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家具廠失火,工人冒死救下老板兒子,老板不言謝還「憑空消失」,10年后得知隱情:是我錯怪你了

隱城 2022/06/26

2006年10月23日晚上9點,一家沙發家具廠燃起滔天大火,工廠老板的3歲兒子被困在廠房旁邊的宿舍,而大火已然朝著宿舍瘋狂蔓延。

頃刻間,熊熊大火將沙發家具廠的宿舍覆蓋,工廠老板兒子的哭喊聲揪住了在場所有人的心。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一位24歲剛入職沙發家具廠一個月的工人不顧危險沖入著火的宿舍,將老板的兒子救出火場,他自己則 渾身焦黑被重度燒傷。

然而,工人冒死沖進火場救下老板的兒子后,老板卻只丟下 10萬元醫療費,沒有留下任何感恩的話,帶著兒子和家人 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就在無數人替工人 打抱不平聲討老板 忘恩負義之時,10年后真相揭開,卻讓人直呼: 「錯怪老板了。」

家具廠

在沙發家具廠著火時勇救老板3歲兒子的工人名叫陶恩德,他在火災救人后全身超過 50%高度燒傷,幾乎看不到一處完整的皮膚。

陶恩德在救下老板的兒子后,遭受了生理與心理上的雙重打擊,但他卻直言: 「我不奢望所有人都理解我,更不后悔當初救人的舉動,如果人人都見死不救,那個孩子就沒命了,如果孩子在我眼前死去,我這輩子良心都會感覺到不安!」

雖然陶恩德在談到火災救援時十分平靜,但每當他回憶起火災發生時的場景,總會 心有余悸。

陶恩德

陶恩德所在的平安縣沙發家具廠在當地小有名氣,家具廠的老板名叫 祁維疆,是一個非常 有能力且講誠信的生意人。

在祁維疆的領導下,家具廠的營收在穩步的上升,而且老板祁維疆也一直和工人同吃同睡,待人友善沒有架子,在工人之間的口碑很好。

2006年9月底,陶恩德剛進入家具廠工作,干起活來笨手笨腳的,但老板祁維疆卻未嫌棄,反而每天都夸贊陶恩德做得不錯,比昨天更好。

祁維疆大致了解陶恩德的家庭背景,他的家境非常貧困, 母親重病,父親一個人出苦力養活一家。

在陶恩德上初二時,因為家中無力承擔學費,所以陶恩德早早輟學打零工來分擔家庭的重擔。

家具廠的工作算是陶恩德第一份正式工作,面對來之不易的工作,陶恩德分外珍惜,而祁維疆也十分看重陶恩德這個 做事踏實、性格憨厚的工人,算是兩人彼此間的相互成就。

祁維疆有一個3歲的兒子,名叫 祁忠文,平常也跟隨父母在家具廠生活。

祁忠文雖然年幼,但在父親祁維疆的教育下十分聽話懂事,總能和工人玩成一片,而陶恩德也很喜歡逗祁忠文玩耍。

祁維疆經營的家具廠看似一片祥和, 實則暗藏著驚人殺機。

2006年時,一些小工廠對于 消防安全絲毫不重視,為了節省成本,很多雜物都會堆放在廠區之中,如果遇到火星就會引起滔天火焰。

祁維疆的沙發家具廠同樣不注重消防安全,雖然家具廠中明文規定不準在廠房內抽煙,但總會出現一些圖省事的工人,背著老板在廠房內悄悄抽煙。

10月23日晚9點,家具廠的工人早已下班,陶恩德和其他工人聚在一塊聊天,老板祁維疆也在獨立的辦公室中加班處理著訂單,而他的兒子祁忠文則在廠房宿舍中早早睡下。

突然不知誰喊了一聲: 「著火了!著火了!」一下子讓陶恩德和其他工人警惕了起來,紛紛起身尋找著火點準備滅火。

火災

要知道祁維疆的 沙發家具廠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易燃的海面和木頭,一點火星就能將整個工廠點燃。

陶恩德和工友們拎起水桶朝著著火點跑去,只見廠房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并且瘋狂向附近的宿舍蔓延。

