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夫妻中年喪子,決定領養一個孩子緩解傷痛,誰知一年半后再遭打擊

隱城 2022/03/27

兩年前,蘇海山的兒子突發腦部出血,一切發生得太猝不及防,他慌慌張張把孩子送到醫院搶救,可輾轉多家醫院,醫生基本上都說難度太大,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幾分鐘的時間,從家里發生到醫院,孩子再也沒有醒過來。」說起兒子,蘇海山的眼睛滿是淚水。圖為蘇海山和領養的兒子錦祥。

前后一個星期左右,蘇海山的兒子離世。悲痛之中,蘇海山決定幫兒子捐獻器官,當他顫抖著簽下器官捐獻書的時候,仍舊難以相信兒子是真的離開了。「一下子昏天黑地的感覺,人生走到這個地步,卻突然失去自己的一塊心頭肉,當時都快不想活了。」蘇海山流著淚說道。

中年喪子這莫大的痛楚壓迫著這對中年夫妻,夫妻倆仿佛頃刻間失去了生活的意義,每天想著離世的孩子,茶飯不思。親朋好友知曉后紛紛前來勸慰兩人,建議他們可以去福利院領養一名嬰兒,把對自己兒子的思念和愛轉到這個孩子身上。

在經過再三考慮之后,蘇海山夫妻倆采納了親戚的建議,去福利院看了一下。「正好看到當時一歲多的錦祥胖乎乎的,樣子也十分可愛,于是決定領養。」

蘇海山說,「或許這就是緣分,一切領養手續辦妥之后,我們于2020年7月給孩子上了戶口,取名蘇錦祥,寓意吉祥安康。」

錦祥的到來重新彌合了這個破碎的家庭,蘇海山和妻子對錦祥視如己出。孩子不僅給兩人帶來了無限的歡樂,也給了他們繼續為孩子打拼的斗志。可偏偏造化弄人,一年后,這個剛剛聚合的家庭又一次慘遭打擊。

錦祥自從來到蘇海山的家,聰明伶俐,十分乖巧。可奇怪的是,孩子快三歲了還是不會說話,對聲音的反應也時有時無,蘇海山心里漸漸涌起了疑慮。他和妻子商量后決定帶錦祥去查查聽力,二人懷著忐忑的心情去醫院耳鼻喉科做了聽力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告知蘇海山,孩子患有極重度感音神經性耳聾,需要做CT和核磁檢查判定是否能夠進行人工耳蝸手術干預。同時也告知他們,如果需要孩子必須要盡早做至少一側人工耳蝸,才不會耽誤孩子語言訓練,將來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蘇海山四處打聽,得知人工耳蝸手術雙側至少要200多萬,加上后期高昂的康復費用,他徹底傻眼了。

「說實話,聽到這個消息一時難以接受。我們領養回來的時候也沒有這個意識,沒有想過要給孩子做檢查,這也是我們的失誤。我心里也有過后悔的念頭,但是既然跟孩子有緣成為父子,我就得對他的人生負責到底。

我只是怕自己沒有能力一直支持他,撫養他。」蘇海山無奈地說。

蘇海山老家在農村,原本有一兒一女和一個八十歲的老母。一家五口于十幾年前漂泊至大城市,開了一個茶葉店鋪,但這幾年來,生意愈發慘淡,很多同行因為經營不下去都紛紛回了老家,蘇海山想堅持看一看,但勉強維持的生意也是年年虧損。

加上一年前為了挽救親生兒子他傾盡所有積蓄,一時間巨大的壓力如潮水般襲來,蘇海山又陷入了困境之中。

「朋友也勸我說,幸好錦祥這個病是可以治療的病,這是件好事,不是不能治療的大病,要堅強起來。」蘇海山說。小錦祥雖然耳朵聽不見,話也說不了,但是十分乖巧懂事。在蘇海山心情低落的時候,錦祥就會跑過來親親他、抱抱他,對著他微笑,蘇海山看著眼前可愛的兒子,心都快化了。

他打拼這幾年,貸款買了一套房子,也是他們一家五口居住的唯一地方。但是這些年生意虧損,他四處借錢還房貸,欠下了200萬的外債,現在房貸還剩130萬。他還有個大女兒在上大學,一家人的生活變得異常艱難。

錦祥現在手術迫在眉睫,錯過最佳手術時間,之后康復可能會更加艱難,相比于同齡孩子也會落后很多。蘇海山陷入重重矛盾中,眼下就算賣掉房子也湊不夠孩子的手術費用和后續康復費用,更何況如果放任錦祥的耳朵不管,那孩子將一輩子都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孩子。

蘇海山決定給孩子治,他說父子一場是緣分,但怎麼治?錢在哪里?他犯難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