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8年過去了,當年28歲嫁給80歲楊振寧的翁帆,如今怎麼樣了?

菠蘿蜜 2022/12/31

2004年12月,科學界傳出一則重大消息: 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要再婚。而結婚對象竟然是足足小54歲的 翁帆

老少戀自古以來都是令人詬病的存在,尤其是名人的愛情與婚姻,更加令人關注,也存在很多爭議。

有人評價楊振寧與翁帆的婚姻,稱女方是 「利益熏心,因「錢」結緣,要不然哪會有人愿意嫁給爺爺輩的男人。」

楊振寧與翁帆然而,翁帆卻用實際證明, 他們的感情純粹而美好,容不得半點世俗玷污。

翁帆究竟是一位怎樣的女子?他們的婚后生活又有什麼令人艷羨的地方呢?

自命不凡的身世

1976年,對于中國人民而言是一個沉重的年份, 毛主席、周總理等國家領導人相繼離世,全國上下都沉浸悲傷的氣氛中。

翁帆而 翁帆就出生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里。

翁家是廣東潮汕地區難得的富戶, 翁父也是中國旅行社的高級行政員,因此,翁方算得上富家千金出身,享受著格外優秀的生活條件。

于她而言,自小滿足的物質條件,并不會在將來的某件事情上多加計較。

當然, 翁帆從小的教育也是走在前列的。

翁帆那時,翁家有一間很大的書房,里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古典文書,翁父偶爾也會拿著國外文學作品進行賞識。

耳濡目染之下,女兒也漸漸地成為一名忠實的讀書愛好者,他們得了空,就窩在書房里讀書,以至于忘了時間,經常被翁母嘮叨 :「妳們真是一對親父女。」

在這樣家氛圍長大的翁帆,既有知禮得體的大家閨秀之態,也有文人墨客的放蕩不羈之神,充滿著對文學的向往。

翁帆因此,在報考大學時,翁帆沒有任何猶豫, 直接報考了汕頭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繼續在文學方面深造。

然而,大學的開放式環境, 讓她徹底釋放了自己的天性。

這天,翁家父母難得休假,計劃著到學校看望女兒。他們沒想到,剛到學校門口,就看見翁帆頂著一頭炸毛的髮型出現。

翁帆

「女兒?妳怎麼變成這樣了?是誰欺負妳了嗎?」

翁家父母擔心地詢問,但翁帆卻哭笑不得,說: 「爸,媽,沒有人欺負我,我只是嘗試下新風格,不用擔心。」

在翁家父母的眼中,女兒一直是乖巧懂事的樣子,突然叛逆的性格令他們有些難以接受,不過,看在翁帆過得開心,他們也沒有過多的苛責。

翁帆其實,翁帆雖然釋放了天性,但依舊保持著求學好問的本質,專業課成績及文學素養始終是專業的尖子生, 稱得上「品學兼優」的名號。

不過,特立獨行也是她身上的標簽,因此,吸引了很多男生的追隨,但她都一一拒絕了別人的告白。

在翁帆的心中, 對自己的白馬王子也有著天馬行空的幻想,尤其是身上要具有一種耐人尋味的文學特質,這或許也是她能與楊振寧相連的原因。

翁帆但是,在此之前,翁帆經歷了一場極其失敗的婚姻。

翁帆大學畢業后,輾轉汕頭與深圳,終于找到了一家高爾夫俱樂部的工作。她勤奮努力,絲毫沒有端著架子, 也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

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翁家父母對孤身一人的翁帆也有了成家的期望。

翁帆與楊振寧

「乖女兒,妳幾位姑嬸給了我一些男子的照片,哎喲喲,都是事業有成,長相俊朗,妳要不要去看看?」

翁帆清楚翁母是在變相「催婚」,但她不想去跟不認識的人了解溝通,以至于到最后邁入婚姻殿堂,草草了結一生。

為了能消除父母的擔憂, 翁帆決定從單位的追求者中挑選一個合適的,而那名香港來的普通職員的苦苦追求,打動了她的心。

楊振寧與翁帆沒過多久,在雙方家長的見證下,翁帆與對方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是,合適的婚姻對象并非一見傾心的知心人,他們注定走不長遠。

結婚后的生活,一地雞毛,翁帆與丈夫經常話不投機 ,尤其是她的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經常遭到丈夫的拒絕與譴責。

