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從「假小子」到「真女人」,周海媚遺憾失婚,為愛癡狂30年,如今54歲瀟灑單身:我活的很開心

隱城 2022/09/02

1986年,周海媚20歲。這一年,初出茅廬的她要在劇中飾演一個被強奸的女孩。可是,毫無經驗的周海媚怎麼也演不出女孩的驚惶和無助。

導演盛怒之下,叫所有人收工。燈光暗下,四周一片漆黑。周海媚站在原地,委屈地哭了起來。

和她演對手戲的萬梓良大喜過望,趕緊叫住導演:導演,快來拍,快來拍,她哭了。

此時在片場柔弱可人的周海媚,宛如換了一個人。她早已忘記以前的自己,可是一個「混世魔王」,只有她揍得別人滿地找牙,自己可沒有梨花帶雨的時刻。

周海媚自小就被父母「流放」在香港附近的一個島上,島上的歲月為周海媚一生的性格打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在外婆家,兩歲的周海媚經常跟著大她四歲的小姨一起瘋玩。她們會撈起褲腳下河捉魚蝦,會利用屋檐落下的雨水洗澡。

17歲之前周海媚沒有留過長發,戴著厚厚的眼鏡,剪著一頭利落短發,就是一個假小子。

她經常把別人打得頭破血流,然后被其他人的父母投訴,找到他的父母,說:瞧瞧你家孩子把我孩子打成什麼樣了?

于是,文藝的周爸爸就很崩潰,覺得自己的女兒怎麼沒有一點女孩的樣子。

為了讓周海媚變成淑女,周爸爸從香港小姐的競選中得到了啟示。

1985年,為了讓周海媚有一個難忘的成人禮,也為了周海媚能改改男孩子的個性。周爸爸給周海媚填寫了香港小姐報名參賽表,一起交出的還有姐姐為周海媚精心拍攝的美照。

當周海媚接到組委會打來的電話時,她為自己的入選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大大咧咧慣了的周海媚一點兒也不怯場,一腔孤勇地走上了香港小姐的競選舞台。

舞台上的周海媚,一頭嫵媚的卷發,身著顯示她嬌好身材的泳裝,踩著細細的高跟鞋。只是,外表的改變卻掩飾不了她的「假小子」本色。

在台上笑得傻兮兮,橫沖直撞的她,被評委認為不符合香港小姐高貴典雅的形象,最終止步于十五強。

不過輸了的周海媚顯示了她博大的心胸,她一點兒也不難過,氣餒,她覺得能夠進入前三十已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兒了。

在后台時,輸了的她還笑嘻嘻的,一一去恭喜那些晉級的佳麗。

雖然周海媚連前十名都沒進入,但是最后她卻和這一屆的香港小姐冠軍謝寧殊途同歸,這一年,兩人同時參演了無線的電視劇《楊家將》。

冠軍得到力捧是理所當然,而周海媚能有這一份好運,是源于她高挑的身材和亮麗的外表。

港姐競選失利后,無線還是向她拋出了橄欖枝,邀請周海媚簽約,成為無線藝員訓練班第一期的學員。

但是周媽媽卻不樂意了,她認為演藝圈太過復雜,害怕小小年紀的周海媚學壞。

為了讓媽媽同意自己進入無線,周海媚與媽媽定下了「兩年之約」,如果兩年之后,她還只能當配角,就會退出演藝圈,選擇繼續讀書。

征得媽媽的同意后,周海媚如愿加盟無線。

經過三個月短暫的學習后,「畢業」的周海媚在這一年拍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楊家將》。

