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丈夫兒子離世娘家無人,84歲白髪老人獨居深山,爬懸崖采藥喝山泉,夜裡與小貓相伴:想念親人時最難熬

隱城 2022/09/13

在一座名叫具茨山的半山腰上,住著一位名叫許玉梅的孤寡老人,丈夫去世多年,兒子前幾年不幸騎摩托車發生事故離世了。許奶奶的家是兩孔不知年代的窯洞,一孔住人,一孔做飯放雜物。

至于窯洞建于何時,許奶奶說她也不知道,只記得以前公公活著的時候說那孔主窯洞五八年又往里挖了一間,人多不夠住。這樣算來,這兩孔窯洞應該60年以上了。

孤苦伶仃的許奶奶當時84歲了,耳聰目明,健步如飛,一輩子居住在大山深處的她以采藥為生,晨起上山,絕壁攀爬,采百種草藥,渴了喝山泉,餓了吃野果。采來草藥,經過簡單炮制,以藥換食,她還有一群心地善良的干閨女,經常噓寒問暖,輪流給她送米面油之類。

許奶奶說:「我現在住的兩間房子是一個畫畫的干閨女掏錢給我建的,她和她老公兩個人在下邊河邊畫畫,我就給他們燒些竹葉水喝,她就喊我娘,我還不知道她叫啥名呢。」

雞叫三遍,天色微明,84歲許奶奶就起床了,和她住在一起的一只小黃貓是她唯一的伴兒,整天跟隨著老人走前走后。許奶奶動作麻利地擰開從山里引來的自來水洗了把臉,便大步跨出院門,開始在窯洞前的場院里來回蹦跳:「嘿、嘿,我這是虎撲,天天練,一天蹦幾百下,蹦幾十年了。」這是老人自創的健身方法,每天早飯前必練,看來效果不錯。

練完虎撲,許奶奶出了一些汗,稍作休息,她就在窯洞前的石墻邊燒火做早飯,杏仁稀飯是老人的最愛:「我這杏仁都是我上山采藥時在樹下撿的野杏仁,去年我撿了好幾袋子,夠我吃一年了,這杏仁可比城里賣的好吃。」

吃過早飯,許奶奶便出門去采藥了,沿石板小路越過一條淺淺的小河,她開始爬山,先是抓住樹枝雜草,再抓住藤條石縫一點點挪,她將鐮刀把當成了拐杖。雖然山高路陡,但老人卻爬得很熟練很從容。許奶奶指著剛挖到的草藥說:「這是金胡蝶,治肝上的病,煮水喝,一喝就好。」

看到滿目草藥,許奶奶的手腳一刻也不停閑,爬山龍、柴胡、葛根……許奶奶滿心歡喜地挖著,她背上盛放藥材的袋子漸漸鼓起來了。臨近中午,許奶奶趴在石縫間捧著清澈的山泉水喝了個痛快。山泉水很甜,許奶奶一年四季都喝這水,她說喝這水不得病,好得很。

沿著一條山間小路往上走,越過幾棵桃樹,再走上幾級石階,竹林掩映處,三間飽經風霜的瓦屋出現在眼前,這是許奶奶娘家的老房子。「我從小就在這兒長大,俺爹,俺娘,俺叔,俺嬸,一大家子,有牛有羊,俺家這瓦都是用騾子馱上來的,唉,現在人都走光了,門板摘走了,床也沒了!」許玉梅一邊砍著堵在門口的竹子,一邊無限傷感地說著。

返家途中,許奶奶不忘抽空到路邊的垃圾桶里撿拾游客們丟棄的塑料瓶。她說自己每個月的電費就是靠撿垃圾掙的。迫不及待地撿完垃圾,步履匆匆的許奶奶又三步并作兩步往家趕。她說,她得趕緊回家接干閨女的電話,有個干閨女給她買了一部手機,并說每天都要給她打個電話,問她身體,問油鹽醬醋還剩多少,還缺啥。許奶奶說,我不能錯過干閨女的電話,我有一群干閨女呢,都爭著給我送東西。

還有的熱心市民了解到許奶奶的身世和生活處境后,專門給她送來了一台她特別渴望擁有的唱戲機。閑暇時擺弄著心愛的唱戲機,許奶奶十分開心,也十分感激好心人的無私奉獻。

有時候,許奶奶就這樣一個人靜靜地坐著,形單影只。她的腦海里,不時會浮現出小時候在娘家快樂無憂的日子,浮現出父母、叔嬸的音容笑貌,更會浮現出自己和丈夫、兒子一家人圍坐一桌、其樂融融的幸福快樂時光!可是,歲月無情,人生無常,一切都恍若一場夢!夢醒時分,只剩下孑然一身獨守兩處斑駁不堪的老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