厭煩的情緒肆意生長著,終于, 一場沖突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楊政寧與翁帆這天,翁帆像往常一樣,又買了些古典文書回家,這是她在平凡生活中唯一的慰藉,但丈夫卻非常不滿,氣沖沖地說 :「妳已然成家,應該為家庭考慮,花這麼多錢買書,還不如攢下來呢!」

丈夫的不理解,讓翁帆已經無奈,但她并不想爭論,轉身回了臥室。但丈夫卻不依不饒地闖進來,依舊滔滔不絕, 甚至還破口大罵了起來,言語中充滿了諷刺。

楊振寧與翁帆翁帆嘆了口兒氣,說: 「我們失婚吧。」

三觀不合是她第一段感情失敗的原因,而她也明白, 哪怕終生不嫁,也不能隨便將就,另外,只要遇到對的那個人,哪怕破除萬難,也要堅定地走下去。

重新恢復自由身的翁方再次出發,決定重新在文學研究上更進一步。一番努力下, 考上了廣東外貿大學的翻譯系研究生學位。

楊振寧與翁帆回到孤身一人生活的她并未有絲毫的孤獨感,而是想做就做、無拘無束的自由,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那時,翁帆感嘆: 「哪怕余生無人相伴,也甘之如飴。」

然而,楊振寧的出現,讓她再次敞開了心門。只是,這段跨越半個世紀的愛情,要比想象中的更加艱難。

楊振寧的傳奇初戀

楊振寧 楊振寧出生在1922年,戰亂時期的童年生活大多大差不差, 基本上是顛沛流離,即便他出生于書香門第,也難逃戰火的紛擾。

不過,與旁人不同的是 ,楊振寧自小有一種求知的天賦,這種專屬于科研事業的精神,讓他打開了新生活的大門。

1945年,楊振寧獲得西南聯合大學的學位,并得到了前往美國留學的機會,但是,資金問題以及護照辦理,讓他不得不在中國又待了一年時間。

右一楊振寧楊振寧雖然有些懊惱, 但「好菜不怕飯晚」,他也欣然接受了。

然而,這短短的一年時間,卻讓楊振寧遇到了第一任妻子。

當時,他在西南大學附中任職教師期間, 杜聿明的愛女杜致禮也在此學校上學。

要知道,杜聿明是時任第五集團總司令兼昆明總司令, 其地位及家世絕非等閑之輩。但杜致禮卻沒有多少官小姐的架子,反而平易近人,而且聰穎可愛。

杜致禮在楊振寧到班教學的第一天,就一眼看到了端莊大方的杜致禮,可謂是一見傾心。但他并沒有流露出異常的表情。

因為一個是老師,一個是學生, 必須要遵循該有的師生禮儀。

不過,楊振寧并未就此放棄,無論是學習上還是生活上,他總是暗暗地幫助杜致禮。

楊振寧與杜致禮一天,杜致禮收到朋友的邀請 ,到電影院看影片。但是,朋友突然有事離開,她不想浪費,只能獨自前去。

令杜致禮想不到的是, 竟然會在電影院偶遇到老師楊振寧,他們禮貌地打了招呼,隨后安靜地坐下,期間在沒有說過任何話。

盡管楊振寧依舊正襟危坐,但內心卻歡呼雀躍 ,因為這場「偶遇」是他精心安排的。為的是與杜致禮相見,培養些感情。

楊振寧與杜致禮不過,端莊的杜致禮令楊振不敢上前打招呼,他們只能各懷心事地看完了電影。

散場后,沉默的杜致禮突然開口 :「謝謝妳,楊老師,妳真的很好。」少女的臉龐浮起紅暈,她對青年才智的楊振寧自然也心有所屬。

然而, 互相喜歡的兩人卻遲遲沒有捅破窗戶紙,直至楊振寧留學美國后,杜致禮整日里精神恍惚,才發現自己已經對楊振寧情根深種。

楊振寧與杜致禮1947年,杜致禮因故趕往美國,與楊振寧再續前緣。他們迅速墜入愛河,但隨著新中國的成立, 杜致禮也淪落成囚犯之女,再無原來的尊貴身份。

「振寧,我們分開吧,妳的大好前程,不該因為我而耽誤。」

杜致禮傷心地想要離別,但楊振寧卻果斷拒絕,堅定地說:「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妳。」

