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七旬老人病重無人照料,拋出「籌碼」求侄女照顧,誰知病好后竟翻臉不認人,網嘆:白活70年!

宁宁zr 2022/12/01

你見過如此不知好歹的老人嗎?」他一生無兒無女,身患重癥無人照料,他的侄女看他可憐主動承擔照顧他的重任。病情得到控制后,沒想他卻翻臉不認人,要與侄女斷絕關系,還說侄女是另有所圖。

吳興開是湖南長沙人,今年76歲,他一生未生育兒女,老無所依。

2020年,吳興開的老房子被征收,分得一套80平方的安置房。

吳興開曾是一個工人,勞苦了半輩子也沒存下什麼錢,老房子被征收對于吳興開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好事。

但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不幸的是,吳興開的老房子被征收后不久,就患上了尿毒癥,被送進醫院時,人已經神志不清了,情況十分緊急。

網圖,與此文無關

吳興開無兒無女,身邊也沒什麼親戚,他在患病后,便打了電話給他的侄女吳彤,請求她的照顧。

吳興開一共有三兄弟,但因為吳興開的性格比較古怪,很早便于兄弟斷了往來,連帶著下面的一些子侄也鮮少聯系。

吳興開跟侄女吳彤本來也沒什麼來往,他為了讓吳彤給他養老,曾與吳彤簽訂了一個協議,那就是他名下的安置房由吳彤繼承,但他的生老病死由吳彤負責。

吳彤是善良的人,雖然叔叔吳興開平日跟她鮮少聯系,但畢竟是她的叔叔,而且吳興開愿意讓她繼承他的安置房,權衡利弊之下,吳彤跟吳興開便簽訂了贍養協議。

吳興開在吳彤的照料下,身體恢復得很快,除了需要按時去醫院做腎透析外,其他方便都能夠自理,不久就辦理了出院。

吳興開出院后,便搬進了吳彤的家里,衣食住行都由吳彤照料。

吳彤把吳興開照顧得很好,為其端茶倒水,洗衣做飯,按時陪他去醫院做腎透析,陪他散步等。 在鄰居眼中,吳彤完全是把吳興開當親生父親一樣對待。

但好景不長,這樣的日子時隔一年半,也就是在今年的三月份,吳興開竟然離開了吳彤家,回到了他的安置房居住,并且還聲稱要與侄女吳彤斷絕關系。

吳彤把吳興開當親生父親一樣對待,按理說吳興開在吳彤家里過得挺舒適的,卻為何僅僅時隔一年半就要與其斷絕關系呢?這背后到底有何隱情,跟隨小編一起,讓我們一次看個透!

吳興開回到他的安置房后,發現兩間臥室都被吳彤給鎖上了,他根本進不去,于是只能在客廳搭床睡覺。

吳彤將臥室鎖上,吳興開認為吳彤是要強行霸占他的安置房,他氣不過,于是便聯系了媒體,希望通過媒體討回一個公道。

吳興開對記者說,自從他的老房子被征收后,侄女吳彤就對他的安置房打起了主意,并且主動要來給他養老。

他自己是一個孤寡老人,老無所依,故而也想為自己的晚年找一個安身立命之所,便同意讓侄女吳彤來給他養老,并且雙方簽訂了前文所說的贍養協議。

吳興開說侄女吳彤對他并不好,他在住院期間,基本沒怎麼去看望過他,有一次他連續幾天沒有飯吃都沒人管他,而且每次要交醫藥費的時候,吳彤還總是推脫,久而久之,他越發的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圈套。

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吳興開帶著記者去到了吳彤的家里。

吳興開和記者去到吳彤家時,吳彤并沒有在,只有她的丈夫劉軍一個人在家。

劉軍看到吳興開,顯得很不待見,并且大罵吳興開忘恩負義。劉軍對記者說, 吳興開在病榻之上無人照料時,他打電話給吳彤請求照顧,沒想等他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他就過河拆橋,卸磨殺驢。

除此之外,劉軍還說出了一個驚人的隱情, 他說吳興在房子征收的前一年,娶了一個比他小十歲的女人,叫做王春喜。

劉軍說吳興開的老房子征收,其實不只有一套80平的安置房,還有41萬8千元的征收款。吳興開房子征收后不久就病倒了,他的妻子王春喜不僅不照顧他,而且還卷走了他41萬8千元的征收款。