這部劇云集了大部分后來我們知道的巨星:周潤發,梁朝偉,劉德華,黃日華,,張曼玉,鄭裕玲等。

周海媚在劇中飾演楊九妹,毫無表演經驗的周海媚連攝影機在哪里都不知道,拿著劇本緊張地數自己的台詞在第幾句。

一,二,三,四·····有第五句台詞的周海媚趕緊站上去,把自己的台詞說完就趕緊退下。

能機械地念完台詞就不錯了,根本就談不上塑造角色。

拍戲的空閑,她就捧一本書看,如果有同劇的演員叫她一聲,就會羞得連頸子都紅了。那時,鄭裕玲還笑話她,沒有人敢說她,總是害怕她會突然哭了。

曾經豪放的周海媚在進入演藝圈后果然遂了父親的心愿,變成了文靜的美少女。

雖然在演技上還沒有開竅,周海媚的星運卻十分順暢。

1986年,她參演《流氓大亨》,這部云集了萬梓良,鄭裕玲,劉嘉玲,吳啟華的電視劇奪得了當年的收視冠軍。

這一年,她還出演了一部名為《小島風云》的劇集,雖然劇集沒有掀起收視熱潮,周海媚卻俘獲了劇中男主角的心。

男主角呂良偉對水靈靈的周海媚一見傾心,每天收工后,就充當護花使者,護送周海媚回家。

潤物細無聲下,對愛情充滿憧憬的周海媚投入了大她十歲的呂良偉的懷抱。

1987年,在周海媚21歲生日當天。呂良偉向她求婚,金碧輝煌的高級餐廳,鮮花,鉆戒,纏綿的樂曲中,周海媚覺得自己是童話中的公主。

允諾了呂良偉的求婚后,周海媚不顧家人的反對,堅持與呂良偉前往美國登記結婚。

只是,愛情是美好的,婚后生活卻是矛盾重重。

呂良偉覺得自己是大哥哥,總想讓周海媚聽自己的安排。可是,外表是柔弱小女子的周海媚卻有一顆女漢子的心。

她當不了百依百順的小嬌妻。

昨日的誓言還言猶在耳,轉眼已是各奔東西。

1989年,周海媚參演了《義不容情》,這部劇集在整個東南亞地區都取得了很高的收視率。

雖然周海媚在過往拍攝的劇集中都不是第一女主角,但是隨著劇集的熱播,面容嬌美,因為近視而朦朧迷離的雙眼使她備顯嫵媚,她很快成為了眾多男性的夢中情人。

真正讓周海媚開竅的,覺得自己的演技有突飛猛進增長的則是1990年和黎明合作的《回到未嫁時》。

這部穿越劇讓周海媚不再只是別人的妹妹,或是鄰家的乖乖女。而是一個立體的,豐富的,復雜的角色。

演技日益精湛的周海媚成為了無線力捧的女星。

她和黎明,溫兆倫合作《今生無悔》。

和萬梓良拍攝《笑傲在明天》,《成功路上》和郭晉安合作。

每一天拍到凌晨三四點,只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休息,她沒有回家,躺在化妝間,過道,洗手間內睡覺。

最高峰時,她曾試過四天三夜沒有合眼。后來,身上都發臭的她請求導演讓她回家洗個澡。

洗完澡后,離開工還有一個多小時。她卻不敢睡,害怕睡下就爬不起來。于是,就提著一桶水,到停車場將車擦拭得干干凈凈,又開著車去拍戲。

日復一日高強度的,流水線一般的拍戲生涯,讓周海媚心生離意。

1992年,她離開無線,全力進軍大熒幕。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此時的香港影壇巔峰已過。大環境的不景氣再加上周海媚不善交際應酬,她根本就沒有拍電影的機會。

好不容易等到一個機會,徐克邀請她出演《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所有事項都定好后,周海媚卻出了交通事故。

傷及胸腔的她根本就無法說話,一句短短的話要分成三次才說得完。前后治療了一年多才痊愈。而之前談好的拍攝計劃理所當然落了空。

最窘迫時,她甚至付不起房租。

此時,一位來自台灣的貴人向她拋來了橄欖枝。

這位貴人就是台灣的金牌制作人楊佩佩。

1993年,周海媚和黃日華出演了楊佩佩制作的年代劇《末代皇孫》,取得了非常好的收視率。

她開始在台灣走紅。

讓周海媚被兩岸三地的觀眾銘記心中的則是次年拍攝的《倚天屠龍記》。

楊佩佩邀請周海媚出演周芷若時,看過原著,對「周芷若」有成見的周海媚卻拒絕了,因為她覺得周芷若太討厭了。

別人不喜歡你就算了唄,干嘛要因愛生恨,去報復。這樣的角色實在是讓她沒有出演的欲望。

導演不死心,一遍一遍地游說她,給她分析周芷若的性格。感念于制作方的熱情,周海媚最終決定接下這個角色。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被她嫌棄的角色成為了她演藝事業的巔峰。她塑造的周芷若柔美又狠毒,可憐又可恨。

眉心點著一顆朱砂痣的她被譽為「最美周芷若」,后來無人可超越。

事業走上高峰的周海媚于1996年又返回無線,和林家棟一起拍攝《大鬧廣昌隆》。這個角色讓她獲得了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并與林家棟奪得TVB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熒幕情侶獎。。