家具廠的老板祁維疆在聽聞著火后,顧不得繼續辦公,也猛地沖出辦公室,往失火的廠房狂奔而去。

當祁維疆趕到失火的廠房后,卻發現大火已然蔓延至了廠區的宿舍,而他3歲的兒子正在宿舍中酣睡,并未發覺 死神的降臨。

火災

逆行者

工人拎著水桶滅火,面對小火苗時尚且有些作用,但面對整個工廠的滔天大火時,水剛潑出去就被氣化,基本沒有作用。

老板祁維疆看到工人拼命滅火的身影,卻瘋狂地大喊到: 「忠文還在里面,忠文還在里面!」

聽到祁維疆的喊聲,陶恩德和其他提著水桶的工人紛紛朝著宿舍方向跑去,可此時整個宿舍已經被大火覆蓋,即便 距離十多米依舊能感覺到刺痛皮膚的灼熱。

宿舍內酣睡的祁忠文被刺鼻的濃煙嗆醒,同時也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灼燒感,一時間蜷縮在宿舍的角落哭喊著: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

祁忠文的哭喊讓父親祁維疆近乎瘋狂,發了瘋一般朝著宿舍沖去,然而祁維疆每次的沖鋒,都會被滾燙的火焰逼退,始終無法靠近宿舍一步。

眼看著整個宿舍將要被大火吞噬,祁維疆撕心裂肺的嘶吼: 「我的孩子還在里面!」

作為一個父親,最痛苦的莫過于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被大火吞噬卻又無能為力。

火災

然而,就在如此 危機時刻,陶恩德二話沒說,一把奪走工友手中的水桶,朝著自己的頭頂澆去,在其他人尚未反應過來之際,毅然沖入了熊熊燃燒的火場之中。

火災來臨時,很多人都想著第一時間遠離火場,避險求生,而陶恩德卻成為了一名 逆行者,沖入火場救人。

奈何家具廠的火焰太過可怕,渾身濕漉漉的陶恩德剛踏入火場的瞬間,身上的水分便被蒸發成了蒸汽,如同千刀萬剮一般的疼痛瘋狂刺激著陶恩德的感官。

電光火石之間,沖入火場的陶恩德強忍著疼痛尋找到了躲在角落中哭泣的祁忠文,并一把抱住祁忠文轉身向火場外跑去。

從陶恩德進入火場到抱著孩子沖出,一共只花費了 10秒鐘時間,而這短短的10秒,卻拯救了一個孩童的生命。

除了陶恩德之外,沒有人能夠想象他在火場中承受著多大的疼痛,也沒有人能夠想象陶恩德在絕境之中迸發出了怎樣的潛力。

陶恩德

當陶恩德抱著祁忠文逃出生天后一頭栽在了地上,而周圍的工友和老板祁維疆走到陶恩德身邊后,只見到一個渾身焦黑的身影懷中緊緊抱著一個孩子,還有一股難聞的焦糊味。

焦黑身影懷中的孩子傳出的哭聲讓周圍人松了一口氣,而陶恩德則一動不動, 生死未卜。

當陶恩德蘇醒后,卻已經躺在了醫院的重癥監護室中,看到這名火災救人的英雄蘇醒,醫生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

蘇醒的陶恩德努力用唾沫濕潤了嘴唇,張開口說的第一句話讓醫生雙眼通紅: 「孩子呢?」

在確定陶恩德脫離死亡的危險后,醫生告知他孩子并無大礙,并把陶恩德轉移至了普通病房,同時也給他講述了昏迷之后的事情。

自從陶恩德闖入火場將3歲的祁忠文救下后便陷入了深度昏迷,然后便被救護車送到了西寧市解放軍陸軍第四醫院燒傷科急救,而他救下的祁忠文則在陶恩德的保護下,只有 脖子和胳膊有輕微的燒傷,不過因為吸入大量煙塵,導致肺部有所損傷。

陶恩德的燒傷程度高達50%,尤其是面部幾乎看不到一處完整的皮膚,并且在重癥監護室中躺了一個多月,而他的父母也多次收到醫院下達的 病危通知書,并 悲傷痛哭昏厥數次。

「忘恩負義」

善良和勇敢的人總會被上天眷顧,在醫護人員不懈的努力下,陶恩德終于轉危為安,不過他身上的燒傷卻難以消除。

當陶恩德火場救3歲兒童的事情傳出后,立刻引起了廣泛關注,并且為了給陶恩德治療,社會各界人士自發發起愛心捐款,為陶恩德籌集 4萬元醫療費用。

然而,作為家具廠的老板和祁忠文的父親,祁維疆在兒子的傷勢好轉后,丟下了 24000元當做陶恩德的治療費用后 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祁維疆之所以帶著妻兒離開,更多是出于無奈之舉,畢竟沙發家具廠是祁維疆貸款所建,并且家具廠被燒毀殆盡后,所有沙發都成了灰燼,除了無數的訂單砸在手中之外,還有數不清的外債沒有清還。

