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丈夫不告而別,我精心侍奉婆婆受人嘲笑,5年后家門口突然停了一輛豪車,讓我驚喜不已!

宁宁zr 2023/01/24

姍姍是個苦命的女人,結婚不到5年就死了男人。

記得大柱臨終前拉著她的手說:「老婆啊,我是獨生子,父母老了,兒子又小,全靠你了!」

姍姍淚流滿面。哽咽著說:「你放心,我會照顧好這個家的。」

大柱帶著無限的遺憾走了,留下了一門老小。為了吃上飯,姍姍進城打工了,把三歲的兒子交給了公婆。公婆快60歲了,一個腰疼,一個哮喘,加上老年喪子,更是丟了半條命。靠著幾畝薄田,勉強糊口。

一看見孫子,老人就會唉聲嘆氣,默默流淚。村里人都同情他們,會隔三差五幫他們干點活,或送點吃的。

02

姍姍進城后,開始在一家酒店當服務員,後來又幫人賣衣服,賣手機,最后選了一個家政公司做起了保姆。因為,保姆的工資是最高的,大概4000多吧。

她才30歲,手腳麻利,模樣也俊俏,所以很多雇主愿意用她。她呢,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但夢里全是兒子。

時間長了,大家也了解了她的事情,都惋惜不已。更有人勸她說:「姍姍啊,一個女人獨立養家太苦了,你要為自己考慮啊!總不能一直守寡吧。」

她只是苦笑一下,從來不袒露自己的心聲。

她每月都給公婆寄錢。後來,孩子越來越大,公婆身體越來越差,家里的花銷一天比一天多。她的工資,總是緊巴巴的。有好心人替她做媒,但男方一聽說她的家境,都打了退堂鼓。為了這個家,她一直咬牙苦苦支撐著。

在家政公司,有個40歲的喪偶電工,一直對她不錯。她也明白他的心,就是不敢往那方面想。

03

後來,公婆的身體更糟糕了,兒子也上了小學。姍姍用自己的工資,在城里租了間小房。

一有空,她就趕回家洗衣做飯,伺候老人。

一天,她偷偷聽見公公對婆婆說:「咱們糊涂啊,當初把老二送人,如果他還在,多好啊!」

姍姍糊涂了,老公不是獨生子嗎?哪里來的老二?她反復問,但公婆只是敷衍她。

尋常日子悄然過,歲月悠悠二十年。

20年了,姍姍從一個俊俏的小媳婦變成了臃腫的大媽。兒子都把女朋友領回家了。

而公婆,在耗盡最后一點精氣神后先后病逝了。辦理完公婆的后事,姍姍感覺一下子輕松了很多。看著兒子,她喃喃地說:「大壯,我為爸媽養老送終了,兒子也長大成人了。我也該有自己的生活了。」

04

兒子為她做了一桌好菜,說了不少感恩的話。

就在這時,突然聽見一聲汽笛,門口停下了一輛豪車。姍姍詫異地站了起來。

車門一開,下來了一個男人。姍姍愣了,驚訝地說不出話。這人,不就是自己死去的丈夫大柱嗎?她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確定了果然不是夢。那男人走近了,姍姍仔細瞧了瞧,雖然和大柱極度相似,但還是有細微的差別的。

那男人給姍姍鞠了一躬,開口道:「嫂子,我是大海啊,我和大柱是雙胞胎兄弟。那年,我出生后患先天性心臟病,父母沒錢。而同病房的一對商人夫妻又難產死了胎兒。後來,我就成了人家的兒子。養父母治好了我的病,但一直隱瞞著我的身世。不久前,他們都走了,臨終把真相告訴了我。如今,我繼承了他們的家業,但總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我費勁心血找到了,卻來晚了。我知道你受了許多苦,替我們兄弟盡了大孝。」

姍姍哭了,她終于知道了公婆一直耿耿于懷的老二是怎麼回事了。

姍姍望著大海,笑了:「算了,一切都是命,我愛大柱,不可能丟下他的父母不管,我更愛兒子,必須將她撫養成人。人生,受點苦不算什麼,最怕良心上有虧欠。老高等了我20年,我也該答應他了。」

男人笑了:「你說高師傅嗎?他也來了,就在車里呢!我請他做了我們公司的后勤經理了。」

老高捧著一大捧玫瑰花下了車,姍姍哭了。

關注市井哈哈鏡,品百味人生。

每一個情感故事,都感人肺腑。人生在世,最怕良心有虧欠。而愛情,或許就在拐角處等待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