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80歲嬤喪偶「獨居21坪房」沒人對話好孤單,陌生女孩搬進住「各取所需」,互助型養老,讓臉上多了笑容

隱城 2022/09/01

養老,一直備受關注。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壓力大,因此,在養老上面往往有很多的困難。

近日。杭州開始試水的「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年輕人與老年人一一結對,老年人為年輕人提供與其共同的居住場所,年輕人為老年人提供日常健康照看與簡單的生活協助。這樣的模式,真的行得通嗎?我們來看看!

1

老人和年輕人搭伙,也是養老新選擇

80歲的汪奶奶五年前老伴兒過世后,她就開始了獨居生活。守著十五家園一套70平方公尺的房子,她說:「我太寂寞了。」今年6月初,社區工作人員領來一個秀氣的小姑娘媛媛。

老太太看著蠻歡喜,將空置了好久的次臥整理了出來。就這樣,這一老一少開始了「同居」生活。老奶奶免去了媛媛的房租,媛媛則下班陪老奶奶說說話。

看著老人的精神狀態挺好的,只是想老了身邊多個人,不會那麼寂寞,也讓不在身邊的子女能安心。

但是會有一個問題,老人總有身體不好的時候,老人生病的時候,誰來照顧,年輕的小姑娘能請假帶老人去看病嗎?能照顧老人?這都是個問題,只解決了老人精神層面的問題,但是物質層面呢?

這些還需要進一步完善,是不是可以成立一個養老援助組織,年紀輕一點可以照顧老一點,正好都是退休的年紀,也不會存在工作方面的問題,這樣的模式只是建議,至于可行性與否,還需進一步考量。

2

夾在中間層的子女,苦不堪言

在很多地方,有太多的留守老人,無法享受到年輕人的照顧,只能掙扎著過好每一天。

我身邊有位幫兒子帶孩子的阿姨,就是有苦難言!

家里的老人已經80多歲了,生活已經有諸多不便,奶奶已經沒辦法自己燒飯,長期勞作導致的身體機能下降,老的時候,身上各種癥狀全部出來了:高血壓、氣管炎、坐骨神經痛,每天早上就是吃藥都要吃上一大把,關鍵沒什麼作用,還需要不定期的去醫院輸液,減輕坐骨神經引發的痛苦。最近疼的受不了,天天給阿姨打電話,讓帶去大醫院動手術。

但是過年的時候已經去過一次,醫生并不建議手術,怕年齡太大撐不住,直接就隨著手術走了,家人一再商量還是決定用藥物保守治療。但是老人疼的受不了,會三天兩天打電話給子女,希望通過手術早點結束痛苦,無法在身邊照顧老老人的阿姨,真的沒辦法,一邊是兒子,一遍是母親,只能哪邊緊急,先管哪邊,很多時候,往往兩邊都在埋怨。

阿姨心里也很不好受,她也希望老人有個安詳的晚年,但是真的做不到。妹妹家的孩子小,還在高中陪讀,只能偶爾回家照顧母親,更多的時候,兩姐妹都是在老人的抱怨聲中生活著。

兩姐妹想著既然都沒時間,干脆花錢請人照顧,因此也花了錢給老人找了當地的養老院,但是因為小鎮子上條件有限,養老院的情況并不好,幾張1.2米的小床,沒有電視,沒有網絡,住的人也很少,很難找到合適的人聊聊天,更重要的是老人自由習慣了,突然把她放在那樣的環境下,總感覺像是被困在籠子里面的鳥,失去了自己,整天悶悶不樂,鬧著要回家。

小女兒那她沒辦法,只能將老人接了回家,可是回家后,老人大病了一場,只能兩個女兒輪流照顧,還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

很多時候,子女真的不是在逃避養老的責任,只是她的生活也在負重前行,有太多的無奈。

特別是像阿姨的歲數,真的是上要養老,下要照顧孫子,真的沒有太多的精力,但是往往卻受到越來越多的不理解,背上不孝的字眼。

阿姨最后一次和妹妹協商,打算一人家里待半年,這樣也相對公平,老人也有人照顧。阿姨只能邊帶孩子,邊照顧老人,生怕自己生病,她怕她倒下了,老人怎麼辦,孩子怎麼辦?

只能說,中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只能一邊生活,一邊小心翼翼的維持著現有的寧靜生活,有絲毫差池,家里都是雞飛狗跳,只能用還好來安慰自己 。

3

養老應成為社會共同關注的問題

也許有很多人發現,人老了反而希望孩子們陪在身邊,說說話,談談心,感受天倫之樂。

但是生活習慣、思想觀念,真的會有很大的差異,但是老人們卻越老越像個孩子,需要哄著。所以面對和父母之前的關系,我們要多溝通,多引導,對于養老問題上,尊重老人的意見,如果有經濟條件,老人也愿意的條件下,在自己真的沒有精力的情況下,養老院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但千萬不要讓老人覺得自己在推卸責任,不愿意和老人生活在一起。

很多時候,父母會以為我們嫌棄他們年紀大了,不愿意管他們,嫌棄他們是拖累,一說到自己孩子的時候,往往心寒,覺得生孩子并沒有什麼用。

但很多時候子女都在負重前行,他們既要盡到贍養老人的義務,也要盡到照顧子女的義務,在這兩難的面前,他們真的沒辦法做到各個周全,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顧老人和孩子。

所以,養老從來都不是個簡單的個人問題,需要全社會共同關注,希望有像杭州一樣越來越好的養老條件,讓老人能安享晚年,減輕子女的負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