祁忠文的治療費用是祁維疆找遍親戚朋友所借,所以當祁忠文出院后,祁維疆便帶著妻兒 「逃之夭夭」。

尚未出院的陶恩德在得知老板祁維疆人間蒸發后,雖然心中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楚,但他依舊強忍傷痛說到: 「只要他良心過得去,逃就逃吧,孩子沒事就好。」

陶恩德

一時間,整個輿論都是在批判 「逃跑」的祁維疆,還有人為陶恩德抱不平,認為他火場救老板孩子一事不值得。

面對外界的種種說辭,陶恩德卻回應到: 「不后悔,如果我不救也會有別人救,看到孩子在火中哭喊不去救的話于心不忍。」

陶恩德一共在醫院住了三個多月,終于迎來了出院的日子。

出院當天,西寧市解放軍陸軍第四醫院門口自發聚集了很多人,并且對救人大英雄報以了無數的 掌聲與鮮花,而一項性格開朗的陶恩德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 他的臉在火災中被毀了容。

創傷

回到 東海市塘川鎮黃家灣村老家后,陶恩德以為村里的父老鄉親也會把自己當做英雄,不會嫌棄自己的樣貌,但現實卻與他的想法完全相反。

陶恩德回到村中以后,村里的小孩看到他恨不得逃出百丈遠,并呼喊著: 「妖怪,怪物。」等稱呼,深深刺痛了陶恩德的內心。

面對毀容的自己,陶恩德恨不得將家中的所有鏡子全部砸爛,但現實已然如此,已經無法改變。

除了心理上的傷痛之外,身體上的傷痛更讓陶恩德生不如死,他身上的燒傷在炎熱的夏天總會瘙癢化膿, 猶如萬千螞蟻在身上爬一般。

新皮膚的瘙癢,加上被燒傷皮膚的膿包疼痛,自詡為男子漢的陶恩德實在無法忍受,每天都是青筋暴起但又不能抓不能撓。

心理的創傷和身體的不適,原本性格開朗的陶恩德逐漸變得 自閉,甚至數次產生了 輕生的想法。

為了給陶恩德治療,他的父母已經將家中的所有積蓄花光,并且一直病重的母親為了兒子強忍身體不適下地干活去掙錢,這讓陶恩德心頭更加苦楚。

一個原本平靜的小家庭,卻因為一場火災救人而變得支離破碎,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當事人消失無蹤。

然而,就在陶恩德一家陷入絕境之時,烏云卻悄悄散去,陽光普照。

好心人

2008年除夕夜,陶恩德永遠忘不了那一天。

村里的家家戶戶都在置辦年貨時,陶恩德一家卻兩手空空,沒有一分錢來買年貨。

就在陶恩德和父母準備再過一個冷清的新年時,村干部卻主動找到了陶恩德的家中,并掏出了一個信封,里面裝了 2000元現金。

看到這筆現金后,陶恩德十分不解,村干部也及時給了解釋: 「這是廣東的一位好心人聽聞你的事跡后,給你的捐款。」

村干部的話讓陶恩德雙眼通紅,他從未想過兩年以后,還會有人記得他。

除此之外,廣東的好心人還讓村干部轉告陶恩德,等到 年后會幫陶恩德安排一個工作,讓他在家中做一些手工活,雖然掙不了什麼大錢,但至少也能顧得上溫飽。

陶恩德對于工作的事情半信半疑,但還是由衷地感謝了村干部和 廣東的好心人。

過完年后,陶恩德同村的一個朋友熱情地到他家做客,并對陶恩德說,廣東那邊有個家具廠需要零部件供應,只需要在家做就可以,而朋友也對他說,是 廣東那邊一個好心人安排的。