1998年,周海媚再次離開無線,轉簽亞視。同年,她和陶大宇,楊恭如一起合拍了經典劇《縱橫四海》。

身為第一女主角的周海媚在劇集過半時竟然被寫死了,這樣不合常理的行為讓媒體開始深挖她離開的原因。

于是,周海媚身患紅斑狼瘡,危及性命的消息鋪天蓋地地傳開。

后來,周海媚澄清自己患的并不是紅斑狼瘡,而是一種血小板過低的輕微疾病。她當時無心拍劇,是因為此時的她談戀愛了。

這名叫伍士榮的男子是迪生集團的執行董事。

只是,這段讓周海媚全情投入的戀情,并未持續多久。1999年,周海媚宣布和伍士榮分手。

沒有了感情的羈絆,周海媚又開始一心撲在事業上。

2002年,周海媚應曾志偉的邀約,前往北京拍攝一部都市劇。她在劇中飾演的辦公室麗人,白天是一位兢兢業業的職場精英,夜晚是放縱肆意的夜場女郎。

為了更好地塑造角色,周海媚就請劇中的男演員帶她到北京的disco去體驗生活。結果,那位男演員的女朋友也帶了一個朋友來。

很少去夜場的兩個人就這樣相逢了。

他們一見鐘情。

再一次陷入愛河的周海媚又展示了自己為愛癡狂的一面。她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勸告,毅然從生活了三十幾年的香港搬到北京居住。

對這名小她7歲的建筑師男友,周海媚極為保護對方。但是愛是藏不住的,她無數次語帶甜蜜地談起和男友相處的溫馨情事。

男友為見她一面,兩小時的路程,他飛車半個小時就趕到。

新年時,他帶她去北京的鐘樓聽鼓,兩人一起四處游覽山山水水。

雖然兩人的工作沒有絲毫的交集,成長的環境也不同,但是卻有說不完的話。

身處蜜運中的周海媚也沒有忘記工作,拍了很多古裝劇的她被《武媚娘傳奇》的劇本打動。同意出演劇中的四妃之一楊妃。

已經48歲的周海媚還是那麼明艷動人,飾演唐太宗李世民的寵妃毫不違和。

屏幕上的周海媚美艷高貴,幕后的她卻吃盡了苦頭。

楊妃頭上的裝飾金光燦爛,異常華貴。只是,這些頭飾加在一起的重量高達30斤。這樣的裝扮讓她在片場連生活都不能自理。

更難受的是,她的頭上被這些飾品壓出了一個接一個的小血包。

雖然拍戲時異常辛苦,但是這個角色的成功讓周海媚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當然,生活不是時刻都有驚喜,有時候也會出現驚嚇。

2018年,周海媚拍攝《香蜜沉沉燼如霜》。她凍齡的容貌得到了觀眾的認可,但是只會瞪眼,咬嘴的表演卻飽受詬病。

許多人都嘲諷,斥責她經過幾十年的磨練,演技卻沒有進步。

后來,不堪其擾的周海媚甚至關閉了微博的評論。

2018年,時隔24年,周海媚再次和曾經讓她走上巔峰的《倚天屠龍記》結緣。

這一次,她飾演的是絕情絕愛的滅絕師太。

一襲莊嚴肅穆的黑衣,狠厲決絕的表情,身上再不見昔日柔美多情的周芷若模樣。

看著她再次出現在同一部劇集中,飾演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角色。 心中雖然涌起了對往日的美好懷念,但更多的卻是時光飛逝的悵惘與無奈。

這時她的感情生活也和劇中無情無愛的滅絕師太一樣。因為不想結婚,不想生孩子,她多次拒絕了小男友的求婚,兩人的戀情也走到了盡頭。

2020年,已經54歲的周海媚在一個節目中,面對被逼婚的年輕女孩時,瀟灑地說道:我54歲了,都還沒結婚,不結婚又怎麼樣呢?我活得可高興了。

是啊,雖然外表柔弱可人,但是她的內心卻無比強大。

21歲時,不怕影響自己的事業,不惜與家人反目,也要嫁給年長10歲的呂良偉。

發現不合適,也沒有任何委屈求全的想法,閃電離開。

再談戀愛,可以為了男友放棄演戲,可以為了對方背井離鄉。

面對對方的求婚,即使再深愛對方,也不愿意放棄自由。

這一生,她盡興地愛過,瀟灑地愛過,才可以在年過半百時,無怨無悔,只余喜樂安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