吳興開病危又慘遭拋棄,可以說處境是十分凄慘,在這樣的情況下,吳彤臨危受命,承擔起了照顧吳興開的重任,不僅幫他繳清了治療費用,還十分用心的照顧他,很快吳興開的病情就得到了緩解。

劉軍說吳興開病情好轉后,便跟吳彤商量,讓她給他養老送終,他愿意將安置房過繼給她,雙方在村委會的見證下簽訂了贍養協議。如今卻說吳彤給他養老是另有所圖,這純屬就是誣陷。

劉軍跟記者說明完情況后,吳彤便回來了。她一看到叔叔吳興開,情緒就顯得異常激動,直接大喊著要他滾,并且拿起凳子就去趕他走。

吳彤對記者說,吳興開在病重之時,他當時的妻子王春喜把他的征收款分三次轉走,隨后又強制給他辦理了出院手續,把他仍在醫院樓梯口的角落就不管了。

吳彤拿出了當時吳興開被扔在樓梯口角落的視訊,一些紙皮做床墊,上面僅一床薄被,看上去甚是凄慘。

吳彤當時看叔叔吳興開可憐,于是才接手照顧他的,給他付清治療費,細心地照顧他,讓他轉危為安。吳彤說她之所以這麼做,完全就是看在吳興開是他叔叔的份上。

吳興開身體恢復后,說要簽訂贍養協議的是他自己,也是他自己說要將安置房過繼她的,吳彤表示她從沒有覬覦過叔叔吳興開的安置房。

聽完吳彤夫婦的闡述,那麼就讓人很奇怪了, 贍養協議是吳興開自己要簽的,安置房也是他自己要給的,而且他的征收款被前妻卷走的情況下,時隔一年半,他為何會懷疑吳彤另有所圖呢?難不成他還有其它什麼隱形資產?」

對此,記者對吳興開展開了詢問,記者問吳興開:「 贍養協議是您要簽的,而且吳彤也把您照顧得很好,您為何會懷疑她另有所圖呢?

對于記者的詢問,吳興開說出了癥結所在, 他說他的安置房曾被吳彤以繳納他醫藥費為由,以30萬的價格賣了出去。當時他的醫藥費要十幾萬,所以他也沒有反對,同意了吳彤賣出。

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如今這套安置房竟然又回到了吳彤的名下,故而他懷疑吳彤是跟別人串通一氣,目的就是以低價收購他的安置房。

吳興開還透露,他每月有養老金2300元,但他每月都會給吳彤1500元作為他的生活費,故而他認為他在侄女吳彤家享受的服務都是付了錢,是理所當然的。

隨后,吳興開便跟記者說出了他的訴求,他說他想要收回他的安置房,并且從此跟吳彤斷絕往來。他的訴求顯得非常決絕,完全不顧親情。

吳興開的侄子吳波聽說這個事情后,主動找到了記者和吳興開,吳波勸吳興開不要胡思亂想,他表示吳彤根本沒有打過他安置房的主意,而且平日里把他照顧的很好,希望吳興開能夠知足,不要把事情搞得這麼復雜。

但吳興開根本就聽不進去勸,他依然表示要撕毀協議,收回安置房,以后老死不相往來。

看到吳興開這個樣子,記者問吳波:「 你叔叔到底是個什麼人,怎麼完全不講情義啊?

吳波告訴記者, 吳興開雖然有三兄弟,但基本都沒什麼來往了,在吳家親戚里,吳彤是唯一愿意與吳興開走動的親人,吳興開脾氣古怪,性格乖張,十分看重個人得失,時常因為各種小事便與人起爭執,常人很難接近。

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記者走訪了吳興開做腎透析的醫院,據吳興開的主治醫生說,吳興開的侄女吳彤對他的照顧十分用心,每次做腎透析都會陪他過來,在住院期間,為他端屎端尿,在醫院的護士看來,吳彤就像是吳興開親生的。

記者還訪問了吳彤家的鄰居,據鄰居們說,吳興開在吳彤家的日子非常好過,家里家外都不用他管,衣食住行都由吳彤負責,怕吳興開受寒,吳彤還給他的房間裝了空調,親生女兒都做不到這個份上。