此時,陶恩德才知道除夕那天村干部所言屬實,廣東的好心人不僅給自己捐了款,并替安排了工作,但陶恩德并不知道 廣東的好心人是誰。

就這樣, 陶恩德有了一份養家糊口的工作,并且就算他因為治療的緣故耽誤了工作,廣東那邊依舊按時按點地給他發放工資,從未有過任何克扣。

逐漸地,陶恩德開始好奇廣東那邊好心人的模樣,想要試著聯系到對方并當面感謝,但始終沒能實現。

2009年,在陶恩德火場救人后的第三年,他卻莫名其妙地獲得了青海省 「見義勇為英雄」榮譽獎章,并獲得了現金嘉獎。

接二連三的好事降臨,讓陶恩德感覺到不知所措,他只當是好人有好報。

殊不知,陶恩德的好運,是有人在背后默默付出的。

陶恩德

姻緣

2014年,已經32歲的陶恩德雖然有了糊口的工作,但他的父母卻為兒子的終身大事操碎了心。

陶恩德的父母替兒子找了很多相親對象,但無一例外,這些相親對象在看到陶恩德的長相后直接跑路,始終沒有下文。

然而,就在陶恩德覺得此生無望結婚生子時,鄰村的一個女孩卻主動聯系上了陶恩德。

主動聯系上陶恩德的鄰村女孩名叫 袁玉香,比陶恩德小整整 9歲。

當袁玉香向陶恩德表達愛慕之情后,陶恩德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甚至狠狠掐了一下大腿,但大腿上薄弱的皮膚讓陶恩德 「嗷嗷」直叫,并非是夢境,而是真實。

雖然袁玉香在見到陶恩德的第一面時也被嚇了一跳,但她卻覺得敢于在火場救人的英勇,人品絕對差不到哪去。

相處一段時間后,袁玉香被陶恩德的善良憨厚給打動,于是兩人便約定了終生。

確定情侶關系后,陶恩德曾問過袁玉香為何會看上自己,她卻表示是聽一個 廣東人說你是一個好人,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才主動聯系的你。

從袁玉香口中得知廣東人后,陶恩德第一時間便想到了給自己錢并給自己工作的人,種種事情,讓陶恩德更加想要與廣東的神秘好心人相見。

有了戀人和穩定的工作,陶恩德想要做 皮膚移植手術來改變自己的形象,但百萬的移植費用讓陶恩德望而卻步。

就在陶恩德準備放棄皮膚移植手術時, 東海市的領導干部拿了10萬元給了陶恩德,并告知他是給陶恩德做皮膚移植手術的費用。

陶恩德面對政府的如此巨款,正準備感謝時,市領導卻說出了和村干部一樣的話: 「這筆錢中有兩萬塊錢是廣東的一家慈善機構捐贈,剩余部分則是青海省各級單位的資助。」

廣東這個詞眼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了陶恩德的周圍,這讓陶恩德更加想要了解廣東的好心人究竟是誰。

對不起

2015年,陶恩德實在無法壓抑心中的感激,于是他想盡了一切辦法,終于聯系上了廣東的慈善機構,并希望慈善機構能夠告訴自己捐款人的姓名。

廣東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得知陶恩德的請求后,直接拒絕了,并告知陶恩德: 「我們有義務對捐贈人的身份保密。」

但此時陶恩德已經鐵了心要知道對方的身份,于是便對廣東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講述了自身的經歷。

聽完陶恩德的講述后,工作人員被深深打動, 在確認陶恩德的身份無誤后,工作人員幫他調查了捐贈檔案,并緩緩告訴了陶恩德一直幫助他的 廣東神秘好心人的名字: 「祁維疆。」

祁維疆三個字如同驚雷一般在陶恩德的心頭炸開,這個已經塵封近十年的名字,讓陶恩德一時間百般滋味涌上心頭。

陶恩德強行平復心情,問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要出了祁維疆的聯系方式,并且顫抖著身體打通了祁維疆的手機。

祁維疆那邊接到電話后看到手機上顯示的位置,沉默不語,而陶恩德也不知該如何開口說話。

兩人同時沉沒了許久,祁維疆率先開口說: 「對不起...」

一聲對不起,讓陶恩德壓抑許久的內心終于釋懷,而他也從祁維疆的口中得知了所有真相。

陶恩德

真相

祁維疆在火災發生后,欠了一大筆外債,壓的他和妻子喘不過氣。

為了還債,祁維疆只能選擇帶著妻兒背井離鄉,前往廣東打工賺錢。

作為曾經沙發家具廠的老板,祁維疆在廣東很容易便東山再起,并且賺了很多錢。

祁維疆卻認為對不起之前家具廠的工人,更對不起兒子的救命恩人陶恩德, 無顏回到青海省海東市,所以他就在廣東定居了下來。

祁維疆從未忘記過陶恩德,在他發家后,便隱姓埋名給陶恩德捐款,而且陶恩德的 工作、女友都是祁維疆給介紹的。

甚至,祁維疆多次給青海省寫信,讓陶恩德獲得了青海省 「見義勇為英雄」的榮耀獎章。

聽完祁維疆的講述后,陶恩德清楚了一切真相,他雖然有過埋怨,但從未記恨過祁維疆。

兩個男人在電話中互訴了真心,在通話的最后,祁維疆再次發自內心的說了一聲:「對不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