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8旬老人逝世,房子過繼給女兒后,卻被保姆提告,手握證據「房子分我一半」,痛罵:你們這些不肖子孫

隱城 2022/05/25

老人去世后,剛辦完喪事的子女們卻收到了傳票。生前照顧父親起居的保姆狀告這群「不孝子孫」在父親生前不盡撫養義務,在父親死后強占老人遺贈給自己的房產!

到底是不孝子孫侵吞財產,還是保姆居心不良,反咬一口?法院會如何審理和判決呢?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

寂寞老人遇到了好保姆

俗話說:養兒防老。可現實中,孩子長大有了自己的生活后,出于各種原因,都無法太多的顧及父母。

高大爺老兩口有兩女一男,三名子女。三個孩子雖說很孝順,但畢竟都有自己的生活,既要賺錢養家,還要照顧老人,又要撫養子女,精力難以分配。

尤其是小女兒家,家庭情況比較困難。高大爺老兩口心疼女兒,就同大女兒以及兒子協商,約定老兩口的房產由小女兒繼承。高大爺兩口子知道子女的辛苦,也不要求子女常來探望,二人相依為命,互相扶持。

人生無常。2008年,高大爺的老伴兒因病去世。老兩口住了一輩子的房子里,就剩下了高大爺冷冷清清的一個人。孩子們怕父親寂寞,也不放心父親的身體,約定就算再忙也要多去陪伴父親。然而,當孩子們離開之后,寂寞、冷清就又包圍了高大爺。

就這樣過了四年,高大爺的身體也漸漸衰弱。子女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自己又分身乏術。他們決定在勞務市場物色一個好的保姆,陪伴父親,照顧他的起居。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這邊還沒等行動,父親卻自己領回家一個保姆。

2012年5月20日,高大爺告訴子女們,他從勞務市場找到一個特別好的保姆,五十多歲,姓趙。高大爺形容,這小趙做飯對胃口,收拾房間非常利索,總之他很滿意。孩子們原本還想多考察一番,但聽老父親這麼滿意,他們也就放心了。

高家人同這位趙阿姨口頭約定,每月支付其9千元工資,由其居家照顧高大爺的起居生活。不過,這份不高不低的工資也就支付了兩個月,就不再繼續了。倒不是高家人有意拖欠,而是趙阿姨不再需要這9千元了。

高大爺每個月退休工資有3萬元左右。自從2012年7月起,高大爺將這份退休收入全權交由趙阿姨保管并支配。從里面扣除高大爺和趙阿姨的日常生活支出后,剩余款項均歸趙阿姨所有。

高大爺的三名子女雖然有些不舒服,但畢竟這錢是父親自己的,而且也看出父親確實非常信任趙阿姨。只要父親開心、過得舒服,他們也不想過多計較。三人默認了父親的決定,也私下商量抽出更多時間去看望父親。

姐弟三人發現保姆的秘密

然而,溫馨和諧的生活只持續了兩年多,只因高家的三名子女髮現了保姆趙阿姨的一個秘密。

從2015年開始,高家姐弟每次去探望父親,總發現自己的父親和保姆趙阿姨在吃一些來歷不明的保健品。幾個姐弟還發現,這些保健品都是些三無產品。父親本來身體就不好,再亂七八糟地吃,怕是會吃出問題來。

高家姐弟嚴肅地跟父親和趙阿姨說起了這個問題,這才知道,這些保健品都是趙阿姨買來的。趙阿姨認識了一些賣保健品的朋友,聽了他們天花亂墜的介紹后,就開始買他們的產品。到高家姐弟發現的時候,趙阿姨已經在購買三無保健品上花了上百萬了!當然,錢全是高大爺出的。

這到底是趙阿姨被騙購買,還是她伙同別人攛掇教唆高大爺購買的呢?高家姐弟第一次對這個保姆的用心起了懷疑。他們竭力勸阻高大爺繼續食用和購買這些來路不明的保健品。但他們無奈地發現,無論自己怎麼說,老父親竟然完全站在保姆那邊,對他們的話充耳不聞。

三姐弟很憤怒,對自己的父親更是怒其不爭和萬分失望。通過幾次拉扯,他們與父親生了芥蒂,慢慢地不愿意上門探望父親了。三姐弟與父親鬧別扭,分別讓自己的媳婦兒和丈夫上門探望,自己漸漸地不登父親的門了。

沒了高家子女的幫助,高大爺身體又每況愈下。只2015年這一年,他就兩次入院,一次因為感冒,一次因為帕金森。保姆趙阿姨照顧高老爺子有些吃力,就另請一位姓許的姑娘一起照顧高大爺。

2016年8月19日,派出所接到報警電話,說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在醫院鬧事!警方接警后,隨即來到醫院,得知報警人就是高家三姐弟。

事情要從6月11日那天說起。高家兒媳婦上門探望高大爺時,發現情況不太對頭。在這之前,高家子女雖然不曾上門探望,但總歸放心不下,時不時聯系趙阿姨,詢問父親的情況。保姆趙阿姨口口聲聲說高大爺情況很好,吃得多,睡得著,一切都好。

但高家兒媳婦這次上門,卻發現老公公很明顯病情加重了。他不但神志不清,而且身上還長了極其嚴重的褥瘡!她隨即撥打急救電話,緊急將高大爺送往醫院。保姆趙阿姨理所應當地跟著去隨身照料。

高家三姐弟得知父親病情后,急急忙忙趕到醫院,看到父親的慘狀,心痛、自責之情不言而喻,而更為強烈的,則是對保姆趙阿姨的憎恨。眼前父親的狀況,就是她所說的「一切都好」?她拿著他們父親的錢,到底又是怎麼照顧父親的?

