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3雇主感嘆:兒子再孝順,抵不過兒媳一句話,到頭還不如一個保姆

隱城 2022/03/21

在傳統的思想中,大家到了晚年都是保持著 ‘養兒防老’的心態。

所以那時候,基本是母憑子貴。

而今天,社會發展到了男女平等,對老人養老的這個問題,也有諸多的解決方案。

但還是有一部分的老人,希望自己到了晚年,是兒女為自己養老。

也許他們并不是無法接受新的養老方式,也不是執著于傳統的思想!

畢竟兒女與父母之間有割不斷的血緣,父母生養兒女,兒女為他們養老也是理所應當。

只是生在當今的社會,各有各的難處罷了。

而那些希望兒女為自己養老的老人,也只是因為到了晚年,期望得到兒女的陪伴,給予他們親情的溫暖。

我們絕大部分兒女還是很孝順,也愿意為自己的父母養老,只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就像這位73歲的大爺一樣,他在兒子家養老后,最終只能感嘆: 兒子再孝順,抵不過兒媳一句話,到頭還不如一個保姆!

我們一起來看一下這位大爺的經歷。

73歲劉大爺的自述:

我年輕時在機務段工作,從副司機到正司機再到指導司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那時別人都是上幾天休幾天,而我為了給家庭和孩子更好的生活,都是加班加點地跑。

歸家的日子屈指可數,以至于回家時,兩歲的兒子連聲說我不是他爸爸,他爸爸很忙,忙著掙錢,沒有時間回家看他。

我跟老伴兒是父母安排相親時認識的,認識不到三個月,我們就選擇了結婚。

婚后的生活很平淡,沒有那麼多的浪漫主義,有的只是生活帶來的壓力。

隨著兩個兒子的降生,經濟壓力越來越大,繁瑣的事情越來越多。

我父親去世得比較早,而母親又帶著一身的病。

我家一共三姊妹,我是家里最小的,家中還有兩個姐姐。

由于我父母從小重男輕女的思想,對我極好,而對兩個姐姐就是漠視的態度。

所以母親到了晚年,兩個姐姐連回家看一眼她的日子都寥寥無幾,我也理解。

如果我是個女兒,被自己親生父母差別對待,心中也會埋怨!

然而我頂著巨大的壓力,我老伴兒還三天兩頭地跟我鬧脾氣,我也理解她,畢竟我母親不能幫到她。

她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還要照顧我母親,還要操持家里,辛苦一點都不比我少。

而唯一能解決的辦法,就是有足夠的經濟,所以年輕的時候,我加班加點地工作,別人上幾天休幾天,我上幾天最多休24小時。

終于這麼多年,把這些難熬的日子都熬過去了。

兩個兒子也已成家立業,我也退休準備享受一下安逸的晚年生活。

本來期望的是,晚年有老伴兒在身邊,我們一起坐在陽臺,曬著太陽聊著過往。

想一想我們剩下的余光,走一走,看一看祖國的大好河山。

奈何……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規律,退休沒幾年,老伴兒突然離世,沒有任何的征兆。

老伴兒走后,那個家便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再也無心看風景,沒有了以往的笑容,走到家里的每一個角落,都顯得那麼空蕩蕩。

兩個兒子怕我抑郁,三天兩頭地過來為我開導,說要是實在我一個人覺得孤獨,就搬過去跟他們一起住。

反正等我再過幾年,視線越來越模糊,聽力開始下降,行動開始緩慢時,他們也要把我接過去給我養老。

雖然他們從小我陪伴他們的日子不多,但老伴兒把他們教育得很好,知道尊老愛幼,也知道站在別人的立場,換位思考。

更懂得父母為他們的付出,我也不指望他們能給我多少的回報,只要在我離開后,把我抬上山,也就心安了。

那時我拒絕了兩個兒子的提議,因為我知道他們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難處。我不想成為他們的負擔,至少在我身體還健康的時候,不愿意拖累他們。

后來的幾年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反正每天活的都是恍恍惚惚。

直到我的視力開始模糊,聽力開始下降,兩個兒子就商量著把我接過去,給我養老。

為了公平起見,就實行了輪流制的養老方式,一家一年。

我也很渴望兒子給我養老,這種親情的陪伴,讓我在黑夜里不再感到孤獨,也不再感到夜的漫長。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在兩個兒子家一共住了四年,一家住了兩年。