左一楊振寧1950年,楊振寧與杜致禮舉辦了簡單的婚禮儀式。 他們攜手度過了每一個重要時刻,尤其是楊振寧獲得諾貝爾物理學家后,他們被稱為「郎才女貌」的典型代表。

然而,不幸的事情降臨,杜致禮在2003年病逝。

生離死別是世間所有人都無法跨越的鴻溝,而楊振寧面對愛妻的離世,變得郁郁寡歡,陷入人生的低谷。就在這時,他卻突然收到了翁帆的來信。

圖源網絡其實,早在1995年,楊振寧與翁帆就有過一面之緣。當時,他攜妻子杜致禮出席汕頭大學召開的首屆物理學家大會, 作為大一新生的翁帆鄭重地接待了他們。

只是,誰也想不到,他們竟然會再續前緣。

不沾世俗的老少戀

在翁帆的一封封書信下, 楊振寧逐漸振奮了起來,心中也對這個小姑娘有了了解更多的念頭,他們很快便通了電話。

楊振寧與翁帆有時,楊振寧會打電話邀請翁帆到中山大學討論學術,有時他們也會約著去旅游,走遍祖國的大好河山。

隨著交流的深入, 兩人的感情頓時火熱了起來。楊振寧養成了每天都要與翁帆通電話的習慣,而翁帆也迫切地希望能在下課時間聽到楊振寧的聲音。

一次,身邊的研究生同學打趣道 :「翁帆,楊老師不會喜歡妳吧?」

楊振寧翁帆連連擺手,說 :「楊老師怎麼可能看上我呢?別開玩笑了。」

話雖如此,但她的內心卻無比渴望得到楊振寧的喜歡,而她自己也原來也掩飾不住愛意,不斷地試探著。

對于楊振寧而言, 失去愛妻的痛苦已經被翁帆抹平,孤獨的內心也因為這個率真的姑娘而變得溫暖起來,他確定自己喜歡上翁帆后,決定表達愛意。

楊振寧2004年年初,楊振寧抱著忐忑的心情撥通了翁帆的電話,還沒有等對方說話,他有些破音地喊道: 「翁帆,我已經愛上妳了,我們在一起吧!」

這頭的翁帆愣了愣神兒,哽咽地說: 「好!」

一根電話線 ,將一老一少的內心緊緊地鏈接在一起。兩人商量著要舉行婚禮,正式地結為夫妻。但他們也知道,一旦對外宣布,將會迎來招來流言蜚語。

楊政寧與翁帆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翁帆的父母能否接受這個比自己還要大的女婿。

當翁帆把自己與楊振寧的相愛經歷告訴父母時,他們著實嚇了一跳,后又擔憂了起來,說: 「女兒,妳與他的年齡相差這麼多,要萬一以后他出了事,妳怎麼辦啊?」

「爸,媽,原先我也有過普普通通的婚姻,但對方并非我的良人,最后結局妳們也知道。如今我與振寧情投意合,我定會真誠地愛他到老,無論什麼代價,我都甘愿承受。」

楊政寧與翁帆見女兒如此執著,翁家父母也不想強迫女兒放棄,只能含著眼淚答應,認下了這門親事。

2004年12月14日,楊振寧與翁帆辦理了婚姻登記, 紅本子上映著兩人的燦爛笑容。此后,他們便常伴身邊,出席了大大小小的場合。

楊振寧與翁帆當然,楊振寧在國內與國外的重要身份, 也預示著他們這對「忘年戀」夫婦會成為話題的焦點,尤其是某種惡劣評價:一個追名逐利,一個想晚年有伴,哪有愛情,只不過各取所需而已。

然而 ,楊振寧與翁帆卻并不在乎。他們相敬如賓,保持著模范夫妻的相處模式。尤其是翁帆,她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竭力讓楊振寧如今100歲高齡,依然能保持著健康的體魄。

楊振寧不過,楊振寧清楚自己定會是那個先離開的人,為了不讓翁帆受委屈,他提前立好了遺囑,只將一套房產留給翁帆,還說允許對方改嫁,而其他的遺產, 全部交由與前妻杜致禮所生的三個兒女。

或許有人會說楊振寧薄情,但細想一番, 他的遺囑恰恰是保護了翁帆,一方面是免受兒女們的詬病與糾纏,另一方面是證明,翁帆并非為名利愛上了楊振寧。

楊振寧與翁帆蘇軾曾說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發對紅妝。」

在愛情中,家世背景與年齡差距并非不可逾越的鴻溝,而翁帆與楊振寧的愛情或許有人會難以接受,但他們自得其樂, 享受這份來之不易的感情也算幸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