高家姐弟此時也顧不上計較別的,只是一致要求保姆趙阿姨立刻離開。趙阿姨不同意,四人在醫院起了爭執。高家人報警,這才有了之前警方的接警事件。

最終,警方雖然平息了此次糾紛,卻無法杜絕保姆的繼續糾纏。無奈之下,高家姐弟瞞著這位趙阿姨,給父親辦理了轉院手續。

無論之前跟父親有什麼心結,高家姐弟現在只想讓爸爸好好治療。然而,剛轉院四天,保姆就找上門來,說一定要照顧高大爺。這次同樣是驚動了警方前來調解。趙阿姨為什麼這麼關心高大爺?真如她所說他們有特別深的感情嗎?

天不遂人意,10月12日,高老爺子還是因為病重離世了。高家姐弟帶著悔恨和不舍,處理完了老爺子的后事。可煩心事并沒有就此結束。

雇主子女和保姆對簿公堂

高大爺去世之后,高家三姐弟根本不想跟趙姓保姆再有絲毫牽扯了。但這位趙阿姨就是死活賴在高大爺的房屋里不走。高家三姐弟協商多次,她毫不在意,根本不挪窩。

2016年12月,高小妹按照父母生前的遺囑將房子過戶到了自己名下。針對趙姓保姆的賴皮行為,她委托了律師,向其發出了律師函,要求她盡速搬離房屋。可沒成想,這邊高小妹要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之際,那邊趙阿姨直接將高家三姐弟告了!

保姆趙阿姨狀告高家姐弟,說高大爺的房產應該分她一半!

當收到法院傳票的時候,別說高家姐弟氣得眼前發黑,就算是旁觀看客也驚掉下巴。是誰給了這位趙阿姨勇氣,讓她敢狀告高家姐弟,說人家老父親留給自己孩子的房產,有屬于她這個外姓人的一半?!

可趙阿姨還真就拿出了她的「底氣」,是一份是高大爺生前和她簽署的《遺贈扶養協議》。

在法庭上,趙阿姨及其代理律師理直氣壯地表達了他們的訴求,要求按照《遺贈扶養協議》拿到屬于自己的財產。在趙阿姨的闡述中,高大爺生前受到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而其三名子女則鮮少上門。高大爺對其十分感激,多次提出要把屬于自己的財產份額悉數贈送給趙阿姨。

莫非,高家姐弟真的是「不孝子孫」?趙阿姨是受盡委屈,悉心照料老人,卻被趕出家門的受害者?為證明自己所言非虛,趙阿姨更是當庭出示了一份重磅證據——高大爺生前簽署《遺贈扶養協議》的見證錄像!

據趙阿姨及其代理律師說,這份《遺贈扶養協議》簽署視訊,是當時趙阿姨請代理律師拍攝的,現場見證人有協助趙阿姨照料高大爺日常的姑娘小許,有另外兩名趙阿姨的朋友。整個簽署過程,完全符合法律程序。

事情進行到這里,根據相關證據,看來法院應當支持趙阿姨的訴求了。然而,高家姐弟的代理律師卻發現了蹊蹺。他當即指出,這份視訊看上去并非源文件!趙阿姨馬上分辨說,保存源文件的手機丟失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如此重要的證據竟然丟失?高家姐弟代理律師繼續指出,既然不是源文件,那就存在被剪輯和加工的可能性,真實性存疑,不足采信。那現場不是還有三名見證人嗎?他們也可以作證協議有效吧?

法律守護人性的底線

要確定這份遺贈協議是否有效,就要從兩方面進行考察。一方面是這份協議是否是高大爺在意識清晰時,完全出于自愿簽署的;另一方面要看這份協議本身的內容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遺贈條件。

回到趙阿姨出示的這份《遺贈扶養協議》,上面關于趙阿姨要付出的代價只有四個字,即「生養死葬」;而高大爺要付出代價則占了滿滿幾張紙。

這份協議就一個意思:高大爺拿自己的錢養活自己,附帶養活保姆,最后還得倒貼給保姆東西!本應該是權利對等的《遺贈扶養協議》,怎麼高大爺只有應盡的義務,而趙阿姨全是應享的權利呢?

這明顯是不平等條約啊!這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怎麼就偏偏砸中了趙阿姨呢?而且從內容上來說,這份協議是同《繼承法》有沖突的!

而高大爺的后事也不是趙阿姨負責的,是高家姐弟處理的。種種跡象表明,趙阿姨不僅沒能盡到簡單的「生養死葬」的義務,甚至還存在故意隱瞞高大爺病情,導致他病情加重直至死亡的嫌疑。

綜合這些證據足以說明,趙阿姨的「照顧」把高大爺推向了死亡;高家姐弟阻攔保姆接觸父親,是出于為了讓高大爺安心治療的目的,是正當的。

視訊顯示,當時高大爺毫無自主行動能力,也并沒有表示任何同意協議內容的意愿,僅僅是根據趙阿姨的指示,重復協議條款,連最后的摁手印也是趙阿姨拿著高大爺的手操作的。這根本無法說明這是高大爺自主、自愿簽署的。

法官更是指出,老人很可能知道自己如果惹保姆不高興了,會得不到好的照顧,所以必須配合保姆和拍攝者的各項安排。此話一出,令高家姐弟更是悲從中來。

法律給了高家人一個公道,守住了老父親留給子女的財產。對高家姐弟來說,因一時斗氣,令父親晚景凄慘,這是他們一生的遺憾。而對趙姓保姆來說,就是貪心不足蛇吞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