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2歲老人萬里尋妻,18個月跑爛6雙鞋,貼10000封尋人啟事,背後故事惹淚:忠貞的愛

隱城 2022/03/20

幾份真情,換幾份真心。在當地,有很多人都認識一位70多歲的老大爺。他看上去有些單薄,背也彎的得厲害。眉頭總是鎖著,仿佛心裡的事兒已經重到解不開。

看上去鼓鼓囊囊的背包甚至寬過他的肩膀,但他步伐仍然很快,邊走邊四處張望。到了人多的地方,他手頭會多出一張紙,指著上面的照片到處問「你見過這個人嗎?見過我老伴兒嗎?」

這是老伴兒閻寶霞走失後的第18個月。 72歲的王玉明走了7000多公里,貼了10000多張尋人啟事,跑爛了6雙鞋,附近的鄉鎮和山溝都趟過好幾遍了,但始終沒找著妻子閻寶霞。可他並不準備放棄,活一天就找一天:找不到她,我就死在外面!

年輕那會兒王玉明當過兵。他人老實,也能吃苦,得過好幾次嘉獎。同一個連隊的女兵看他是個靠得住的人,就把自己的妹妹閻寶霞介紹給了他。 那會兒的婚姻沒那麼多附加條件,更何況王玉明還是個孤兒,倆人相互「看上眼了」,就有了一輩子的約定。

剛結婚三個多月,王玉明就被調到了抗戰前線。新婚燕爾就要分開不說,這一去,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回來。分開的日子,他們只能靠寫信聯繫彼此,有時候好長時間都聯繫不上。有人勸閻寶霞趕緊另謀良人,但她哪肯聽呢。 一個人守著空房,一等,就是三年。

等到王玉明從前線回來,幾年後從部隊復員,一家人才終于在安定下來。在王玉明眼中,妻子閻寶霞總是為了這個家任勞任怨。他常說: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 這個個子小小的女人,知道王玉明從小沒有家,所以傾盡一切對他好,給他溫暖。

一家四口,單靠王玉明在農機廠那點兒工資沒法養活。所以閻寶霞也不閑著。她在工地上打過工,後來還推著小車賣過冰棒。王玉明覺得這樣太辛苦,說什麼也不讓賣了。

後來閻寶霞開始在醫院做清潔工,一干就是十多年。賺了錢,倆人也捨不得花,一點一點地攢著。雖然不富裕,但一家人身體都好、其樂融融,老兩口已經很滿足了。

退休後,為了多存點兒錢,王玉明還在工地上當過小工。 但他很早就想好了,幹到70歲就休息,跟老伴兒在家過點兒清閒日子。可是,這樣的日子剛過了20多天,得了失智的老伴兒閻寶霞就走丟了。去年1月份,距離春節沒幾天了,王玉明一個沒注意,閻寶霞自己走出了家門。

其實, 自從05年被診斷為失智後,閻寶霞已經走丟好幾次了。只不過前幾次都被附近認識的人給送了回來。可這次走出家門,閻寶霞沒有回來。每每想到那一天,王玉明的眼淚就會一顆又一顆砸在地上:我當時聽到動靜要是叫她一聲就好了,要是叫一聲就好了。

老伴兒失蹤後,王玉明報了警,可找了很多天都沒有音訊。一個女人跟著自己一輩子什麼好日子都沒過上。老了老了,還被自己弄丟了,不找回來怎麼行?員警找不到,兩個兒子都不在家,那他就自己找。 反正,他一定要把妻子找回來,哪怕自己倒在路上。

于是,去年的大年初一,當其他人還在為新一年的到來滿心雀躍時,王玉明已經在路上了。 從家裡出發,他一路走到幾百公里以外的城市。

他不坐車,絕大多數靠步行,偶爾騎一輛老式腳踏車。那輛已經異響不斷的腳踏車,在這個家裡已經40年了。到底年紀擺在那兒,騎著騎著就喘粗氣。再遇上大風大雨,老人沒少遭罪。但找人,就得這麼找。坐在車裡怎麼找得著?

