聲淚俱下地喊出了積壓在內心17年之久的心聲:

「姐姐,我對不起您!」

說完之后,她沖過去抱著陳艷大哭,陳艷拍著她的肩膀,柔聲地安慰道:

「你當初的難言之隱我都知道了,看到你現在過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節目結束之后,王世芬告訴陳艷,受姐姐當年善行的感染,這些年她悄悄資助了一個貧困家庭的孩子讀書,如今那孩子已經快高中畢業了,他準備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條件下,再資助一名貧困學生。

當王世芬想把當年手術住院的費用償還給陳艷時,陳艷拒絕了,她說自己當年幫助王世芬并不是奢求回報,如今自己事業還算可以,生活上也不缺少那一部分錢,她希望王世芬將這筆錢留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這次見面之后,陳艷感到非常欣慰,她沒有看錯人,當年自己對王世芬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為在王世芬那里,她已經看到了愛的傳遞!

如今的王世芬是一名普通環衛工人,在逢年過節的時候,她都會帶上一些禮品,和丈夫一起去陳艷家表示感謝。

而陳艷早已把王世芬當做自己的親妹妹,每次她來,陳艷總會熱情招呼,做上一大桌子菜,拉著王世芬的手閑話家常。

陳艷用善良之心幫助他人,王世芬用感恩之心回饋社會,17年的心債背負之后,留在彼此心中的是滿滿的感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