直到我無意間聽見兩個兒媳對兒子說的話之后,我選擇了離開,回到自己家為自己請個保姆。

在兩個兒子家住的時候,我聽見兩個兒媳對兒子說:「爸有不少存款吧,退休工資也高。」

「現在輪流給他養老的話,如果有一天他走了,錢怎麼分?」

「要不然直接把爸接過來我們家住,到時候沒有照顧他的一方就不給錢。」

「而且爸現在的生活能力還能自理,過來還能幫助我們很多,無論是經濟還是帶孩子,他都可以幫襯。」

「你去跟爸商量一下,如果爸要是不同意的話,就讓他回去養老吧,我是照顧不過來,又是孩子又是老公,還有個老人。」

兩個兒子聽完兒媳的話后,過來找我商量,我只說我需要考慮。

兒媳的話沒有錯,只是她們站的位置不一樣,但她們的話也確實讓我有些害怕。

現在我有錢,生活也還能自理,能給到她們幫助。

倘若我哪一天被他們掏空,沒有了錢,也不能給到她們幫助的時候,她們又會怎麼待我?還會盡心盡力地照顧我嗎?

我與兒媳的站位、立場不同,她們考慮的沒有錯,我覺得自己想的也沒有錯。

雖然我很想讓兒子為我養老,但我也不是思想迂腐之人,面對著現在養老的方式眾多,我可以自己選擇。

只是希望多一點親情,多一點溫暖,不至于被兒子遺忘!

但如果兒子為自己養老不是上上策,那我也只能選擇其他的方式來為自己養老。

再三思索后,我選擇回自己的老家,為自己請個保姆來照顧自己。

回家后,我通過親朋好友的打聽,從家政公司尋得一個保姆。

保姆年僅47歲,大家都叫她小張,所以我也跟著大家叫她小張。

我每個月給她5000工資,包三餐,因為不是找得住家保姆,她便住在自己家。

她在我家做了好幾年,我都不知道她的全名。

小張這人,勤奮,踏實,做事情不求最好,力求更好。

雖然工作的內容不復雜,但每次小張打掃下來都要好幾個時辰,也是很累,很辛苦。

拿5000的工資著實不易,可我也沒有那麼多錢給她發更高的工資。

小張這人無論何時總是面帶微笑,每次與她聊天,她就會直視著我的眼睛,帶著真誠,聽我耐心地講完。

她在我家做了兩年,看她實在辛苦,工作做得也不錯,有些事情不在她工作范圍之內的她也會幫著做。

最后我還是給她把工資加到了6000,每份工作都不容易,她把我照顧得很好,多拿點錢也是應該的。

直到去年,我生了一場大病,也許真的是黃土埋半截的人了,身體抵抗力下降。

病發得很突然,當時發病時,我只覺得全身乏力,額頭冷汗直冒。

好在有小張在,她第一時間把我送去醫院,還給我兒子打去電話。

但兩個兒子來了之后,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就看了一眼便回去了。

我在醫院躺了一個月,這一個月里都是小張在照顧我。

有時候想想,心里有些酸,回想起來,我開始后悔,是不是自己的決定做錯了?

如果當初我同意他們的提議,給到兩個兒子幫助,今天他們是不是對我的態度,就不是這般置之不理?

但這個世界上最沒有的藥就是后悔藥,時間不會定格也不會倒退,一步踏錯步步錯。

既然選擇了,即便不想也要往前走,也許也只是也許。

如果當初真的同意兩個兒子的提議,現在有可能也會置之不理。

畢竟生病的我,就成了他們的負擔。

好在天可憐見,小張這人也踏實,我出院后,她主動提出能不能住在我家,好方便照顧我。

卻沒有乘機讓我再給她加工資!

那時我也想明白了,兒子再孝順,都抵不過兒媳一句話,到頭來還不如一個保姆。

雖然在保姆眼中,這是她的工作,拿錢辦事,情理之中,可遇見那種不好的保姆,生病了她會為所欲為。

肆無忌憚地提各種條件,因為她只要雇主此刻需要她的照顧,有的還會乘人之危,乘機勒索!

遇見小張這麼好的保姆,是幸事一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