每次出門,他會帶上200張尋人啟事、20管膠水,一床薄被子,還有幾個饃饃。

早上五點多出門,一直走到天黑,每天能走過40多公里。渴了就去附近的河裡捧點水喝,餓了就掏出饃饃啃兩口。

夏天溫度高,饃饃放在兜裡沒兩天就發霉了。但乾巴的饃饃再難吃,也好過什麼都沒得吃。每次吃飯的時候,王玉明都會想: 她現在吃的啥? 有人給飯吃嗎? 越想,那饃饃在嘴裡就越嚼不動。

吃東西的時候想,晚上睡覺的時候他也想:她有地兒睡覺嗎?有被子蓋嗎?天兒好的時候,王玉明會盡可能不住旅館。找個平整地兒,鋪塊塑膠布,往上一躺就能睡。

一個是省錢,還有就是這麼睡可以看看路邊經過的人。 萬一老伴兒正好路過呢?萬一呢?他走到哪兒,尋人啟事也貼到哪兒。一邊貼他一邊念叨: 我也不忍心把你貼在這兒啊,所以你趕緊回來吧。

風吹日曬再加上雨水的洗刷,人沒回來,尋人啟事卻會慢慢掉色脫落。紙張越來越皺,上面的照片也越來越模糊。 王玉明見不得這個,他不忍心老伴兒的照片就這麼壞了。每次看到那些已經看不清字兒的尋人啟事,他都小心地把它們撕下來裝進包裡,然後再把新的貼上去。

一張又一張,一次又一次,最多的時候,他在同一個地方貼了6回。他總在懷疑:是不是自己給的錢不夠人家才不願意把老伴兒送回來?是不是尋人啟事貼的還不夠多? 所以,一張尋人啟事被他反反復復換了好多次。

原來上面寫著「我去領人,當面2萬元,送人來5萬元」,後來變成了「接人5萬,送來20萬」,再到後來直接成了「送人來100萬」。100萬,對于這個極其普通的家庭來說,是個不可能一手拿出來的大數字。王玉明都想好了,只要把人完好無損地送回來,哪怕賣房也要感謝人家。

有人,才有家。人不在了,還要房幹啥?

這些日子以來,周邊的鄉鎮都被他走了十幾遍,來來回回的次數太多,路邊的小商小販,麵館的服務員,旅店的老闆,都認識了這個徒步尋妻的老人。

一年多以來,疑似見過閻寶霞的消息傳來不少,有時候一天能接幾十個電話。有好幾次,王玉明聽到電話那頭的描述都覺得有希望了。 可仔細一對比,不是,真的不是…希望一次又一次像杯子一樣被脆生地摔在地上,王玉明心裡生疼生疼的。

自從老伴兒走失,這個不輕易落淚的退伍老兵不知道哭過多少次了。 一想到那個跟自己相依為命近50年的的女人,不記得家、也不認識人,一個人不知身在何處,王玉明的眼淚就跟擦不完似的。但無論希望和失望反復捶打自己多少次,王玉明一如既往地堅定:只要你還活著,我一定要把你找到。」

當初王玉明去前線杳無音訊,別人勸閻寶霞另找。她說:我跟了他,就跟他一輩子。現在閻寶霞失蹤,生死未蔔,也有人勸王玉明:忘了吧,再找個老伴。一聽這個王玉明就氣得直哆嗦: 放屁! 老婆子對我那麼好,我能把她忘了嗎?

所以,背上那個簡易的行軍包,王玉明至今仍然在路上。如今這個時代,形形色色的社會新聞讓很多人懷疑甚至不敢相信愛情。 但其實愛情這回事本身沒什麼好懷疑的。值得懷疑的,是兩個人是否在以真心對真心。

山前既相見,山后又重逢。希望愛能創造奇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