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這個97年男孩,把小時候的家縮小50倍,留住了曾經的時光,網友感動:最珍貴的記憶

隱城 2022/07/21

如果有時光穿梭機,你最想回到什麼時候?

我最想回到童年的時候,去將那些回憶藏在一個叫做「天真「的地方。

然后去看看記憶中的老房子,和那段再也回不去的舊時光。

老家的記憶

Memory

「小皮球駕腳踢,馬蘭開花二十一,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還記得小時候跳皮筋的順口溜嗎?

那時只要放學回家,就匆匆放下書包,

迫不及待地去找村里的小伙伴,

然后在院子里玩跳皮筋、躲貓貓、扔沙包......

不知不覺就玩到了天黑,母親在喊回家吃飯,

踏進家門她會責備地說:「天黑了都不知道回家。」

那還是母親年輕時的模樣。

吃過飯后,

總喜歡坐在院子的樹下乘涼,

手里拿著一把蒲扇,

聽爺爺奶奶講他們曾經故事。

家里的房子已經有些年頭了,

外面下大雨的時候,

屋里下著小雨。

那時總是盼望著快點長大,

逃離這座破舊的老房子。

但長大后才明白,

這是想回卻又回不去的地方。

你可能在想,這是誰家的院子,

仿如自己小時候的家。

但這些場景其實是一個97年的小哥

按1:50的比例制作的微縮模型。

站在它面前,

就像留住了曾經的時光。

如果要留住回憶,有人會用文字表述的方式,將記憶珍藏;有人會用拍照的方式,定格精彩一瞬;大部分的人可能會選擇以拍視訊的方式,完完整整地將生活記錄。

但對于那些回不去的時光,這些方式似乎都有點局限。

所以楚亞鵬選擇以制作微縮模型的方式,純手工完全復原記憶中的模樣。

他聽說好友的老家要拆遷,為了幫朋友留住兒時珍貴的回憶,就把朋友家按1:50的比例,以模型的形式呈現出來,送給他留做紀念。

「朋友以后要是想家了就可以常看看這個模型。」

楚亞鵬出生于1997年,是河南鄭州人,因為從小喜歡畫畫,所以大學時選擇了戲劇影視美術設計專業。

這個專業主要是對劇場舞台進行設計,但受限于學生的經濟能力和學校的設備條件,他們的設計方案只能通過手工的形式呈現出來。

原本楚亞鵬就有一定的繪畫基礎,特殊的教學訓練又將他的動手能力激發了出來,他也因此對制作微縮模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大學期間,他根據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做過一個環境式舞台模型,模型的表面布滿大大小小幾百個齒輪,精密且復雜。

他根據曹禺的話劇《北京人》做過一個鏡框式舞台模型,逼真得還以為是哪個劇場的舞台布景。

不過,相比于這些精美的場景模型,楚亞鵬更偏愛于那些具有生活氣的「街角旮旯」,因為他覺得生活化的場景更能引起人們的共鳴。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城市生活,一些曾經習以為常的老房子慢慢地被拆遷和遺忘,而這些場景承載了一代人珍貴的回憶。」一有機會,他就自己摸索著制作一些模型。

比如,暑期實踐時,遇到的廢棄舊民房。

在樓梯下,廢棄的油桶生滿了鐵銹,不要的木材長了很多蟲。曾經住在這里的人家,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

比如,在昆明街角看到的無人居住的小樓。

小樓的墻面上結了很多蜘蛛網;地上和屋頂都長了苔蘚。許是很久沒人打理了。

對于楚亞鵬來講,把即將逝去的場景或者建筑用微縮模型呈現出來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仿佛那段時光真的被留住了一樣。」