在大家眼里,吳彤百般好,但吳興開卻始終不以為然,他覺得他是個付費玩家,理應享受這樣的待遇。

其實,真正讓吳興開懷疑的是,他的安置房明明已經賣了出去,卻為何又會回到吳彤的名下。

關于這個事情,記者去到了吳彤家,對其展開了詢問。

吳彤說吳興開的安置房一共賣了30萬,當時20萬用作了他的醫療費和后續的療養費,剩下的十萬則是由他自己保存。

吳彤說房子之所以又到了她的名下,是因為吳興開在賣房后不久,又執意要將房子收回來,她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出資了23萬,再加上吳興開的10萬,一共33萬,比賣價還多出3萬的價格重新買了回來。

房子買回來后,吳彤出資了23萬,再加上有贍養協議,便將產權過戶到了自己的名下,但哪知吳興開卻不愿意,他執意要回房子的產權,吳彤不愿意,雙方就此發生了爭執。

吳彤雖然善良,但也不是個冤大頭,她給叔叔吳興開養老,獲得價值30萬的安置房,但沒想吳興開患上了尿毒癥,治療費就花了20萬,而且經常要去做腎透析,后續還有不少花費,這套安置房可能都抵不上治療費,更何況還要給吳興開養老。

在吳興開的堅持下,吳彤又出重資將安置房買了回來,即使不按贍養協議來說,這套安置房也應該屬于吳彤才對,吳興開卻過河拆橋,堅持要收回安置房,這不就是把侄女吳彤當冤大頭嗎。

吳彤知道吳興開性格古怪,但卻沒想到他如此霸道自私,吳興開的所作所為讓她十分寒心。

為了解決此事,記者帶著吳彤和吳興開去到了當地的村委會。 吳彤表示,雖然吳興開不講情義,但他畢竟是自己的叔叔,如果他不再鬧事的話,她仍然愿意履行贍養協議,繼續給叔叔吳興開養老。

村委會的工作人員勸吳興開能夠改變主意,不要那麼固執自私,畢竟除了吳彤,真的就沒有人愿意給他養老了。

但吳興開卻固執己見,堅持要收回他的安置房,即使這套安置房已不屬于他。

最后雙方也沒有協商好,吳彤表示,如果吳興開執意要收回安置房的話,那麼她只有走法律程序了。

在小編看來,吳興開就活該孤獨終老,病重之時,侄女吳彤挺身而出,無微不至地照顧他,讓他的病情得到控制,吳彤又不是他的女兒,這無異于救命之恩。

但吳興開不僅不知道感恩,反而還覺得吳彤是貪圖他的財產,簡直是糊涂。自己41萬的征收款被前妻卷走,又患上了尿毒癥,花去了20萬的治療費,后續的透析費用還是個無底洞,說吳彤貪圖財產,做人簡直不要太過分。

吳興開說吳彤設計圈套,目的就是想要低價購買他的房子,這樣的想法簡直是荒唐。據村委評估,吳興開的那套安置房賣出30萬的價錢是非常合理的。

吳興開說吳彤是故意設計圈套,吳彤卻說是吳興開要她重新買回來的,小編覺得吳彤的話更可信。市場上的房子那麼多,吳彤為何要花錢買回曾經賣掉的安置房呢,難不成是對這套安置房有什麼特殊的感情嗎?」仔細推敲一下,真相不言而喻。

小編估計是吳興開堅持讓吳彤買回來的,但房子卻到了吳彤的名下,這讓吳興開很沒有安全感,故而他便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來擾亂他人的判斷,從而博取同情,達到收回安置房的目的。

前面小編也說了吳彤雖然善良,但不是冤大頭,她給叔叔吳興開養老,本來可以得到一套安置房,但為了給吳興開治病,不惜將其賣掉,將大部分錢用于吳興開的治療費,剩下的十萬元也全部給吳興開,可以說做的已經非常好了。

但吳興開卻要將他的安置房回收,這豈不是讓吳彤損失二十幾萬,白白為他的醫療費買單,而且他還不念吳彤的好,簡直是豈有此理。對于這種不通世事的老人,完全不值得同情,注定孤獨終老。

最后,小編想對吳興開說,沒有一種付出是理所當然的,人和人之間,全在一顆心,情與情之間,全憑一寸真,當你心懷感恩的時候,所遇皆幸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