因為制作微縮模型,楚亞鵬的大學生活過得很充實。

但畢業后的他并沒有從事這方面相關的職業,而是做了設計方面的工作,只不過他都不喜歡,也提不起興趣。

他喜歡搗鼓模型,做與建筑相關的技術處理。

在體驗了不同的工作后,他越來越覺得自己更適合做手工模型,也享受制作模型過程中忘我的沉浸狀態。

于是在2020年秋天,楚亞鵬毅然決定辭職,回到家鄉鄭州。

回家后,他并沒有忙著找工作,而是更加勤奮地學習,不斷試驗來提高制作模型的技藝。哪個場景打動了他,他就做哪個場景的模型。

楚亞鵬老家廢棄的水塔

比如楚亞鵬老家廢棄的水塔,那是他和父親共同的回憶,但馬上就要拆遷了,于是他決定按1:25的比例,用模型保留下來。

在他的模型里,磚房差不多是4個硬幣的高度,水塔約是10個硬幣的高度。

這種水罐曾經在北方比比皆是,

已經有幾十個年頭了。

因為荒廢已久,

水塔周圍都是破舊的廢棄物。

時至深冬,

周邊長滿了枯黃的植物。

拉東西的推車和鐵桶

因為無人使用被扔至一旁。

也不知道是誰曾在這里喝啤酒,

喝完了又將啤酒罐放回架子中。

這里以前應該有不少人來過吧,

要不然怎麼成了小廣告的聚集地,

地上還有零食塑料袋。

無家可歸的人可能也會來這里,

在寒風中燒點柴火取暖。

看著這些場景,真的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

如此逼真的水塔模型,楚亞鵬整整做了三個月,所有的元件和效果均為他自制。

制作一個微縮模型極其復雜。通常他在確定了模型的場景主題后,還要確定場景整體的空間形制,以及測量各個邊角的尺寸數據。

如果需要進行一些調整或改動,還需進行三維模型的建模,之后才可以準備材料,按照縮小比例開始制作。

通常大一點的材料他會用到擠塑板、雪弗板、還有輕木片等。場景當中的一些植被,則是他平時提前收集的干花和經過防腐處理的植物。

最花時間的其實是模型表面材質的處理,為了達到逼真的效果,楚亞鵬要反復試驗很多遍。

「做這個周期很長,需要耐心。有一些效果不能因為覺得麻煩,就不做;或者為了完成而完成,催自己差不多就行了。我會盡量把每個細節都處理到位,最終效果才會完整。」

除了還原老家的鐵塔,楚亞鵬還還原了以前的汽車修理廠,瞬間像是回到了十多年前。

還原了無意間在街上看到的居民建筑。

侄女喜歡去家門口的健身小廣場玩,因為年久失修,他擔心以后被拆除,索性做一個微縮模型給她永久觀看。

無論哪種主題的模型,楚亞鵬都能做到幾乎100%還原,逼真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他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都在做模型,有時甚至通宵。

他的家人一開始是比較反對他倒騰這些模型的,因為一件作品的完成常常需要一兩個月,甚至更多的時間,且制作過程中的顏料、噴漆等對身體也有一定的損傷。

后來他將作品發布到網上,很多人都想讓他幫忙呈現家里的場景和院子,正處于失業期的楚亞鵬突然意識到,自己可以通過模型制作獲得一些收入,以此來滿足日常的生活開銷;同時也能幫別人留住珍貴的回憶。

模型的價格要根據場景的復雜程度而定,有兩三千塊的,也有上萬塊的,他沒想要掙多少錢。

看著楚亞鵬將別人回憶中的場景一點一點復原出來,他的父母也開始認可他。

楚亞鵬記得他第一個客戶是山東的,‍因為工作的原因定居在了省外,所以這個客戶想通過模型來表達對家鄉的思念,想家的時候能夠看一看。

他還記得有一個女生想把姥姥家的場景制作出來,送給她媽媽當生日禮物。

每每收到客戶喜悅的反饋,楚亞鵬就覺得自我價值得到了實現,他喜歡這種被人認真對待和需要的感覺。

對他而言,微縮模型不是一件簡單的擺件,而是承載了很多人對家人的思念,

他做這件事情最大的意義就是可以通過自己的能力,讓回憶變得溫暖如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